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京猫|月青】女配怪里怪气

Work Text:

  女主觉得女配怪里怪气。
  ——从见面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她怪里怪气。
  
  女主是主角班子里唯一的女孩子,出身又是名门望族,难免娇惯一些;大家也清楚,女孩子心思细腻,少小离家,颠沛辗转间已经记不清母亲的模样,多多少少亦会照拂一二。同门一起长大没有嫌隙,即使是后来加入的主角也在女主面前俯首帖耳。再加上自古女一克男一,活蹦乱跳的天才男主在她面前也只有听训拧脸揪耳朵的份儿,末了还得乖乖叫上一句姐姐。
  女主,处于主角班子食物链顶端的角色。
  虽然女主的地位毋庸置疑,但女主从不拖后腿。一路走过来,跋山涉水、风霜雨雪,平日里怕脏的大小姐在关键时刻从没掉过链子。
  没错,对着那个长得玉树临风的翩翩美男子反派时,稍稍感叹一下美貌也不算掉链子,对吧。
  谁还没点少女心?女主一直自认温柔如水。
  
  可惜凉水进了油锅必须得炸,女主和女配的恩怨纠葛也从见面就不肯停。
  女配出场时,草海行舟,独立船头,荒野上飒飒的风吹起长发,再加上清远笛声吹奏而出的BGM,说不出的飒爽孤绝。
  BGM是女配弟弟吹出来的,美好。
  女配飞身跃下,一套干净利落的打戏,男主看呆了,道:好帅啊。
  女主有些不爽了,因为女配打架时殃及池鱼,弄得女孩狼狈不堪。
  女主皱起秀气好看的细细弯月眉,打量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女配年龄稍长,身量本就高一些,微微抬着下巴,眉目间仿佛有远处连绵高山上经年不化的冰雪。
  态度傲慢.jpg
  女主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女主,女配怪里怪气,居心叵测。
  
  偏偏其他队友察觉不出什么问题。男主专注抬杠男二,男二浑身丧气一戳就炸,老好人叹了口气:大家不要吵……继而声音被盖过去。
  老好人:……
  老好人:唉。
  偏偏眼下的困局只有两人联手方能得解。女主觉得女配怪里怪气,下手也冷酷凶残宛如AI,当然不想按着攻略走。女配淡淡瞥她一眼:你是不会?
  女主被戳到痛处:你会?
  女配了然:我以为女孩子都会煮饭。
  女主赧然:我当然……
  当然不会。前面说了,主角班子食物链顶端的女子怎么可能动手料理这些,洗衣做饭都有老好人代劳。
  女主越看越觉得女配怪里怪气,思及仍在副本中挣扎的其他队友,终于出手打断了女配。态度摆在那里,女配皱眉,不料女主触发惩罚机制,即将落入敌手。
  一瞬间,女主的身影与女配弟弟的身影重合。
  确认过cv,是同一个人。
  或许是鬼使神差,或许是剧组内定……总之,女配救了女主。
  女主昏沉中只觉得一双手握过来,温暖有力,拉着她始终不曾放弃,从黑暗直至光明。
  睁开眼睛,是女配焦急的脸。
  女主:……
  女配:……
  两人匆忙松开手,女配冷硬道:别误会。
  女主叉腰:先把副本过了再说。
  
  女主与女配实力都不差,女配身手敏捷,还逗了女主一下,几乎把小姑娘吓哭。女主眼泪汪汪道:你耍我!
  女配淡淡一笑:知道错了?
  女主望向火光与蒸汽中的女配。她脸上带了些汗水,也许是忙碌的原因,袖子挽起来,少了几分闲人莫近,多了几分烟火气息,看起来倒像是镇子上卖菜时会多加一把的邻家姐姐。
  
  女主十分动容,然后抗拒道:喔。
  
  出门在外难免露宿,照顾到女孩子,主角班子特意搭了间小帐篷。主角吵着想睡,老好人道:这是给女生的。
  主角心想,我又不是没扮过。
  主角嘴上说:可是女配不也没睡帐篷吗?
  女主不开心了:是她自己不要和我一起睡的。
  女配道:我这样就很好。
  言外之意是我公主病咯?女主就是觉得她怪里怪气。
  
