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境

Work Text:

1
这是做为超光战士最后的战斗了,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战斗。到此为止,除了自己的生命,凉村晓已经一无所有。
他跌倒在地,脸颊陷进粗粝的沙土中,鼻息间是硝烟的味道。燃烧的赤焰与浓厚黑烟遮住了天空,抬眼时再不见光芒。
人类已经输了啊,速水,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用再战斗了?晓的身体伤痕累累,疼痛撕扯着他的每一寸皮肤,沉重的四肢拽着意识不断下沉。好累啊,这次终于可以一直睡下去了对吗?在晓迷糊的视线中,有一株焦土之上的野花,他拼尽仅剩的力气想去触碰它,最后手还是无力地垂了下去。他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力气去睁开。
速水,梦中的世界我们再会吧。这一次,我的梦是不是不会再醒来?

2
“山齐里奥,没想到他还活着,还真是命大。”
绘里扯着晓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后者皱着眉头,却毫无苏醒的痕迹,但胸口微弱的起伏显示他还活着。绘里松开手任由晓摔回尘土中,她站起身,理了理手中的鞭子。
“好歹也做了这么久的朋友,那就由我来送他最后一程好了。”
闪着电光的鞭子袭向趴在地上的晓,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缠在了赞达的手臂上,暗黑将军阻止了绘里的攻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山齐里奥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没有威胁了。”
“难道你想放过他?可真仁慈啊。”
绘里收回鞭子一圈圈绕到自己的手臂上,笑得意味不明。赞达没有回答,他蹲下身将晓翻转过来,掐住晓被灰尘弄脏的脸左右看了看。
“让他活着,亲眼看看他想守护的世界被我们占据后的样子,不也很有趣吗?”
“到时候,山齐里奥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3
速水闯进侦探事务所时,晓正坐在沙发前整理凌乱的棋盘,认真地把棋子一个个归位。速水气鼓鼓地大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他摆放棋子的手,宽大的手掌轻松地握住了他细瘦的手腕。
“晓!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如你所见,我在下棋,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一局呢速水?”晓仰头挑挑眉,嘻笑着收回自己的手,将另一只手递给速水,黑色的国王正躺在他的掌心。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听朱美说你这几天一直在外面鬼混,甚至连委托都给推了,你别忘了,你可还有一大笔贷款要还!”
“我也不想啊,可我怎么能拒绝美丽的小姐们的邀请呢,如果是速水你也做不到吧。”
晓嘟着嘴露出委屈的神情,握紧那枚棋子,缩回到沙发里。
“好像是这样也没错……不对,你不要转移话题啊,再不好好工作,下次我也不借钱给你了。”
“安心了,大不了下次约会我带你一起去。”
“我才不要!算了,我干嘛要在这里管你。”
看着漫不津心的晓,速水气冲冲地转身打算离开,衣角却被一个微弱的力道拉住。他回过头,对上了仰着头眼巴巴望着他的晓。
“留下来好不好,速水,陪我下下棋就行,或者别的什么也都可以。”
晓的眼睛带着祈求,速水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疲惫,还有他轻浮的外表下难得的脆弱。速水叹了口气,心软地坐回到沙发上。而晓松开他的衣角,抱膝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你有多久没睡觉了?”
“也没多久……只不过是睡不着而已……”
“是因为你之前说过的那个梦吗?”
晓没有出声,速水知道他是默认了。
“速水,你说我们这个世界会不会真的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就消失了。”
“怎么会……这么深奥的问题,可不像是你会去考虑的……”
速水想安慰晓,可干巴巴的话语在他看到晓目光后堵在了口中。晓动了起来,他用手撑着沙发膝行到速水面前,眼睛直直望进速水的眼中,在晓的眼睛里有着速水看不懂的情绪。
“我不知道,但在我梦中的世界里,黑暗彻底占据天空,废墟里满是哭声。唯有我还活着,可我却希望自己能像你们一样死去。简直就像真的一样,真是糟糕啊……”晓发出了一声轻笑,“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你们明明都还好好活着。”
“晓……”
速水的话没能说出口,因为晓吻了他,消瘦的身体紧紧环住他,用力地亲吻着,像是抓住湍急河流里的一块浮木。这个吻结束后,晓的额头抵在速水的额头上,久久不肯松开怀抱。
“反应可真迟钝啊速水,抱起来也不舒服,但也还不错呢……”
“那就再多抱一会儿吧,一会儿就好……”
“好困啊,可我不想睡……不能睡……”
晓的呢喃声越来越小,他睡在了速水的怀里。他的手掌松开,黑色的棋子从手心滑落。

