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呼晰】平安夜

Work Text:

在这个随波逐流的世界里,每一种新生事物都对固定模式产生着巨大的冲击,二十世纪初期的大城市,被一种叛逆的文化侵袭,带着霓虹的光泽和咆哮的声音撕裂时空扎进青春的世界里。
天色暗了下来,沿江的每一栋建筑都被迫的亮起各种颜色的装饰灯,照在那些坚持夜跑人的影子前给他们前进的动力,可周深并没有心情关注江边的风景,随着身后的影子被越拉越长,好像拽住他的影子就能阻止他的步伐,但却是无用功,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目的地,周深越发的坚定。
拉开沉重的大门,往下走一段昏暗的楼梯,音乐的声音越发的震耳,转角撞上了两个醉熏的男人,周深低头道歉,但那两人并没有把这个插曲当做一回事,周深盯着眼前两双相对的鞋子,默默地从狭窄的墙边绕了过去。
“你好,请问你要喝点什么?”调酒师看着坐在吧台前不那么熟悉的面庞说,“要给您推荐一下吗?”
“一杯曼哈顿。”周深仿若老手一般点了一杯烈酒,就连旁边的客人都忍不住转过头来打量。
“小朋友,不要在网上随便看看就来酒吧点单,叫哥哥说,一杯戴克利绰绰有余了。”随着肌肤的触碰,后肩搭上了一条健硕的胳膊,充满酒气与色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周深偏头后仰,眉头微皱着把不安分的手从自己的领口拽开,板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人,眼底传出的冷意让对面的醉意都清醒了一半,他不知道从尾椎上窜的寒气是因为感受到了少年身上的煞气还是短暂接触嗅到的血腥味,但他实在不敢在这里多待一秒钟。
周深面色无常的坐在吧台边轻酌,好像刚才把别人吓得屁滚尿流的不是他,饶有兴趣的抬眸环视四周,每个人都沉浸在迷欲的氛围里,倒显得自己格格不入了,突然间周围的灯光暗了下来,周围嘁嘁凑凑的声音传进周深的耳朵,“今天的表演不是这个吧”,“听说是临时加的”,“诶,我听说今天表演的是那个人”,“哇,真的吗,我要备好纸,不能像上次一样流鼻血了”......
一束追光打到了乐队舞台的旁边,那里的银色立杆昭示着这场表演的性质,随着伴奏,光后的人影逐渐清晰,直到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周深听到了不止一声的倒吸气,就连自己都微眯起了眼睛,台上的人只着一件牛仔紧身短裤,上身一丝不挂的展现着精美的线条,未系皮带的裤腰稍大的挂在胯边,露出的内裤边增加了一丝诱惑,脚上一双牛仔马丁靴刚没过脚踝,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耳边已经响起了密集的鼓点,他并没有像一般的演员一样先走管,上来直接绕杆双手飞转,在众人的惊呼下仅凭两只手的支撑在空中走步,周深不是第一次看钢管舞的表演,但现在舞台上的这个画面却给他不一样的感觉,是从容不迫,是游刃有余,对身体肌肉的控制到达了一个巅峰,刚平行于地面的身体在右腿的带动下慢慢靠近立杆,在脚尖绷起的瞬间形成了漂亮的一字马,随着立杆的旋转又收回左腿盘在杆上,右腿划了个半圆顺势踩在杆上,直起的身子在喘息的带动下更显色情,而这时周深才认真的去看那张陌生面孔,狭长的眼睛,高耸的鼻梁,紧闭的薄唇,无一不散发着禁欲的气息,但身体却在营造着诱惑的氛围,随着台上人的下一个动作,无数的尖叫声和红色的纸张在台上飞扬,还盘坐在立杆上的人下颌顺着左手撩头发的角度抬起,右手缓慢的从下颏到喉结到胸前再往下,直到指尖没入内裤边缘,周深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精美的表演,在舞台周围的人已经疯狂的伸手想要触摸一下欲望的中心时,周深和台上的那个人的视线对到了一起......
