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舟同人】Gezellig

Work Text:

  

  情人节快乐,祝愿顾贺在他们的世界里永远甜蜜幸福❤️

  Gezellig:荷兰语,形容和爱人在一起时的温暖情愫。

  

  “这么大的雨。”顾沉舟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黑压压的天空,他伸手摊开掌心探了探接成串的雨帘,对着电话里的人轻飘飘地说,“你走过来都淋湿了。”

  “我就快到了。”顾沉舟听见自己这边的雨声和贺海楼那边的雨声通过听筒交织在一起,从耳边穿出又穿进,润得贺海楼的声音也带了些水浸过般的绵滑。节日的傍晚,花店进进出出的人一直未有间断,人们冒着雨来,再冒着雨匆忙离开,小心保护着怀里的礼物不被雨水打湿。

  “先生,您要不要进来躲一下?”花店的女生穿着咖色的工作服,衣袖上粘连着几朵各色的花瓣,她周身都散发着鲜花自然的淡香,声音柔软,听了让人觉得舒服。

  顾沉舟很轻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伸手指了指:“谢谢,不过我想站在这里看看雨,顺便等人。”

  他想让他等的人一过街角就看见他,隔着雨雾,再穿破雨雾。他也将送给对方的礼物小心翼翼地护在怀里,他被廊檐下滴落的水串打湿了,但礼物带着他的体温干净且安静地和他一起等着那个人来,带走礼物,也带走他。

  这场雨下得实在突然,又正值下班时间,没带伞的路人大都狼狈,路边临时出现的卖伞小摊一下子生意红火,来来往往的人于是都拥有了一把彩色的透明小伞,举在头顶花花绿绿地奔向城市的各处。顾沉舟也想过去买一把,但他打量着伞的大小,底下难以庇护两个身型高大的男人。如果买两把,属于这个雨天一切的亲密和浪漫就都会被隔开。他便选择不去买,继续在屋檐下做狼狈的那一个。

  从他面前走过的小学生穿着雨鞋,卡通雨伞挂在书包带上,愉快地淌着雨,把一汪积水踩得到处飞溅,绿色的校裤湿了大半截,他和同伴却越踩越开心,说说笑笑地蹦跳玩闹,直到被路口的交警拍了拍脑袋才安安分分地停在红绿灯边,躲进大人的伞下加入横穿马路的大队人群。

  顾沉舟的视线随着人群和他们头顶的彩色雨伞慢慢移动,一直延伸到路的对面,两辆不慎追尾的单车主人冒着大雨站在街边理论,其中一个车篮里掉落了一大束玫瑰,被淋湿,被碾碎,雨水里飘过鲜红色的花瓣,摇摇摆摆地被冲进下水道里。

  顾沉舟在脑海里模拟着他们可能的言语:“这是我给女朋友的玫瑰花,弄坏了你怎么赔?”“确实抱歉,我帮你买一束新的成吧?”“我的女朋友怎么你给她买花?”“那怎么办呢?我把钱给你,你自己买一束新的?”“我怎么能用别人的钱给她买花呢?”“那你说怎么办呢?”“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得了,散了吧。”来来回回了几轮,顾沉舟突觉这个一年一度的节日自有它的妙处,人与人之间仍旧有冲突和争吵,只是所为之物是一束玫瑰,所为之事是各自的爱情。

  他看见那个被弄坏了花的男孩走向了身后的花店,补救他的玫瑰献给他的爱情。顾沉舟的目光跟着男孩到了花店门口,隔着玻璃,他模糊看到那间花店也和他光临的这间一样,花和人挤在一起,人带走花,花香漫布整条大街。顾沉舟在心里默默替那个男孩祈祷,祈祷他能买到满意的花送给喜欢的人。

  顾沉舟看到花店里不断有人进出,厚重的玻璃门几乎没有间隔地开开关关,他仿佛听到和自己身边的那扇门一样,推拉之间门上响起风铃声,在雨声中清脆也化得柔和,叮叮当当地敲击着心口。

