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可武/乾武】Soulmates

Work Text:

  

  1.

  花垣武道近三十年的人生都很平平无奇,却又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他是少数没有灵魂伴侣的人。

  这也没什么影响到他的,传统观念里,灵魂伴侣的标志和每个人的气味腺一样是一种隐私,他有没有灵魂伴侣这件事其他人也不会刻意打听。

  但这也不是说他没有谈过恋爱,他初中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那时又是大多数人灵魂印记出现的年纪,两人有段时间也以为身上会出现彼此的名字。但直到两人分手,武道第二性征分化,他身上都没有出现过一点痕迹。

  后来过了青春期,他觉得这辈子也不会出现灵魂伴侣印记了。直到他这一天被一只手推入轨道,真的结束了这辈子。

  但那一刻的痛没有实感。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他在他的初中教室里。

  他的朋友们围在他的身边,吵吵嚷嚷的。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快乐日子,那时他还没有分化成omega,他自己也时常说着要成为不良的梦想。

  分化似乎是一件决定命运的事,武道一开始不相信,直到分化后三个月一次必须服用抑制剂度过的发情期不速之客般出现在他的人生当中,毁了他那时的梦想。

  后来他的朋友们有什么活动也都刻意避开他。明明只要不在发情期,没有服用抑制剂,又戴着气味阻隔贴,他和没分化之前也没什么区别。但第二性别真真实实地让他和朋友们渐行渐远,直到最后孤身一人。

  “好啦,我们几个去就可以了,武道你今天不舒服对吧?没准是要分化了,还是好好去医务室待着比较好吧?”阿敦笑着对他说。

  “对啊,百分之三十的人会在分化这天得到灵魂印记,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天也不为过,武道,快去医务室等待你的‘命中注定’吧。”

  命运这种事武道已经认了,但是总不至于在死后,这人生走马灯一样的场景里,再次经历一次分化吧?这个日子被很多人认定为第二生日,而嘲讽的是武道却在这天莫名其妙地死去。

  他毫不在意地对朋友们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开教室,像记忆中的那样走向了医务室。

  和十二年后的这一天一样,他就像欠了谁似的下了这趟地狱,以为死亡就是解脱,结果不过是再次经历这份痛苦。

  “这走马灯也未免太真实了点……”第二性征分化的过程需要抑制剂的辅助,但是第一次接触抑制剂的身体会发出强烈的排斥反应,武道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才缓过来。

  他打开手机,壁纸是五个人的合影,他不禁感到怀念。

  倏地,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腾身而起,也不顾自己打抑制剂期间变得比平时虚弱的身体,他朝着平时他们翻墙出去的位置跑过去。

  因为今天,他的朋友们被一些不良袭击,并且从此之后过上了一段地狱般的生活,阿敦甚至进了监狱。他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虚拟,但是他已经经历了痛苦的分化期了,至少也要给他一个机会去救那些曾经重要的人吧?

  他戴上了医务室配备的新的气味阻隔带,在脖子上饶了一圈,像个项圈,很明显就是给气味浓郁的omega佩戴的,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翻墙出去,朝着地铁站奔跑,并暗自恳求厄运还没有降临在他的朋友们身上。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到达记忆中的地方时,他的朋友们正在被那些初三的的不良殴打。

  反正我已经死过了,他想。他咬牙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

  他挡在阿敦的面前,大声吼着“住手”,果不其然右脸挨了一拳。但随后对方的头目看到了武道脖子上的omega用的气味阻隔带,神色变得怪异。

  “啧,omega吗?这股奶香味,刚分化?哈?”