“Elvis!”“啊!Elvis!”“Elvis我可以!”......
在所有人的呼喊下周深问服务生要了一张便签和笔,写下了未署名的号码,压在酒杯下面,周深虽然没有回头,但他感觉得到那双深邃眼睛的视线一直都在这边,周深知道今晚不会是无功而返。
门外的冷冽和室内的火热形成鲜明的对比,即使街上到处都是圣诞的装扮,也只是在寒冷的冬夜里给眼睛蒙上一层热烈,拐过几个街道,周深还没找到能入住的酒店,这时电话响了,看着陌生的号码周深愣怔了一会儿,好像刚才在酒吧里做的唐突行为在寒风的洗礼下有了退缩的想法,但没过几秒电话还是被接起来了。
“你在哪儿?”对方熟络的话语一点都不像跟一个陌生人打电话。
“丰华街的悦泰酒店旁边。”周深并没有计较这些。
“你等等我,今天估计房间不好找,我带你去。”一个老手在这样吃香的节日里总有一席之地。
周深面对着酒店门口的圣诞树,感觉到身后的气息和渐近的脚步,转过头,看见来人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对方也只点了点头,示意周深跟在他身后,迈步向酒店大厅走去。
前台的服务员看着两个客人进来正准备歉意的表示今晚房间满了,就见走在前面的客人拿出一张黑卡,黑卡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二话没说就办好了房间的入住登记,周深看着那人游刃有余的带着自己进到房间,不禁内心啧舌,同性恋的私生活真丰富。
“你要做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客厅明晃晃的灯光下好像多露骨的话都不那么直白。
“上面的,但我是第一次。”周深也不矫情,边脱外套边回答着那人的问题。
“行,那我先洗澡,得准备一下。”眼前高自己一头半的人并没有取取笑或非议,说罢就脱得只剩下内裤进了浴室。
周深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江景脑海里冒出了今天队长跟自己说的话:“大鱼,这次任务失败有一部分责任在我身上,我没有考虑周全,但是我希望这次之后你能把这方面知识补一补,即使不想真枪实弹的干,也可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
是啊,作为一个特殊工作的人不应该有任何可以被别人发现破绽的地方,在权衡很久之后找到了一家出名的gay bar,周深虽然不觉的自己是同性恋,但至少和同性恋做一次可以获得的是双倍的经验。没给周深多少思考的时间,那人已经从浴室出来了,“那个,你可以去洗澡了。”
出来的时候看见那人敞胸亮怀的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两个红酒杯,周深暗叹着他的妥帖,“那个......”那人转过头来想说些什么。
“可以叫我Charlie,要先喝一杯吗?”周深走过去坐下。
“Elvis,事先聊聊天可以放松神经,有助于做爱。”看着周深出来才打开了酒塞,倒进酒杯里的红酒又那么的适量。
“你的钢管舞跳的很好,对肌肉控制和力量的运用都是顶级的,学了很多年了吗?”周深拿起酒杯浅尝一口,虽然刚在酒吧喝的不多,但下意识的还是想保持高度清醒。
“我没练多长时间,也只是兴趣爱好罢了。”Elvis喝了一大口后转过头贴近周深,“我很好奇你今天在酒吧为什么会选我?”
“长得好看算吗?身材好?”周深给的答案模棱两可,但自己知道有一瞬间只是因为陷进了那双眼睛里面。
“那我确实是最好的人选。”Elvis放下了酒杯,侧过身来伸手覆在周深的脖子一侧,距离一瞬间拉近,周深都能感受到他说话时嘴唇的触碰,“可以接吻吗?”
