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琐事和日常(二)

Work Text:

#肠胃炎

如果金厉旭不是抽空问了一句最近忙不忙,他都不知道曺圭贤得了肠胃炎,应该说,又得了肠胃炎……

今年两人好在不都是忙到脚不沾地,金厉旭除开音乐剧,行程很少,基本上行程也就是两点一线。和曺圭贤一样,在音乐剧里不仅是表演一个角色,他总会沉浸其中,努力让自己和角色融合,再剥离。连着两场都不是他的场,他才稍微松一口气,可以适当的回归一下生活里的金厉旭,翻看手机消息的时候看到了好久没联系的头像,点开万年不变的备注“圭圭”聊天框之后,才问出来,某人正肠胃炎在吃粥……

又是夏天,又是这种时候……金厉旭叹了口气,想说见怪不怪。一起生活十几年,他能不知道曺圭贤是什么体质么,心疼顶着病跑行程的人,一向想做什么就做的他,也顾不上回复对话框里的流泪企鹅头就直接去菜市场买了食材跑宿舍了,毕竟以前就算李赫宰在宿舍也帮不上什么忙,那个只会煮拉面的家伙,煮面汤也会被曺圭贤嫌弃,现在宿舍又就只有他一个……似乎情况只有更糟

 

曺圭贤一觉醒来还是觉得食之无味,指的是白粥咸菜。看几个常看的美食油管主也还是提不起兴趣,发现金厉旭没有回他消息,就自己热热粥,勉强塞了几口,又吃了药,在药效起来之前直接睡了过去……醒来之后脑袋还是昏沉,去了厕所回来才闻到空气中隐约的汤面味。经纪人回来了?揉了一把睡得乱糟的头发,穿着睡衣就往厨房走,越是离得近那面汤的味道就越香,而且熟悉,勾的他肚子里的馋虫都醒了。哼着歌的音色也不会有差错。
“灵九你怎么在这里?”他的脑子转不过来,他知道金厉旭之前问他最近忙不忙,他发了流泪企鹅头说忙但吃不了好吃的……对面也是反应快的,立刻明白了他是又得肠胃炎了,但他没想到人会亲自来,还煮了面汤
“你说我怎么在这里?”金厉旭把汤勺一放,扭过头看着他,穿着蓝色睡衣的人影靠在门框上,顶着鸡窝头,个子高高却十分消瘦。他是想数落一顿为什么又肠胃炎了,再忙也要尽量吃新鲜的蔬果,不要吃油腻,辛辣或者隔夜的食物,少喝酒。话到嘴边才发现,他去年前年都说过……复读机是他自己,听进去不履行的是曺圭贤。
“我……我没想到你回来……”曺圭贤被问蒙了,按照流程面前这个系围裙的小厨娘,不,这个金厉旭应该数落他一边怎么又照顾不好自己,然后就是抱着金厉旭一顿顺毛带撒娇说下次注意,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反问句,他没有准备好的说辞,只能实事求是……
“但我想到了你会得肠胃炎……”金厉旭走过去抬手捏着人的鼻尖“我就知道……”
“下次……”
“你还想有下次……”
“不是不是……”今天金厉旭怎么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还是他睡得脑子不工作了……
“去坐着,我看你也没吃什么东西,喝点面汤……”金厉旭有点装凶的在曺圭贤腰上捏了一下,再推人一把,示意他去桌子旁边等着。
“你都知道啊……”曺圭贤再次噎住了,自己怎么在他面前跟透明人一样……
“肯定又没什么食欲,为了吃药吃两口就去睡觉了”金厉旭站在厨房背对着曺圭贤摇头晃脑,仿佛侦探梳理证据,井井有条。话音一落他就转身端着一小碗汤走过来“现在有点食欲没有?”

要说这个汤……
曺圭贤盯着碗里还飘着热气的清汤,便回想到第一回喝这碗汤的时候,那会儿组合还不稳定,宿舍里虽然有姨母做饭收拾,但是身体不好的他确实没有办法被特殊照顾。本来就瘦削的身材看着真的快只剩了骨头架子,偏偏肠胃炎来的急,他还没有自己的床,只能窝在帐篷里自己忍着。金厉旭是行程少的,宿舍稍微空一些的时候才发现了在角落蜷缩的圭。宿舍食材不多,他就煮了点手边有的好消化的食材,而面片是冰箱里剩的饺子皮,没有时间去好好做手擀面,但至少口感还好……
“你啊……”金厉旭看着脸颊都凹下去的小狼崽喝汤喝的狼吞虎咽,戳了戳他额头“怎么不说啊,不说我们怎么知道……慢点喝……吃药了吗?”
后来金厉旭才知道原来他本身就是肠胃不好的,后来车祸之后用药多了,刺激肠胃之后好像比以前更差了……金厉旭一面心疼小狼崽,一面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其他成员解释跟经纪人解释,只能默默照顾起他。以至于后来曺圭贤会闹着说要他做面汤喝。金厉旭说你不是会做饭了吗,曺圭贤说他自己做的没有那个味道……不是他耍赖,某个人做饭总会有他固定的味道,而他就是会想念的是金厉旭做的饭的味道……有些味道第一次吃就是刻在记忆里的……