  武道没说话,只是目光坚定地看向对方。

  “算了算了,老子不打omega。”

  说罢,竟然直接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去,吵嚷着Alpha躲在Omega身后这件罕见事,刺耳的笑声渐行渐远。

  武道不敢置信,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转变,那些人没有纠缠自己的朋友,而这居然是因为他是个omega?!他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算因祸得福吧。

  在朋友们担忧的目光下,武道还是一个人回了家,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如果这一切是真实的,那么他已经可以去迎接未来逐渐单身一人的人生了。

  但当他洗澡时,惊喜像是上天给他的弥补般出现了。他发现右大腿内侧多出了一个印记,是一个名字,周围若隐若现盘旋着一条抽象的黑龙。

  武道瞪大双眼,他连忙用水把泡沫冲掉,只见黑龙如同守卫珍贵的财宝一样怒目圆睁,而那个名字也变得清晰可见。

  「乾青宗」。

  武道直直盯着这个名字,他上辈子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他有些精神恍惚,他在这一天之内不仅经历了橘日向的死讯,自己的死亡,又一次的分化,拯救同伴,甚至还得到了一个灵魂伴侣印记。

  这个第二生日还能过得再刺激一点吗?

  还真能。

  武道起身离开浴池路过镜子的时候,习惯性的一瞥,却瞥来了另一头黑龙盘旋在他的右肩膀处,这条黑龙则是咆哮状,同样圈着一个名字。

  「九井一」。

  武道不知道作何感想,只感到鼻子一阵酸涩。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当一个没有灵魂伴侣的omega孤独地死去之后,他不仅有了重来的机会,甚至有了两个命中注定的羁绊。

  

  2.

  黑龙正处于扩张时期,难免有些不长眼的走错地盘。

  乾青宗最近不知道收拾了多少这样的杂碎。反正最近他白色的制服上总是要染血,一片一片的,像是盛开的蔷薇,让他的背影更加渗人。

  空气中弥漫着混杂恐惧和愤怒的Alpha信息素的酸涩味道。

  “都,都是我的错!对不起!请饶了我吧!我们真的不知道这里是黑龙的地盘……”

  乾青宗黑色的短靴重重地踩踏着脚下蜷缩的身躯,丝毫没有降低力度的意思。

  “说的也是,毕竟我们「黑龙」不会像狗一样在地盘上撒尿。是吧?”

  乾侧头,用手上的水管轻轻敲击自己的斜方肌,一副思索的样子。

  身下的人听着没了动静,颤巍巍地睁开一只眼睛,却只见银色的水管从上空落下,破空般的声音几乎要在那一刻撕裂他的耳膜,他猛地护住自己的脑袋,但迟迟没有感受到痛苦。

  乾青宗只觉得大腿和脸颊一阵温热和刺痛,他不得不停止了攻击,轻轻捂住自己的脸,意识到可能是刚刚出现的灵魂印记,但他不确定脸上和大腿哪个是名字。

  他一瞬间没了教训人的想法,斜睇了一眼下方狼狈的身影,便转身走开了。

  “可可。”

  九井一正百般无聊地靠着一栋建筑物的墙壁发信息,经营他的业务,听到乾的声音他才舍得抬起头。

  随即他仿佛见了鬼似的,手机也差点掉在地上。

  乾的脸颊上有一朵纹身一样的蔷薇花印记,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流动的光辉。不过上面没有名字,应该是他的灵魂伴侣受伤共鸣到他身上的。

  “……新纹的?”

  乾眯了眯眼,九井一把后面那句“还挺好看的”咽了回去。

  “开玩笑的,知道名字了吗?”

  “不……打算回去再看。”

  “单看脸上的印记,应该是个挺可爱的omega。他脸受伤了?”他揶揄着。

  “大概是吧……”

  “不过等他遇到你以后,会被保护的好好的吧。”

  “……当然。”毕竟是一辈子都会被捆绑在一起的灵魂伴侣。乾心底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期待,甚至有种预感,他马上就能见到他。

  回到家后,他仔细观察了自己的灵魂印记,是一株山茶花,名字比印记要小一些,他轻轻摩挲上面的字。

  “花垣武道(はながき たけみち),”乾一字一顿地念出了每个假名,饶有兴趣地歪着头思索,随后点了点那块皮肤,“Omega,我的。”