  女配和女主是不同的。出身不明,宗门不明,目的也不明。
  女主辗转难眠,忽而听见有人吹出温柔婉转的小调。恍惚之间,海上月出,流光天涯,依稀是记忆里的故乡,带着口音的童谣昏昏欲睡,母亲身上熟悉温暖的香气。
  女主沉沉睡去,梦见一双手拉着自己,由凉月满天走到晨光熹微。
  醒来时女配已经起来了,帮着老好人张罗早饭。吃货主角两眼放光:姐,你好厉害!
  女主刚刚因为梦境萌生的一点点好感又迅速掉下去了。
  怪里怪气,图谋不轨。
  
  事实证明,女主的第六感是对的。
  女配的确图谋不轨——接近主角队只是为了抢夺关键道具,帮助反派小boss达成目标。
  猜想终于得到验证,女主却开心不起来。
  女配被反派用弟弟威胁才不得已动手,最终还是折了回来,跳反帮助主角队刷关。
  女主不悦:你到底有多少好弟弟?
  
  感谢主角光环,圣辉的照耀下,女配的弟弟终于得救。
  女主骄傲得尾巴都要翘起来:现在道歉我还是会原谅你的哦~
  一不小心险些跌跤,多亏女配扶了一把。
  女主咬咬唇,道:哼。
  果然是怪里怪气,成心要看自己出丑。
  
  也曾遭反派暗算,失去记忆跌入梦境。一梦南柯,两人种苹果、酿麦酒,围着篝火,手挽着手跳锅庄舞。晚会上不分你我,女配笑着递给女主一串热腾腾的鱼丸。
  破梦后,谁也不曾提起。
  女主在面对先前那个格外好看的翩翩美男子时,曾被窥探过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所需要的也不过是关爱和陪伴而已。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镜花水月、海市蜃楼,美则美矣,但女主可是要拯救世界的女孩子,女主可以克制。
  这些是很早就应该明白的道理,女主是女主嘛,总要失去一些寻常女孩子的东西。
  
  终于打败了小boss,战火一扫而空的乐土,高原上的阳光肆无忌惮泼洒而下,格桑花开遍了原野。也有杂货担子,卖胭脂水粉、珠花发钗,蜜蜡、珊瑚和绿松石,一粒一粒打磨雕琢,做成漂亮手钏和项链。女主跟在主角后面走过去,有些心动,忍不住慢下来想多看两眼。
  主角不满:师姐走啦,我们还要赶路呢!
  男二说:方才宗门之主说还有事情要商议……
  老好人也点点头,关切道:可是累了?
  女主摇摇头:不妨。
  女主说:我们走吧。
  
  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不料路上,女配突然一拍女主的头。
  女主正有心事,恼得不行,担心自己头发被弄乱了连忙去摸,正要发作,不料却摸到一朵金色小花。
  女配捏了个诀,那花朵便生出细小藤蔓,盘绕在女孩发髻上,比精致漂亮的珠花还要惹眼。
  女主纠结许久,终于小声开口说了谢谢。
  女配倒是云淡风轻,仿佛没听到似的。
  
  女配加入了主角队,心情似乎意外地好。路途遥迢,旅程枯燥,女配甚至变出一片树叶,放到唇边吹了起来。
  海上生明月,流光满天涯。
  女主恍然,晚上吹出小调的人竟是她。
  主角不通音律,男二赞道:格调高远,是好胸襟。
  主角装模作样鼓掌。
  女配默默倚着栏杆吹风,并不多话。
  
  路上打怪小有成就,也值得庆祝。海岛上有椰子,还有烤鱼,主角班子都非常开心。女主无意间抬头,星光清亮、月光皎洁,女配安静站在高处,海风吹动长发,说不出的飒爽孤绝。
  大概她也有自己的心事,女主想,不过只是不明显。
  女配游离于世界之外。
  
  女主说:喂。
  女配吓了一小跳:?
  大概是喝了一点点酒,女主面上有薄薄的酡红:我跳舞给你看吧?
  女配几乎是本能地想要疏离,但女主打断了她的拒绝:你吹曲子给我们听,我当然要跳舞给你看。
  小姑娘叉着腰,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大小姐气概:干嘛?平时我可不会随便跳舞的。
  
  月光下澈,女主抖开水袖,低回婉转,腰身已带了八分情意。
  她五官精致,双眼一闭一睁之间硬是撑起了女孩子曲折的心事。
  清影飘扬。
  竟是合了女配小调中的意境。
  
  一舞终了,女主骄傲道:如何?
  她站在那里,平凡土地也有了高堂广宇的光彩。
  这就是女主。
  
  女配忽然一笑,温和答道:很好。
  
  女主忽然一嗔,跺脚回道:怪里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