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紫项】火中羽-垃圾车

Work Text:

热。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烧起来了。
灼热的感觉让听觉都变得迟钝了,项羽隐约听见身边似乎有谁一直在发出什么声音,一会儿又好像是幻觉一般不再响动。他觉得很难受,却没什么力气挣扎。
好烫,好像有一团火球直直地撞进了怀中,感觉层面中烧伤带来的剧痛让项羽痛苦地呜咽起来,指甲划花了身下包裹着羽绒的皮制治疗椅。
他感觉到似乎被扔进了火堆中,纷飞的白色羽毛被点燃了将他层层包围,焦糊味让他感到眩晕。他脱力的双腿无法再支撑他,将要摔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身下的土地忽然裂开了,吐出了幽紫色的火舌,卷住他的四肢将他向深渊中拖拽。
他想要呼唤弟弟的名字,他感到陌生的恐惧,好像是死亡的再度降临。
这时,他听见清脆的一声啪嗒,像是什么关闭了什么东西的开关,或者是打开了什么东西的开关。他的脑海中忽然变得一片空白,也没有灼热的感觉,也没有下坠的感觉。他畏惧地压抑了自己的呼吸,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刚才的挣扎中被自己扭成了一个让自己觉得很难受的姿势。
“……”
发生了什么事?
他扶上了自己脸上的仪器,在将它摘下的同时想要坐起来。但是他还没有恢复力气,刚刚直起腰就发现自己支撑不住地再次仰倒。他喘了几口气,再次尝试坐了起来。
紫炎就坐在旁边的记录电脑前,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只有紫色的火……”项羽盘腿坐在像床一般的椅子上,一只手的肘关节撑在大腿上,而他的垂下的头则将五官都埋进了那只手张开的五指中,“还是像过去一样。”
“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紫炎皱着眉毛翻开资料本,向前翻到沾着可疑干涸物的一页,对着照片上被白色长发遮住一只眼睛的男性陷入了沉思。
“紫色火炎灼烧了羽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项羽发出苦恼的声音,“我在遇到你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个梦……”
紫炎向后靠在椅背上,偏过头凝视着面前的项羽。他的面容和从前一样俊美,仍旧配得上白虎对它的评价。蜜色的肌肤上隐约渗出因魇而起的汗珠,深栗色的眼睛被眼睑覆盖着,配合敦实的眉毛显出柔和温顺的神情。
紫炎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会再相遇,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仍然保留着这些记忆。他们没有再向过去那样对立,所以紫炎并不想再杀一次项羽。再次遇见白虎之后,白虎倒是很快想起了他,并且在当晚他们就滚到了床上庆祝白虎记忆回归、两人的情谊也得以再续前缘。除此之外,紫炎也遇到过别的夜叉同僚,但是也有再也没有遇见过的,比如不知火。
项羽是他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风魔。项羽和他的那些同僚一样什么也不记得,项羽说他只是在路过他的店门去给弟弟买东西的时候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然后当晚他累得睡着之后就做了一个自己被紫色的火焰吞噬的噩梦。
然后这个噩梦开始不断地循环,每夜每夜,从单纯的火焰到出现了白色的羽毛,每夜每夜。
紫炎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他上一世杀死项羽的场景。身姿轻盈得像羽毛一样的少年看到自己的白羽阵被点燃之后试图从高空逃走,却被紫炎炮击中了胸口坠落回地面的火堆中。舞姿曼妙的小鸟就那样无可躲避地被火网包裹起来,活活地灼烧至死了。
想到这里,紫炎抚上自己的心口。
而紫炎的心脏,也在他的大意之下被项羽的一支影羽洞穿,不情不愿地为他垫了背。
这样的回忆让紫炎凝视项羽的目光中带了一点恶意,在项羽抬起头露出不解的探寻目光之后,紫炎重复了一遍他的梦:“紫色的火焰,灼烧了,羽毛?”
项羽换了个姿势面对着紫炎,他隐约感觉到紫炎想要做什么,所以他保守地收回了一条腿。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暗示吗?”紫炎朝他歪了歪头,漂亮的脸露出纯良的表情,“我觉得这是一种暗示。”
“……今天小龙九点会回来。”
“但是破解你的梦境更重要。你为什么不考虑重现一下梦中的场景?”
