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21/觊觎合租室友

Work Text:

1
王浩心情差劲得很。
他刚刚分手,对方的理由十分烂白又无法让他反驳。况且对方拉黑删好友一条龙,手机号也有预谋的换了。偏偏眼下他忙得要死,没空去管这个异地恋的女朋友,不对,前女友。他愤怒地划着手机上的xinder想着今天就算再忙也要操个人再说:可是他忘了,他注册时性别填了女,名字写了Lily,还放了一张自己之前用了相机滤镜的性转效果图做头像,然后注册完就删了app——而他的室友赵泳没出门,此刻躺在床上被xinder推送来的附近的人消息捉到了眼睛。
赵泳点开了推送,他看了内容,嘴上骂了一句卧槽就支棱了起来:人和下半身一起的那种。
王浩这边刚放下手机打算一会再看,结果丁零当啷一直提示他,他烦得要死,现在炸毛了:他不想操人了,他想打人。然后他拿起手机一看密密麻麻全是各种男人发来的美女问好信息,他刚想骂怎么这么多傻逼,等瞄到自己头像才注意到原因。王浩骂了一句他妈的,人倒霉放个屁都砸脚后跟,操。他气急败坏地删了这垃圾软件,整个人往床上猛地一扎,打算把自己闷死。
赵泳看着自己室友帐号显示在线又下线之后,刚刚支棱起来的劲没有了大半,在想王浩约人也太快了,还顺便在心里怒骂手慢的自己,明明一个箭步冲到隔壁直接约他就行,还能省了开房的费用。赵泳又躺下,接着歪在床上玩手机,等着听王浩收拾的动静,结果半天愣是没动静。他竖起耳朵听听确实没动静,因为他和王浩约定过不把炮友往家里带,所以他又确定王浩不约人了。
那么,轮到我了。赵泳放下手机,给自己打气。
2
赵泳瞄王浩很久了。
房子是王浩的房子,但是他自己工资不太够还每月房贷的。两室两卫一厅一厨,王浩怎么盘算都觉得找个室友划算,户型也合适,就租出去了一间屋子。
第一次见面时王浩嘴里骂咧咧的,不知道谁踩了他的雷,但是赵泳当时就记得王浩衣领开得正好,咖啡店的射灯亮度也暧昧,暖黄色的光摸到王浩胸口,正是他胸口的“蕾丝花边”把赵泳人勾走了。等王浩自我介绍完了半天,赵泳才神游回来:“……你好,我赵泳。”
虽然后来赵泳知道了那是王浩的纹身,但是第一印象总是难以改变。每次看到王浩在他面前晃,若有若无的,从领口露着一点纹身花边都让他心里觉得痒痒,好像刚理完发有碎头发茬卡在衣服里搔他一样,想找时找也找不见,又痒得他难耐。
穿在王浩身上的衣服就像礼物的外包装,而王浩这个礼物盒子,赵泳拆定了。
等签合同的时候赵泳才看到甲方签名上写了王一浩,他问了一嘴,王浩回他说算命的让他改的:“家里人太信这个,我也没办法。”赵泳听了嘿嘿一笑,硬生生把“王一浩也好听”听起来就很痴汉的话咽了回去,又怕王浩误会他的笑赶快瞎扯了一句:“你看我名字里这泳字儿,当时出生一个月,算命的说我命里缺水……”王浩了然一笑,拍拍他肩膀说好兄弟:“估计这就是缘分。”
嗐,孽缘吧。赵泳眼神不住地往王浩衣领里飘,脑子里想着这句话。王浩叮嘱赵泳叮嘱了一大堆,赵泳脑袋嗡嗡的,只觉得马上能天天看到王浩穿着蕾丝边在他面前晃,整个人已经飞到了云里,直到王浩把钥匙塞进他手里时他才落了地:“给你了。”
沉甸甸的钥匙和与王浩外表极不相符的白嫩软手入了赵泳视野:“…你说什么?”
“我给你了。”王浩把手抽回来,和赵泳告别说来日方长,但赵泳就只断章取义地记住了“我,给你了”
3
王浩分手之前时不时在朋友圈里发自己和女朋友的聊天截图,赵泳看着王浩女友截图里给王浩的备注是“王一浩同学”他也像模像样地给王浩改成了“王一浩同学”,偶尔会幻想给自己是王浩发出的可爱表情的接收方。想王浩会做出这样的可爱表情,想王浩穿着黑色蕾丝抹胸站在他面前…
无语,硬了。赵泳在工位上翘起二郎腿掩盖自己不合时宜的勃起。

