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曲同人】我要和你在一起

Work Text:

【憂國的莫里亞蒂】我要和你在一起(路易斯x阿爾伯特x威廉)
——2022年白色情人節暨圓周率日賀文
——本文與《【歌曲同人】Little Do You Know(威廉x阿爾伯特x威廉)》有部份關連,先看《Little Do You Know》會更佳

 

註:
阿爾伯特 = 艾伯特.詹姆斯.莫里亞蒂= Albert James Moriarty
威廉.詹姆斯.莫里亞蒂= William James Moriarty
路易斯.詹姆斯.莫里亞蒂= Louis James Moriarty
夏洛克.福爾摩斯 = Sherlock Holmes
麥考夫=麥克洛夫特=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Mycroft Holmes

 

歌:谷婭溦 詞:張美賢

塵世裡沒處實踐你的夢
晴朗也沒有亮照你天空
何日蟲洞可相通 准許我步進你太空
看守背後 營造暖流 進心中

城市裡沒美麗讓你心動
時間也沒法力送走你的傷痛
存在維度中的風 可否替代我將抱擁
輕輕送贈 來讓你能 一生不再凍

不知怎說起 只想守護你
無盡情話收於無人之地
假使可遠飛 要共你一起
塵俗全部可以捨棄

 

哥哥們要回來了。

從夏洛克的口中證實威廉活著,到重聚的日子終於來臨,路易斯一直很平靜。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路易斯的信念從未動搖,為了迎接他們的歸來,他收拾好房子,守護哥哥創造的美麗新世界。他亦有充份的覺悟,對威廉坦白阿爾伯特在倫敦塔的境遇。

起初剛脫離軟禁的阿爾伯特依然藏不住疲態,與他三年不見的威廉似乎也未能一下子回復昔日的親密,叫路易斯猶疑何時才算好時機。幸而與福爾摩斯一方聚餐後,哥哥們的心情得以轉換,路易斯才可放心交代。

「哥哥,關於阿爾伯特哥哥困在塔中時——」

「我們已經談過了,那不能說是誰的責任。」不等路易斯把話說完,威廉對他的關注表示理解。「會發生這種事情也情有可原吧,畢竟哥哥不讓自己相信我仍活著。」

路易斯能聽出威廉的真心,既然哥哥不再介懷,他理應欣然接受。然而,威廉對阿爾伯特寬容是由於他以為威廉已魂斷泰晤士河。那麼確信哥哥倖存下來的路易斯,當年是心懷什麼走進阿爾伯特的房間?

路易斯無法忘記,阿爾伯特選擇的贖罪方法,是何其殘酷。

「我希望你可以加入我們,阿爾伯特哥哥大人。」路易斯曾以他新的身份不止一次邀請,卻都遭到拒絕。「威廉創造的新世界中已沒我的位置⋯⋯」

讓威廉為他們的理想而犧牲是阿爾伯特的原罪。為此,把身心永久困禁於無盡的懺悔中是他唯一的贖罪方法。長此下去,他終將失去與威廉互相呼應的靈魂。

路易斯決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在思考得到背後的原因前,他已跨越門口,把房門穩妥關上。

對已生活在倫敦塔一年的阿爾伯特來說,除掉眼鏡、露出臉上傷疤、渾身散發自信光芒的路易斯,刺眼得叫他難以睜開眼睛。

「阿爾伯特哥哥大人,你仍然不相信威廉哥哥活著嗎?」

不必等待回應,路易斯早知道答案。昔日風度翩翩的莫里亞蒂伯爵變得臉容憔悴、雙目無神,是因為他以為,最愛之人不會回來了。

不禁伸手輕撫阿爾伯特久未整理卻依舊柔順的秀髮,路易斯的手指沿著臉頰往下游走到嘴唇、脖子,然後停留在胸前,隔著薄薄的襯衣,搓弄微突的乳尖。

長久沒被觸碰的身體極度敏感,阿爾伯特倒吸一口氣。再細微的回應,也確確實實鼓勵著路易斯,他乾脆蹲下來,解開兄長的長褲。最初撫摸性器的是溫暖的手心,接著是靈巧的舌頭,最後是柔軟的口腔包圍與刺激。

阿爾伯特幾乎想逃離,可是當他俯視身下,那頭金髮、那道輪廓,全跟他日夜思念的人一模一樣。積累多時的慾望飆升至頂點,他難耐的抓住一頭金髮,仰頭呼喊:

「威——」

沒說出口的名字在空洞的房間內迴響。

掏出手帕抹掉嘴邊的精液,路易斯看起來很冷靜,酒紅色的眼睛卻在燃燒,疏於鍛練的阿爾伯特瞬間已被現任探員M拉到床上壓下。

「沒有人可以取代威廉哥哥,別把我們混為一談!」

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話,路易斯正面掰開阿爾伯特修長的雙腿,讓沾上唾液的手指在後穴徘徊。那是連威廉都不曾涉足之地,路易斯不敢想像自己的表情。

