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可武/乾武】Afterschool

Work Text:

  

  

  

  

  1.

  这是花垣武道上高中的第一天。

  穿在身上的新校服有种不真实感,距离上次穿它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了。这件校服崭新而平整,没有一丝褶皱,和他被折腾来折腾去的初中校服截然不同。

  他决定好好珍惜这套衣服,就像他珍惜每一段新的开始一样。

  前往学校的路和记忆中没什么不同,太阳炙烤柏油路散发的气息和青草绿植的清新气味交融在一起,虫鸣与春天的风朝新生的地方送去,只不过几年后鳞次栉比的建筑物现在还是高矮不一的积木块。

  以及,他命运重写的新篇章。

  路上,他戴上了新的手套。

  之前可可进医院的时候,手上的伤口很深,骨折养好了后疤痕也没消下去,这就导致武道手上一直都有印记。所以可可的疤痕消失之前,除了通过手术的方式消除印记,就只能戴上点什么东西遮盖住。

  同理,武道即使感觉到热也不会脱外套,口袋里也时常揣着口罩。不过他的灵魂伴侣都会小心点不让脸受伤,倒也不太常用。

  到学校后,一切都很正常。

  他甚至还能回想起来大多数同学的名字。

  所以要说他上学第一天心情怎么样,期待和兴奋并没有因为回忆的铺展而有所减弱。

  然而,有些改变总能带来蝴蝶效应。

  昏昏欲睡的数学课,叫醒他的不是老师,而是同桌。

  “花垣同学…?花垣…!”他的同桌小声地把他唤醒,“你要不要去一下医务室?”

  武道惊醒,他眨巴着眼睛,问道:“我只是睡着了……”

  “不是,你脸上有印记……你要不要去医务室用纱布遮一下?”

  武道霎时清醒,一把捂住脸,还因为刚睡醒用力过猛听起来像个巴掌。

  整个教室的目光都因为那清脆的一声聚集在武道身上,他只能讪讪地向讲师请假去医务室。

  打开手机后收到了乾一连串的信息,除了道歉就是在骂可可打架又被打脸了;可可也发了一长段解释,还……还给他冲了一年都用不完的话费?武道暗自发笑,一条一条地回复,安抚好他易怒的两个alpha,并一再强调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耗费他一番力气,因此直到下课他才回到教室。

  到了门口,他诧异地顿住脚步。

  “花垣同学的灵魂伴侣是被霸凌了吗?不会是个奇怪的人吧?”

  “诶?感觉花垣同学人很好啊,怎么会有那种灵魂伴侣啊?”

  “他捂得严严实实的,一定是这样的吧?他们是灵魂伴侣,他也不一定是表现得那样……”

  “嘘!小声点,他回来了。”

  “……”武道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已经是个三十岁的人了,类似的言论初中的时候也不是没听过,只不过那时候大家都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个不良,从来都不会有他的灵魂伴侣“被霸凌”这种说法。

  头一次听到,还挺幽默的。除了东卍那次特殊情况,他还真没见过他的灵魂伴侣打输过。

  他叹了口气,反正过段时间征服关西地区回来之后乾或者可可又会天天开摩托来接他,应该就又和初中那阵一样了吧。前天就在打电话说马上回来了。

  所以一切还是会照旧,不过交新朋友这种事也应该提上日程了。

  他用一个笑容给自己提了提气,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完成了一整天的课业。

  放学后,意外的事还是发生了。

  他先是被人从背后推倒在地,只能来得及用胳膊护住脸,好在浑身上下没什么露出来的地方,不然乾肯定又要生气了。

  武道大概也猜到了是什么原因,他真的觉得这件事有些荒谬。

  春季发情期恰好又在这两天,天天抑制剂打得快比印记出现得勤快了,倒地之后连起身都比平时费力许多。

  他又被人揪着衣服领子拽了起来。他的新校服,平整干净,他打算好好保存的新校服在开学第一天就毁了。

  连带着对自己的灵魂伴侣被误解的心疼和发情期alpha不在身边的烦闷,武道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Omega,一个人吗?”说话的是一群beta当中走在前面的那个。

  难闻的信息素涌入肺腑,威胁的信号随之冲击着武道的omega本能,但经历过一个人闯进黑龙东万战场的他并没有对此感到恐惧。

  他竭尽所能地瞪着这个对他进行信息素攻击的beta。他并不害怕惹怒他,不是因为他有坚实的后盾,而是因为面前的Alpha不值得他展现脆弱的一面。

  “同班同学,不用这么生气吧?”