  自那以后,乾总会刻意地让自己少受一些伤,并时刻留意着名字是花垣武道的Omega。同时,为了保护灵魂伴侣的健康隐私自己也戴上了口罩,可可还为此调侃他太古板。

  然而直到他脸上的印记消失,他也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也没有在和哪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再次体会那种灵魂共鸣的炙热。

  他变得有些不耐烦。又恰好正值易感期,体内的Alpha躁动不安,不断地咆哮着寻找它的Omega,寻觅他的气味,标记他占有他,把自己的东西拿去给他做最好的巢穴,陪伴他度过每个季度的发/情/期。——他交/配的本能几乎让他失控。

  他知道这是不打抑制剂的原因,但打了那玩意挥拳都出不了全力。

  直到有一次打架的时候,他的右臂被棒球棍击中,青紫了一片。

  他的情绪一瞬间如同火山喷发,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开始发动攻击的,他满脑子都是杀死面前这个垃圾,这个让自己的灵魂伴侣手臂上多出一块痕迹的垃圾。

  没有Omega会喜欢经常浑身是伤的Alpha,如果一个Omega身上经常出现印记,说明他的伴侣不够强大。想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可能会认为自己弱小,并且或许甚至会因为这个痕迹被周围人指指点点,他的Alpha就会难以抑制地挣脱理智的牢笼。

  他的大腿内侧一阵发热,让他找回一些冷静自持。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这是羁绊加深的标志。

  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驱使着他,他抓住那股温暖,念出了印记上的名字。

  「花垣武道…」他试着朝他的灵魂伴侣发出呼应,他不知道以他们之间的羁绊强度能不能成功。

  「诶?是乾君吗?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所以这就是属于他的Omega的声音,尽管充满担忧,依旧很动听,很好地抚平了他躁动不安的Alpha。

  「…在哪?」

  「诶?」

  「我的Omega,我的灵魂伴侣,在哪?」

  对方迟迟没有给他回应,但他这次变得有耐心了起来,他静静等待着回信,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回复他的。

  「……沟中,我在沟中上学。」

  终于……

  他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乾!冷静点!”九井一握住乾正在挥舞的手臂,乾抬头,喷溅的血液从水管顶端滴下,再朝下瞥去,刚才把他打伤的人看起来几乎奄奄一息,但乾确定他死不了。

  这一切在几秒钟之前都会让他享受到报复的快感,但他现在只觉得无趣。他放下手臂,扔掉水管,转身笑着对九井一说:“找到了。”

  “啊?”九井一看着乾还染血的脸上挂着的满足的笑容不禁感到诧异,他的眼里满是兴奋。

  “我听到我的灵魂伴侣了。”

  “我要去找他。”

  

  3.

  花垣武道今天看起来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他今天既没有用发胶,也没有穿灯笼裤,头发也染回黑色了,不仅如此,一身板板正正的校服也套在他身上,俨然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他今天不知道被多少人调侃分化后变性了,开始表现得像个Omega了,武道对这样的话一句都没理睬。他做任何改变都只是他想做,和他的第二性别毫无关联。

  而他最近改变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因为——他的(其中一个)灵魂伴侣要来见他,就在今天。

  尽管他们的羁绊强度异常地达到了一个这个年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高度,但是第一次见面,武道还是想给对方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他对初中自己的衣着和审美谈不上有好感,加上分化后由于荷尔蒙的原因那股争斗的情绪越来越少,他很早之前就失去了当不良的意愿。

  他对自己现在的形象非常满意,他想,如果是他的灵魂伴侣的话,至少应该不会讨厌?

