Actions

Work Header

碎君千金裘

Work Text:

碎君千金裘✅
“太医怎么说的?”扶着珍儿的手,娴妃向长春宫而去。
“回娘娘,张太医说,皇后娘娘醒来的时间,不可预期。”不知为何,珍儿感觉今日自家主子似乎很高兴。
“纯妃那边如何了?”娴妃望向长春宫的方向,嘴角微微翘了翘。
“回主子,奴才已派人去拖住纯妃,若不出意外,到晚膳时分纯妃才能赶过来。”
“呵!”娴妃不明意味地冷笑一声,“那明玉呢?”
“尔晴说她会拖到今日入夜。”
“好得很。走吧!”
淡雅的茉莉花香在寝殿内弥散,一样缕暖阳透过窗纱,亲吻桌上瓷瓶中插着的一束开得正盛的茉莉花。
“你们都退下吧!珍儿,去门外守着。”待到寝殿内恢复寂静,淑慎坐到容音的床榻边,退了护甲套,指尖描摹着富察容音的面容。
“皇后娘娘……你可曾料到你也会落到我手里……”指尖顺着脸庞向下,划过白皙的脖颈,淑慎自然知道这脖颈有多细嫩,只要轻轻一掐,她的母亲,她的父兄……
可指尖未有片刻停留,直接落到了素白寝衣领口的盘扣上。没有半分犹豫,淑慎从寝衣里剥出一个白嫩嫩的富察容音。
那人的胳膊环着自己的脖颈,浅浅的呼吸拂在自己的锁骨处,一下一下地拨动着自己的心弦。
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诱人啊……
“富察容音,你可知,我日日夜夜地肖想你,”淑慎轻轻抚着容音的脊线,将唇贴在容音的唇角,声音微不可闻,却带了令人心惊的疯癫,“你还是曾经的样子,你的伪装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你竟是如此伪善,伪善得令人讨厌!”
轻柔地让她躺在床上,将她摆成羞耻的“大”字形,淑慎在床边站定,细细欣赏自己的杰作:“富察容音,是你亲手将我推入深渊,确实,我迷恋上了这种随心所欲的甘甜。你给了我浴火重生的机会,我自然也会回报于你,万丈深渊中永不停止的隐秘快乐,如何?”
富察容音仍是昏迷,自是无法回答。
“姐姐不说话,那便是默认了。”淑慎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她的指尖撬开容音的贝齿,揉捏着她粉嫩的丁香小舌,直到滑腻的津液沾了满手,她才抽出手指。
“富察容音,你的身体,真是,敏感啊……”不过是暴露在空气中,那两颗殷红果实不待她动作,便已自觉立起。
用手上津液将两粒果实抹得晶莹剔透,淑慎俯下身,朱唇轻启,灵舌卷住右侧红豆,上下拨弄。手也不闲着,握住另一团白糯,“真是可惜,不能听见你求饶的声音……”
待到两颗果实被折磨到肿胀,淑慎的手向下滑去:“哈,容音,你……起反应了……”
指尖初没入,容音便欢欣的簇拥着淑慎,淑慎只觉得内中火热非常,再观容音,人虽昏迷,全身却泛起淡淡的粉色,明显已经动了情。
指尖继续深入,滑腻的液体从指根向下滴,淑慎忙用手盛住了,抹回那两片微开的唇上。
整根没入。
殿内寂静,只有淑慎与容音两人,淑慎听得真切,指根抵到窦口时,容音的呼吸倏然急促起来。
容音……许是……醒着!
淑慎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若是容音此时醒来,见她被自己摆弄成这样子,自己岂不是……
但转念一想,若是容音醒着,那她为何不起来,不是默许了自己的行为,那便是她还处在昏迷中,呼吸急促是身体受到刺激的自然反应。
不论如何,她都要看见富察容音被拉入深渊,在床上失态的样子!
层层叠叠的软肉不知廉耻地舔舐着她的手指,唇瓣间的花核欲求不满地探出头。拇指颇为熟稔地按上花核,淑慎露出了然的笑容。
辉发那拉淑慎将富察容音的身体掌控在指尖,彻底,完全,永远永远。
来回进出,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容音的小腹便剧烈地抽搐起来。
淑慎喟叹一声:“啧,这么快!”随即抽出手,将容音扶起,扶起时因着姿势改变,一大团的滑腻从窦口淌出,在榻上浸渍出一片水迹。
用帕子将秽物拭净,淑慎为容音穿好寝衣,唤了珍儿进来:“珍儿,将皇后娘娘的被褥换一套,记住,要一模一样的。”
“是,娘娘。”
待珍儿收拾完毕,淑慎走出寝殿,暖阳竟让她觉得有些刺眼。
在殿门伫立片刻,娴妃走到花圃旁,拈了一朵茉莉花在手,轻笑道:“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