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京猫|黯录】雌黄

Work Text:

  大魔王是标准的大魔王设定。爹妈全死举目无亲,性格冷淡面瘫无口,好容易进了个宗门还被排挤去扫地。
  唔,扫地的都是怪物。
  不过大魔王永远是大魔王,作为优秀的大魔王,大魔王每天勤勤恳恳扫地,认认真真修行,离开宗门后借由一个契机,在坎坷跌宕的人生路上朝着大魔王的方向随风奔跑,速度是七十迈。
  大魔王终于变成了大魔王,一个人作天作地,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
  然后,像既定的一样,被主角队怼。
  主角永远是主角,打架的同时一定要嘴炮,以正三观。
  主角说:你看,你只有一个人。而我呢?我背后有我的队友。
  大魔王冷眼打量主角的队友们。是组队刷副本的标配,如花似玉的小姐姐,认真做事的老好人,还有主角的相爱相杀好基友。基友是个死傲娇,超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男二号,特意咬牙切齿瞪了大魔王一眼。
  大魔王:……
  主角继续说:你如今背弃师门,众叛亲离……
  主角突然挠了挠脑袋:呃,不好意思我忘了之前别人是怎么骂你的了。
  大魔王哦了一声,想起来眼前这个年轻的晚辈其实肚子里也没有多少墨水,那些话多半是主角这人从大魔王曾经的宗门扒拉过来的。
  中二热血主角开大,照例要靠吼来输出:消失吧,大魔王——!
  
  大魔王就算真成了大魔王,一个人作天作地,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也会像既定的一样,被主角队怼。
  然后干脆利落地被主角队怼死。
  
  大魔王:可恶!然而……。
  
  
  然后大魔王就重生了。
  重生回了大魔王在宗门扫地的黑历史时间段。
  大魔王原本是震惊的,但大魔王永远是大魔王,敢于直面惨淡的重生,敢于正视淋漓的穿越而不会随便OOC的真正大魔王。
  于是大魔王想起了小透明。
  
  
  其实小透明开头的时候是在场的。
  主角组队怒刷大魔王副本,场面何等波澜壮阔,大小宗门都来围观助阵。
  小透明当然不会缺席。
  但是能怎么办呀?小透明就是小透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得过主角的小透明,当然就埋在人堆里找不出来了,更何况小透明长得又一般般。
  即使小透明混到了一个宗门的门主。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门派有大有小,有的宗门平均颜值领先,有的宗门在传统玄幻世界里搞电气机械化,虽说小透明和大魔王是同一个宗门出来的,但是那个宗门的确不怎么讨喜就是。
  是的,小透明和大魔王同门。
  
  小透明是真的小透明,相貌平平成绩平平,在师门不招人待见,被同门排挤是常事儿。
  
  这就是小透明和大魔王不同的地方了,大魔王被排挤了,要么当场怼回去,要么记在心里到时候再加倍怼回去——大魔王超记仇。
  但是小透明被排挤了又能怎么办呢?不服憋着。只能憋着啊。
  那一年,傻傻不谙世事的小透明被同门欺负,从泥泞里艰难爬起,心灰意冷。
  那一年,还在宗门扫地的大魔王出手相助,身影映入小透明眼中,颀长好看。
  小透明觉得大魔王很厉害很酷炫,什么都会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冷淡了点儿,让人不敢亲近。
  小透明很想和大魔王说说话,但是小透明怂啊,小透明知道自己是小透明,没什么本事。
  小透明只敢远远看着大魔王。小透明悄悄努力,学大魔王读书、修行。
  大魔王应该是知道的吧,是默许了吗?小透明不敢问,只敢对自己说,是的,一定是的。
  
