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ifteen

Work Text:

  布鲁斯坐在了杰森的床边。
  
  空调在更早的时候被他调低了许多,杰森把自己整个人裹进了被子,睡得很香。微卷的黑发被蹭得四处乱翘,半张脸埋在枕头里,杰森怀中紧紧抱着布鲁斯之前送给他的小熊。
  
  布鲁斯小心地从杰森身下移开被子和杰森夹住被角的双腿,他皱着眉把自己蜷缩得更紧,试图在小熊身上汲取一些温暖。
  
  布鲁斯轻手轻脚爬上了床,把被子踢到床尾,他撑着床垫,而杰森安静地在他的身下熟睡着。
  
  他愣怔了一会儿,躺在杰森身边,一手把他圈到自己的怀里,慢慢靠近,轻轻吻了吻他的鼻尖。
  
  布鲁斯一手放在杰森的腰上,从睡衣下伸进去摩挲腰侧柔软的肌肤,布鲁斯清楚地知道,他和杰森是不一样的。
  
  杰森的身上有一些伤痕,但因为是少年人,他的伤口总是恢复得很快,布鲁斯的手只能摸到一些不甚明显的伤疤,身上的大片肌肤细腻而又柔软,这和布鲁斯完全不一样,布鲁斯的身体早已布满了长年累月的义警生活中留下的伤痕。
  
  布鲁斯收紧了放在杰森腰上的手臂,让杰森的身体更贴近自己,杰森熟睡的呼吸浅浅拂过他的脸,他甚至觉得从杰森身上传来了奶香味,不知道是因为睡前递给杰森的那杯加了东西的牛奶还是别的什么。
  
  杰森轻哼一声,大概是因为温度太低让睡梦中的他感觉到了冷,杰森的手脚开始有些发凉,他不安地在床上挪动,但因为被布鲁斯环着腰,他只能小幅度地扭扭身子。
  
  布鲁斯低头看到杰森双眼紧闭还皱着眉,他无声地微笑。他一点一点把小熊从杰森的怀里扯出来放到旁边,而杰森在失去怀里抱着的东西后,冷得试图把自己蜷成一团。布鲁斯又把他搂紧了些,杰森贴着布鲁斯的胸膛,开始不自觉向传递温暖的源头靠近。
  
  布鲁斯安静地躺着,杰森则是迷迷糊糊地往布鲁斯的身上靠,布鲁斯的身体对他冰凉的手脚来说就好像冬天的火炉,他只想把自己贴在上面,让自己的身体也像这样温暖。
  
  杰森已经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了。
  
  他的双腿和双手无意识地缠上布鲁斯的身体,想要用自己微凉的手脚去贴布鲁斯裸露在外的温热皮肤,杰森的双腿大张着跨在他腰上,臀部贴着他早已勃起的性器,而布鲁斯的手从他的脖颈沿着背脊往下,伸进了杰森的睡裤。
  
  手中的软肉温热又充满弹性,再往下伸则是细腻的大腿,布鲁斯的呼吸粗重了些,手上忍不住多用了些力气。原本安静呆在他怀里的杰森像是感到了难受似的开始乱动,想要从布鲁斯的手掌下逃开,被布鲁斯一手搭在他的腰上紧紧地固定住了他的位置。
  
  布鲁斯用他伸进去的那只手肆意揉捏,时不时整只手色情地滑进臀缝,带着薄茧的指尖摩擦过紧闭的穴口,感受它被戳弄时敏感的收缩,杰森不安地在他怀里轻蹭,布鲁斯捏了捏杰森还软绵绵垂着的性器,但这让杰森在他怀里扭动得更厉害了。
  
  布鲁斯抱着杰森给他换了个方向,让杰森背对着他躺到他的身侧,而他从后面搂住杰森,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
  
  在夜巡的时候,杰森偶尔也会因为太怕冷而靠进他的怀里,在那时布鲁斯也是像这样从后面搂着,把瘦小的罗宾裹进自己的披风里。布鲁斯看着杰森头顶的发旋,凑过去把自己的下巴搭在杰森的头上,满足地轻叹一口气。
  
  他想这样做很久了。
  
  布鲁斯从杰森的头顶轻吻到他的耳垂、脖颈,明明两人用的是相同的洗护,布鲁斯却觉得杰森的味道好闻得特别,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里好像都带着杰森身上的味道,这让他硬得更难受了。
  
  “杰森……”他低喃着。
  
  布鲁斯把杰森的睡裤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随后也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粗硬的性器从束缚中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拍上充满弹性的臀部,而布鲁斯握着杰森的胯骨,把自己的性器压在一片柔软之上。
  
  他倒了些润滑油,抹在杰森的腿间,让他的大腿内侧和臀缝不再干涩,而布鲁斯用性器在杰森的腿间磨蹭着,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在小罗宾滑腻又结实的大腿间进出。
  
  布鲁斯搂紧了杰森,下身挺动着,他的性器偶尔会从臀缝擦过那个紧闭的穴口,布鲁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别因为那微微的凹陷处像是吸住顶端一般的美妙感觉而不管不顾地把自己插进去,布鲁斯只能懊恼地仿佛泄愤般用更大的力气擦过,让它更害羞地往里收缩。而布鲁斯的动作也让他从杰森的双腿间顶上了他的性器,布鲁斯能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杰森的腿间已经被他摩擦得发红,杰森的性器则是乖巧的垂着,跟着布鲁斯的动作晃来晃去。
  
  布鲁斯紧紧地抱着杰森亲吻他,喘息着把精液全部射在了杰森的腿间,现在他的双腿间变得比之前更加湿滑了。布鲁斯放开了怀里的杰森,把他平放在床上,分开了他的双腿。
  
  杰森像是在睡梦中也感受到了快感,性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充血膨胀,他的臀缝里都是布鲁斯射进去的精液,布鲁斯轻轻地用手抹开了它们,精液浸湿了布鲁斯的手指,而他借着粘腻的液体把手指滑进了那紧闭着的柔软后穴。
  
  手指刚进去就被敏感地缠紧,但这阻止不了他的继续深入,布鲁斯在柔软的肠壁里搅弄着手指寻找腺体,再用自己粗糙的指腹按压蹂躏它。
  
  杰森在睡梦中不安地想要合拢双腿,被布鲁斯死死按住,他用手指用力戳弄敏感又脆弱的腺体,杰森开始微张着嘴喘起气,他的肠壁也无助地跟着布鲁斯揉按的动作挣扎着想要咬紧手指,却依旧因为精液的润滑而进出得毫无阻碍。
  
  杰森的性器就这么在没有任何抚慰的情况下射了出来,精液滴落在他的小腹和肚脐,布鲁斯伸过来温柔地抚摸他高潮着而起伏的腰,但另一只手依旧留在里面,感受来自杰森身体内部的温柔吮吸。
  
  等到杰森的呼吸慢慢从急促恢复到了平静,布鲁斯才开始悄无声息地把一切都收拾好,在最后临走前坐在床头,给抱着小熊的杰森留下了一个晚安吻。
  
  “晚安。还有……生日快乐。”布鲁斯又吻了吻杰森的唇角,无声地看了一会儿才离开。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不久,杰森红着脸把自己闷进了被窝里。
  
  十五岁了……
  
  十六岁的生日、还有以后每年的生日,他都想和布鲁斯一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