  “放开我。”武道挣扎着想要挣脱。

  “呐,omega,你见过的你的灵魂伴侣吗?”beta身后也响起了声音,甚至还有口哨声在起哄。

  “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alpha。现在,放开我。”他本想说他们,却还是临时改口了。

  武道只觉得力不从心,换成任何其他的日子,任何不在他发情期需要打抑制剂来正常生活的日子,他都会直接反击,给他一个板砖他都敢往面前这个性骚扰的混蛋和他身后的小混混的脑袋上砸。

  “啧。”beta松开了手,“Alpha?”

  武道刚想松口气,却只听破空声袭来,面部的肌肉被迅猛压缩,酸涩和疼痛从后牙床灌入鼻腔,随之而来的是方位感缺失和又一次倒地的晕眩。

  本该在他脸上的纱布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地面上。

  而他第一反应不是还击,尽管这与omega发情期的自我保护本能相关,但是灵魂伴侣的羁绊却在疯狂刺痛他的皮肤。

  他的Alpha现在脸上也要多个印记了。武道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风水轮流转吗?

  “Alpha也会被打成这样吗?需要他的omega每天捂成这样?”Beta蹲下身,戳着武道脸上的印记。

  “Beta都也会都像你这样攻击omega然后嘲笑他的灵魂印记吗?”

  “真会说。这样你们是不是就凑成一对了,哈?明天把他领过来给我看看?”

  “Alpha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自己的omega的发情期都不在。”

  “Omega,用不用我们的衣服去筑巢啊?”一句话引起哄堂大笑。

  武道对此嗤之以鼻。所以这是一群看不惯alpha的beta,又不敢真的去攻击alpha,只敢在这里对omega动手动脚。

  “花垣,大家都是新同学,把你的alpha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呗?”

  “……”武道心里翻了个白眼,一句话也没说。那些Beta自觉无趣也就各自离开了,只是又嚷嚷着一些威胁的话。

  一群傻逼。武道心里骂了句。

——————

  

  2.

  “这次的战果……”东京万字会征服关西大获成功,并入组织的帮派人数是原本人数的两倍之多,集会的会场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只有东万的几位队长加上原黑龙的二把手和原天竺的四大天王站在了靠前的位置。

  佐野万次郎的讲话声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滞在了乾青宗的脸上。

  九井一侧头看了眼乾,心跳停了一拍,这是他第二次看到乾脸上出现印记了。

  乾被两人的目光注视着,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捂住了自己的脸。

  稀咲铁太也盯着乾青宗的一举一动。

  本就只有Mikey讲话声的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寂,几乎所有在前排的人都顺着boss的目光望向了乾。

  而当事人低着头,没人看得清他的神色。他给Mikey鞠了个躬就在所有知情人的默许下离开了。

  九井一也想走,但他和乾拥有同一个灵魂伴侣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只能忍下焦急,等待集会结束再去问他的omega发生了什么。

  他的印记还是毫无响应。九井一愤恨地握紧拳头。

  好在明天就要启程回东京,他想,他必须尽快见到他的omega。

  之后的一整天,九井一见到的乾都戴着口罩,饭也不吃,也不讲话。

  只有武道主动给他打电话时,才能听到他的声音,也已经有些沙哑了。

  九井一也没好到哪去,他和武道打了两次电话,每次对方都清楚地知道他的心情与感受并且试图安慰他。而九井一不是去寻求安慰的,他才是那个急切想要知道灵魂伴侣感受的人。

  下车后,omega的迎接让九井一那份赌气少了些。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乾一反常态地快步上前抱住omega。

  “抱歉……”武道朝着乾开口说道,“让你担心了……其实没什么事。”

  乾不动声色放开了手,视线短暂停留在武道轻微肿胀的脸上,便真的当作武道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递上了伴手礼。

  “土特产。”

  “诶?点心吗?怎么知道我想要这个的……”

  “我就是知道。”

  “不要用羁绊作弊——”

  九井一默不作声,握着包装礼袋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犹犹豫豫间还是在乾的眼神催促下才递了过去。

  他真的不知道武道想要什么,又不想问乾,只能凭着自己的想法去买,武道会不会喜欢,他也有些紧张。

  “是什么?好香……是红酒味……可可的信息素吗?”