  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出现的黑色印记,是几片类似鱼鳞的痕迹,几乎占据他半个手臂。所以他不得不在炎炎夏日穿上长袖的衣服。

  他真的很担心他的灵魂伴侣的健康状况,虽然对方已经跟他解释了是摔伤,但武道还是忍不住多想他会不会被不良缠上了之类的。

  虽然自己以前也是个不良啦,他吐槽。

  放学后,武道拔腿就往校园外跑,乾五分钟前就在短信上通知他到了。

  他的印记已经开始发烫,无形的手在推搡着他去他的灵魂伴侣身边,他的omega本能也在叫嚣着急切与不安,他需要灵魂伴侣的气味。

  武道不知道乾的第二性别,他从来没问过,但是相反地,乾一开始就似乎知道他是个omega。他希望对方是个气味好闻的beta,或者是一个温和一点的alpha。

  他刚刚踏出校门,热切的视线立刻聚焦在他身上,而他甚至不需要打量周围就知道视线来自哪里。红色的线连接着彼此的灵魂。

  他侧过身,一个单薄身影落入眼帘,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身边流动着,但没有一个人能阻碍到他们的对视。

  他显然是个Alpha,武道想,他能感知到对方朝他扑面而来的占有欲,如果乾没戴着气味阻隔贴,武道确信除了他自己,乾周围二十米都不会有人愿意靠近,Alpha的本能在宣示主权。

  武道本以为他会恐惧,恐惧这样的侵略性Alpha,恐惧他一直放在自己身上的阴鸷的眼神,而事实上,他的omega本能却由衷地感到兴奋与幸福,甚至对对方的占有欲感到满足。

  所以这就是拥有灵魂伴侣的感觉。

  武道总算明白当他发现自己拥有了灵魂伴侣时为什么会哭泣了。

  他真的将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于是他擦掉眼泪,步伐愈发加快,道路也愈发清晰。他的灵魂不会骗他。

——————

  乾青宗本来打算结束下午的集会后直接骑着摩托过来。然而可可指出他衣服上还有血迹,气味也因为特殊时期和平时不一样,有些酸涩,更是直说了omega会害怕他一身不良的行头和做派。

  这概率当然不是百分百,但想到omega有疏远他的可能性,他就把摩托丢给了可可,把特攻服外套脱了下来,还去药店买了临时抑制剂来避免易感期发生什么控制不住的意外。

  “你就带他去咖啡馆,总之是那些omega喜欢的地方。好看,安静,就完事了。”九井一一边发着短信一边讲。

  “你跟omega约会的经验之谈?”

  “我没约过会啊。”

  “……”

  但最终乾还是采纳了可可的建议,带着武道去了咖啡馆。

  他的灵魂伴侣的气味如同他身上的印记一样,是山茶花的香味,混杂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奶香,显然这是个刚分化不久的omega。

  他们一路上都很安静。倒不如说,乾一路都注意着武道,而心理年龄几乎是对方两倍的武道第一次被alpha这么看除了害羞也不知作何反应。

  乾注意到武道腺体上的气味阻隔贴是通用型的,不是omega专用的围着颈部一周的。

  咖啡馆的位置比较偏僻,尽管是放学的高峰期,屋内却也不算拥挤,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是武道先开的口。

  “那个……乾君,伤口没事吧?”

  乾的黑色T恤衬得他肤色白皙,手臂上的绷带也更加显眼。

  “没事,小伤。”

  此刻武道更加确认乾经常受伤了。

  担心担心担心担心担心我的灵魂伴侣受伤受伤受伤受伤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

  负面情绪在近距离的情况下几乎是同步传达给了乾。

  乾在omega默认下轻轻握住他的手,把安稳的平和的情绪连同信息素一起反馈回去。

  “真的没事。倒是你,脸怎么受伤了。”想起前段时间脸上的印记,乾感到一阵不快,算来那时武道差不多刚刚分化,正是脆弱的阶段。

  武道结结巴巴地把分化那天替朋友挨了一拳的事简单地和乾描述了一遍。

  “其实也和性别没什么关系……只是想保护他们。”他不自觉的地把目光放在乾的手臂上,“如果乾被欺负了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我也想保护你。”

