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纸嫁衣】遇蝶

Work Text:

九九八一天,九尽桃花开,陶梦嫣便是在春深日暖时遇见他的。

不,应当是——重逢。

陶梦嫣跟随护士穿过13号病院的花园,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她从奘铃村出来有一段时间了,经过休养,她似已放下奘铃村里发生的事,陶梦嫣捏了捏放在口袋中的玉石,浅浅呼出一口气。

离开奘铃村时,她带走了梁少平送给祝小红的礼物,一想到梁少平和祝小红,陶梦嫣忍不住地唏嘘,他们分明这么相爱,却是一个跳下山崖,另一个则化作厉鬼困在奘铃村。思此,陶梦嫣开始第一百零八遍批判奘铃村封建愚昧的习俗。

梁少平的魂魄已被她解封,不知他现下如何了?陶梦玲叹气,许是身为祝小红转世的缘故,加之梁少平在奘铃村对她的处处维护,她对梁少平抱了一丝她也理不明弄不清的情愫。

春将生命带给万物,花园里正是一片生机盎然景象,百花争妍夺艳,吸引了一众蝴蝶前去采花。一只蓝色蝴蝶慢悠悠地飞过陶梦嫣的眼前,陶梦嫣倏然怔愣,世上有千千万万只蓝蝴蝶,可她唯独对一只蓝色蝴蝶记忆深刻。

陶梦嫣仓促转身,前面的护士见陶梦嫣突然停下,不由得疑惑向她看去,只见陶梦嫣神色呆滞,眼睛却死死盯着一只蝴蝶,那蓝色蝴蝶依旧慢慢悠悠的,保持着它既定方向。

蝴蝶轻拍翅膀,缓缓地落在了一只苍白修长的手上。

陶梦嫣认出那是奘铃村的蝴蝶,可是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陶梦嫣顺着蝴蝶停留的那只手往上瞧,熟悉的轮廓映入眼帘。陶梦嫣轻轻走过去,像是怕惊扰了蝴蝶,亦或是惊扰了他。

他坐着轮椅,肤色是不健康的白,四肢被束缚住,俊秀的眼睛如倒映夜幕的水井般漆黑、无神,这双瞳眸正看着蓝色蝴蝶。

是梁少平。

陶梦嫣蹲在他跟前,手似无所觉地伸了出去,堪堪停在梁少平脸庞一指距离,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陶梦嫣连忙收回手。

护士此时催促起陶梦嫣,她无奈,只能一步一回头地离开。

出院后陶梦嫣几经周折应聘到医院志愿者,再四处打听梁少平,她努力拼凑着从护士和病人嘴里得到的零碎消息,终于窥见了这一世梁少平的人生一角。

梁少平从小就被送到13号病院,素日沉默寡言,发起病来却念念有词,言语里是他要去救什么人。他次次都拼命地挣扎,因而在身上留下不少瘀痕,梁少平的病房在医院最深处,鉴于梁少平的情况,医院给他上了约束带。不知怎的,梁少平的病情在近日有所好转,照看他的护士便推他到花园里呼吸新鲜空气,这也是那日陶梦嫣能见到他的原因。

陶梦玲不曾想她在奘铃村随口一说的猜测竟是真的,她不禁鼻头一酸,他还是叫梁少平,即使只有残魂,也想着要去救她吗?既然他病情好转,说明此前她放出来的梁少平主魂是回到他现在的身体里了吗?

这一切的迷题都只能找到梁少平本人后才能解答。然而陶梦嫣由于只是个志愿者,权限不够,梁少平像是被锁在病房里一般,陶梦嫣在这些天里都碰不上他。

此时,陶梦嫣又去了花园,她不死心,万一她还能在这遇见他呢?甫进入花园,蓝色蝴蝶又似那日飞过,陶梦嫣没再犹豫,迈开腿追上蝴蝶。

绕过重重灌木后,柳暗花明般的,陶梦嫣停下脚步,静静看着蝴蝶再次落在他的手上。

梁少平一如初见,连看蝴蝶的姿势都一样,只是他身上的约束不见了。寻寻觅觅几个月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陶梦嫣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生怕眼前人只是一个幻影。她小心翼翼地上前,蹲下身,挤出一张笑颜,伸出手,声音颤抖却不失坚定道:“你好,我叫陶梦嫣!”梁少平没有反应。