  于是小透明更加努力,小透明做到了宗门的门主。
  
  小透明终于敢找大魔王说话了。
  
  大魔王却不在宗门了。

  
  大魔王再回到宗门,已经是可以作天作地的大魔王了,小透明彻底震惊了。
  那一年,已成为宗门之主的小透明倾全宗之力,讨伐大魔王。
  小透明说: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小透明又说:你随我回宗门。
  那一年,已能够席卷天下的大魔王冷嘲热讽:我就是不听。
  大魔王还补刀:顽固不化。
  然后大魔王一个人轻轻松松干翻了整个宗门。
  超厉害,超酷炫。
  
  大魔王就是大魔王,大魔王没必要听小透明的话。
  
  后来大魔王依旧做他的大魔王,像所有的大魔王一样,一个人作天作地,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也会像既定的一样,被主角队怼。
  然后干脆利落地被主角队怼死。
  
  
  
  大魔王重生一次,终于想起了小透明。
  其实大魔王是有点看不起小透明的,软弱又无能。
  还怂。
  不过大魔王还是立志要做优秀的大魔王,这次多个心眼早把主角队弄死就好,这样大魔王就可以继续做他的大魔王。大魔王只要每天勤勤恳恳扫地,认认真真修行,然后离开宗门,借由契机,放飞自我少走弯路,有的是根除祸患、修正未来的机会。
  至于在大魔王看来有点傻白甜的小透明,大魔王不介意再做个顺水人情,送小透明做到宗主。小透明迂腐、愚善,宗门被这种人掌权威胁不大。
  并不是因为小透明在宗门里偷看他的眼神充满孺慕和钦佩让他感觉很受用什么的。
  啊,大魔王可是能一个人轻轻松松干翻了整个宗门的大魔王呢。

  
  那一年,傻傻不谙世事的小透明被同门欺负,从泥泞里艰难爬起,心灰意冷。
  那一年,还在宗门扫地的大魔王出手相助,身影映入小透明眼中,颀长好看。
  小透明抱住大魔王的大腿,一声不吭地掉眼泪。
  大魔王:???
  大魔王毕竟是大魔王,冷下脸来:你把我衣服弄脏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小透明抽抽鼻子,观察揣测着并没有表情的大魔王的表情,怯怯道:对不起,我、我给你洗……
  隔日,大魔王小破屋的门口多了件洗晾完毕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应该是被很细心妥帖地洗过了,散发着淡淡皂角味儿。

  
  大魔王性格冷淡面瘫无口,就差在脸上写“别惹老子”了。
  胆小怯懦的小透明如前世一般,偷偷看着大魔王。小透明很乖很安静,并不会打扰大魔王做事。一开始离得远,然后慢慢悄悄拉近,一步一步试探安全距离,大魔王稍一抬头就马上缩回去,像只受惊的兔子。
  大魔王全然不放在心上。
  小透明能翻出来什么花儿来?搞笑。
  还是有区别的。案头多了几枝新折的山花,或者是现摘的野果。偶尔,小透明奉师命,去山脚的镇子上置办东西,还会顺带捎带写点心吃食,用油纸包好,悄悄放到大魔王书案上。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大魔王偶尔也为小透明指点一二。小透明低眉应下,次日找过来,小心翼翼斟酌着脸上该露出几分喜意:谢谢!……师傅说我做得很好。

  
  年关将近,宗门子弟大都告假回乡探亲。大魔王正对着一壁青灯翻看典籍,忽而听到敲门声。
  小透明抱着铺盖卷站在门外,面带难色:家里今年歉收,没凑足路费……
  
  小透明在大魔王屋里住下了,负责每日洒扫添炭、研磨润笔,看大魔王脸色行事。大魔王脾气阴晴不定,不过小透明脾气绵软又好拿捏,赔上笑脸端茶送水,气氛总体来说还是很和谐的。
  一场大雪过,后天地皆白,小透明开门扫雪,堆出来一高一矮两个雪人。
  大魔王哼了一声没什么表示。
  小透明见大魔王没生气,开开心心拿了墨笔,给雪人画脸。高的那个找了顶破旧斗笠戴上,五官应该画凶一点,眼角挑上去……大魔王进进出出搬炭火,无心一瞥,看得小透明手一抖。
  三角眼。
  超凶。
  大魔王:……别画了,好好练字。
  
