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啊!五點半了!今晚有約,再不出發就會遲到了!」

加地秀樹一臉自豪,挺著胸,像是打掃手上灰塵般地拍拍手掌,刻意大肆張揚,顯然是要外科醫局裡的每一個人得知他今晚 —— 對,就是這一年一次的浪漫夜晚 —— 居然佳人有約。

可惜,外科醫局的辦公室裡目前鴉雀無聲,看來外科醫生們都安排好了情人節節目,沒人想今晚熬夜,孤苦零丁地在辦公室裡漫步徘徊。連加地最要好的同事原守醫生早就整理好公文包,系上了領結,手裡緊握著好不容易拿到手的鮮紅玫瑰花束,打算靜悄悄、一聲不響地在五點鐘準時下班。沒料到,加地已經留意到他的一舉一動:「你今晚有約?」他無法掩飾口吻中的絲絲嫉妒。「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原醫生滿臉通紅地急促離開。「哼!」加地不服氣,招牌式地揮了揮手,臉上的反感不禁暴露無遺。

沒事,只要妄自尊大地拍肩,狂妄幾句就能自欺欺人,不就得了?單身漢墊裡的55寸電視屏幕和Netflix不會喜新厭舊,今晚都還是會忠心耿耿地陪伴他的。加地玩著手裡的辦公室鑰匙,突然感到自憐:在這特別節日裡要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可真狼狽。

「你收買了誰?」

加地被外科醫局辦公室角落頭發出的聲音警愣了。如此一針見血、挑釁的語氣,只能從一位的口中而出。

「真是嚇死人了!鬼門你怎麼鬼鬼祟祟地還在這裡?」

「不關你的事!」

「看來有人是要孤獨度過這浪漫好日子啊!好可憐!」

死愛面子的加地到了這個地步,仍然自欺欺人。

「哼!什麼特別日子的?對了,確實很難得辦公室裡不見人影。」

「不會吧,鬼門!今天是什麼大好日子也不知?」

大門未知子把食指停在嘴唇下,放工後嚴肅正經的樣子可真罕見,低聲自言自語:「二月十四…… 不是牛丼飯禮卷的截止日期啊。沒理由每個人要今天用……」

不耐煩的加地搖著頭,一邊氣呼呼地打開辦公室的門,一邊頭向內朝著大門吶喊到:「喂!鬼門!情人節!今天是情人節!你這幅德性,顯然是沒人約了!我要遲到了,再見!」

真不知是誰沒人約!

加地一不留神,差一點撞上了正要走進辦公室的這位眉清目秀的麻醉醫生。不知怎麼的,今天的城之內博美顯得格外有氣質、格外有魅力。她是不是與前夫復合了?聽聽護士們的內情八卦,這幾天城之內整天笑容滿面,深褐色的雙眼含著的眼神...…「一定是談戀愛了!」、「是岸田醫生嗎?」、「聽說新來的VIP病患對她有意思!」、「我說,肯定是在熱戀中!」等八卦傳聞也就這樣在醫院的娛樂新聞社群裡傳播著。

八卦社群的社長不甘示弱,一聽到這則「新聞」,竟然自告奮勇:「讓我來調查吧!」

「謝謝加地醫生!」、「你最棒!」、「你的消息最靈通了!」等類似的短信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他的手機屏幕上,他樂在其中。