  武道被握着的手瑟缩着退后,乾抓的更紧了些。

  “十几年前甚至现在,一些未被标记的omega只有两个选择,被标记和戴上腺体保护装置(项圈)。”

  武道倏地捂住了自己的腺体。

  “但是说实话我很高兴我的灵魂伴侣不是只有这两种选择。”

  在你被我标记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碰你。

  甚至不需要灵魂纽带,只要看着乾的眼底深处,那句话不必用言语表述。

  几个小时前,花垣武道讨厌自大、任性、信息素时常会因为争斗而变的刺鼻的Alpha,几秒钟前,花垣武道终于明白为什么omega会本能地崇拜强大的Alpha。

  除了荷尔蒙,还有就是这样的乾青宗,可真他妈的帅啊……

  那一刻,武道几乎忘记自己只见过这人这一次。人们都说灵魂伴侣大概率会对彼此一见钟情,武道曾经不信那个,直到他遇到了乾青宗。

  然而,该坦白的还是要坦白。

  “那个,乾君…”

  “嗯。”乾对武道的称呼不是很满意,但想到两人现在的关系还难以界定,就没多说什么。

  “其实我……有件事一定要和你说……”

  “嗯……其实我有两个灵魂伴侣。”

  话音未落,武道只感觉到乾青宗几乎要握断他的手,Alpha的力气都这么大吗?

  omegaomegaomega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灵魂伴侣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omega

  “……乾君,你是不是还在易感期?”

  “……”

  这就是默认了。武道想,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觉得能够理解他的细节行为,还是会感到不可思议。

  “那个……乾君,”武道眼神四处乱飘,他一点安抚易感期alpha的经验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把心底那点小心思抖出来,“我,我没见过我的另一个灵魂伴侣,我们之间也没有呼应和羁绊,我不敢确定我和他/她是否真的是值得托付灵魂的伴侣,但是……”

  “但是?”乾皱眉。

  “我对乾君你是我的灵魂伴侣或者说那…那个,未来的alpha之类的事情,并不讨厌……倒不如说……还挺有好感的……”

  乾思索良久没有发声,让武道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说的太主动了。

  过了近一分钟,武道快尴尬地要挣扎把手抽回来了,此时乾开口。

  “和我交往。”不管那家伙是谁,是什么性别,都不会有任何机会。

  “……诶?”武道愣住。

  “我接受你的保护。”我会一直保护你。

  “我会成为你的Alpha。”你会成为我的Omega。

  

  4.

  九井一在这一天有不少烦心事。

  先是队友工作时间摸鱼导致他没有办法像往常一样以唠嗑的形式解闷。

  “……所以说,我好像和你同一天出现了灵——乾,你在听我说话吗?”

  “没有。”

  “……你在给谁发短信?”

  “男朋友。”

  “……???”九井一深呼吸,“你的灵魂伴侣?”

  “嗯。”

  “你们不是昨天才见面吗?”

  “嗯。”

  “就算是灵魂伴侣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在九井一的余光中乾青宗退出了充斥大量表情符号的短信界面,在他合上手机之前九井一甚至模糊地看到了两个人的合影壁纸。

  这真的很不对劲,对方的态度完全不像是在和一个随时可能在打架的不良聊天,想到昨天乾也没穿特攻服,九井一冒出了个想法。

  “他知道你是黑龙的二把手吗?”

  “……”乾的眼神飘忽了一下。

  破案了,不良Alpha隐藏身份和初中生Omega谈恋爱是吧?这都是几年前就淘汰的校园恋爱小说情节才有的情节吧?