  不多时,那个男孩便带着花出来了,很大的一捧玫瑰,似乎比碾碎的那束还要得他意,顾沉舟看见他脚步尤显轻盈,以至于和迎面走来的穿米色长风衣的男人撞到了肩。也许他们之间互相说了抱歉,但是顾沉舟听不到。他的注意力全部投放在了那个男人身上,和他一样没有撑伞,精心打理过的头发被打湿后软绵绵地趴在头上,他应该也被斜风吹得感觉到了凉意,下巴埋进了黑色毛衣的高领里,微微低着头走进了花店。

  顾沉舟拿出手机拨通了贺海楼的电话,那头很快就接起,先是一段杂乱的交谈声,贺海楼轻轻的笑随后传来:“你等不及了吗?我就快到了。”

  “你到哪里了?”顾沉舟问他。

  “还有一个路口,很快了。”贺海楼说完后电话里出现了一阵异常的安静,顾沉舟想应该是贺海楼捂住了听筒,在和旁边的人说话。说的是要哪种花,还是哪种独特的包装呢?顾沉舟不去猜测,而是等待那阵安静过去之后对贺海楼说:“好,你过了马路就会看到我了。”

  他默默数着时间,假装听不到贺海楼身边那些嘈杂且清晰暴露他地点的声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贺海楼聊一些闲话,关于工作的琐事,关于公司的八卦,也关于今天早上出门前他们到底有没有关窗户。

  “我记得关了,你不是特意去了一趟阳台吗?”

  “那是昨天的事,今早起那么迟,我没去过阳台吧。”

  “我以为你去了的,今天是起太晚了,不过你怎么也睡过头了?”

  “我怎么会睡过头你不知道吗?”

  闷在喉咙里的笑裹着一层蜜从贺海楼那头传到顾沉舟这头,顾沉舟接过那份甜腻腻的胶着,也跟着一起笑了,两个人的笑声雾一般团成一团,互相抛来抛去,最终融进雨里,淋到两个人身上。

  顾沉舟听到贺海楼那边响起了一阵风铃声,紧接着看见马路对面的花店门被推开,穿着米色风衣的男人把花藏进怀里,快走几步赶上斑马线前刚刚亮起的绿灯。他被吞没进人群与花伞中,片刻后又被人群与花伞吐出,捧着玫瑰,淋着雨水,站到了街角,和几米外的顾沉舟对望。

  隔着行人和雨幕,他们看见对方的嘴巴在动,通过听筒,他们听到对方说:“我给你买了花。”

  “情人节快乐。”他们各自向前走了几步,交换了手里的玫瑰,然后自然而然地靠近,拉开各自的衣襟把花束遮在两个人的身体之间。爱情被呵护起来,他们在如织的烟雨和如织的行人中缓慢地接吻。整个世界都是湿漉漉的,他们的衣服湿漉漉的,头发湿漉漉的,吻也湿漉漉的。来自空气里的潮气和来自嘴巴里的濡润将他们浇灌,他们于是长成两株缠绕着向上的植物,扎根于彼此,盛开向彼此。

  红绿灯的指示图标变成了爱心的形状,剩下的路他们决定不负每一盏爱心,步行回家,淋着雨,踩着水,弄湿大半截裤管,在每一个路口捧着花接吻,即使回到家时夜幕已经黑沉,即使两个人都会湿透。他们决定在情人节做尽幼稚也浪漫的事,与每一对情侣擦肩,闻过每一束玫瑰的淡香,最终装满世界的祝福回到他们的巢穴。

  家里的花瓶会被对方送的玫瑰填满,家里没有关的窗户会被轻轻合上,家里的浴缸溢出温热水流,家里的光影克制后放肆地闪动,家里柔软的床褥起伏再塌陷。最终,是家里的黑暗迟迟降临,沙哑含糊的对话粘稠地附着在空气里,那是一声只有彼此才能听见的,“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