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舟同人】大卫

Work Text:

  电话响起的时候顾沉舟正在舔贺海楼乳头边挂着的几滴半透明液体,他的身体上好似麦田樱落和霜雪无理又巧妙地在夜里融合。

  贺海楼刚被弄射,身上每一个细小的毛孔都在舒展地往外冒着热气,春风一样把附着在皮肤上的汗毛荡漾出一阵麻酥酥的绵软。顾沉舟堵了他很久,起初用拇指堵着,后来用舌头压住,再后来扯过丢在地上的领带捆住精液上涌的通道。折磨够了才把束缚撤去,他看着贺海楼紧绷地释放,又很快放松地瘫开,连顾沉舟都顾不上搭理,闭着眼自己喘气回味。

  “你怎么这么无情?”顾沉舟和贺海楼手掌贴着手掌,咬了一口贺海楼的下巴,几根没理干净的胡茬扎到了他的舌尖。

  贺海楼睁眼,看着顾沉舟笑,眼尾弯弯的,眼里润出水光,他还是不说话,动了动脑袋让顾沉舟吻他。顾沉舟把他的口舌弄得沙哑干涩,一出声都能冒出火星来。

  “给我喝口水。”他咬着顾沉舟口齿不清地提了要求,顾沉舟不答应,低头舔他身上胶黏的液体,说都是我和你的营养物质,不要浪费,先喝这个。

  贺海楼微张着焦干的嘴巴,像泥洼里落难的小鱼一样无助地呼吸,又像巢里待哺的小雀一样被顾沉舟嘴对嘴喂进稠浓的水。

  手机不合时宜地在外面响起,音量不大,但持续不断地呼叫着正趴在贺海楼身上放荡的顾沉舟。他吮了一口贺海楼的胸膛,低声抱怨了一句才慢吞吞地爬起来往客厅里去。贺海楼的笑声在身后传来:“顾市长,不要沉迷美色了,快去指点江山。”

  阳台的窗户敞开着一半,把挡在前面的窗帘吹成丰满活泼的一团。顾沉舟站在风口处接电话,凉风往外带走身上的热汗,他没有开灯也没有穿衣服,黑暗里赤裸地站在深色窗帘前像性感大卫的亲兄弟。

  贺海楼也跟着爬起来,自己到厨房里倒水喝,路过穿衣镜时不忘对着镜子欣赏自己被高潮涤荡过后盛满欲望的身体。他端着水杯浇灌了自己的喉咙,把全身的燥都消了一大半,又慢悠悠地晃到顾沉舟跟前,伸手在他屁股上清脆地拍了一巴掌。电话那头的人也不知道听到没有,工作汇报没有停顿地往下进行。听汇报的人倒也没有分心,时不时询问几句,声音有些哑。可他的眼神全留在贺海楼身上,从脸到腿看了一遍,又就着贺海楼手里的杯子喝下一口水,再开口说话的声音又重新清亮起来。

  “事情要弄得干净一点。”顾沉舟交代电话里的人,另一只手抽出张纸擦贺海楼胸口那些没被他舔干净的东西。贺海楼低低头示意,让顾沉舟替他把下身半淌不淌的残余液体也一起擦了,做了个无声的口型:“弄得干净一点。”

  顾沉舟抽了两张纸摊在手心,裹住贺海楼身下的二两肉,说是擦,挑逗的意味其实更浓。刚刚弄完一次,贺海楼虽不会被轻易弄硬,但被握在纸巾里摩擦把动还是让他麻掉半边身体,他搂住顾沉舟的腰把自己往顾沉舟手里送。他贴近顾沉舟的手机听筒,张开嘴佯装要叫出声音来让顾市长掉进桃色事件里。顾沉舟不躲不拒,声音沉静地安排工作,手里一下一下捏着贺海楼的屁股,湿润还留在贺海楼股间,顾沉舟的手掌也变得潮乎乎的。他说的话和做的事丝毫不协调,一面当君子清白又正经,一面当登徒子下流又好色。

  “嗯,就这样。”顾沉舟结束了通话,那点清白和正经也被关进随手扔到沙发上的手机里。他被贺海楼推到窗户前,压得窗帘狼狈逃窜。贺海楼赤脚踩在顾沉舟的赤脚上,赤身贴着赤身,东西又硬起来。凉风入怀,贺海楼咬着顾沉舟的耳朵说了句话,黑暗里很快又拉扯出断断续续的笑语和吟叫,弄干净的地方,还要重新弄弄污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