  想到自己挚友和他的灵魂伴侣可能像小说里一样经历决裂分手,和好,再分手,再和好这种曲折的爱情,他的面部表情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后来一整天乾青宗都装作不认识九井一。

——————

  九井一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如此看重灵魂伴侣这个概念。他从来都认为自己不需要灵魂伴侣。

  所以他也不理解乾对于灵魂伴侣的什么事都显得那么狂热。乾曾经也和他一样对灵魂伴侣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也不认为一定会和灵魂伴侣见到面或者以后一定会成为爱人之类的。

  和乾不一样,他的印记出现时他没有任何感觉。灼热感,刺痛感,瘙痒感通通都没有,它就那么平平无奇地降临在九井一的人生当中,招呼也不打,就擅自粘在他的肩膀上了。

  他不喜欢这种被命运安排的感觉。

  他问过乾,为什么会突然转变态度。当时乾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它出现的时候,那种渴望就悸动起来了。灵魂伴侣就是这样的吧。”

  所有其他人会有的欲望,冲动,对灵魂伴侣的遐想,生理本能压过理智的快感,他都没有。他也没有会遇到灵魂伴侣的那种命运般的信念。

  他一直以为是这样的。

  到了傍晚和乾分道扬镳后他也没回去,而是先去酒吧找了点生意做,受了点小伤,半夜才结束。回家的路上衣服内兜里满满登登地塞着几沓钱,一边还在手机上谈着明天的搞钱项目。

  “我草。”

  肩膀相撞后一个弧线划过,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九井一满脑子都是刚才快要谈好的条件,正要伸手去捡。

  “咚”一个拳头重重地落在脸上,九井一打了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

  此时也顾不得什么手机了。他的肌肉记忆咆哮着反击,他甚至没看清打自己的人是谁,对面有几个,他就直接一拳挥了过去。

  那是九井一挥过的最不痛快的拳头之一,因为对方是一个醉汉,落在对方脸上的拳头还没发尽全力对方就倒下了。

  昏睡过去的人看着像个高中生,躺在地上鼾声作响,九井一捡回手机后又上前踢了两脚,却也不见对方醒来能够接着挨他揍。

  “哪来的偷喝老爹酒被赶出家门的丧家犬……”

  “那个……你没事吧?”一个担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九井一回头看过去——是一个omega,由于刚挨了一拳视线有些模糊看不清他的脸,但他推测对方只戴着通用型气味阻隔贴,因为那股清新的山茶花的味道隔着五六米远都能闻到。

  “怎么?”在omega面前打打杀杀总归不太好,九井一把踩在醉汉身上的脚挪了下来。

  “什么怎么……受伤了吗?”Omega又朝他走进了些。

  九井一不反感他的靠近,特别是他的气味有一种神奇的蛊惑力,闻起来上瘾。

  “和你有什么关系?”九井一面色嘲讽,只当遇到了个多管闲事的,“omega大半夜的不在家待着出来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武道又走近了些,九井一这才看清omega的脸,他不禁愣住。

  “我刚要睡觉,但是被灵魂印记的灼热感弄醒了。你感觉不到吗?”

  Omega的脸上,就在他刚刚被打过的相同的位置,有一片龙鳞一样的印记。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硬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因为我的本能啊。”

  

  5.

  武道这一天身上出现了很多印记。他一开始也怀疑过乾是不是又受伤了瞒着他,但两人刚建立一天的关系也没到武道可以毫无顾忌地掀开对方衣服查探的地步,虽然乾倒是可能很高兴让他这么做。

  武道心想,如果他是个Alpha,他也乐的屁颠屁颠的。

  晚上,武道翻阅着两个人的短信记录,看着自己一连串的“好啊”“嗯嗯”“好的”“没问题”循环重复出现,对自己的说话水准有了新的认知。

  明明都快三十了怎么跟会跟比自己小十多岁的人都唠不明白……交往第一天,武道预见自己以后在这段关系中处于被动的局面了。

  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思来想去,给乾发了个晚安,被秒回后就安心的准备睡了。

  可惜今天注定不太平。

  先是肩膀一阵灼热,把刚刚入睡的他痛醒。他迷糊地张望了一会,久久才意识到,他的另一个没见过的灵魂伴侣就在附近。

  “怎么在这个时间……”

  武道匆忙换上衣服,顺着牵引的方向赶过去。

  半夜独自出门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只是想到他的灵魂伴侣可能会像乾那样焦急地寻找他,他还是鼓足勇气迈出家门。

