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舟同人】夜曲

Work Text:

  

  智能门锁开启的电子音用微弱的力量打开了一道界限,外部世界与秘密巢穴的界限。随后是把手下压,锁头回弹,脆而短的金属声。两对脚步声几乎保持着一致的节奏,抬起、落下,鞋底与门口的地垫接触,皮革与绒布之间产生轻微的摩擦声。脆而短的金属声又一次响起,锁头弹出,嵌入轨道。至此,外面的所有都被抛去,只剩下家的声音开始在黑夜里预备演奏。

  最先响起的,是一些东西落地的声音。公文包掉在地上是沉闷的,和里面的文件一样无趣而枯燥。车钥匙掉在地上是欢快的,随时准备撒野狂奔。

  接着响起的,是皮鞋翻滚的声音,左脚抵住右脚,脚跟抬起,脚面离开,小腿带动整只脚摆脱束缚,鞋子翻了个面,侧身躺着,轻轻嗑在地板上,如同一声低低的抱怨。一共响起四次,磕磕绊绊的,四只鞋子在翻滚。

  期间夹杂着门板被碰撞的声音。骨头与木头两相撞击,声音以点发散,发散成一缕疼痛,破喉而出。呼痛的声音还未及远扬,即被其他声音阻截,那声音柔软水润,如同蜂蜜淌成了溪,还混合着几句轻声的密语,快乐又模糊。

  落在地上的东西越来越多。西服落下去的声音软一些,夹克则硬一些,衬衫轻飘飘地落地,声音几不可闻,牛仔裤则沉一些,布料堆叠与褶皱都有声可循。还有皮带,金属扣打开时鼓点般干脆,一节一节脱离裤袢,抽出时略带风声,落地时则野蛮很多,地板再次被磕碰,沉重的撞击声。

  脚步声再一次开始移动,凌乱的,复杂的,断断续续,毫无目标的。起初是袜子在地板上滑行,那声音是温和的。不多时便成了光脚,皮肤与地板接触时有微妙的黏贴声,彼此吸附,再互相推离,规律的四重奏杂乱地踢踏。

  在各种声音交替混合的节奏中,那些柔软水润的蜜声始终没有停歇过,是一切声音的背景之背景,既和谐共鸣又独自成章,时而缓慢,时而急促,时而浅淡,时而深入,还伴随着呼气与吸气的声音,两种不同的呼吸声渐渐分辨不出,直至合二为一。

  第一次开灯的声音响起在浴室里,那声音带来光明,那光明裹着潮与雾。浴室里有镜子,镜子将世界复制,也将声音复制了。有瓶瓶罐罐被打翻的声音,一共三次,瓶身摔下台面时猛烈,碰到瓷砖时清脆,瓶盖摔飞时跃动,液体淌出瓶口,那是安静无声的,但很快就融进水流声里,成了清澈又温暖的一部分。

  水流击打地砖的声音起初是直而顺的,凉水声生硬一点,热水声闷吞一点,汇聚至下水口,漩涡的声音似乎是圆润的。后来因为人体的加入水流声有了变调。水是绵的,肉是软的,两者相遇,纠缠成滑腻的和弦,声音于是带上了湿度,湿度从三分到五分,直至满溢。人体的接触声也开始变得湿润,被浸泡过的身体血肉都更加舒展,更易相贴,摩擦变成胶着,细细的濡动声淌出再漫走。

  还有另外一种水声,不是流动,更像拍打,起伏于身体和身体之间,有进有出。那水声是粘稠的,像是蜜糖化成了汁,带着拉扯和吸附的滋味。那水声总能引出别的声音来,源于胸腔,发自口唇,倒是不带一点湿意,是干哑的,焦燃的,急促而又断续无章的。那声音起初还带着些克制,和呼吸融在一起显得浑厚。后来渐渐不受约束,从这张口传入那张口,没规没矩地跳跃起伏,变成了一个个透明的小气泡,越堆越多。那些带着声音的气泡在破碎的边缘互相推搡着,挤出水流,挤开水雾,在浴室里越挤越满,一个挨着一个,水灵、饱满,包裹住整个夜。

  直到有什么东西捅破了气泡,一个接一个地开始炸裂,释放出所有或高或低的声音,激荡出爆破的水花。

  那之后一切都迅速归于平静,最后一滴水被拉成长串和一声叹息缠绕在一起缓慢地降落。

  最后响起的,是一声低笑,那声音黏黏的,懒懒的,依旧浸在柔软的蜂蜜里,分不清究竟是谁的,亦或者,是两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