  除夕,小透明把包了铜钱的饺子偷偷夹到大魔王碗里,大魔王怎么也没想到小透明会玩这么一出,不小心硌到牙齿。远远传来鞭炮和烟花的声响,两人对着一堆典籍守岁。对联是大魔王写的。
  小透明说:还是你写吧,我写字不好看。
  大魔王低头低得脖子酸了,放下书歇一歇。这才看到小透明坐在对面,一双眼睛怔怔盯着自己发痴发愣,可能是炉火太大,脸有点红。四目相对,小透明不自然地错过脸。
  
  大魔王忽然发觉小透明长高了。
  自己在这个宗门,原来已经待得这么久了。

  
  春天吹来花朵和青草的香气,山下的镇子都忙着春耕。
  小透明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当上宗主,修行越发刻苦。
  大魔王不置可否,趁小透明不在的时候默默点数行李。
  前世好像没什么要紧物事,包袱一背无牵无挂。但这一世大魔王总是找到这样那样的东西:磨旧的砚台,雕花的笔筒,半块松烟墨,字体生涩的便条,点心铺子没用完的打折色纸。整理典籍的时候突然从书页里掉出半张笺纸,应该是小透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随笔:山有木兮木有枝,人间无处着相思。君本寂寞谁须记,大梦平生我自知。
  
  这些鸡肋东西杂七杂八堆了一桌子,大魔王有点为难。
  携之无用,弃之可惜。

  
  大魔王还是走了,天色尚早的时候就起身。
  大魔王要做大魔王。
  
  大魔王走到山脚的镇子,杨柳依依,荠麦青青。小孩子三三两两放风筝,丈夫为年轻的妻子挑选花钿。小透明时常提起的那家点心铺子,店主是一位温婉少女,笑起来两颊有梨涡。
  小透明气喘吁吁追上来,鼻尖有汗。
  大魔王皱起眉头。
  小透明眼圈发红,咬着唇站在大魔王面前。
  大魔王不说话。
  小透明上去就是一巴掌。行人纷纷侧目。
  大魔王被打懵了:???
  小透明生气了: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小透明又说:我不准你走。你随我回宗门。
  
  大魔王忽然想起,前世迂腐、怯懦、愚善的小透明,成为宗门之主后倾全宗之力讨伐大魔王,眼睛都没眨过,决绝果断。
  大魔王想起那个热血中二主角。主角痛斥大魔王众叛亲离孤身一人的时候,小透明是怎么想的呢?
  小透明急了,扯起大魔王袖子:跟我回去——
  大魔王扣住小透明手腕。
  大魔王说:我下山来给你买点心。
  围观群众越聚越多,还有无知稚子,吸着鼻涕起哄:从了吧!从了吧!
  大魔王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小孩子都吓哭了,围观群众一哄而散。
  小透明被握着手腕,甩开也不是,拉住也不是,脸烧起来。
  
  ……
  
  
  小透明静静靠在大魔王肩头,不说话也不动,只傻笑。
  大魔王把小透明汗湿的头发往鬓后拢一拢,顺带又咬了一口小透明的耳垂。小透明只当大魔王还想再来一次,连忙蹭着大魔王脖颈软声道:明日还有事……
  大魔王轻笑一声,在小透明额头亲了一口:只是突然想起了陈年往事。
  小透明嗓音有点沙哑,略带点鼻音:嗯?
  大魔王说:你知道吗,其实我死过一次。
  大魔王抱着小透明的手臂渐渐收紧:我是重生过来的。
  
  小透明却突然从大魔王怀里支起身来微笑,眼睛亮晶晶的:我知道呀。
  大魔王:??!
  小透明把脸贴到大魔王胸口,悄悄说:因为,我也是重生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