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赫海/圭雲/源聲)偏愛-番外-平安夜、聖善夜01

Work Text:

偏愛-番外-聖誕晚會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又到了,每到這個時節除了各個商家會卯足全力的推銷,也是各大家族舉辦聚會交流的好時機。

鐘雲站在始源的旁邊,不斷地跟不認識的人打著招呼,明明跟對方就不熟,點點頭、說一會兒話的那一種,他也倒覺得還好,最怕的是那種硬要套近乎的,要命的是這種場合中,以後者居多。

“爸爸…這裡好無聊,我想先跟圭賢他們先離開囉!”
鐘雲一向不喜歡參與這類的社交活動,一直維持著假笑,當真累的荒。

“那好吧…雲雲…雖然明天放假,你們也不要玩太瘋了。”
始源說完還寵溺的捏捏鐘雲的臉頰。

“等等我們還要討論一下事情,晚點才會回家喔。”

始源所說的我們是指他、希澈、正洙、神童及幾年前加入的曹父、李父,他們長年以獎學金、支助等名義在校園中建立了廣泛的人脈,而為了在人脈中挑選可用之人,他們會不定期舉行會議管控,分別分布在國安、外交、財政相關部門底下,這也就是為何人人都說崔、金兩家足以撼動國本的原因。

 

“知道了…你們也不要討論得太晚了。”鐘雲說完就拉著圭賢走出了會場,赫宰、東海則跟在了後面。

 

 

四個人其實也沒走遠,就是走去飯店樓上的lounge bar…
原本經理是幫他們安排包廂的,但因為鐘雲說今天是聖誕夜,想感受一下人群熱鬧的氣氛,才坐到外面的。

剛就座不久,鐘雲跟東海就離席先去化妝室整理一下,回來的時候在不遠處就看到兩個女生站在他們那一桌,其中一個拿著酒杯像看著好戲般的站著,另一個跪在圭賢前面,雙手拿著毛巾像鹹豬手一樣地在他身上胡亂擦拭。

鐘雲拉著東海快步走回去,站在後面才聽到那個女生在唸著。
“不好意思,弄髒你的衣服了,我會幫你處理的…”

鐘雲伸手將那個女生扶了起來,拉著她往後退了好幾步,自己則俯身向前一邊幫圭賢解著鈕扣、一邊碎念。
“你怎麼也不知道要閃呢…”
說完就把圭賢身上的襯衫給脫了下來,用襯衫把圭賢身上濕掉的部分給擦拭乾淨。

還不忘轉頭瞪著坐在對面的赫宰。
“還有你…不攔一下的嗎?”

赫宰被鐘雲這麼一瞪,渾身抖了一下,伸手把東海拉過來坐在了他腿上。
“剛要起身,你們就回來了啊!”

鐘雲把襯衫丟在地上,看著站在他後方的女生淡淡地開口,口氣平緩卻威壓十足。
“處理?我想知道妳想怎麼處理?”

“我…我可以…拿去乾洗…再還給你…”
女生蹲下去把襯衫撿了起來,短短的一句話還因鐘雲的威壓,要分成好幾段才說得完。

“還?妳知道他是誰嗎?
妳什麼都不知道,是要還給誰?”
鐘雲邊說邊用手指了指圭賢。

“我會還的,只要你留下聯繫方式的話…”

“喔…原來是這樣啊,這就是妳們搭訕的手法啊…
呵呵…真的很不怎麼樣耶…”

“我…”
女生因心思被鐘雲說中,臉色被激的一陣青一陣白,無法回應。

“我什麼我啊…給妳們一個建議,回去先提升一下自己的手法跟眼光,不要再不長眼,挑到這種有伴的…”
鐘雲說完,轉身就面對面跨坐在圭賢腿上,雙手環住圭賢的後頸吻了上去。
圭賢也立刻回應著鐘雲的索吻,兩人的吻還帶著些啃咬的意味,口中的津液都攪弄在一塊了,圭賢甚至還用他那修長的手指捉著鐘雲敏感的紅櫻揉搓玩弄。

“唔嗯…癢…”
話語是從兩人緊連的雙唇旁逸斜出的。

兩個女生站在後面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腳下像是被磁鐵吸住一樣,無法動彈。

“妳們還不走…是想繼續看嗎?”
東海出聲提醒眼前的人,是該默默退場的時候了,手還邊撫弄著赫宰環在他腰際上的手臂。

“你們親夠了嗎?垃圾小情侶…
我們在這有訂一間房,你們要不要先上去洗一洗?”