  路上,灵魂伴侣不仅没有给他呼应,他的脸颊还冒出了印记,他便毫无顾忌地朝那个方向冲刺。

  然而一切都和武道想象的不一样。

  他的灵魂伴侣,一个Alpha,踩着一个已然倒在地上的人,身穿白色不良特攻服,说话也夹枪带棒。

  如果不是灵魂羁绊在作祟,武道真的会拔腿就跑。

  总之……尽管地上那人看起来岌岌可危,但是武道的第一句话是对灵魂伴侣的关心。

  和乾不一样,九井君给人的整体感观就是……并不待见他,就像是完全感受不到他们是灵魂伴侣似的。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硬要说为什么,那就是因为我的本能啊。”

  话音未落,九井一猛地握住他的肩膀,就在他的印记处。

  空气中尽是Alpha的红酒一样的信息素的味道,却给人一种如同汽油般的浓烈刺激,距离爆炸只差零星的火苗。

  武道不禁想要后退一步。

  “别动。”

  ……好的,你别发疯怎么都行。

  “真的会有感觉吗?”

  “……如果你不捏着可能也没有。”

  九井一也没收手,生怕他人一溜烟儿跑了似的。

  “……为什么不害怕?”

  这个人是初一生理课一点没听过是吗?!“灵魂伴侣不可能会伤害对方的。”为了让对方安心,武道尝试着做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话说你这气味阻隔贴和没贴一样……能收收这个信息素吗?我快上不来气了。”

  “我感觉不到。”

  “啊?”

  “我感觉不到你与我之间的关系。”

  “……不可能啊,我今天身上起码出现四个印记。”

  “哈?我今天就脸挨了一下。”

  “那也不可能是乾——”武道打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九井一听到这个名字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许吃惊,他刚要开口,一阵铃声从武道口袋传出来。

  武道手忙脚乱接了电话,九井一见状也松开了手,拉开了一距离,二人之间唯一他能感受到的联系也断了,

  被无条件地信赖,永不淡化的关怀,下意识的奔赴……这些被灵魂伴侣的本能所带来的馈赠,他都没有任何同感,但他不否认这种甜头让他有些许上瘾。尤其是面前的Omega,乖巧,甜美,好像永远都会向他伸出手似的。

  如果有一个人永远不会抛弃你,那就是你的灵魂伴侣。回忆中温柔的女声又一次回响起来。

  他想要。

  他想要同样地对待他的灵魂伴侣。

  如果他真的不能和对方一样,那么他们之间唯一能建立的联系就是……

  九井一眯着眼睛,目光稍许停留在武道盖着气味阻隔贴的腺体上。

  “……嗯,真的没事啦。抱歉,乾,这么晚了让你担心。”

  “话说你真的没受伤吗?”

  “啊…这样,那可能是我另一个灵魂伴侣的吧……”

  九井一听到后克制住了给乾打电话当面对质的冲动。

  “好的,晚安。”武道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

  “你有两个灵魂伴侣。”九井一言之凿凿。

  “……是的。”

  “……你和他的联系很强。”

  “应该算是吧……”

  “他不会做伤害你的事。”羁绊强的缺陷也在这里。

  “那你知不知道,我感受不到灵魂羁绊意味着什么?”他从容地笑了,凑到武道耳边,“我不会因为强制标记你而感到不安,omega。”

  瞧见omega被吓到的样子,九井一笑出了声。

  “开玩笑的。”但也是事实,说实话,如果对方另一个灵魂伴侣不是乾的话,他或许真的会这么做。今天就这样吧,也不掀他老底了。

  “花垣武道。”

  “还会见面的。”

  

  6.

  “我昨天见到我的灵魂伴侣了。”

  “……你什么时候有的印记?”