  “拆开看看。”

  “诶?校服衬衫……”武道原本还对九井一送的礼物价格有所担忧,毕竟以往收到的礼物实在是他看都不敢看的商品,他松了口气,看了眼价签。

  ……到底什么校服衬衫会卖五位数啊?武道面上维持着平和的情绪,心里已经被价格搞得魂要飞了。

  但是这件衬衫的味道,果然是可可的信息素吧?

  “你在特殊时期对吧?我的衣服你穿太大了,我搂着那件衣服睡了两天,信息素能让你感觉好一些吗?”

  发情期的omega的筑巢本能会让他们因为周围没有可以筑巢的材料而焦急不安,打了抑制剂这种情绪也不能完全缓解。如果可以一直带着甚至是穿着有alpha信息素的衣服确实会好上很多。

  这对这两天被发情期和抑制剂折磨的精神状态糟糕至极的武道来说可以说是雪中送炭。更何况他的新校服衬衫领还刚被扯坏。

  武道一把搂过两人的脖颈,“我最喜欢你们俩了!”

  九井一没被人这么搂过,他本想让武道放开他,却发现这是他离omega腺体最近的时刻,山茶花的信息素像尼古丁一样刺激着他的大脑。

  再搂会儿也不是不行。

  他瞥到乾的耳尖也红了。

  这也没办法,毕竟他们的omega太会打天然直球了,还总是不自知。

  “……去我家吗?”和他大胆的动作截然相反,武道在两人耳边像仓鼠似的小声问了句。

  九井一和乾都听到了彼此的呼吸声一顿,对视了一眼。

  “行。”九井一直接应了。

  “……好。”乾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下来。

  

  

  武道的家没有乾和九井想象中那样温馨。

  除了武道的信息素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属于这个家庭的信息素味道。

  而且这里也没有omega的筑巢痕迹。

  乾青宗不敢想象自从武道分化以来都是如何度过的发情期,九井一也是如此。

  Alpha的易感期就算不打抑制剂,只要控制好情绪也不会出什么意外。而omega的发情期除了筑巢和打抑制剂之外也没有别的选项。

  他们遇到武道时他才刚分化,却没有帮助他度过任何一次发情期。

  这也是正常的,他们都以为会有人给omega的筑巢提供衣物枕头之类的东西,他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那些人的信息素肯定要比认识不久的他们更加亲切。

  这独居感爆棚的房子属实让两人大吃一惊的同时愧疚感涌上心头。

  “……你们俩在想什么,我只是比起筑巢更喜欢打抑制剂。”

  “不行。”

  “不健康。”

  “明天我把我的衣服和被单拿给你。”

  “我去给你买筑巢专用的床单。”

  九井一和乾青宗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给武道搞得一愣一愣的。

  “我——”

  “不要跟我说你这两天还在上学。”乾青宗皱起眉头。

  “也不要和我说印记出现的时候你还在学校。”九井一抱着手臂。

  “……你们这不是都知道了嘛。”

  “所以这个印记……”九井眼中闪过片刻狠厉,他指了指乾的脸,“是你学校的人干的?”

  “可可。”乾不赞成地看了他一眼。

  “……”又来了,那种他们两个已经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有他还什么也不清楚的感觉。

  “他不想谈这件事,别——”

  “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你怎么他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呢?”

  乾愣怔了。

  九井一走到武道面前拥抱了他。

  灵魂印记在两人身体接触时发生了共鸣,九井一那股悲伤和愤怒的情绪以最原始的方式传递给了武道。

  九井一深吸一口omega的信息素。

  “告诉我,omega,告诉你的灵魂伴侣,你的alpha,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嗯?”

  乾这次没有阻止。

  

  

  3.

  花垣武道正被九井一从身后紧紧抱着,两人的印记也隔着衣物挨在一起,山茶花和红酒的味道弥漫在四周,尘土的气息和血腥味被隔绝在外。

  他一动也不敢动。

  Alpha的力道不大,但武道没有办法挣脱开,他只能站在那注视着面前的一切。

  他认知里温柔,强大,总是把他想要的东西双手奉上的他的灵魂伴侣,他一见钟情的alpha,此时白色的制服还在不断染上飞溅的血迹,宛如恶鬼一样在哀嚎声中杀戮。

  武道没有一刻停止过把不安恐惧和乞求传给他的两个灵魂伴侣,但他们都没有收手。

  “可可……放开我……”

