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登受段子向

Work Text:

I

「呂爵安塊面凹晒啦...」

「佢明明呢排有加操條腰都仲係咁幼...」

「登仔究竟有冇食過飽飯架!」

確實,2021下半年的呂爵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日漸消瘦。

爵屎們都紛紛心疼不已,直斥無良雇主只知壓榨藝人,完全沒有給予自家偶像充分的休息時間,讓他累得不似人型。

事實上,只有呂爵安自己知道,自己真的快要「餓」死了。

自打大叔的愛煞科後沒多久,呂爵安魅魔的身份就在一次機緣巧合下被他的隊友兼食品供應商──或者說炮友──盧瀚霆給發現了,然後他不知道發什麼瘋,扯著呂爵安那條末部呈愛心的尾巴一頓亂操,能想像到的花樣都被逼玩了個遍。而接下來的結果就是長達兩週的愛慾牢籠,嚇得呂爵安顧不上會否被評為魅魔失格,有意地避著盧瀚霆,不讓自己有跟他獨處的機會,實行把鴕鳥心態貫徹到底。

屌癡線架!仔死精還在,生命不可再。我先唔想做魅魔史上第一個比男人屌死嘅魅魔呀!呂爵安如此說服著自己。

雖說失去了個優(瘋)質(癲)的碼頭,但身在百花齊放的娛樂圈的好處就是完全不愁找不到高質食材,所以呂爵安很快就開始著手找下一個對象。

那麼應該選誰好呢?

姜濤?A0仔怕怕醜醜咁應該幾好味,但係諗起上一個都係隊友嘅...嗚...唔得唔得!

Stanley?副計係掂嘅,但係我做魅魔都係有職業操守嘅,唔可以對唔住J先生,所以...pass!

J...Jeffrey?呢個掂!樣有大隻有怕醜有,仲iswim膠戰日對夜對,得米都易啲呀,就佢啦!

呂爵安選好目標便馬上發動攻勢,兩三下就迅速攻陷魏浚笙這個優質荀盤。但是出乎意料的,魏浚笙明明不是A0,卻意外地純情得很。

比如明明有相當的力量,卻總是溫柔以待,忍住了小魅魔想要更粗暴的誘惑;又比如每次做愛都必須戴套,明明已經忍無可忍也不願意無套,只讓呂爵安夾緊雙腿跪趴著,碩大的性器在大腿根部磨蹭,做到最後也沒有讓他的後穴吃到一滴精液。

雖然親吻時的體液互換也可以供給魅魔所需的營養,但據呂爵安供稱:哥啲啲攝牙罅都唔夠啦!因此便造成了現在呂爵安被外界人認為累得不成人形的狀況。

II

咩料啊?邊有男人唔鍾意唔用套架?!!想食餐飽飯姐,都咁難...

呂爵安越想越氣,委屈巴巴地一把拿過放在床頭的那串安全套,扁著嘴紅著眼實施著自己的偷食計劃──用針在套的正中央戳上一個洞。

呂爵安也不是不想找其他人,但是他的收集癖一直在作祟,自己還沒嘗過魏浚笙的味道就輕易放棄的話還算什麼魅魔?

所以他無時無刻都在找機會,私下的親昵舉動越發大膽,甚至在公眾場合也會對他摟抱、貼臉、乃至親吻。

暗示、誘惑、激怒。

我就唔信食唔到你!

III

就在膠戰製作組把今天要錄製的流程發放給呂爵安時,他就知道機會來了。

其中一個環節是兩兩對壘,一組負責拍開地上的燈,另一組則負責關燈,剛好呂爵安就對上魏浚笙,而他也知道以魏浚笙那份與他的相貌成正比的勝負慾絕對會優先防住獲勝機會大的呂爵安。

一開始肥腸仍能限制對手的行動,但魏浚笙不用多久便一轉攻勢,在隊友岑珈其的協助下甩開肥腸的掣肘,從後把呂爵安鉗制著,就著體型差距讓他一整個人都陷入自己的懷裡。而呂爵安也裝模作樣地在掙扎了幾下,換來的是更牢固的禁錮。

即使知道呂爵安在自己懷裡的扭動不過是做做樣子,還是加大環抱著他的力道,但遊戲本就容易令人忘形,魏浚笙一不小心就用力過猛,把懷裡的人箍得透不過氣。

可怕的是呂爵安居然在被禁錮的窒息感中獲得了快感,甚至下腹淫紋的位置也泛起微弱的熱力。但他似乎並不滿足,還試圖扭動自己的屁股,在感受到一根硬物頂在自己股間後才心滿意足地停下來。

最後一回合是單對單的對決,不知是湊巧還是有意為之,魏浚笙對上的仍然是呂爵安,而呂爵安似乎也不在意輸贏了,一上來就推倒對方,在對方站起來重整旗鼓的時候捉住魏浚笙就是一頓猛親,完全沒在顧是否還在錄影,搞得魏浚笙面紅耳赤。另一方面,節目組也以節目效果爆燈為由,沒有停止呂爵安單方面的「欺凌」。

IV

結束拍攝後的化妝間不知不覺就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幾個工作人員,以及完全沒有人留意到的角落裡的呂爵安和與他對峙的魏浚笙。

「Edan,你係咪真係想我屌死你姐?」

呂爵安好笑地看著眼前這個耳朵通紅卻在強裝鎮定威脅自己的人,伸手撫上他線條分明的腹肌,

「咁要睇你有冇本事啦,細・佬。」

不知道今晚的小魅魔能否飽餐一頓呢?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