“呿…我可不想被你說是垃圾小情侶咧!”
鐘雲從圭賢身上下來,拿起一旁的黑色毛呢中長大衣幫圭賢穿上,釦子一顆顆扣好扣滿,生怕圭賢被別人人看光似的。

四個人走過經理身邊的時候,東海還請他幫忙準備一件新的襯衫,讓人直接拿到他們的房間就好了,飯店本身設有精品店,找一件襯衫也不是什麼難事,經理也就應允下來了。

四人坐在房間等襯衫送上來的時間,鐘雲隨口說起那天發生的事。
其實,鐘雲也不是真的想斷了常揚的後路,只是一時氣不過,跟始源耍耍小孩脾氣罷了,仔細想想他也覺得說人家拿兩包餅乾來賄賂很好笑,這是在降低常揚還是崔氏啊?

說著說著衣服也送上來了。

“圭賢,衣服拿著,你先去洗一洗吧,都是酒味。”

“雲雲…你來幫我洗吧”
圭賢一把拉過鐘雲就往浴室走了過去。

 

在圭賢、鐘雲關上浴室的一瞬間,赫宰就把東海帶往床邊,把他推倒在床上,再欺身上前。

“他們還在耶,你現在就要嗎?”
東海往後退了些,用手臂撐起自己的身體。

“他們在不在有差嗎,又不是沒看過…我們都一起做過了…”

 

他們四個的確一起做過,在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

那一天,因為東海身體不舒服,所以不能跟同學一起繼續接下來的行程,赫宰就說要留在飯店照顧他,鐘雲也因放心不下東海的狀況,而拉著圭賢一起留下來。

東海那天不舒服的原因,也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所以早上才會頭暈不已,也是因為頭暈的關係才想吐的,帶隊的老師以為是感冒,本想著先帶東海去看醫生,因東海堅持不去而作罷。

東海不敢說的是:難道醫生待會問我為什麼睡不好的時候,我是要說自己是因為被雙胞胎哥哥壓著做了兩晚才沒睡好的嗎?

當東海睡飽一醒來,簡直精神到不能再精神了,四人先在飯店的餐廳吃了一點東西就回房間,飽暖思淫慾這句話誠不欺人,在飯店無事可做的四人,反而情慾高漲,自然而然地一發不可收拾。

 

“可是…”
東海剛剛張嘴,就被赫宰的嘴唇含住了,親吻顯得有些急切,東海嗚咽了兩聲,赫宰用一隻手抓住東海的雙手抵在他頭頂上,一隻手用力一扯把襯衫撕開。

“可是什麼…海海也很想要我吧…”
赫宰將舌頭霸道地鑽進了東海口腔,東海也讓自己放鬆下來回應著熱吻,兩人越吻越深,濕滑軟膩的舌頭相互糾纏,舔舐著對方的牙齒、上顎,用力吮吸,交換津液。

長長一吻的間歇,四唇分開,東海粗喘著氣,赫宰一口含住紅櫻吮吸,東海的身體一下就軟下來,他雙腿夾住赫宰的腰,急不可耐地隔著褲子跟赫宰的下身互相廝磨。

“嗯…啊…赫宰這裡也要…”
東海不滿只有一邊被服侍,扭動著身軀將另一邊也送到赫宰眼前。

赫宰對送上的紅櫻又吸又舔,發出濕答答的口水聲,順著乳尖一路往下,口水在東海的肉體上劃過一條長線,到肚臍眼的時候,還伸出舌尖探到那個洞眼裡舔。

“嗯哈…啊…再給我多一點…”
東海被舔得渾身發軟,下體發癢,兩腿夾著赫宰不停地往上蹭,想要獲得更大的快感,紅潤的嘴唇發出呢喃的呻吟聲。

赫宰將東海的褲子褪下,舔著他的胯部,順著陰毛舔到性器,仿佛十分喜愛似的,在柱身上用力地用舌頭舔弄了好幾下,惹得性器更加膨脹,頂端不斷擠出透明的黏液。

兩手揉著東海的臀肉,用力掰開貼合在一起將穴口隱藏的臀瓣,暴露出來的穴口正饑渴地收縮著,好似再等待戀人的插入。

赫宰倒了一些潤滑液在手上,試探性地將一隻手指插入東海的後穴,弓起手指在後穴裡,不段變換角度擴張著。
“嗯啊…哈…”東海喘著氣,這期間赫宰又插入了一根,兩根手指在後穴像是剪刀一樣,合起後又大力的撐開,漸漸的赫宰已經插了三根手指,同時還不忘伺弄著東海的性器。