  “……你昨天是真的一点没听我讲话,和你同一天,同一天。”

  乾还在打字的手指僵在空中。

  “还挺可爱的,蓝色的眼睛,注视你的时候,确实会怦然心动。”

  “你在说——”

  “嗯,不过他的另一个灵魂伴侣有点太不小心了,让一个没戴气味阻隔装置的omega在半夜出门阻止另外两个Alpha打架……”他俯视着揪着他衣领的乾,“还是有点危险的吧。”

  “不要用那种方式谈论他,可可。”

  “你易感期过了吧,这算什么,Alpha的占有欲?”

  乾松开了手,沉默着。

  “你今天要见他对吧?”九井一一边整理衣领一边问道,“把我也带着呗。”

  “你不是见过他了么?”

  九井一抿了抿唇,然后小声说道,“……忘要联系方式了。不然你给我?”毕竟都说了“以后会见面的”那种话,总不能下一句就要联系方式吧。

  “……随便你。”

  说是见面,其实也就是武道想把遇见了另一个灵魂伴侣的事和乾当面说罢了,所以他真的没想到,两个人会一起出现,昨晚见到的那位还对乾勾肩搭背的,一副好哥俩的样子。

  “哟,又见面啦。”

  乾给了他一杵子。

  “……你们认识啊?”

  “……嗯。抱歉,武道。”

  “诶,怎么了?”

  “瞒着你我是不良这件事。”

  “啊……其实也多少猜到了。”倒不如说他自己也在有意无意瞒着这件事。

  一旁九井一听到后连忙插嘴,“所以你身上的印记起码一半是因为他那天打架的时候还想着你——”

  “可可!”又一杵子。

  “嘶,你是真不怕这个楚楚可怜的omega胸前再因为你多一块印记啊?”

  “……九井君,请不要用那个形容词来形容我。”

  九井一吐了吐舌头。

  “叫我可可我也不介意。”

  三人在咖啡厅一直坐到天黑,九井一大方地买了单。两人提出干脆开摩托送武道回去。

  “对对,如果你昨晚遇到的不是我会发生什么危险也不一定哦。”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出门啊。”

  “……”虽然武道只是陈述事实,但九井一还是觉得又一次被这个人打了直球,这个omega对别的alpha也这么天然吗?

  不知道是不是羁绊的原因,仅仅一个下午,武道和九井的熟络程度就仿佛认识了几年似的。

  摩托停在了对面的公园,正在乾和九井为了武道坐谁的摩托又开始了拌嘴的时候,武道突然跑到另一边去了。

  两人看过去,是几个初中生围着一个小学生抢劫。而他们的omega正正义凛然地朝那边过去,手里还拿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啤酒瓶。

  “砰”的一声,酒瓶的底部碎掉了,残渣在路灯的照射下熠熠闪烁。

  “你们这些小鬼,给我适可而止!”武道毫不犹豫地把尖端对准那些人。

  九井和乾茫然又惊讶地对视了一眼,也朝着那边跑过去。

  “不过就是个omega……”几人本被酒瓶吓到说不出话,见对方是个omega,便也嚣张了起来。但没过多久,两股强大的Alpha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冲向他们,顿时腿都软了。

  “你想怎么死?”乾径直走向那群人,九井则是接过了武道的酒瓶,查看他的手有没有受伤。

  几人迅速逃跑,嘴里也不停喊着道歉。乾本来还想追过去,但武道拉住了他的手。

  “好啦,本来也只是想吓唬他们一下……”他讪笑着。

  “一群还没分化的臭小鬼罢了。”

  “不过真的吓了一跳,你会做这种事……”九井一看着武道手上细小的伤口皱了皱眉,“太乱来了。”

  “啊…我以前也是个不良来着……”

  “完全看不出来。”

  “那是为了给乾留下一个好印象,就稍微换了下造型。”

  “以前什么样。”九井一好奇地问。

  “诶……金发……”

  “那不是超可爱的嘛,对吧,乾?”

  “……”乾小幅度点了点头。

  “染回来呗。”

  “再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