“怎么呆住了?”金厉旭趴在桌子上看他“你不是最喜欢这个了吗,这都没有胃口?”他伸手摸摸曺圭贤的额头,没有发烧
“没有……”曺圭贤把贴着额头那手拿下来,捏捏纤细的腕骨“好像好久没喝了……”
金厉旭权当他身体不好连带情绪不好了“你去年不也喝过……还是我托经纪人送的,我都没有时间给你现场做……”
一小碗汤很快就见底了,金厉旭没想到他还是喝的那么快。“这么饿吗,你吃慢点啊……胃口哪里是这么快就好的……”嘟囔着又给他盛了一碗“你记得少喝酒吧……你有偏偏接了那个喝酒的节目……”
刚刚是谁决心不唠叨了,唠叨没用的……金厉旭表示不知道……但好在曺圭贤又是爱听的,默默地听着唠叨喝完了第二碗汤。

看着金厉旭像家政小精灵一样在厨房收拾着东西,曺圭贤就站在一旁看着,想到之前李赫宰提的烟火气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不休息在这里当监工啊?”金厉旭用手肘戳戳曺圭贤肚子
“没有,就是,想看看……”
金厉旭觉得今天的曺圭贤怪怪的,去年明明都没有这么粘,但他忘了,去年其实是没有时间粘。刷好最后一个碟子,刚把手套放在一边就被曺圭贤拉了过去,直接抱在怀里
“?!……”他抬头刚好碰到曺圭贤的鼻尖,乱糟糟的头发在吃饭期间被他梳理的软趴趴的点盖住眼睛,可偏偏这样近的距离之下,他能透过细细碎碎的发梢看到曺圭贤的那双眼睛,大约是生了病的缘故,那目光不是呆滞无力的,偏是很纯净又带着几分小孩子的撒娇和可爱……“这么粘人么”他抬手点点那高挺的鼻尖也不怕那纯净的目光看到他的心底。
“休息多久?”
“今天和明天”
“可以在宿舍陪我一天吗”
“好…”

曺圭贤睡着的时候,金厉旭还是默默拿起了剧本看,虽然已经不是音乐剧新人了,但面对每一个角色都是第一次演,即使演过两次的剧本也是一样的,压力和动力也是相辅相成的,一大本剧本抱在怀里感觉自己无端增重了几斤。他今天没有吃饭,打算断食一天,除了喝了两口给曺圭贤煮的汤之外……想到这个,他突然开始想为什么曺圭贤好像比以前粘人了这件事,站在他的角度,他没有刻意的和他保持什么距离,不过是都很忙没有时间罢了,可今天他看到一头乱毛的曺圭贤,就忍不住想到被主人遗弃的大金毛,又乖又委屈还不敢说,莫名跟当初那只狼崽重合了。什么嘛,明明就是曺圭贤他更忙,要说遗弃也是曺圭贤才开始遗弃的啊。金厉旭越想越钻牛角尖,最后忍不住捏捏曺圭贤的脸蛋……

然而这一捏还给曺圭贤捏醒了,金厉旭的手直接僵在空中。其实曺圭贤只是恰好醒了而已,转身就抱着身边人的腰当成玩偶一样蹭蹭。根本没有意识到金厉旭的手在哪里
“灵九……”
“嗯……嗯?”他轻轻回搂住怀里的人,这才发觉眼前的人真的很瘦,真的像是当初的小狼崽一样。摸得到骨骼的瘦。有点心疼的顶着人的额头蹭了蹭。
“不要走好不好……”
“走?去哪儿?”金厉旭愣了愣,这是在说梦话么,可他依旧乖顺的像一只大狗狗,发丝在床头橘色台灯的晕染下呈现着一种浅棕色……金厉旭盯着那发丝有些出神,自己还能去哪里呢……
“我也不会离开了……”前一句还有些没头没脑,后一句却直接戳中了他的心窝,连梦话都能心有灵犀吗,他的眼神也陡然温柔了下来,指尖轻轻梳理着他的发丝。曺圭贤抬起头,也碰了碰他的鼻尖,用掺杂着半醒和水雾的眸子看着金厉旭,随即吻了上去,只是轻轻的一吻,金厉旭没有惊讶,只是捧着脸颊再次认真的吻了回去
“我会经常回来的……只要圭圭希望……好不好”
“好……”
“没有想到圭圭这么依赖我”他调皮的笑了,捏捏曺圭贤的脸颊
“算是一种依赖吗”他轻轻把脸靠近金厉旭的颈窝,那里还残留的橘子味沐浴液的味道
“当然算”金厉旭低声回答道“圭圭要多依赖我才行……”
“还有……”
“嗯?”
“好好休息,要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