“啊啊…赫宰…好舒服…這裡…”
東海抱著赫宰腦袋,來獲得更大刺激,爽到生理眼淚不飆出,迷人的呻吟根本停不下來。

赫宰知道這是東海快要高潮的信號,加快了手指在後穴抽插的速度,也把嘴裡弄成真空上下套弄著東海的性器。

“啊啊啊……要去了…”隨著一聲尖銳的音節,東海一股股地將精液全都射在了赫宰的嘴裡。

東海還在享受高潮的餘韻時,眼神迷離地看著赫宰,在東海的注視之下,赫宰把精液全數吞下,還伸出舌頭舔了一圈噴濺在外面的。

“海海…你舒服了…接下來換你讓我舒服了…”
赫宰起身將礙事地褲子脫掉,跪在床上邊解衣服的紐扣,東海爬了過去,張口含住了赫宰的紅櫻,用舌尖在乳暈上打圈,一隻手撐著自己,一隻手套弄著赫宰的性器。

“唔…海海你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雖然不解赫宰為何讓他坐在椅子上,東海還是乖乖的坐了過去,接著赫宰在床頭櫃拿出乳夾,還不是普通的,是震動的乳夾,下面還連接著按摩棒。

“海海…乖…把腳放上來…張開…對…放鬆…”
赫宰坐在床沿引導著東海將腳放在椅面上,打到最開形成漂亮的M字型,小心的用乳夾夾住東海的紅櫻,打開了開關,在按摩棒上淋了一些潤滑液,然後在東海的身體上巡梭著。

“啊啊…赫宰…給我…”
東海因止不住的情慾而開始扭動腰肢,讓赫宰把按摩棒插入他的後穴。

“海海的後穴好濕喔…這麼想要嗎…”
赫宰在將按摩棒瞬間塞進東海的後穴後,惹得東海嬌喘不斷。

之後更是抓著他的腳澆上了大量地潤滑液,讓他踩著自己的性器,赫宰用雙手撐著自己,就這樣看著東海用著搓揉著自己的性器。
“就是這樣…海海…用腳讓我舒服…”

赫宰有一個很奇怪地性癖,就是他很喜歡東海的腳,每次做愛都會先用東海的腳先發洩一次,平常看著東海光著腳也可以硬起來。

“對…海海就是這樣…”
赫宰特別喜歡東海用腳趾在他性器繞圈。

赫宰此時突然把震動開到最大,他知道這是赫宰快要高潮地信號,於是用腳掌貼著性器加快摩擦,甚至加了一點力道輕踩著,赫宰就這樣被踩著射在了東海的腳上,東海也因為乳夾、按摩棒帶來的快感又高潮了一次。

等兩人都適應了不應期後,赫宰將東海轉過身去,讓他趴在椅子上,用才剛發洩不久還有點疲軟地性器在東海的股縫裡摩擦。

“嗯啊…….赫宰…”
東海在摩擦中感覺到赫宰逐漸變硬的性器,就被赫宰突如其來地插入後穴,因受到驚嚇後穴不自主地緊縮。

“海海…放鬆…要被你夾斷了…”
赫宰邊說還邊拍著東海渾圓的屁股。

“還不都…啊…是因為…嗯…你突然插…哈…進來…”
東海回頭用哀怨的眼神看著赫宰,嘴裡抱怨的話因後穴被用力的頂弄而斷成了好幾個音節。

“看來是我不夠用力啊…讓海海不夠舒服…還有餘力回嘴…”
赫宰抿著唇,面上現出一點狠色,抓著東海的胯用力衝撞,發出激烈的啪啪聲。

“啊啊…太快了…不要了…啊啊…”
東海發出短小的悶哼聲,隨即被赫宰又快又猛的抽插給幹得失了神,被頂得話都說不完整了,下體又酸又漲,每一次都頂到最深處,刮到敏感點的時候渾身像過了電一樣,爽得他簡直快要翻白眼。

“海海…在胡說什麼…你明明就很有感覺…我要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