「難道城之內醫生也沒人約?」加地疑惑地喃喃自語。然而,城之內對男外科醫生一貫的冷淡高冷導致他頓時緊閉著嘴,連哼都不敢哼一聲。

他向城之內默默地點了頭,趕緊逃之夭夭。在社群裡發的「讓我來調查吧!」所展現的威風已九霄雲外。

城之內上下打量了加地的衣著,立刻看穿了他的大話,但是她依舊很客套地點了頭,「嗯」一聲地打了個招呼。

大門坐在辦公書角落頭的沙發上,還是在想著「情人節」的這一天到底是要做些什麼。

「笨蛋!」

「看他今晚是要寂寞了……. 呐,大門桑,久等了!今天小型手術的主刀醫生動作可真慢!」

「吶,城之內醫生被我寵壞了喔!」大門從儲物櫃拿出了大衣,準備出發。

「城之內醫生...... 我好餓!今天吃什麼?」在親友面前才會如此撒嬌的她,真夠可愛。她很自然地稍微伸出手臂,好方便戀人摟住。

兩人目光相遇,一起微笑。

「今天是情人節,哪裡都會很多人......」城之內很認真地想著。

大門猛然心血來潮,睜大雙眼:「烤肉!我想吃烤肉!」

「好的,我沒意見。」她的口音好溫柔,好寵溺。

醫院門口的自動門在兩人接近的時候慢慢滑開,東京的寒風隨著迎面而來,神原醫介所的名醫們不約而同地調整大衣的領子,快步走向烤肉店。

「晶叔有說幾時會回來東京嗎?」城之內向大門問候她師傅的下落。

「還多兩天才會從京都回來。他最近可真時常出遠門,一次的行程都要幾天的時間...... 是要餓死我嗎?」

「某人不是會下廚了嗎?」

城之內好寬容地把大門泡杯麵的經驗稱為「下廚」。

「吶,害怕又被空肚子控制,不小心又輕易答應別人約會去......」某人有些愧疚地低聲回覆,雙眼不知覺地往路面看。幾個月前在手術室裡刀法熟練的她竟然連南瓜也切不開,忍受不住慘無人道的飢餓感,一時失去理智,答應跟陌生男人「約會」去。事到如今,這回憶還會使她毛骨悚然,所以她下定決心要學會獨立。在晶叔往京都的第一天,她滿懷信心地對戀人炫耀:「我會煮杯麵。」戀人那時目瞪口呆。

城之內伸出手,摸了情人的髮絲。雖然冬季的凜冽寒風不斷地吹向她的臉頰,這時的她心靈則是暖暖的:「大門桑,謝謝你。」大門這樣誤打誤撞的體貼入微,可讓她感受到少女熱戀中的激情。情感上再怎麼堅忍的她,這幾天臉上會因此顯露出內心深處的喜悅,一點也不稀奇。

就只因為某人學會了怎麼在杯麵裡倒入滾水。

與「什麼什麼笨蛋男人」前夫無關。

大門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喔,今晚你請客就是。」

「好的。但只限制於今晚。」她好爽快,而那寵溺口音再次出現。

「這裡怎麼樣?」大門積極地指向一家烤肉店,繼續說道:「你看!情人節套餐!免費啤酒!」

「我不幹!」

「欸?怎麼會?不是說好的?」

「大門桑,你看看價錢!今天到處都會說是『特別套餐』之類的,不過還是比平時貴幾倍!」

「等等,這麼看來,你是不打算請客了?」

「可以這麼說...... 除非你找到今晚沒起價的一家餐館。」

「嘛...... 難怪難得那麼慷慨…… 」小貓咪臉出現了;餓著肚子的她,撒嬌噘嘴。她是絕對鬥不過機靈的指揮家。

「喂!怎麼把我說成這樣?!」她用力拍了搭檔的手臂。「我可是為了我們的未來……」

「啊!我知道了!」大門眼睛一亮,緊握著城之內的手腕,把她拉向街邊掛著「鯛魚燒」旗幟的小攤子。

「這裡總可以吧!」

她可真容易滿足。

「哈哈哈,真拿你沒辦法!」

「平時的長椅?」

城之內點了頭,像以往一樣,默默走向她們敞開心扉、促膝談心的公園長椅上。對,就是那帶著種種回憶的長椅:來這裡聊天談心事的習慣是從那決定性的夜晚開始。「你有沒有想做的事?如果是我們能一起做的事,現在就去做吧,我陪你!」城之內那時問了。那一陪,就陪到了現在。

大門往紅豆沙鯛魚燒起勁地咬了一大口,現在正瘋狂地向手裡的半條魚吹著氣,還時不時用下唇觸碰鯛魚燒來測量溫度。

「只買了一個?」

外科醫生沒回答,反而像在手術室般地專注著眼前的要緊事。幾秒種後,她終於抬起頭,把褐色紙袋子遞給戀人:「吶,溫度剛好,來一口吧!」

她聽話地把手放在大門手指上,再把鯛魚燒傾向自己的嘴唇,模仿情人,咬了一口 —— 不過確實沒法像大門一樣張大嘴露大牙 —— 溫度果然剛好。

還帶著前所未有的甜蜜。

「謝謝大門桑。」語氣好輕柔,眼神帶著感激不盡的謝意。

某人不識浪漫情調:「欸,還好餓……」

麻醉醫生開懷大笑。這生中遇到了各式各樣的病人,快要注入麻醉劑的時候,大多數的患者都會喘息未定,時不時會有些企圖說笑來減輕籌備室內的緊張氣氛。但沒有一位是能夠像眼前這位伴侶一樣地逗笑她,令她哭笑不得。她戳著大門的肚子:「當然啦!這裡可是個無底洞啊!」

「不如我煮晚餐給你?」大門忽然提議。

「什麼?!你?煮?」這兩個字拼在一起,可真不相容。

雖然是有點害羞尷尬,可是她對自己的主意感到非常興奮,所以鼓起勇氣解釋:「杯麵?」

「配上冬季限量版的啤酒?」

「好棒!一起去便利店?」

「好的!」現在輪到城之內抓住大門的手腕,拉她一起走。

這樣簡樸形式來度過情人節,是專屬她們的獨特浪漫。

好完美。

「喂,城之內醫生......」

「怎麼了?」

「每天跟你一起辦手術,對我來說都是『情人節』,所以今天並不是什麼特別日子。」

她,歪著嘴,微笑了。

她,其實很會浪漫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