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朔】其实睡了

Work Text:

徐均朔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综艺庆功宴。”这五个字下意识冒出来且没能跟郑迪达成同步到的这一秒钟里,娱乐圈卑微打工人(影帝男朋友版)徐均朔已经想好了至少三条退路:

第一条糊弄过去,郑影帝人美心善乐于助人,顺路带小演员回酒店再正常不过,至于为什么只带我徐均朔不带别的妖艳贱货只能证明郑迪眼光好。嗯,看起来说完就会被两位经纪人联手送走,pass。

第二条直接换号重来,一辈子很短的忍忍就过去了,实在不行被顾易当场乱拳打死,一个均朔倒下了千千万万个钮祜禄均朔就都能站起来,到时候再找郑迪告状。嗯,就是不知道顾易遭不遭得住自家男朋友一锤,还是pass。

第三条…等等,腰上是什么。

郑棋元看着一秒陷入宕机的小熊猫只觉得可爱,完全不在意刚刚一不小心说岔了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胳膊环上小孩软乎乎的腰腹笑得牙不见眼,还顺手捏了两把,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喻越越坐在对面翻了个白眼,早知道老狐狸不光没那么好心,对着小朋友肯定多少还沾点不安好心。虽说来之前就做好了直接安排公开的心理准备,但是看着这两个人在面前起腻还是得用深呼吸顺气。就是可怜了小朋友的经纪人——顾易歪在单人沙发里盯着自家艺人身上多出来的一只带着戒指的爪子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喻越越作为拱了人家白菜的罪魁祸首方甚至替自家艺人生出了一些愧疚,拎着人远离爆炸源去商量怎么做后续引导,贯彻落实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门咔哒一声关上,屋子里就成了小情侣的二人世界,徐均朔仗着没有其他人在,把自己又往人怀里缩了缩,抓着郑棋元的手从腰侧挪到小肚子,拍拍猫爪子示意要揉揉。郑棋元故意闹他,揉了两把就从衣摆钻进去挠小孩痒痒,看徐均朔笑得憋红了脸就搂着人在沙发上接吻。

前一天刚做过,身上的痕迹还没消掉,只是被郑棋元用手拂过就又热得让他拧了拧腰。徐均朔哼哼唧唧地去拽人衣领,跨坐在大腿上一边亲他下巴一边喊他郑迪,被落在后腰的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然后滑下去在臀线狠狠揉了一把。

“所以你那天晚上就是故意搞我,”徐均朔在熟悉的动作里反应过来,呲了呲牙在郑棋元的颈侧舔咬,“直播诶,你就不怕我哪里反应不对一起上热搜?”

徐均朔说的是颁奖那天,十几个摄像机聚焦在舞台上,拥抱时本想演出一副标准前后辈的样子,结果不光被抱紧了拍拍,身后熟悉的猫爪子还不忘吃他豆腐,天知道他徐均朔用了多少演技,甚至赌上了刚拿到手的新人奖奖杯才没有条件反射,要是真的当场一巴掌糊在郑棋元身上直接出大问题。

“那现在不也是一起上了?”热搜?上就上了,拍的好看就行,管他呢。郑棋元压根不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恋爱谈得风生水起的老狐狸恨不得立刻把怀里有只家养熊猫的事昭告天下。现下不光由着徐均朔在自己颈侧磨牙,还把人整个抱在怀里晃晃,像抱着什么熊猫玩偶,嫌贴得不够结实,拽着徐均朔的手直往自己腰上环。

动作太过熟悉,今天又正好谈起过那个晚上,徐均朔下意识想起了庆功宴那晚被月光见证的拥抱,跟一些拥抱过后的,独属于两个人的甜蜜记忆。

彼时刚确定关系的两个人借着酒劲互诉爱意,太过火的情事现在想起也足以让徐均朔烧红了脸勃起。贴得太紧的两个人藏不住任何反应,郑棋元把笑压在嗓子里,声音闷闷地像是大猫打呼噜。徐均朔把升温的脸埋在人颈侧,挺腰顶了顶郑棋元,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徐均朔的腰受不起折腾,郑棋元拍拍腿根示意他缠紧点,托着小孩圆滚的屁股把人抱起来往卧室走。徐均朔倒是不怕摔,胳膊松松垮垮环在脖子上,蹭着脸颊讨一两个亲吻。

衣服被脱下来扔在一边,亲吻从嘴唇一路往下,在脖子跟肩颈留下一串红痕,最后落在胸前的红点。徐均朔哼哼唧唧地催他快点,被郑棋元揉了把性器老实了,任由郑棋元在他身上复刻那晚的情事。