“紫炎你……”
“让紫色的火焰将羽毛灼烧殆尽,直到山崩地裂一直到地底下去……”
项羽下意识地向后靠去躲避从椅子上站起身慢慢靠近过来的紫炎,但是他的背撞到了墙上。他注视着紫炎越靠越近,直到对方张开双臂撑在自己身边的墙面上:“让我将你灼烧殆尽吧,也许这样你就会想起什么了。”
话音刚落,项羽就被他吻住了嘴唇,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他抓住试图伸过来揭开自己衬衫的手阻止紫炎,但是却被直接将手带到头顶反过来紧紧摁住。项羽又伸出另一只手攥住紫炎的衣领想把他扯开,但是紫炎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一意孤行地低下头去吻他暴露出来的身体,从脖子开始向下,吮吸着那些容易被挑逗起来的地方,感觉到自己衣领处的力道开始慢慢放松,最后变成了欲拒还迎式的装模作样。
项羽喘着气,阖着眼皮问他: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吗。
紫炎将膝盖顶进他的双腿之间,柔声回答:我觉得你挺乐在其中的……
项羽揪着他衣领的手再次收紧,这次的使劲的方向和刚才的向外推并不一样,项羽主动地亲吻了他,为了让他闭嘴。紫炎乐得见他主动,方便他除去项羽身上碍事的衣物,然后在正式开始之前做了短暂的停顿。
“你和你弟弟的关系真的很差吗?”紫炎吮吸着项羽肩头的皮肉,发出含糊的声音。
项羽正在集中精力抵抗他伸进自己身体里的手指,那不安分的东西四处按压摩挲,在温润的悬崖峭壁上自如地攀爬着,随着他富有技巧的戳弄,快感也堆积了起来。这时他听见紫炎提到了他的弟弟,一时间竟然有些发怔。
“真的很差吗?”项羽模模糊糊地重复他的话,“嗯……也不算,是……唔!”
他刚要分神思考并且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紫炎却趁他想别的事情时有所放松的间隙狠狠地捅了进来。项羽闷哼一声,额头和鼻尖上再次渗出了汗水。
接下来的过程中两人没再有空搭上一句话,紫炎把他锁在墙壁和他的怀抱中间那点狭窄到一旦被快感充满就会无法呼吸的空间里,在享受的同时用猛烈的进攻逼得项羽露出难受又愉悦的神情,逼他大口喘息,再残忍地凑上去吻他,项羽用抓痕回敬他,甚至故意突然绞紧,要紫炎也露出难堪的表情。在受到更加卖力的冲撞时,项羽的眼前天旋地转间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梦。紫炎的就是那团火,而他是那些羽毛,他被下腹受到的冲击打散了,七零八落的样子有些惨兮兮的可怜,火从羽毛的根部烧起来,沿着筋纹脉路烧到每一根绒毛的尖端,而他也已经被欲火焚遍了四肢百骸,想必那被情欲支配的表情也像烧焦羽毛的灰堆一样难看吧。
项羽哭泣着,攀着紫炎的肩膀,请求他快些再请求他慢些。他听见耳边紫炎同样带着喘息的笑声,被压抑的声音刺激得再一次试图绞起双腿。
“不要——不要这样——”他抽噎着喊叫起来,但是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个姿势。他无力地瘫软在紫炎的怀抱里,感觉到胸口再次被灼烧了起来,他感觉到热,烧伤的剧痛之后带来了麻痹一般的酥痒,他听见了人的声音、风的声音、还有火焰灼烧东西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他看到了颜色,白色的颜色。他想起了那些被烧焦的羽毛。那些羽毛是白色的。但是不对,还有别的颜色。他痛苦地挣扎起来,但是越挣扎越觉得快要窒息了。他在大脑再次陷入空白之前看到了蓝色的羽毛,看到了红色的羽毛,在最后一刻,他猛地翻身将紫炎按在了身下,随着地心引力的作用,他的大脑被一阵排山倒海的快感狠狠地占领了。他真的要被灼烧殆尽了。他的眼前发黑,他就快晕过去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那根红色羽毛之下的黑色羽毛。和心口扎着这根羽毛的人。
项羽大口地呼吸着,逐渐俯下身。他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流失,紫炎发觉他攥住自己肩膀的手在某一个时刻之后开始越来越用力。
“……是你……”
紫炎听见了那音节中爆炸般的敌意,却被情事带去了凶狠,只剩下压抑的屈辱和痛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