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与均棋】要不你先来

Work Text:

徐均朔被压在床上的时候脑子里乱七八糟得像温德米尔大爆炸,郑棋元把自己撑起来一点儿,有点好笑地看着小朋友努力自我暗示。随着深呼吸起伏的胸膛不但对放松没有帮助,反而让他僵硬得像在被潜规则。
 
说实话,没人想到这两个人的恋爱谈得这么纯情。在岛上的时候就有人匿名开局,赌他们两个到没到最后一步,最后33:1输得惨烈——那个孤零零的赢家1是徐均朔,33是因为刘岩拒绝参加。
别问郑棋元怎么赌的,不如想想谁是庄家。
妈的,大意了,原来是夫夫黑店。
两位当事人顶着全岛怒其不争的目光一路谈纯情恋爱谈到了巡演,直到今天北京站彻底结束。徐均朔老早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进门还没来得及认识一下扫地机器人跟龙骨妹妹就勾着人黏黏糊糊地接吻。明明在一起洗澡的时候还很放松,结果到了真刀实枪这临门一脚多少还是有点怂。
 
“不是,讲道理,有点紧张。”徐均朔伸手去摸郑棋元耳垂上的文身,刚洗过澡,还湿着的头发从指尖蹭过去,水滴砸在颈侧让他缩了缩脖子,“我觉得我现在像马上要被你吃掉。”
行吧,好像也差不多,郑棋元挑挑眉发现并没办法反驳,只好低头亲他,让紧张跟胡思乱想一起消失在徐均朔的小脑袋瓜里。
郑棋元亲得很凶,磨着下唇叫身下的人张开嘴,舌头从上颚划过一圈之后去勾徐均朔的,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脸侧流下再被轻轻擦去。
被放过的时候徐均朔还不满地追上去讨亲,结果被郑棋元吧唧一口盖了个章之后身上一轻,郑棋元撑着他的大腿跪直在床上,手上勾着刚在楼下便利店买的润滑。
“要不你先来,”郑棋元拉着人坐起身来,一个用力把小孩带倒在自己怀里,位置瞬间互换。浓稠的液体被倒在手指上仔细抹开,郑棋元躺在枕头上看着人一脸懵的表情笑得像只吃到了肉的狐狸,“让你操我,干不干?”
 
郑棋元故意把动作放慢到像在教学,摆好了姿势就往自己的腿间摸。划过腿根的软肉再去碰很久没被开拓过的后穴,就着润滑一点点揉开那张小嘴,探进去两个指节。徐均朔的手跟着摸过来,郑棋元端足了架势随着穴里的动作一声声喘,把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小孩臊得又停了动作,只好抽出手带着徐均朔重新往里头顶。
穴肉缠着手指不放,也是太久没做下头的这个,郑棋元貌似游刃有余的勾人里多少还是掺杂了些不适应,徐均朔又是个好学生——各种层面的好学生,被带着按了一圈之后也逐渐上了手。没跟男人做过也好歹恶补了点片子,知道得先找那块能让人舒服的点,趁着郑棋元抽手出来环着脖子把自己拉下来接吻的时候顶上了那块软肉。
“哥,咬破了。”突然的快感让郑棋元下意识嘴上用了劲,磕在徐均朔的下唇让这个亲吻中夹了一丝甜腥的血味。
密集的快感顺着尾椎骨一路向上攀爬,湿软的后穴齐根吞下四根手指之后郑棋元去够床头的套,替徐均朔戴上之后还不嫌事大地亲了亲龟头,满意地看着徐均朔顶腮漏出来了点狠模样。
屈腿的动作羞耻感不算太重,但是徐均朔一直盯着自己眼睛看让进入的感觉格外明显。徐均朔本钱不赖,润滑做得很好,郑棋元在肿胀的满足感中并没感受到什么痛意,但是龟头顶着内壁深入的时候压实了敏感处,快感随着动作逐渐攀升,让他不自觉地收紧后穴,好不容易才磨着吃到了底。
徐均朔有心等他缓一缓,低头去亲他胸口,含着一侧乳头小狗似的轻咬,又伸手去摸他的前端。明明自己正埋在人身体里,却还是忍不住分心想要是换郑棋元来操他,吃下这么一根粗长的东西可是要费好大的劲。
顶弄的动作越来越大,第一次操弄同性的男孩不懂什么技巧,也不知道敏感点不能被一直刺激,一心想让身下的人舒服,抓着那块要命的软肉不放,次次压实了再操进深处。郑棋元只好一边承着头皮发麻的快感一边教,一句话被顶得分了三截,还被堵着嘴亲回去。
一条腿被搭上徐均朔的肩膀的时候郑棋元本想着挣开,结果被落在腿根的亲吻和撸动性器的动作讨好,眯着眼睛默许了徐均朔的动作。茎身进到了穴道里更深的地方,本就在高潮边缘的郑棋元被这一下弄得挺腰想射,却被徐均朔堵在顶端的手指制止,叫声软得把自己都听了一愣。
“哥等等我,我们一起。”徐均朔就着埋在穴里的动作撸动手里的性器,加快速度在深处顶弄了几下就射在了套子里,抽出来换了手去刺激那块已经记住了位置的敏感的软肉,自己去含郑棋元在高潮边缘的前端。郑棋元也不拦他,由着他被灌了一嘴精液转头再去舔咬自己的腿根,把大腿上抹得到处都是唾液跟自己刚射出来的东西。
郑棋元躺在床上倒气,自己宠小孩真的是宠昏了头脑,人家一句紧张就把自己先送了出去。倒是不亏,但是太久没做底下那个,冷不丁被小年轻的搞法弄一顿实在是有点吃不住。徐均朔又凑过来亲他,脸上带着点心虚跟性事后的餍足,郑棋元看着好笑,捏着人的脸要他去弄条热毛巾来擦擦。
 