乳首被含在嘴里吮吸,牙尖磕在上头换来一声甜腻的喘息,被冷落的另一侧换了指腹去揉,徐均朔的手指插在郑棋元方便做造型留的稍长的发间,不知道是要人离开还是要人再用点力。

放在腰侧的手也在到处点火,带着点痛感的揉捏让徐均朔忍不住想躲,又被胸前的快感激得不自觉地挺胸,在郑棋元的爱抚下抬着腰像张反拉的弓。被繁复花纹覆盖的胳膊撑着他,让他放心地把身体交给眼前的人,他的爱人不那么年轻,象征着岁月的几根白发交杂在黑色中格外显眼,徐均朔在快感中分出一丝清醒,虔诚地亲了亲爱人的发顶。

被吸咬到红肿的胸乳终于被放过,徐均朔还没来不及想过两天的活动是不是需要胸贴,就被伸进后穴的手指转移了注意力。前一晚刚做过,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开拓,但是郑迪坏心思地偏要带小朋友回忆那个夜晚,还是并了两根手指在内壁扣挖。热情的肠道裹着那两根手指不放,郑棋元笑着臊他好会吸,跟第一次做的时候一样紧。

徐均朔脸皮薄,向来听不得这些,用嘴去堵郑棋元的话,反倒被缠着舌头交换津液,好不容易才喘匀一口气,脸不知道是被憋的还是被地暖热得红扑扑,还没真的插入眼圈先红得想已经被狠狠欺负了一轮。

阴茎是慢慢磨进去的,还没操到底,只是撞了两下敏感点徐均朔就抽着小腹要射,被阻止的释放让他有点发抖,被吊在高潮边缘的身体叫嚣着不满足。郑棋元只是亲他,叫他朔朔,要他好好想想,庆功宴那天喝了酒的,可没这么容易射。

徐均朔只流着泪缓解体内的情潮,根本顾不上郑棋元在说些什么,更紧地裹住了体内的阴茎,把自己缠在人身上,渴求更多的顶弄或是抚慰。

大开大合的操干满足了他,没被堵着的前端贴在小腹上吐水,可徐均朔顾不得去摸一摸。敏感点被一次一次地压实了撞,铺天盖地的快感让他只能在呻吟中分出点力气叫人,先是棋元再换成郑迪,可能还隐约叫了两声叔叔或者老公。郑棋元倒是照单全收,叫什么都应,然后更深更重地继续操弄。

乳首又被含在嘴里轻咬,徐均朔分不清哪里的快感更要命一点,被抹了一肚子微凉的液体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射了。没有撸动和抚慰,硬生生被操射的心理刺激让徐均朔下意识绞紧了后穴,逼得郑迪一声闷哼,顶了几下就射了人一肚子精液。

还沉浸在高潮中的后穴收缩着吐出了点白浊,被手指顶着操了回去,压着一小块敏感的软肉揉捏,快感被拉长让徐均朔下意识想蜷起身子,又被轻柔的亲吻安抚,抱着爱人接受一切爱意。

缓过来点的徐均朔伸手拧了一把郑棋元的胳膊,凶他当时可没射进来,落在郑棋元眼里就是小猫踩奶,熟练地揉揉肚子亲亲嘴巴。徐均朔倒也好哄,被爱抚的小动作收买,安心缩在人怀里打哈欠。

情爱后的温存被咕噜噜的响声打断,郑棋元伸手去捏了捏徐均朔的小肚子,收回来的胳膊上多了个小熊猫恼羞成怒的牙印。

为了防止再次擦枪走火俩人分开洗了个澡,准备出门采购顺便填饱肚子,捂得严严实实熟练地从地下车库出口走出小区。徐均朔习惯性地松开跟郑棋元十指交握的手,等着自家影帝加快脚步走在前面。

“徐均朔,”他的爱人突然摘了帽子回头叫他,“要不要牵手?”

不要一前一后,不要等你追上来,不要放慢脚步。就现在,要不要来牵手,我们并肩往前走。

好烦,鼻子好酸。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徐均朔感觉到自己在狠狠点头,郑棋元就站在原地,他大踏步走过去,撸掉帽子去抓爱人的手熟练地十指相扣。印着墨色线条的手腕贴在徐均朔的手腕上,两组过速的心跳逐渐趋于一致,这是个冬日少有的,阳光明媚的下午。

#郑棋元徐均朔 牵手# 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