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赤安】你们不对劲还是我不对劲 Is Something Wrong with You or with Me

Chapter Text

盗用亚里士多德经典三段论:

大前提:人类会生病;

小前提:安室透是人类;

 

结论:安室透会生病。

 

卧室很黑,很安静。

 

困。

 

脑袋好痛。

 

手机震动。是闹铃响了。

 

好烦……

 

不要再吵了……

 

安室透翻了个身,把脑袋埋在枕头下面。日本公安工作压力很大,更遑论身兼数职。他从床上爬起,浑浑噩噩,胡乱吃了退烧药,想起来还没有请假,便洗了把脸准备出门。

 

分明是春天,但是风是热的。落在脸上,就成了滚烫的吻。安室透感觉两颊发热,用手背抵上去,确实温度颇高。他靠在灯柱下,闭眼小憩片刻。周围人声嘈杂,来来往往,吵得他脑仁一抽一抽得痛。他揉捏着眉心,闻到了马路上的汽油味。

 

汽油味。

 

机油味。

 

来来往往的人群身上或浓或淡的留香珠的味道,古龙水和香水的味道,街边小店传来的食物的味道。

 

烘焙过的黄油、坚果,还有水果与鲜花的味道。

 

他吸了吸鼻子,呼吸畅通无阻。那就不是感冒,八成是前几天工作太累了,熬出来的病。

 

叹气。都累成这副样子了,怎么嗅觉反而还变得敏感起来了啊。

 

“那个……”

 

有人小心翼翼开口。

 

安室透睁开眼睛,看到几个国中生模样打扮的女孩子站在自己眼前,正在用一种羞怯且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他一愣:“请问,有什么事吗?”

 

“冒昧打扰真的很抱歉,但是您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为首的少女有些为难地开口,“您是……是……需要什么帮助吗?”

 

他占了眨眼睛。虽然确实有点不舒服,但是自己应该没有失态到喜形于色的地步。还是说这年头未成年人一个比一个观察力敏锐,路遇生人都能觉察对方是不是生病了?

 

日本素质教育的水平真的蒸蒸日上啊。

 

他这么感慨着,一边微笑回话:“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太好,所以有点困倦。”

 

“诶,这样吗?可是您……”说话的女生最后的声音简直是在小声细语,“您身上有香味……”

 

啊。是闻到了酒味吗。

 

明明昨天有好好洗澡的。

 

他有点尴尬和懊悔,细想是不是因为床单也沾上了酒气。早知道今天早上就拿去洗了,因为赶时间只是丢进来洗衣篓里。

 

“这个……对不起,我猜可能是宿醉的缘故吧?”

 

“诶,是这样啊。”

 

少女们听到他的回答,脸上的不安神色稍缓,但是还是面露担忧:“真、真的很抱歉打扰您,但是如果您需要帮助的话,请一定要说出来啊,我们,我们也都是……”

 

安室透昏昏沉沉的脑袋捕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他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光天化日,东京街头,居然被国中生拉住说这种话。于是他提起精神来了兴趣。可最后,那句话就只说了半截,就被咽下去了。

 

太奇怪了。

 

如果这个时候的安室透没有饱受宿醉与发烧的折磨,那么应该可以敏锐感受到,少女们的吞吞吐吐更多来自于害羞和不安的善意,而不是往常那般的搭讪。

 

“总而言之,请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女孩儿们叽叽喳喳说完,安室透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们突然喊着“糟糕要迟到了”就急急忙忙闯过绿灯,跑远了。

 

留下安室一人风中凌乱。

 

“什么叫做要保护好自己啊,”他忍不住轻笑出声,“现在的孩子,大人做派倒是学得很足嘛。”

 

他双手插兜,随着人流慢慢过马路,一边走一边思考。

 

我是不是听错了,刚刚有个女生在小声嘀咕什么“才不是酒味呢,是费洛蒙”之类的话。

……费洛蒙?

 

安室透摇摇头,忍俊不禁。

 

 

这算是现在小孩子们对“魅力”的通俗称呼吗?

 

 

“安室先生,今天是身体不舒服吗?”

 

榎本梓忽然开口问。

 

“诶?”

