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翻] Crash

Work Text:

愤怒和肾上腺素充斥着汗流浃背的Max Verstappen身体裡每一寸,头盔在仍戴着手套的左手上,右手已经用力地推开红牛车队房车的门。

裡头空荡荡的,大部分的车队成员还在车库裡关注着Sergio的比赛,将仅存的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只求至少能比Bottas多获得一些积分,Max快步走过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身边,所有人立刻避免挡路的退到一旁各忙各的事,Max这脾气他们最熟悉不过了,自然清楚这时避免直接的眼神接触是最明智的选择。

终于回到车手休息室的Max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头盔放在了桌上,扯下手套扔在角落,接着赛车靴被砸在了粉刷过的白牆上,留下了黑色的痕迹。

他无法将Lewis Hamilton的笑容赶出脑中,每当他闭上眼,那一抹刺眼笑容的主人就在颁奖台的顶端笑着,永远在上方俯视着Max并揉乱他的金发,就像他还是个孩子一般。

Max知道待会Horner接受完採访后肯定会在车队发表演说试图鼓舞人心,所以此时的他暂且只能在这乾等,对于这次的碰撞,他一点也不感到抱歉,不管FIA将对此作出任何判决,Max依旧为他今日能让Lewis和他一起退赛而感到满意,如果不得不出局,至少得拖着Lewis一起,今年赛季是他最接近顶端的一年,去年他已经错过了成为最年轻世界冠军的最后机会,他不想再等下去了,但是儘管知道双退是最好的结果,愤怒的火焰依然舔舐着Max身体的每一寸,他就这样站在房间中央,盯着牆上那灰黑色的汙渍。

「喂!停下来!你不能—」

门外的咆哮声越来越接近,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又甩上,力道大的让架子上的杂物剧烈的震动,Max猛然转过身,面对到的是不断在他脑中萦绕的那张脸孔,只是不一样的是,这次Lewis的面容因怒火而扭曲,不再是那张他摆脱不了的笑脸,就在门外的人们不断敲门的同时,门锁被咔哒一声的锁上,那双仍戴着手套的手环绕过Max的脖子迫使他转身,接着他的背被推向紧锁的门,突然的疼痛让他发出了一声怒吼。

「叫他们滚开!」Lewis咆哮着。

「Max!Max!再等一下!警卫快到了,他们那有钥匙。」

手指在Max的喉咙两侧收紧,让他感到有点意识恍惚。

「告诉他们滚开,现在。」颈上的手指鬆开了一秒。

「我没事,我们只是需要谈谈,请你们离开一下。」Max向门外喊着。

「Max,让我们帮忙。」

在这一瞬间,Max的眼神与Lewis短暂交会,他侧头看着身后被锁上的门,对门外的人喊道:「谁敢进来的,我亲自要他滚蛋,现在全都滚开!」

门外传来难以辨别的耳语声,外头的人慢慢的散去,Max转头面对Lewis,此时掐在喉咙上的手指又再次收紧。

「哦,我们需要谈谈是吗,你这个小混蛋。」

Lewis戴着手套的手陷进了Max脖颈上敏感的皮肤,身受控制的年轻车手试图用双手撬开对方以换取自由,但只换来了脖子上更用力的压迫。

「把你的手放在背后。」

Max不管眼前男人说的话,更用力地将手挤进对方的手套与他的脖子之间,Lewis摇了摇头轻笑一声,加重手上的力道直到Max的膝盖开始变得软弱无力,当眼前这个倔强的男人手脱力而落到身侧时,Lewis才稍稍鬆了力气。

「把你的手放在背后,现在。」Lewis发出低沉的怒吼。

当慢慢的将手背在身后时,Max的双手有些颤抖,同时看到了Lewis那沾沾自喜的笑容在他脸上蔓延开来,Max能感觉到他的一部份在这刻破碎了。

身后的手推向紧锁的门,Max用尽全力地冲向Lewis,出乎意料的动作让两人都摔倒在地,虽然Max有着身高优势,但抵不过有多年巴西柔术经验的Lewis,他们又缠斗了一会儿,直到Lewis抓住了一个完美的机会将Max摔到一旁,仰面朝上的Max被对方膝盖压制住双肩而无法动弹,Lewis一手抓着Max的金发,另一隻手握住了Max仍试图抵抗的手并将其翻过身扭向背后,当坚硬的膝盖撞及到了他的嵴椎骨时,Max痛苦的哀吼起来,换来的是Lewis一声轻笑,他仅存自由的那隻手依旧抵抗挥舞着,但全是徒劳无功,Lewis将Max被按在身后的手又扭了几公分,身下的人终于开始拍地投降。