即使被情緒與慾望沖昏頭腦,路易斯仍然耐心用手指擴張以減低兄長不適。不過當手指變成挺立的性器,疼痛還是從難以啟齒的部位蔓延全身。阿爾伯特全程強忍痛苦的呻吟,雙眼緊閉,幾乎絲毫沒動。

彷彿死去的是他而不是威廉。

肉體交合自此成為兩人心照不宣的儀式。起初阿爾伯特認為自己並沒有拒絕路易斯的權利——威廉已把生命獻給莫里亞蒂計劃,因此將一切奉獻予威廉深愛的弟弟,是委託人阿爾伯特的唯一償還。

他是罪孽深重之人,不應再獲得任何快感;但本該痛苦的贖罪,身體卻因路易斯的溫柔對待漸漸變得享受甚至渴求,他開始在路易斯身下不由自主的扭動與喘息。

在一片黑暗的倫敦塔,路易斯是照亮阿爾伯特生命唯一的光。他期盼著路易斯每星期的來訪,直到一個月後雷雨降臨的夜晚。

那一夜,淅瀝的雨聲響徹倫敦塔,偶爾伴隨震撼的雷聲,在面對面沉默的二人之間顯得特別刺耳。以為連綿的雨聲能夠掩蓋所有,在路易斯進入他的身體時,阿爾伯特第一次鬆開按住嘴巴的手,淫糜的呻吟聲隨即漏出。

阿爾伯特被緊擁著一次次猛烈撞擊,突然一道閃電的光劃過眼前那張冷酷卻柔情的臉——

「路易斯......!」

轟隆的雷聲並沒有讓路易斯錯過兄長高潮時對他的呼喚。他像過往每次一樣及時拔出性器,跟阿爾伯特的一起把精液噴射在小腹上。

半晌後路易斯終於從相貼的肌膚起身,「等威廉哥哥回來,你一定會很後悔吧。」

「不,威爾已......」阿爾伯特移開視線,假裝漆黑中滑下的淚水不會被看到。

「在威廉哥哥回來前,我不可以再跟你見面了。」像管家般細心替對方整理好後,路易斯親上阿爾伯特的額角,「謝謝你,阿爾伯特——哥哥。」

路易斯曾經想過,面對被威廉扔下而萎靡不振的阿爾伯特,他無法放著他不管。哪怕只是肉體上的連繫,他也想拯救他。可是相比起介入兄長們之間,路易斯很快理解他對阿爾伯特的感情更多的是擔憂。

「歡迎回來,威廉哥哥!」

除了透過擁抱傳來的溫暖讓威廉活著回來一事變真實,綠瞳之內即使微細但也總算恢復神采,亦只有阿爾伯特站在威廉身旁時才擁有。

「歡迎回來,阿爾伯特哥哥!」

再者,威廉原諒他們在塔內的行為的回應,叫路易斯有點在意,他言談之間的主角似乎另有其人。雖然阿爾伯特未必願意重提舊事,但若然真有其事,能夠自由進出倫敦塔而又與兄長有關連的人物,除了他便只得麥考夫。就如當年夏洛克可疑地出現威廉身邊一樣,一貫謹慎的路易斯希望可以加倍提防,於是找到機會還是要問清楚。

「阿爾伯特哥哥,你在塔裏有否受委屈⋯⋯除了我以外。」路易斯不免感到難以啟齒,倒過來要阿爾伯特安撫,「你沒做錯,路易斯!而且我不覺得受委屈。」

「真的沒有嗎?例如麥考夫——」

路易斯小心翼翼的追問,叫阿爾伯特驀然驚醒。「所以你跟威爾都誤會了!」

「抱歉,這是我的責任!我現在就去跟威爾說清楚!」

「不用了,阿爾伯特哥哥!」路易斯堅定地說,「請由我來!到時希望你也可以在場。」

於是路易斯在大家共同生活的貿易公司大樓裏,空出一段只有他們三兄弟的時間。他和威廉坐於同一張沙發上,鄭重地說出了阿爾伯特曾被他佔有的真相。

「威廉哥哥——」

最初僅僅為了不被外人懷疑而這般稱呼,但什麼時候開始,路易斯打從心底裏覺得,阿爾伯特給予的名字,是最適合他兄長的。

「對不起。」路易斯非常由衷,「不過我並不後悔。那是我自己選擇去做的事,阿爾伯特哥哥卻包容了我的任性。」

他已準備好接受任何懲罰,但威廉在沙發上坐近他,一臉微笑。

「路易斯總是為了我們而行動,從來不會以自己的意志追求想要的呢。」威廉在路易斯耳畔輕聲道:「那是路易斯的第一次吧。」

路易斯震驚的睜大眼睛。

他本可以很好地控制所有慾望,甚至在荒淫的貴族世界依然堅守貞潔。但在倫敦塔跟阿爾伯特見面的那個晚上,他卻第一次放縱自己強烈地想要一個人的念頭,沉溺於跟阿爾伯特交合的歡愉中。