4
“你终于醒了啊,山齐里奥。”
红色的怪人干部站在床边问候着,而床上的人并没有理睬他,只是自顾自地盯着室内唯一一盏灯。那盏灯并不明亮,但它是这个黑暗世界里仅剩的色彩。
“你最近睡觉的时间好像越来越长了,你做为战士的时候也这么爱睡觉吗?”
“在你睡着的时候, 我又攻破了一个你们人类反抗军的据点。他们比起你,简直不堪一击。”
赞达坐到了床边,一边抚弄着晓的头发一边不停地说着,似乎对这种单方面的对话乐在其中。晓只是听着,没有任何回答。
暗黑将军想告诉他的话说完了,耐心的伪装慢慢褪去,坚硬的外骨骼附着的手指掐住晓的脖子,强迫他把注意力集中过来。
超光战士山齐里奥,赞达的曾经宿敌,现在是他的战俘。赞达记得他初次见到超光战士的场景,那个闪耀着令人讨厌的光芒的战士骑着机车闯了进战场,让他第一次尝试到了失败的耻辱。他发誓,他一定要亲手击败超光战士。
就像现在这样……山齐里奥躺在囚室的床上,对加注在他身上的侵害,毫无能力反抗。 赞达靠近过去咬住晓的唇,伸出舌头深入他的口腔搅动,同时汲取着他身体里的拉姆。从一开始就毫无反应的晓突然挣扎起来,用力推搡着暗黑族锐利的肩甲,却被对方轻松地压制回去。随着拉姆的渐渐流失,他的反抗也渐渐衰弱下来,手脱力地被按到床单上。
赞达满意地暂时放过他的猎物,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晓。他不算了解人类,但他知道,超光战士的相貌在人类中是称得上具有吸引力的那种。绘里曾说过,凉村晓在人类中很受欢迎。对于赞达来说,超光战士同样具有吸引力。他喜欢山齐里奥细瘦的手腕,修长的双腿,满含骄傲与坚持的眼睛,以及明明很抗拒却又无处可逃,被侵犯到高潮的样子。山齐里奥的身体,和他的拉姆一样,都是最美味的食物。
赞达撕扯开他的衣服,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他,唯一的光源下他的眼睛闪着水光。在快感之余,赞达还想到了身为战士在战场上战斗的山齐里奥。下一次给他一个机会战斗吧,打败超光战士,再侵犯战士形态下的他,貌似会更有趣啊。
超光战士,你永远都无法逃离,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5
晓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他突然坐起来的动作也吓到了在一旁守着他睡觉的速水。
“晓,你又做噩梦了吗?”
晓抱着身上的毯子,神情有些怪异地点点头,随后翻身起来冲到水池边,用水大力地洗着脸和双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他盯着毛巾出了会儿神,然后利落地把毛巾一扔,换上了笑脸,一把搭住神情担忧的速水的肩膀。
“速水,我们去吃香蕉巴菲吧,早上是最适合吃香蕉巴菲的时候。”
“早上怎么可能适合吃这种东西啊!”
“是吗?没关系我请客就是了,我昨天刚收到一笔委托费哦,快走吧。”
晓一边穿着黑色马甲,一边冲速水眨眨眼睛,还不忘抽出手拍拍速水的胸膛。
“喂,有钱就应该先还贷款啊,不要再让那两位银行职员为难啊。”
“我知道,我知道,”晓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随口应付着速水,他对镜子里自己的相貌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溜达着离开了事务所。速水为晓一贯轻浮的态度叹气,心头又浮起对他近况的担忧。那晚之后的晓看似恢复到与往常无二的状态,可实际上,速水能感觉到,晓依旧对那些梦感到恐惧。确切说,是对梦中的世界感到恐惧,这种恐惧被他压在心里,也在他的心里日益加深。
口袋中的通讯器响起,打断了速水的忧虑,绘里传来消息,又有暗黑族出现了。速水赶忙追上晓,与他一同赶往绘里给出的地点。
身为超光战士的晓强大且骄傲,他总能在战场保持着自己的战斗风格。但今天超光战士的状态很不对劲,他挥舞着剑不余余力地攻击着对面的暗黑族干部,似在发泄着什么。红色的暗黑族干部并没有选择和他缠斗,看准机会远离战斗,果断地抽身离开。
晓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解除了变身,超光头盔戴在他的脸上。他抬手取下头盔,用手抚摸着黑色目镜,低头不知在思考什么。速水站在他身后,看向那道单薄的背影。
“速水!”
“嗯?”
晓扬起头,眯起眼看着阳光,光辉洒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
“我们一定会赢的,我可是被选中的战士,我不会让他们赢的,绝对不会。”