「停!停下来!」

「你确定你不打了?」

「我确定。」Max呼吸困难的说。

Lewis稍微鬆开了手上的力道。

「你会听从我的每一个命令,是吧?」

Max藏不住的嗤之以鼻,让Lewis又再度施加力道。

「好好好我答应!」

「你得说,yes,sir。」

「去你的Lewis!」

Max咆哮着侧过头瞪着身后的人,Lewis把Max的头发抓得更紧,将对方的脸埋进地毯裡,理所当然Max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撞车让他对疼痛耐受力非常的高,但结合了对方惩罚意味浓厚的动作,使得他大脑裡每一处都尖叫着要他投降。

「你想要这样是吧!yes,sir。」

Lewis高兴地哼了一声,鬆手放开了身下的人的头发和手,但压制住对方的膝盖依旧牢牢的压在背上,Max终于能顺畅的呼吸,他瞄到Lewis伸手去拿那个在他闯入休息室时被扔在地上的袋子,从中翻出了两个皮革製的手铐,就是那对经过多年的使用和保养后依旧耐用舒适的手铐。

「把你的双手放在头旁边。」

Max皱起眉头,但他还是照做了,当他发现Lewis在他的手腕上扣紧的东西那刻,他忍不住退缩了。

「你他妈的在做什麽?」

「闭嘴。」

「你就这样把这种东西带在身边?」

Lewis忍不住笑了起来,迅速的繫好两只手后,又伸手回到袋子裡拿出了个口球。

「你在遵守命令这方面糟透了,张嘴。」

「Lewis,停下来!你到底想要什麽?一个道歉吗?」

「不,Max,因为你的道歉只不过是个谎言,你根本不为撞车感到抱歉,甚至觉得你根本没做错什麽。」

「我本来就没有错!你也害我撞车,就在—」

Lewis豪不犹豫的将口球塞进Max的嘴裡,打断了他剩下的辩解,然后紧紧的扣上,口球的一部分从Max的唇间露出,他从未被如此对待过,努力的想阻止口水流下,但唾液已逐渐在他嘴中汇集,接着另一块皮革缠绕在他的脖子上,Lewis扣上了Max脖子上的项圈,并用了一把锁固定住了特製的钮扣,被控制住的男人不安地扭动着,脑中理不清自己是怎麽将自己捲入这般困境中。

「站起来,然后脱掉你的赛车服。」

Lewis终于移开了膝盖,坐在了Max平常使用的椅子上,Max慢慢地起身,眼神在Lewis与门之间游移着。

「你有办法能拆掉手铐和口球,但没有钥匙要拿下项圈是不可能的。」

Lewis起身大步走近,就像一个已经锁定猎物的猎人,Max不自觉的退后,直到他的背撞到了牆上,当眼前的男人将手伸向项圈上的金属釦环拉扯着时,Max口球下的嘴发出了模煳不清的尖叫。

「你没看到的是,皮革内侧刻着我的名字,缝在皮革之间的是最耐用的编织钢纤维,固定钮扣的锁需要世界上最坚固的断线钳才破坏得了,所以除非你想面对车库外那些媒体的问题,问你在推特上因起暴动的照片是怎麽回事,不想的话,脱下你的赛车服,现在。」

最后那声命令充满了威吓性,让Max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着,他看着Lewis的眼睛,轻轻的点了头,Lewis坐回椅子上,舒适的向后靠着,双脚微张,Max试图吞下汇聚在口腔中的口水,将手伸向身前的拉鍊脱下了最外面的赛车服,接着穿在裡面的防火紧身衣在脱下的过程有些困难,最后他跳了一下将赛车服从双脚脱离,全身上下仅存一件内裤,当Max意识到依旧体面穿着赛车服的Lewis就在他的休息室裡,而他此时赤裸地站在他面前,这让他忍不住全身上下起鸡皮疙瘩,一行口水从Max的嘴边滴落,滴落在他的胸口。

「过来。」

Lewis指了指自己的双腿之间,Max向前移动的同时小心地看了一眼锁上的门,他在Lewis还碰不到他的距离停了下来,故意不看眼前的男人,而是紧盯着牆壁。

「转过去。」

Max慢慢地转圈,Lewis迅速的将Max的手腕扯到背后,用一条短短的锁链将手铐两边连接在一起,不再像前几次的命令,Lewis直接把手放在Max的臀部将它拉近,并让他转身面对自己。