王浩洗澡的时候会唱歌,赵泳就把客厅灯一关,搬个椅子坐门外听,他想着:真好听啊,是不是操他的时候也能叫得这么好听呢。而且为了证明不是自己有滤镜,他录下来给朋友听,朋友说:“好听是好听,但你是个变态吧。”赵泳却喜滋滋地捧着手机不理朋友了,他傻乐着说我们浩浩唱歌多好听呀。
从此以后赵泳就在王浩洗澡的时候开着手机录音。有一回他录着王浩奇怪又压抑的低喘声,他登时明白了王浩在里面干嘛,于是他硬了,他好想下手去解决一下,但是王浩此时喘得实在好听,就好像趴在他怀里一样,嘴里含着口球,凑在他耳边黏黏呼呼地喘着,口水淌了他一肩膀,身上热乎乎的,冒着沐浴露香味的水蒸气,腿间的小洞被自己的阴茎塞得满满当当,那双漂亮眼睛还盯着他看——湿漉漉的,无辜的眼神。
操。越想越硬,赵泳没注意,忍不住出声骂了一句,里面王浩的声音立马停了。“…磕死我了,灯开关在哪?”他又胡扯一句,捂着裤裆狼狈地逃回了屋子,还不忘把手机拿走。等朋友再问赵泳他家浩浩还有没有新的“单曲”时,赵泳神秘一笑说有,但不能外传。朋友看他猥琐地表情已经把录音内容猜的八九不离十:“靠,赵泳,你真他妈是个变态。”
4
赵泳已经站定在王浩门外,他谨慎地敲敲门。得到了王浩闷闷不乐又准他进来的回复,他推开门,屋里的低气压让他有点害怕,但是精虫上脑,感性让他迈出了这一步:哥,你怎么了。他看着趴在床上的王浩,t恤往上卷了一点,露出一小截腰,摸上去手感一定特别好。王浩斜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刚分手,赵泳脑子已经完全被精虫接管,立马接嘴说:“哥,我喜欢你,我能试试吗?”“?试你妈,滚蛋。”王浩拳头梆硬,他已经想坐起来打人了。
赵泳一个箭步,把小他一号的王浩从床上翻过来,上手去解他裤子拉锁,他跪到床上把王浩的腿支开固定着:“哥,你让我试试。”赵泳眼神真诚,手已经摸到了王浩腿根,王浩急得脸都红了要打他,赵泳只觉得他可爱:“让我试试…我知道你想找个人操一顿…其实操我的手也行。”他已经动手撸上了王浩的阴茎,王浩宕机了一秒,觉得赵泳说的不无道理,又立马别扭地反抗起来:“…滚你妈的,我有手。”
“你前女友给你撸过吗?”赵泳手上下劲,俯身在王浩耳边用气声问。“…”王浩不回答,他抓着床单看向一边,脸憋红了不肯出声,只有下半身老实地在赵泳手里抬起了头,硬挺分身顶端的马眼往外滴着前列腺液,赵泳笑了一声,王浩又不干了:“你屁话怎么这么多。”“错了错了。”赵泳专心起来,躺倒在王浩旁边,让王浩侧身躺他怀里,以王浩完全陌生的手法撸动着。王浩脸羞红了,第一次把弱点交付在别人手里,他微微挺腰往赵泳手里送,闭上眼咬着嘴唇不肯承认让他爽得蜷脚趾的性体验竟然是一个男人给他的。等王浩快射出来时,他推了推赵泳的胳膊:“…我,我要…”但是赵泳的手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憋着不敢射,无法发泄的感觉让他一时有点想哭。赵泳安抚他:“没关系,你可以射我手里的。”说罢,王浩就哼哼唧唧地射了赵泳一手。
赵泳看着王浩后颈皮肤的潮红褪去才敢动弹。王浩有点尴尬,他问赵泳怎么知道他想操人的。“xinder, 附近的人。”赵泳嘴极快,表情老实,“哥,感觉还成吧?”王浩又把脸闷在枕头里。
“……我恨你。”只不过红着眼角说这种话确实没什么震慑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