 

安室回头,看到同事那张有些担忧的面容。他在料理台洗干净手,穿好围裙,扭头回道:“啊这个嘛,好像是有些低烧的样子,不过没有什么大碍,已经吃过药了。”

 

“真的吗……”小梓还是微皱着眉,“您看上去脸色也有些红,怎么感觉不像是低烧呢?不要紧吧?如果撑不住的话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安啦安啦,药效起作用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他笑笑,从冰箱里取出食材,“况且我好久没有全勤了。”

 

“可是——”

 

榎本梓还想再说话,但是门口一阵铃声响起。二人同时扭头,向来客露出职业微笑。

 

“欢迎光临波罗咖啡厅~”

 

“哟,早上好各位!”

“早上好~”

“早上好,小梓姐姐、安室哥哥,呵欠~”

 

毛利父女和柯南从楼上下来。小学生打着呵气,睡眼惺忪,一副还没睡饱的样子。

 

“诶,安室先生是生病了吗?”

 

小兰刚坐下没多久,也一脸担忧开口询问。

 

安室透备菜的手顿了顿。

 

……今天大家都这么敏锐吗?

 

毛利小五郎抖抖报纸,居然也漫不经心附和道:“觉得难受就好好休息,真是的,又不是劳工,谁会在这种时候上班啊。”

 

什么叫做……这种时候?

 

指生病吗?


不过按照一般的日本社畜劳动强度,只是普通的发烧也不至于就请假回家吧。

 

他觉得今天大家都不太对劲。不管是在路上向自己搭讪的女子国中生,还是突然敏锐的小兰和小梓,亦或是不经意间对徒弟展露关怀(虽然只是口头)的毛利小五郎,都和往常不太一样。

 

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感觉自己被额外关照的那种感觉。

 

坦白说,有点恶寒。

 

“啊,这个嘛——”他打哈哈,心想怎么以前不见你们这么敏感,要是照这种观察力,旁边的小学生早就身份暴露几百次了,怎么突然就把无用的观察力放在自己身上了啊。

 

“安室哥哥,虽然我闻不到,但是还是建议你请假回家比较好哦。”

 

他低下头,看见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握着水杯的柯南,正在用一种“拜托你真的很让人不放心诶”的目光瞥着自己。小学生话音刚落,一旁的小兰赶紧捂住他的嘴:“这么说太没礼貌,柯南!”然后回头对自己抱歉地笑:“真是不好意思,他太小了,还不太理解这些方面。”

……

什么?

 

为什么你们说的每个字我都知道,但是连在一起组成的句子我就完全不懂呢?

 

这里面的问题也太多了吧。首先是为什么你们都能看出我不舒服?难道我间谍表演修养已经完全丧失了?其次为什么又是,之前的女学生也是说自己身上有味道,难道真的是因为昨天喝酒喝太多一身酒臭吗?还有小兰,别捂住他的嘴,让他说下去啊!

 

安室透,干净清爽黑皮美男,第一次质疑自己的个人卫生习惯。

 

“呃……”一时之间居然无法组织语言,是在有点尴尬。

 

皱着眉头的小五郎再次开口:“喂,虽然你看起来挺像个靠谱的大人的。但是既然身为师父,还是要适当说教一下。我说你啊,这种时候就好好在家待着嘛,再不济也把药吃了。”

药?

“退烧药,我吃过了?”安室透不懂。

 

“什么退烧药啊,你这家伙是不是就没有好好上过生理课?我就说怎么一进来就不对劲,感觉像是进了酒——”毛利有点暴躁起来,脑门也蹦出的青筋。

 

“爸爸!”小兰赶紧拉住他,“你这样有些失礼诶!让我来和安室先生说好了。”

 

“那个,安室先生,我现在还闻不到,但是既然爸爸这么说了,那,那……”兰有点忸怩,但是还是红着脸继续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我家里一直备着抑制剂,如果你需要的话……”

 

什么东西?

 

你在说什么?

 

安室透刚想开口询问,清脆的门铃声再度响起。众人回头,看见带着口罩的冲矢昴推开了门。

 

“哦呀,”眯眯眼的男子挑起眉毛,“怎么感觉像是进了酒吧?”

 

他摘下口罩,一只手落在门把上,疑惑地后撤半步,向上抬头,看清“波罗咖啡厅”字样,才又重新迈步进来。

 

“没错,是咖啡厅,”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像是才看到店内众人一样,道出一句姗姗来迟的问候:“看来大家都在啊,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