「趴在我的膝盖上。」

Max心中的某处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走向,但在亲耳听到后还是惊讶地后退了一步,Lewis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伸手抓住了眼前的男人的耳朵,Max只能踉跄的跟着向前,双手被束缚让他无法很好的保持平衡。

「这是你自找的,因为你的顽固不听话。」

Max因为对方的力道而痛苦的呜咽着,终于Lewis满意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放开了他重新坐下。

「我说了趴在我的膝盖上,Max,如果你非得要我强迫你这麽做,我也会确保你走出车库时,全身只戴着那个项圈。」

颤抖的Max动作有些笨拙地向Lewis弯下身子。

「这没你想像的这麽难。」

Lewis将Max的身体更往前拉进,把他的腿紧紧的固定在自己的上面,Max偷偷地试试看自己能否移动,想知道他是否真的被困住了,不幸的是,他几乎动弹不得,接着他的内裤边缘被拉起又放开,玩弄在对方股掌间。

「我们今天会搞成这样,是因为你的冲动和固执,导致了严重的事故。」

Lewis认为没有必要为此发表一篇演说,他将Max被紧铐的手向上移到背后的凹陷处压着,同时右手狠狠地掌掴在Max厚实的屁股上,一声低沉的哀号从身下的人那传来,并不是因为忍受不了的疼痛,而是突如其来的掌掴让Max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声音,Lewis交替着拍打着Max两边臀瓣,在感受到了臀部的温度渐渐提昇时,他又加大了掌掴的力道。

自从第一下后,Max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咬紧了牙关,感觉到逐渐扩散的刺痛感遍佈着下半身,但他倔强的不愿意在疼痛下屈服,此时Lewis不得不承认,他再度对Max的固执刮目相看,当他决定停下来后,Lewis轻轻的抚摸了几下被打的通红的臀部。

「站起来。」

Lewis将自己压在Max被铐起的双手的手移开,并拉起手铐间的锁链帮助他起身,Max的目光再次紧盯着男人身后的白牆,就连他的内裤被脱下时也拒绝低头看一眼,当Lewis解开了口球时,Max甚至忍住了活动下巴的本能反应,当Lewis再次把Max拉扯到刚刚的位子上时,他满意地看着粉红色的双臀微笑着。

「这次我不会压着你的手,但你只能把手固定在背后,否则,我会把袋子裡的皮带拿出来用,懂吗?」

Max点了头。

「哦不,Max,回答我。」

「yes。」

Lewis不克制力道的用力掌掴了Max臀部与大腿那脆弱的交界处。

「yes,然后呢?」

Max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气,Lewis又在另一边的臀瓣上故技重施。

「yes, sir!」

Lewis又开始拍打屁股,一下下加重力道,慢慢的臀部的淡粉红色逐渐地加深,汇集在身后的热度不断地窜升,Max发现他很难继续地保持安静,每掌带来的疼痛无止尽的扩算累积在他的体内,但就算如此Lewis也没有放慢速度或停下,最终,Max心中最后的顽强再也撑不住了,痛苦的呻吟声从口中倾泻而出,难以控制的泪水在眼匡中,同时,双臀上的瘀青像鲜花无情地开始绽放着。

「住手!拜託停下来!我不会再这麽做了!停下来!」

Lewis发出了一声得逞的讥笑,停下手中的动作,轻轻的抚过颜色最深的那块淤青。

「Max,你甚至无法控制你的好胜心一刻来以sir称呼我,我觉得你还是什麽都没学到。」

「我有!我发誓!sir!」

「那你站起来。」

Lewis再次拉起手铐间的锁链帮助Max起身,接着解开了连接的锁链,让Max的双手终于再度落到身侧,Lewis双手在赤裸的男人肩膀上摩娑着,试图安抚因为疼痛与紧张而僵硬的男人,Max努力的想忽略那双强壮的手是如何触摸着他,即使这种感觉出乎意料的舒服,同时他的屁股仍抽痛着,Lewis这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把手放在椅子上,两脚张开伸直。」