  “再看一会儿嘛。”九井一的语气近乎撒娇,“难得有人这么积极想见我和乾,多待一会儿呗。”

  “我不想……”

  “武道,我们都对揍弱小的beta没什么兴趣。”

  “那就停手。”武道摸上腹部盖着的九井一的手,“别这样。”

  “你先答应我以后不会独自承担这些事。”

  听闻此言,乾的动作也渐渐缓和了下来,他转身看向武道和可可。

  “发情期也好,信息素也好,所有你需要我们的时候,呼应我们。”

  “我不是和——”

  “不要总是觉得你自己一个人也可以!你有更好的选择对吧?”可可把武道抱得更紧了些,武道的手也攥紧了他的。

  “呜。”

  乾扔下手上的武器,大步走向武道和可可。铁管敲击地面咣当作响的声音让武道一直低着的头抬起了些许。

  “可可,你把他弄哭了。”

  面前的乾脸上和头发上都是血,像是刚从杀人现场离开一样。但武道眼里不再是恐惧,而是如同落水的野兽幼崽的哀切和委屈。

  “别打了,乾。拜托了……”

  “我不想违背本能伤害你,”乾轻轻擦去武道的眼泪,“我和可可待在东万唯一的原因就是保护你。所以别再受伤了,好吗?”

  “回家去,”九井一开口,“我们一起给你筑最好的巢穴。你去度过一个正常的发情期,我和乾守着你。”

  武道沉默地点头了。

  

  “早这样多好。别再让我们俩担心啦?”

  “你们也是。”武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嗯?”九井一眨了眨眼。

  “去那么远的地方打架,还把我扔在这。烦死了。”

  “……你是因为这件事闷闷不乐?”

  “……不然呢?”武道和乾都用那种“难道你不知道”的眼神看着九井一。

  “……”我以为你被欺负了啊。

  九井一总觉得有些懵,他又问乾:“那你干嘛改主意过来陪我揍人?”

  “武道同意了啊,而且我因为那些渣滓戴一天口罩了也很烦。”

  九井一更疑惑了,他又问武道:“那你怎么还哭?”

  “我其实也不是担心那些家伙,我就是觉得那样的乾太陌生了……有点害怕。而且……你也好凶,都不听我讲完话。”武道小声地说。

  “……”我他妈。

  这都无所谓,九井一自我安慰着,反正他和乾的最终目的都是让omega安稳度过这个发情期。既然让他不开心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筑巢了。

  他们先是从家里拿了些衣服过来。九井一穿得最久气味最浓的特攻服被武道挑去披在身上了,乾的几件染上的血太多,洗不掉了。

  “都盯着我干嘛?没见过你们的omega啊?”

  “……好看。”乾评价道。

  “诶?”

  “不行你就一直穿着吧,省的还让别人惦记。”九井一趁着武道呆愣住狠狠地揉搓了他的头发。

  “哇啊啊你起开啊!”

  三人顿时胡闹成一团,刚刚搭起来的枕头也被碰倒了。

  在床上一番闹腾之后,武道被两个alpha的气息拥护着,呼吸渐渐平稳。他躺了一会,不久就睡过去了。

  后来两个alpha人生第一次干起了omega的活,给他们的灵魂伴侣筑了第一个歪歪斜斜的巢。

  

  

  4.

  和alpha度过了发情期之后,期末考试也逼得更近了。

  最重要的几天没去听课,落下的课程也不是一两个晚上就能补完的。

  “都这是谁的错啊。”武道瞥着嘴,穿好校服外套,拎着包准备出门。

  “总之你就先去上课,晚上回来再说。”

  “放学谁接我?”

  “可可。”

  “今年禁止九井一同学雇人往我的考试卷子上贴钞票。”

  “……知道啦。”

  “也禁止乾青宗同学威胁别人替我参加考试。”

  “……知道了。”

  “我要是考试期间脸上出印记。”

  “咱仨都别活。”

  “很好。我走了。” 

  武道穿着可可送给他的校服衬衫。介于衣服的价格,不要说beta,就是alpha敢把它弄坏,他都会直接跟那人打起来。

  好在一天都没什么事发生,不如说今天一整天都没人敢跟他讲话。

  课程的内容也如他所料一点都听不懂,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着赶紧回家抱着两个alpha埋在信息素里了。

  明明发情期都过了还这样想也太没出息了!

  校服上可可的信息素也不剩多少了,乾给他买的点心中午也吃光了。

  整个下午都显得如此漫长。

  “花垣,放学要不要一起走?”