再被掀倒在床上的时候徐均朔倒也不太意外,嘴上嘟囔着你搞我但还是乖乖环着人脖子躺得干脆。
“都给你搞了,不给我搞回来?”郑棋元忒坏,明知道他听不得这种骚话还非得咬着耳朵压着声音说给他听,徐均朔伸手去打他后背,结果被被捏着亲了亲手腕。郑棋元抬腰顶了顶他,再次勃起的硬物顶在腿根热得徐均朔拧腰想躲,曲着膝盖想把人推开。在床上这么不听话的小朋友会不太好过,郑棋元也不多跟他废话,把小孩摆成跪趴的姿势揉了一把圆翘的屁股就直奔正题。用了一半的润滑捏在手里顺着后腰往下倒,没被进入过的穴口瑟缩着吞下了一根手指,内壁裹着指根随着呼吸收缩,紧得不好动作。
多余的润滑挂在大腿被捞上来抹了一腿,郑棋元凑近了点去亲他受过伤的后腰,硬物插在徐均朔并紧得大腿根撞上会阴处烫得人小小抖了一下。扩张手指增加到了三根,随着腿间顶弄的节奏在穴里作乱,让徐均朔恍惚间以为已经被填满。
郑棋元指根的戒指蹭在穴口被体温焐热,敏感点也被找到按揉。陌生的快感和看不见爱人的脸会带来一丝恐惧感,而正在郑棋元的床上被他顶开的认知让徐均朔更加敏感,背对着人偷偷湿了眼眶。手指抽出后的空虚让他有点迷茫,转过头想要讨亲,结果刚叫了声郑迪就被全根没入,一下噎得只能看着人继续掉眼泪。郑棋元安慰似的凑过去碰碰他的嘴唇,“朔朔哭得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更为深入的顶弄让徐均朔叫出了声,“宝贝好乖,吃得好深。”
郑棋元操得又重又深,每次都抽到穴口再毫不留情地顶回去,徐均朔隐约觉得顶得太深,只好腾出一只手捂着肚子喘,像是什么森林里迷路的鹿,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猎人看,还会伸出舌头讨好似的舔舔人的掌心,全然不知道危险早已降临。郑棋元把人抱起来搂在怀里,布满纹身的胳膊环过前倾的腰间带着徐均朔自己的手一起去抚慰前端,阴茎埋在穴里小幅度地顶,换来甜腻的叫喘。嘴上也不闲着,顺着脖子亲出一片红印,用带着笑的语气说荤话,让徐均朔学着点下次用在自己身上,逼得人绷紧了小腹射精。
环在阴茎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就着刚射出来的东西继续替他打,不应期的刺激让徐均朔不自觉地挣扎,被狠操了两下前面就又哆嗦着吐出点液体。郑棋元稍微抽出一点去找那一小块腺体,压实了一下下地操,手上动作也没停,抱着欺负小孩的心态折腾徐均朔。小腹又酸又沉的感觉让徐均朔慌了神,第一次挨操不知道用后面高潮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只是带着哭腔告诉身后的人别操了想尿,抓着郑棋元的胳膊要郑棋元救救他。
可是最坏心思的就是郑棋元,也不解释,只是顺着小孩的话臊他说宝贝别忍着,告诉他接受这份快感,你现在的表情好好看。高潮来得很凶,穴里裹紧了郑棋元的阴茎往里头吞吃,小腹酸麻一片,前端流出了点透明的液体时郑棋元也射在里面,用亲吻把徐均朔的哭喊和眼泪吃进肚子里。
 
高潮的余韵还没从指尖散去,徐均朔歪头看郑棋元把用过的套子打结扔进垃圾袋再拎去门口,扯着嗓子叫郑迪大骗子。
“我可没骗你,”郑棋元回来抱着他腻歪,头埋在颈窝舔吻那一小块皮肤,说话都含含糊糊,“我只是让你先来。”
确实,只说了要不你先来,没说他不来,徐均朔努力复盘,发现没有任何漏洞,狡猾的狐狸。徐均朔咬牙无能狂怒,一抬头发现某人赤裸裸的视线又顺着脖子一路往下半身走,只能先下手为强——意思是捂着屁股冲进卫生间,把郑棋元的笑声阻挡在门外。

身上的红痕被水流轻轻吻过,一对恋人借此来将爱意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