陶梦嫣维持着伸手动作,一边的护士正欲上前劝她时,蝴蝶突然振翅,梁少平竟也跟着动了。蝴蝶飞到陶梦嫣的掌心,尔后梁少平想要抓住蝴蝶,他刹不住劲儿,一把握上陶梦嫣的手。

刹那间,蓝色蝴蝶翩然消失在他们合握的手里,冥陀兰香气弥散开来。

梁少平像是现在才看见陶梦嫣,无神的眼睛对准她,掀了掀苍白的唇瓣,一个“红”的尾音窜到陶梦嫣耳中。陶梦嫣握紧他的手,眼里雾气腾腾。

陶梦嫣拿出蝴蝶玉石塞到梁少平手心里,吸了吸鼻子,道:“我把这个还给你,希望它像帮助我一样,能帮助你。”正当她抽出手,想起身时,梁少平忽地松开攥着玉石的手,旋即拉住陶梦嫣,她惊诧抬头,只见梁少平呢喃着:“别怕,我来了……”

听到这话,陶梦嫣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滑落,祝小红的记忆铺天盖地向她涌来,瞬间把她淹没。百年前的梁少平也是这么说的,他来救她了,哪怕被砍下头,变作煞金刚,他也护着她。

梁少平被村人砍下头颅的场景像是就在眼前发生,此刻的陶梦嫣便是祝小红,心爱之人身首异处,令陶梦嫣心痛到无法呼吸。她一个踉跄,跌在梁少平身上,她紧紧抱住梁少平,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双目无神的青年对抱着他大哭的女孩似是无措,下一刻却轻轻抬手,环抱陶梦嫣。

陶梦嫣感受到了他无言的安慰,哭声渐止,颇为不好意思地离开梁少平的怀抱,此刻的陶梦嫣也终是明白,她把梁少平放心上了,不然她不会忘不掉他,也不会花费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去寻找他,更不会害怕梁少平消失。

见两人分开,护士连忙上前想让梁少平去做个细致的检查,但梁少平却拉着陶梦嫣不放,因而陶梦嫣一直陪在梁少平身边。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脸上的讶异和欣喜之色显而易见,陶梦嫣也跟着松了口气。她扭头看向轮椅上的梁少平,他眉眼如故,只是长久困在病床上,少了几分血色。

此后一个月里,陶梦嫣都陪着梁少平,梁少平的身体也逐渐好转,阳光明媚时,陶梦嫣便推着梁少平到花园里走走。应是主魂刚回来,梁少平反应总是慢一拍,但陶梦嫣有信心,梁少平会好起来的。

病房里,陶梦嫣正给梁少平削苹果,不是陶梦嫣自吹自擂,她削苹果的刀功可是一绝,家里无人能出其左右,红嫩的苹果皮一圈连一圈地落下来,陶梦嫣感受到梁少平的目光,她抬起头,逗他,“漂亮吗?”

梁少平看了看她,又看看苹果,“你比苹果漂亮。”

陶梦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红了一张俏脸,她有些粗鲁地把削好的苹果塞到他手里,嘴硬道:“我又没让你说这个。”

“小红……”陶梦嫣听了他这么叫她,突然有些不高兴,她前世是叫祝小红,可她现在叫陶梦嫣啊。

“吃你的苹果!”陶梦嫣凶巴巴道,旋即转过身去,脸蛋鼓鼓,显然是被梁少平气着了。

梁少平瞪大了眼,不知面前的女孩怎么生气了,他拉住陶梦嫣的裙角,唤她一句“小红”,女孩更气了,扯回裙子,连裙角都不让他碰。梁少平懵懵懂懂明白了什么。

“梦嫣……?”女孩这才转过来看他。梁少平试探地拉着人家裙角,见她不抗拒,得寸进尺牵住她的手。

梁少平慢慢说着,像在组织语言,“抱歉,我的记忆除了白色的病房,就只有之前祝小红和梁少平的了,我叫习惯了,惹你不开心,对不住。”

陶梦嫣心本就软,听他说着,又开始心疼他,那点小火气早就消弭了。

“以后,我都叫你梦嫣好吗?”梁少平语气温柔。

陶梦嫣看着梁少平那张帅脸,再听着帅哥的声音,她再次红了脸。

见陶梦嫣不生气了,梁少平拉起她的手,英俊的眉眼点缀着温软,他笑道:“你好,我叫梁少平。”

陶梦嫣反应过来,梁少平在重现那日情景,陶梦嫣也笑了,女孩眉眼弯弯,嗓音上扬。

“你好,我叫陶梦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