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品

Work Text:

08.
郑仁秀接过化妆师的卸妆巾胡乱擦了两把,收好东西等在一边。

注意到他的目光,李赫秀简单和朋友交代了两句,径直走到他身边问今天还开心吗。

当然没有不开心的道理,能够被最喜欢的前辈选中,还特意安排了试装造型和拍摄团队。刚刚看了成片,几乎就是理想中的效果,可惜美梦有时效,结束后自己惯例回到宿舍缺角的半身镜前,而挥动魔法棒的人依然站在云端。

"我们仁秀做得很好呢,一会别忘了把今天的几身衣服带走。"
"比起礼物的话……说成纪念品或者里程碑更合适,model郑仁秀的开始。"

李秀赫凑到耳边嘱咐,眉眼弯弯,浓重的眼线在尾部勾起上挑的弧度,之前讨论说成片要艳丽一些的效果,所以化妆师又在上面涂了银色的闪片。

成为被李秀赫选中的mate后,郑仁秀才知道他笑起来比在t台冷脸的样子更美。

微透的衬衫布料擦过皮肤,李秀赫顺手拿过他手上半干的卸妆湿巾,点了点眉尾:"这里没卸干净。"

"以前碰到过不好好卸妆然后长痘的情况。"

"哥也会这样吗?"

在郑仁秀现在的年纪李秀赫早已是cyworld红人,po的浓妆emo风照片老练得看不出一丝青涩的痕迹。

"怎么可能。"李秀赫放下手,低下头,笑意更浓,"是一个朋友。"

 

拍摄还在进行,李秀赫的一干朋友无所事事,除了大闹化妆室的杨胜浩崔在石,还有一个刚刚赶来,殷情地端着纸托四处分发带来的咖啡。

当然没落下今天的主角,一杯美式递过来截断了郑仁秀的视线。

"是你吧?赫秀的mate。"

对方身材高大,即使衣着简单,也不缺sense。虽然居高临下,笑容倒是平易近人,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眼前的是今年刚上过dior大秀的金英光。

郑仁秀老老实实接过道谢,欠身说前辈好。反被他大大咧咧一把搂住:"赫秀对你很上心呢。"

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叫他赫秀。

"前辈人很好,但总觉得会辜负他的好意。"郑仁秀低下头说。

"哪有,他刚刚给我发消息说很顺利。"金英光大笑着解围,"比我第一次拍摄厉害多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家里在地方,平时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被选上。"

彼时金英光刚刚出道,也是误打误撞,相较那群含着金汤匙出身,天生与时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天龙人相比,更能理解他的难处,一时也找不到措辞,拍了拍后辈的肩膀。

"但如果想做的话,不要太早放弃。"

"虽然很辛苦,说不定一事无成,不过……有可能收获更重要的东西。"

 

李秀赫这次拍摄换了全黑的造型,为了压住衣服所以妆补得更浓了一些,结束回到化妆室看到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不适应地眨了眨眼。

金英光凑到化妆台边上肆无忌惮地打量一番:"今天是黑天鹅的concept吗?好漂亮。"

"我的咖啡呢?"李秀赫没有被他的恭维打动,懒洋洋地一摊手。

"来的时候没告诉我羊羹他们也在,只剩这杯。"

金英光晃了晃手里仅剩的冰美式。被李秀赫自然地接过,点评道:

"是外送员太不专业了。"

"对了,电影该不会也一起吧。"顶级超模垮下脸,看上去反倒委委屈屈,"还以为只有我们呢。"

"上次秀场你直接跟着他回家,也没有等我。"

李秀赫抽出卸妆湿巾递给他:"一整天累死了。"

男人老老实实接过,微凉的布料覆上浓墨重彩的眼皮,却没有忍住凑近丰润的嘴唇,交换一个冰美式口味的吻。

一边妆容尽褪,另一边完好无损,李秀赫好整以暇地擦去金英光嘴角沾上的口红,否认道:"就我们俩。"

 

11.
裙子卡在胯骨,薄纱的下摆若隐若现,胸 脯平坦而赤 裸,为了拍戏没剪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他毫不忸怩,赤脚朝金英光走过来。

“真是……”

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奇怪又勾人的他。

李秀赫拉过金英光的手环在自己的腰际,膝盖顺势抵上大腿问他好不好看。

金英光在裙摆里摸索半天碰到硬硬的吊牌,掏出来看到价签,于是老老实实一个一个解上面的搭扣。

“工作室拿的?小心又被世俊哥嘴。”

李秀赫攀着他的脖颈嗤笑不解风情,发尾磨蹭皮肤,催他快一点。

“刚刚准备的时候就弄湿了。”

“你这个”金英光翻了个身把他压在床上,想对浪费行为表示谴责,被凑上来的双唇堵住全部的话语。

 

浴室的空间逼仄,李秀赫懒洋洋地贴着瓷砖墙,等人把射 进 去的东西导出来。身体酸软,埋 在体内的手指轻微动作都激起一阵抽搐,索性金英光另一手牢牢把着他的腿根,不至于让他化到地上。

“上次买这个价的衣服我穿到现在。”金英光讨好地望着他。

思绪飘到江南的奢侈品店,金英光说的是一条已经穿出破洞的奢牌牛仔裤,买单结账时还用的纸钞,平日最爱看碟下菜的sale和陪他一块来的李秀赫通通瞠目结舌。一时唇角上扬,目光温柔。

“可不可以下次再……”

如果他是一条狗,这会的尾巴一定摇得无比欢快。

被始作俑者不留情面地拒绝。

“要穿你穿。”

 

最后还是冤大头老老实实划卡转了裙子钱,被八卦的造型师共友追问有没有照片。

“嗯。”他不以为然地点点头,避开热衷八卦的造型师热切的眼神,挠了挠后脑勺:

“全部存在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