明明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约炮,却被对方对待的小心翼翼,周深眼底深沉,不做回复的上前吻住了对方,从温柔的浅尝到粗暴的啃咬,舌尖的纠缠让口腔里充斥着陌生的气息,两人的手互相扒着对方的浴袍,在周深的手覆上对方的下体前被迫分开了唇舌,“不要着急,先去床上。”对方拉着周深缓步来到床边。
Elvis让周深坐在床边,而自己则跪在周深的双腿之间,周深低头看着那人先是用手抚摸,再隔着内裤沿形状舔舐,不知道内裤是被唾液还是体液浸湿,随着下体的暴露,周深平淡的眼眸里多了些许深沉,Elvis的口活很好,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人,周深的脚蹭着跪在地上人的下体,在那人的几次深喉下脚上的摩擦显得更加的急躁,毕竟是新手,十分钟没到便全部交代给了Elvis,虽然内心闪过一分尴尬,但面上还是没有显露出来,即使这样Elvis也把这种心情拿捏的透彻,“第一次都这样,之后就好了。”
说罢便站起来吻向周深,腥苦的味道从嘴巴蔓延到胸腔,他前进周深便往后撤,当自己靠上床头的时候Elvis的吻已经从嘴唇转移到耳边,“Charlie,记住,前戏很重要。”
他起身拿过周深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两只相交的手顺着脖子到达胸前,轻挑慢捻的让淡粉充血站立变成鲜红,周深的眼神跟随着手指的路线一点点侵蚀Elvis身体的每一寸,不等Elvis 指导,周深两只手已然揉捏上了Elvis身后的两坨浑圆,像是嫌布料的手感不好,两只手从大腿伸上去不留一丝空隙,“啊哈......”Elvis像是被取悦了一般,伸长了脖颈,周深看着面前的胴体下意识的便把嘴覆了上去,舌尖在小巧的茱萸上来回磨蹭,伴随着牙齿的轻咬,“嗯呃......”Elvis难忍的哼出声,把手插进周深的发间揉搓,仿佛这样就可以缓解难耐。
在唾液的滋润下两颗红豆越发饱满,周深的嘴唇下移,在凹凸有致的腹肌上来回舔舐,内裤下的双手游走到身前,回想着刚才自己被对待的样子套弄着,“嗯......Charlie,你做的好棒。”Elvis低沉的呻吟着、赞叹着。内裤的边缘被拉下,周深第一次把同性的性器官含在嘴里,吮吸舔舐,虽然有时候牙齿会磕的Elvis倒吸气,但急促的呻吟暗示了周深超强的学习能力,一次深喉带出的生理泪水让Elvis拉开了周深的头,“慢慢来,这个不是那么容易的。”
Elvis脱掉自己的内裤,从床头柜上拿过套子和润滑剂放在枕头边,两腿分开跨在周深身上,“我刚在浴室已经灌过肠了,现在我教你扩张。”,张开周深的手挤上润滑剂,带着往后庭的地方伸,“先抹上去,再把手指伸进去扩张,一根一根加,一般三根就差不多够了。”周深像个接收命令的机器人一般,机械的做着动作,深入浅出的手指带着粘稠的液体,濯濯的水声与粗重的呼吸声相纠缠,周深抬头看Elvis,粉红色已经染上了他的耳根,半张的嘴唇好像在邀请自己,不做多想,按下他的头唇舌相交,自己的下体被Elvis握着缓缓套弄,刚射过的地方有了抬头的趋势。
好像缺氧的两人汲取对方胸腔内的空气,直到满足才气喘吁吁的分开,Elvis拿过套子给周深再次站起来的下体带上,“来,抓着我的腰。”耳边低沉的声音引诱着周深,一手搭在对方肩上,一手抓着那里缓缓往下坐,每深入一分,周深抓着对方软肉的手就收紧一分,直到根部全部没入,发烫的甬道里不住的蠕动挤压,周深凭借强大的自制力才没有直接射出来,“哈.......稍微有点......你......等我适应......一下......”Elvis两手撑在周深肚子上,深深的喘着粗气,周深看着面前隐忍的脸,恶作剧般抬了一下腰,“啊......”身上的人娇嗔的瞪了一眼却没说什么,速度缓慢的晃动起腰身,身下的节奏逐渐加快,甬道里的软肉被捅的不住收缩,周深随着拍打的声音加入这场欲望派对中,掐着身上人的腰发了狠的顶弄,“啊......嗯......太...太快了,嗯......慢点,唔.......Charlie......”Elvis喘息着连话都说不完整,周深翻身压上他,拿回了今天的主导地位,男人这一刻的无师自通是致命的,啪啪的撞击声和身下人的呻吟声相交织,腿曲成M型的人在白净的床单上泛红泛粉,穿插在呻吟声里呢喃出的Charlie让周深更加疯狂。