然而即使曾經刻意忽略,路易斯也沒法視而不見——阿爾伯特願意承受路易斯帶給他身體的疼痛與快感,卻從未給予路易斯一抹溫暖的親吻。

溫柔地兩唇相貼是專屬於戀人的動作,是路易斯如何努力也不可能得到的。

路易斯難掩失落地垂下頭,下巴卻忽然被抬起,嘴唇瞬間被威廉的封住。小時候兩人有過不少親吻,每次路易斯病發極度痛苦之時,威廉都會送上一吻安撫他;因此,這也是威廉對他的安慰吧。

可是路易斯很快發現,此刻威廉給他的並不一樣:先是雙唇輕輕觸碰與舔弄,然後當嘴巴自然地張開,舌頭便長驅直進,以靈巧的舌尖翻弄,直到兩人的唇舌相互交疊纏綿。

路易斯清楚,讓威廉變得擅長親吻的人,是阿爾伯特。

即便如此,第一次經歷如此情色的親吻,他還是難以抗拒的被威廉挑起熱度。威廉解除了兩人下半身的束縛,跨坐在路易斯腿上,以手撫慰自己渴望被滿足的後穴。當三根手指順利抽動,他想讓身體包容路易斯的,卻被阻止了。

「果然還是不可以呢......」路易斯嘆氣,視線越過身上的威廉,「阿爾伯特哥哥!」

威廉轉頭,不意外地見到阿爾伯特正好整以暇的雙手抱胸站著。威廉勾起代表計劃成功的魅惑笑容,看阿爾伯特一言不發地走近,轉眼間他已離開路易斯的懷抱,變成被兄長壓在沙發上。

剛才的情慾戲是刺激的引子,阿爾伯特不需要任何熱身,便給予了威廉他最想要的——空虛的身體給戀人佔據,威廉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長嘆。

意識到這裏不再有自己的位置,路易斯開步離去,手臂卻被捉住。

「路易斯,別走——」

「留下來——」

當阿爾伯特跟威廉同時望向路易斯,路易斯便知道他已被哥哥們看穿。作為比誰都接近兄長們的人,路易斯看過多少次兩人沉醉在激情之中——安靜的樓梯轉角、陰暗的地下室、月光下的花園,他們的世界只有對方,哪怕是兩人深愛的弟弟路易斯,也不能踏足那個世界。

路易斯無法壓抑的慾望,源自躲於黑暗中投向兄長們的視線。那明明是他可以不惜一切守護的二人。

靠在沙發扶手,此刻在路易斯眼前的,是熱戀之人的五感完全交融:緋紅艷麗的臉孔、深入勾纏的親吻、性感溫熱的撫弄、步調一致的喘息、情慾飄蕩的香氣。在一道完美無瑕的風景前,路易斯終於攀上頂峰。

赤裸熱情的目光,也讓兄長間情慾的火焰更加猛烈地燃燒。在最激烈的律動和最深長的低吟過後,阿爾伯特讓二人的臉親密地靠近至路易斯沒法再看清。過往經歷告訴路易斯,那是哥哥們纏綿後依依不捨的表現。

當阿爾伯特重新抬頭,視線對上同樣滿足的路易斯,他笑得溫柔。

「讓我為你們預先調好沐浴用的水溫吧!」阿爾伯特稍為整理衣裝,體貼地離場讓一對金髮兄弟獨處。

「想不到有一天路易斯你會在場呢!」

此時的威廉與路易斯記憶中那樣,有一份只展露於阿爾伯特面前的妖媚,把站在沙發旁的路易斯吸引過去。

「你果然一早發現了,威廉哥哥。」

路易斯著手替哥哥細心善後,威廉於是也放空身心配合。

「阿爾伯特哥哥多虧有你了,路易斯!」得知在塔中與阿爾伯特發生關係的人是路易斯時,威廉遏止不了心底的驚訝,但他同時鬆了一口氣。「當然我也很慶幸有你。」

路易斯心頭一暖。受兄長們信賴、獲得讚賞固然高興,更重要的是威廉發自內心的笑容讓他明白,他到訪倫敦塔代替哥哥為阿爾伯特所做的,不僅是為了使阿爾伯特等到威廉回來,也是為了讓阿爾伯特回到威廉的身邊。

「我們是時候去看看阿爾伯特哥哥需不需要幫忙了!」

兩個人同時想起之前一直受路易斯照顧的哥哥,在新居插手家事時的經驗,不禁相視而笑。

「貿易公司的每位都有工作,是嗎,路易斯?」

「是的,哥哥!我會用心安排阿爾伯特哥哥的工作的。」

 

不知怎說起 只想守護你
無盡情話收於無人之地 如此美
假使可遠飛 要共你一起
情願逾越生死 都不放棄

你 若覺著太孤單
這世界上美好太虛幻
留住最長夜晚 停住這流淚眼
不要再度失散

不知怎說起 只想守護你
無盡情話收於無人之地 如此美
假使可遠飛 要共你一起
驚天與地 仍要緊抱你

——後續連結: 【歌曲同人】undress me(路易斯x阿爾伯特x威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