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静好零食又被偷,富察容音知不知

Work Text:

起初还只是一杯两杯,到后来发展成了七八杯,现在更是了不得,一少就少十几杯,气得苏静好揪紧了手里的帕子,这些可都是要给容音喝的,这小偷胆也忒大了些,竟敢偷到她纯妃娘娘头上来。
苏静好本想派遣人寿在整个后宫中搜索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偷,但转念一想,这样岂不是打草惊蛇,不由得心生一计,在玉壶耳边低声吩咐几句,挂起高深莫测的笑容等着这个小偷自投罗网。
才刚吩咐下去,便见高贵妃和娴妃走进钟粹宫。
高宁馨一边往内殿走,一边嘀嘀咕咕地抱怨道:“这都是什么鬼天气,冻得本宫口脂都干了!”
“是是是,是妹妹的过错,不该由着姐姐到御花园来的。”淑慎摘了护甲,将暖炉交给珍儿,伸了手覆到高宁馨冻得通红的两颊上。
“妹妹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本宫任性吗?”嘴上虽是不依不饶,但很明显,高宁馨很是受用淑慎掌心的温热,甚至都默许了淑慎借着捂热的机会揉她的脸。
淑慎自然又是好一顿顺毛,终于让这个小祖宗舒心了。
见两人手挽手进了殿,苏静好差点掩盖不住面上的惊讶与好奇,娴妃和高贵妃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行了礼,苏静好疑道:“淑慎姐姐什么时候同贵妃姐姐……”剩下的话她没说出口,她也不是没有招揽过娴妃,可娴妃一直都是个洁身自好,不掺和进六宫斗争的人,怎么今日与高贵妃如此亲密,甚至可以说,有些谄媚的意味?
谁料她这话一出,淑慎一张俏脸登时涨得通红,反倒是高宁馨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也不过是前两日的事情。”话音甫落,她又伸手勾了淑慎的下巴,“娴妃娘娘这是想到什么了,脸这么红?”
淑慎别过头挣开她的手,这下何止是脸,连耳根都烧得一片火红。
“咳!”苏静好算是看懂了,娴妃这哪是什么站队啊,分明就是被高宁馨给勾上了储秀宫的床,“还有奴才们看着呢!”
怎么就感觉自己头顶这么亮呢???
“听几个奴才说,纯妃妹妹这儿遭了贼了?”同淑慎打情骂俏了一会儿,高宁馨问道。
“啊……?”面上云淡风轻实则心里天崩地裂的苏静好终于回了神,面上带了点愤懑,“嗯,妹妹的西瓜汁本就不多,那些都是要给容,额,皇后娘娘吃的,若是被偷光了,就得等到今夏才有。”
“如此看来,这个小贼当真是可恶!”高宁馨难得地附和道,“娴妃妹妹,咱不如留下来,帮纯妃妹妹一把?”
淑慎温柔了眸光:“好啊。”
苏静好心说:您把这小祖宗留下来是帮忙啊,还是帮倒忙啊?头壳痛.jpg
入了夜,高宁馨喝了几杯桂花酒,缠着淑慎想吃她的口脂。苏静好看得真切,贵妃精着呢,分明就是装醉借机揩娴妃的油。
苏静好乐得不带贵妃这个累赘,一人偷偷跑进小厨房,躲在放西瓜汁冰库门口的阴影里,等着那个小偷来,要是被她抓到了,非得让他好好看看她纯妃娘娘的厉害!
等了快一炷香了,也没见半个人影子。
苏静好蹲得腿都快麻了,想想安安稳稳舒舒服服待在内殿的娴妃和高贵妃,苏静好心中是一阵后悔,早知道还不如直接派几个太监在这儿守着,自己何苦亲自在这儿巴巴地等着这个小贼儿!
“吱呀”,是窗户推开的声音。
来了!
“璎珞,小心!”
“明玉,快点儿!皇后娘娘,西瓜汁在哪儿啊?”
三人猫着腰,一个接一个地从窗户爬了进来。
苏静好睁大了眼睛,才勉强看出黑暗中有三个轮廓。
听这声音,是容音,明玉和魏璎珞?
合着偷她西瓜汁的不是别人,正是每天到她这儿讨西瓜汁喝的堂堂六宫之主皇后娘娘富察容音!
霎时间,只听有人一声大喊:“来——人——啊——抓——贼——啦——啊——啊——啊——”
苏静好回头一看,竟是玉壶,她是何时来的?还没等她想明白,两道黑影已从窗户窜了出去,一个温温热热软软乎乎的东西砸进她怀里。
早已埋伏好的太监们举着火把进了小厨房,登时灯火通明。
“咦?怎会是皇后娘娘?”混乱中,不知是谁问了一句。
苏静好瞟了一眼怀中容音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抿了抿唇:“皇后娘娘是陪臣妾来抓贼的,你们可倒好,非但把贼给惊跑了,还吓着了皇后娘娘,该当何罪!”她又低头以唇轻触怀中容音通红的耳廓,“皇后娘娘,臣妾,又该如何治您的罪呢?”
——————————————————————————
沙雕小剧场:
震惊!皇后娘娘竟带着自己的贴身宫女半夜爬窗偷喝西瓜汁,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今夜,将由受害者纯妃娘娘苏静好亲自为您解说,皇后半夜爬窗偷喝西瓜汁背后的故事!
受害者:当时,臣妾就呆住了,臣妾也没想到会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看见臣妾就摔倒了。
逍仔:那请问纯妃娘娘您为何没有向皇后娘娘提出赔偿?
受害者:因为皇后娘娘正好摔进了臣妾怀里啊~
逍仔:咳,那什么,大家伙儿都知道哒,西瓜债,那什么偿嘛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