床上,沙发,浴缸,镜子前,落地窗,变换着姿势的交姌,两人大汗淋漓的躺在地上谁都不愿意再动一下,Elvis实在忍受不了自己身上的体液精液,先去冲澡,出来后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的周深,“不洗澡不能上床睡觉。”,当两人躺到床上时已经可以看到天边微亮,Elvis和周深又喝了点酒拉起窗帘就睡死过去。
周深是被心里的悸动难受醒的,可睁开眼的一瞬间胸前喷射出鲜红的液体,四溅的血液和皮肤融合,脸上胳膊无一不有,Elvis还是像昨晚一样跨坐在周深身上,但带有血迹的脸上愤恨的表情和手里的水果刀无一不昭示着区别,周深看着插在胸前的刀眉头微皱,满嘴的血发不出任何声音,右手使劲捏着Elvis的胳膊,像是要他给个合理的解释。
Elvis看着周深痛苦的面容笑了:“是不是很困惑?是不是有很多话想问?不着急,我一一给你解释,Charlie,奥,还是该叫你大鱼?你还记得三年前在边境的一起贩毒案吗?你应该记得吧,毕竟你因为击毙最大贩毒团伙头目而升官了,从那以后你倒是过的有滋有味的,而我却成了他们实验新毒品的小白鼠。你肯定想问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杀的那个人渣是我基因谱上的父亲,我承认他是该死的,但就在你们离开之后,卧底在团伙内部的警察叛变,带着他曾经拉拢的人把所有的贩毒渠道再次打开,而我成了要被斩草除根的人。”
Elvis抬头低头看着身下快要失去光芒的眼睛,好像看到了那时的自己,每天被注射新型的毒品,所有的不良反应几乎都品尝过,几次从意识中清醒都更加憎恨眼前的人:“但他们实验室刚好缺人彘,我才逃过一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跑出来,东躲西藏了三年,就在几个月前,那人死在了我手里,呵,你们警察就是这么懦弱,即使当上了贩毒头目也强不到哪里去,我只是挑断了他的手脚筋,他就把你交代出来了。”
Elvis拍拍周深的脸:“大鱼,你以为你上个任务为什么失败,是因为你的床戏不好才露馅的吗?你以为你又多么有魅力,只看人一眼就可以收获一场指导式做爱?我告诉你,昨天的每一刻我都想把这水果刀插进你的心脏,你的每一次顶弄都让我觉得恶心,而我只是在睡前的那杯酒里多加了点料,你就睡得毫无防备,我告诉你,我不是因为那个人渣找你报仇的,我是为了我自己,我本身是被我妈送养在普通家庭,不出意外以后会有一个普通的生活,就是因为你们的调查,让那个该死的警察知道了我的存在,他该死,你该死,你们都该死。哈哈哈哈......,这下你可以死得瞑目了。去地狱赎罪去吧,大鱼。”
周深看着身上人疯狂的样子没有挣扎,手落下,缓慢的闭上了眼睛,胸前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Elvis笑着笑着低下了头,好像有什么反光的东西滴到了周深的脸上,只是躺着的人再也没有了感觉。
从窗帘的缝隙里透出光亮照射在床边,Elvis穿好衣服,拿上两个人的手机离开了房间,床上晕开的鲜红像一朵玫瑰,周深好像是躺在花蕊中沉睡着。Elvis站在江边,看着手机里疯狂震动的消息勾了勾唇,一个抛物线沉进了江里,街上晨跑的人只看见一个裹着黑色风衣的男子迈着长腿离开,而这个圣诞节的早晨被一声一声的警笛划破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