6
被囚禁在这里有多久了?
在永恒的黑暗里,时间早已失去意义。晓又从梦里醒来了,梦里的那个世界阳光灿烂,而醒来只有彻骨的寒意。唯一值得庆幸的,至少今天没有人来打扰他。
晓试着动了动,被过度吸食拉姆的身体很乏力,皮肤上层层叠叠的痕迹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黑。他蜷起双腿,背靠着墙壁,盯着灯光出神。门锁传来响动,晓的身体本能地颤抖一下,他警惕看向门,像一只被威胁着的猫。
门后的人不是赞达,而是一个晓从未见过的人类。那人快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欣喜。
“你是凉村晓吗?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是什么人?”
“我是人类反抗军的人,我们知道超光战士还活着,一直以来都在尝试营救你。”
“反抗军?”
“没错,这个给你,我现在要带你出去,我们逃出这里再详细说。”
那人递给晓的东西是他的超光头盔,有了这个他就可以再次成为超光战士。晓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否真的值得信任,但他只能赌一次,这可能是唯一逃离这里的机会了。
他早已一无所有,也不怕再失去什么了。
晓和那名反抗军一同离开,他们一路上避开各种守卫,有惊无险地到了最接近出口的地方。虽然有些体力不支,但对逃离的渴望使晓坚持了下来。
在出口处,赞达出现拦住了他。
“山齐里奥来和我战斗吧,如果你赢了我,你就可以离开这里。”
“你知道会有人来救我!”
“是这样,我们早就发现了反抗军的计划,我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反抗军为了救你,也算是不择手段了。这次的行动,他们可是牺牲了不少人。”
“山齐里奥,不想让他们白死的话就战斗吧!”
没有选择了……晓久违地戴上了超光头盔,超光战士战甲闪耀的光短暂地照亮了黑暗。这场战斗并不公平,从一开始就是暗黑族用他来取乐的游戏。他被戏耍着,攻击无数次被躲开,赞达并没有想回击他,只是在消耗他为数不多的体力。战斗的最后,超光战士被束缚住四肢抵在了墙壁上。红色的暗黑族用手抚摸过超光战士透明的外甲,伸进战甲的缝隙触碰他被保护着的内里,一路滑到他想找寻的地方。
那位前来营救超光战士的人类反抗军,被暗黑族士兵压着站在原地,欣赏着这场表演。赞达的后背挡住了大半的风光,他能看见的只有超光战士攀在对方肩甲上的手臂,以及环在腰间随着撞击颤抖的小腿。即使闭上眼睛,也会听到压抑的呜咽声和淫靡的水声。赞达中途停了下来,靠在超光战士耳边说了什么,换来他小幅度的挣扎,很快又被压制了下去。
……
“山齐里奥,把你当成救世主的人正在看着这里哦……”

7
凉村晓抗拒着他的梦境,抗拒着梦里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而另一个凉村晓渴求着梦境,渴求着梦里他再难追回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