  这是这一天武道听到的第一句对他说的话,来自他的同桌。

  这时武道才意识到,两年来他从来没有接受过除了他的alpha以外的任何人的邀请。

  “抱歉,今天有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和其他人沟通都变得困难了。

  他看着同桌失望的眼神,心里也不是滋味。武道上辈子,两人高中时期几乎一直都是同桌,毕业了有段时间也有联系,而他们现在就像陌生人似的。

  之后直到放学,都没有什么人和他讲话。

  好像两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迎接武道放学的九井一和平时不太一样。

  他一身休闲服,立在摩托旁边,白色t恤下的印记若隐若现,戴着眼镜,唇边露出一截棒棒糖棍,耳饰上「勉強」两个大字惹人注目。他一只手上捧着书,另一只手还朝他摆手势招呼他过去。

  “……”武道心想这是在干什么,这个文艺青年是谁啊?!

  “上车。”

  “……好。”

  武道上车之后还特地闻了下九井一的信息素,是对劲的。

  不对劲的只有九井一而已。

  “你今天……什么情况?这衣服哪来的?”

  “衣服都拿去给你筑巢了,我从你巢穴几随便摸了两件穿的。好像是我以前的衣服,不太记得了。”

  刺脸的风吹过,武道把头埋在九井一的背部,口齿不清地问:“戴眼镜干什么?”

  “我和乾——在准备帮你复习——我文他理——我觉得戴个眼镜——会有buff加成——”每个字都飘散在空中后一个一个地向武道砸去。

  每句话武道都能听明白,合在一起就听不懂了。他突然对回家有了那么一丝抗拒。

  说起来家里有人的时候,回家是不是要说一句“我回来了”来着?

  武道没办法想象乾会对他说“欢迎回来”这句话。

  家里一片寂静,除了信息素,没有能证明这个屋子有其他人的证据。

  九井一倒像是回了自己家似的,领着武道往房间去。

  房间里堆满了书。而他的灵魂伴侣正坐在书堆上,对着本子写写画画。吊灯在他头上轻微晃荡,灯光让他长长的睫毛下方长了一层阴影。那一刻,乾青宗仿佛化身为佛光普照的菩萨来帮武道渡劫。

  “欢迎回来,武道。”菩萨抬眼看向了武道,那圣光也直逼人眼。

  “乾…乾……你还好吗?”

  “解决了。”

  “啊?”

  “几何难题。”

  “……”武道觉得乾看起来不像是解决了几何难题,而是参透了宇宙奥秘。

  “那…那个,不用这么……”

  “不是答应过了吗?有什么事情依靠一下我们俩。”九井一挠头,递给武道一个笔记本。

  一整本都以字透纸背的力度写满了,虽然有些错别字,但各个年号期间的重要事件和难点解析都在上面。人们常说历史的厚重感,武道翻开笔记的时候,就已经被压的喘不上气了。不是历史,是羁绊。

  “如果实在记不住年号对应的年份,就蒙咱仨生日和纪念日得了。”

  “可可……”这几天武道已经被可可弄哭好几次了。

  “完成了。”乾开口,武道的目光转向了他。

  “函数笔记,给。”

  “青宗……呜,谢谢……”

  “为什么叫他青宗(せいしゅう),怎么不叫我一(はじめ)?”

  “好长啊,三个假名,还是可可比较顺口。”

  “那也比乾的名字短啊。”

  “你好烦啊,眼镜快摘下去,又没度数。”

  九井一又不想轻易放过这个话题,他捧着武道的脸凑近了去,他知道武道对他好看的脸抵抗不过三秒钟。

  “就叫一次呗。”

  果然,三秒过后,武道声音响起。

  “Ha…hajime”

  九井一原本志在必得的笑容消失了,他难得脸红退却了。

  “……还是叫可可吧。”

  武道这下又起劲了,他不住地叫着九井一的名字,看着他吃瘪可太难得了。

  “乾,你稍微制止一下啊。”

  “有什么关系,他这么开心,再说不都是你开的头。”

  武道直接扑进九井一的怀里。

  “辛苦了,可可。”

  “高兴了?”

  “嘿嘿。”

  乾插了嘴,“英语怎么办?”

  “……”三人大眼瞪小眼。

  “卷子上贴点美金?”

  “不要。”

  “我有个部下从美国回来的。”

  “不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