Max依然低着头,但这次他一言不发的照着指令做了。

「你还会被打25下,代表你今天让我损失的积分,而且每一下,你都必须要数出来。」

「yes, sir。」

Lewis将一隻手放在Max的背上,紧接着的第一下让Max差点无法站直,力道之大让他能感觉到臀瓣是如何的随着拍打而晃动。

「one, sir。」Max紧咬着牙关数着。

「你能表现得更好的,Max,再试一次。」

「one, sir!」

「好多了。」

接下来的三下交替打在臀部的两边。

「Two, Sir!」「Three, Sir!」「Four, Sir!」

Max尽力地维持膝盖伸直,但他仍忍不住颤抖着,双手指甲深深地陷进了座椅的软垫裡,这时Lewis又接连在同个位置精准的打了两下。

「Five, Sir!」「Six, Sir!」

一滴眼泪从Max的脸颊上滑落,滴在了椅背上,又是一下毫无喘息空挡的拍打,支撑不住的Max膝盖一弯,突然的不稳让他的右手肘因为撞向椅背而疼痛着。

「SEVEN, SIR!」

Lewis叹了口气「如果你再动一下,我会换用皮带打你,现在,回到你的位置上。」

吸了吸鼻子的Max再次挺直了膝盖,接着迎来的是十下毫不留情的重击。

「Sir—Lewis—Sir,拜託!我真的很抱歉,我已经学到教训了!」

Max的手向后伸去,试图保护他可怜的屁股,而Lewis这次只是抓起他的手腕,将它们放回椅子上,又走到被丢在一旁的袋子中拿出了一条宽阔且能看出长年经过精心保养的皮带。

「你只剩下八下,接下来不需要数了。」

Max点头同时恐惧的呜咽着,每一下皮带的重击都让他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他用尽全力地维持着趴在椅背、翘起屁股的姿势,直到听到皮带釦环落在地上的金属碰撞声,那刻他的膝盖瞬间瘫软跪倒在地,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啜泣声,屁股就像着了火一般,正在燃烧他整个身体,Lewis喘了口气,向跪在地上的人伸出手,温柔的帮助Max站起来并支撑着他大部分的重量,Lewis把他带到了角落裡的小床上趟下,让Max能躺在他的臂弯裡。

「你办到了,你是一个好孩子,你很听话的接受了惩罚。」

当Max哭着紧抓着Lewis柔软的防火服时,年长的男人不断温柔的安慰着他,他甚至没注意到Lewis在什麽时候已经脱掉了上半身的赛车服,Max闭上了双眼,让自己沉浸在片刻的温暖和舒适之中,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就着麽睡着了。

Lewis听到了门外传来门锁被打开的声音而抬起头,他的目光先是与门外唯一的人相遇,是Christian Horner,Christian的眼神从他身上移到了Max依旧赤裸且遍佈瘀青的屁股上,看到这景象的Christian又再度瞪着他,Lewis无所畏惧的回应Christian的眼神,对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代表着无声的警告,空着的手不忘抚摸着Max的头发,用一种充满佔有慾的方式。

Christian的脸上闪过一刻惊讶的神情,但见过各种大场面的红牛领队很快地平復下来,他小心地关上了门将休息室还给了这两位车手,Lewis在Max沉睡时仍继续温柔的安抚着怀裡的男人,半小时后,他感觉到Max开始动了起来。

「你连回到酒店都等不了吗?」

「我知道如果我这麽做,换来的只是你自己一个人在这伤害自己,我无法忍受这样。」

「我不会这样,我会没事的。」

「说谎是违反规则的。」

身后的疼痛让Max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发抖。

「在你睡着的时候,Christian可能不小心闯了进来,我想他现在都知道了。」

「喔不,他会把我杀了。」

这反应让两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有你想得这麽可怕,亲爱的,至少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你想像一下如果我得亲自告诉Toto,我已经和我最大的敌人睡在一起两年了,他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这次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有没有去医疗中心检查过了?在你闯进我休息室之前。」

「你觉得我没有通过检查,Toto有可能让我逃出他的眼皮子底下吗?我想你那张嘴还欠我一个补偿,补偿我今天的疼痛和折磨。」

「你的疼痛和折磨?接下来一个礼拜没办法好好坐着的人可是我!你竟然还用皮带!」

Max张开的手掌拍在Lewis的胸口,被抓住的同时肿胀的屁股被捏了一把。

「喂!放开你的手!」

Lewis低声说着「注意你的态度,不然那条皮带还能让这多几道伤痕。」

Max发出一声呜咽,立即安份下来。

「yes, sir。」

「这才是我的好孩子,现在跪下来,好好表现,让我知道你是真的学到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