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雲)存在04

Work Text:

兩人回到家後,鐘雲邊幫始源整理著行李箱,邊叫著始源先去洗澡,還在分類髒衣服時,卻被始源用公主抱的方式一把抱起。

“我想你幫我洗嘛!”

 

始源把鐘雲放在更衣室的椅子上後,就開始動手脫衣服掉了,才剛解開2顆鈕扣,鐘雲就從背後抱住了自己,手撫上了他尚在解鈕扣的手。

“我幫你…”鐘雲用一手將鈕扣一顆顆解開時,用另一手輕捏著始源的紅櫻,在將襯衫鈕釦完全解開後,雙手往下撫弄著他的下身,舔弄著他的耳垂,緩緩的轉向正面……

看著鐘雲光潔如玉的臉龐,紅若櫻桃的小嘴,不由湧起一股想吻他的衝動,眼神往上對上了那雙迷人地丹鳳眼時,被勾起的情慾一發不可收拾……

等他找回一點意識時,他已經把鐘雲壓在浴室的牆上了,他伸手將花灑打開,溫熱的水浸濕了兩人身上還未來得及褪去的衣物,看著眼前渾身濕透的鐘雲,他覺得有些局促,下身脹得發疼。

他吻上鐘雲的唇,輾轉廝磨尋找出口,配合他的動作,鐘雲將手繞上他的脖子,唇齒相依,舌辦在口腔內相互交纏,來不及嚥下的津液,沿著下顎從天鵝頸滑落,急不可耐般的一手拉開褲頭,愛撫著鐘雲的下身,一手拉起鐘雲的衣擺,一點點推到胸口直至褪下所有衣物,在胸口處慢慢舔舐吸吮著,留下一片片的玫瑰花瓣,濕潤的接吻聲參雜著些許因他揉捏紅櫻而沒能壓抑住的呻吟。

鐘雲邊與始源接吻著邊解著始源的皮帶上的扣環、鈕扣、拉下了拉鍊,將始源的西裝褲褪下,平日稀鬆平常的金屬碰撞聲,現下顯得格外的情色,他蹲了下來,跪坐在始源下身前,用雙手撐著自己的身子,隔著布料用臉頰摩擦著,慢慢拉下褲頭,露出始源因他而腫脹的性器,像是在吃冰淇淋似的,他悠悠地用舌尖掃過鈴口處,順時針的在冠狀溝、繫帶處畫圈,時而輕輕啃咬著龜頭,聽著始源發出舒服地喟嘆,滿意地將性器整個含入口中,沿著柱身前後來回游移滑動。

始源以這樣居高臨下的姿勢俯看著鐘雲為他口交模樣,渾身燥熱不已,就在鐘雲以挑釁般的眼神仰視著他時,他終於忍不住交代在鐘雲的口中,鐘雲也將之全數吞下,還伸出舌頭意猶未盡地將溢出在外的部分卷了進去。

“舒服嗎...我的小熊...”低沉的聲線沾染上了情慾,有著致命的性感,看著鐘雲滾動的喉結,他覺得似乎又有一股熱源在下身凝聚,他將鐘雲扶起,輕啄著剛剛還在與他的性器玩耍的櫻唇。

“舒服...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他讓鐘雲坐在浴缸邊靠在牆上,把他的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俯身用舌頭舔弄著花穴,將手指探向鐘雲濕熱的穴內攪動著,一手握著花穴前方的性器上下套弄著。

“嗯啊...啊啊......”雖然鐘雲靠著牆,但還是需要扶著始源才能平衡著自己的身體。

 

這是一個有關鐘雲身體的秘密,即便在號稱猶如家人存在般的團員中,也只有占有著他的人才知道這個秘密,鐘雲是雙性人,也是因為這個秘密,他一直誤會著鐘雲,每當覺得可以更進一步的時候,鐘雲就會向後退,覺得鐘雲大概只是享受著曖昧的過程,卻在他退伍前一個月時發生了變化……

『始源啊…我把我的一切毫無保留地都給你了,你會不會把你對我的愛收回呢…』

他們的第一次結束在一片淚海裡,他俯身吻著鐘雲的眼角,心疼地為他拭去滑落的淚。

『鐘雲哥…別怕…除非你不要我…不對…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不會放手的…』

 

“啊哈...要去了...”鐘雲因高潮的餘韻而輕扯著始源的頭髮。

他抬頭看著鐘雲因高潮後,而變得濕潤又媚態的雙眼,情潮將他的眼角染紅,變成一粒粒晶瑩的淚珠滑落於臉頰上。

“不夠...我還要....”

“我的小豬...只要你想要...我都給你...”將鐘雲轉過身,讓他俯身抓著浴缸邊緣,將自己硬挺的性器送入濕潤的花穴裡。

“嗯啊...呼哈...好粗...還要...”感受著始源的性器一點一點被自己吞下,享受著被捅開的快感,整根肉棒在花穴裡不斷地挺動著,酥爽到讓他全身顫抖,他腰身下塌,向始源索求著更多。

“小穴好緊...好濕...”在想把性器抽出時,鐘雲熾熱的穴肉隨即貪婪地吸住他,層層地包覆著他肉棒,舒服得讓他必須深呼吸來克制自己高漲的慾望,像貓媽媽叼著小貓似的,低頭輕咬著鐘雲的脖頸處。

“啊啊...唔啊...再快點...再用力一點...快要了...”始源粗長的性器在花穴抽插著,次次精準的輾壓著他的敏感點,離他崩潰的邊緣點越來越近。

“我們一起...”一手撫在鐘雲的腰側,一手抓著肩膀,用力地頂著小穴。

“我不行了...啊啊啊...忍不住了...”鐘雲根本受不了這般地頂弄,還是比始源先高潮了。

鐘雲高潮後,顫抖著雙手已經無力再支撐於浴缸邊了,始源將他扶起壓在牆上,把他的一隻腳掛在了手臂上,再度挺身進入,發狂似的向上操弄著鐘雲的花穴。

“哈...太刺激了...會死的.....唔啊......不要了......”這個姿勢除了讓始源的肉棒更加深入外,他的性器也夾在兩人的腹部不斷被摩擦著,他無助地用指甲在始源背上留下一道道刮痕,咬著始源的鎖骨來分散一點滅頂的快感。

“嗯啊...好燙...”這一次兩人一起達到了高潮,始源一股股地射在鐘雲的花穴內。

始源伸手關掉了花灑,將鐘雲抱出了浴室,在更衣間幫他擦乾身子跟頭髮後,把他放在了臥室內的沙發上。

“累了嗎...還可以再給我嗎...”始源細細的吻落在了鐘雲的櫻唇上。

“小熊想要的...”即便他已經累到手都快要抬不起來了,他還是想回應始源的索求。

“轉過去...趴在椅背上...放鬆...”他讓鐘雲跪趴在沙發上,從一旁的抽屜裡拿出潤滑液擠了一些在手上,緩緩的插入一根手指,曲著手指在後穴裡,變換著各種角度擴張著,鐘雲的後穴本就因剛剛的性事,而分泌了不少的腸液,在不知不覺當中也插入了三根手指,在房間迴盪著黏膩的水聲。

“放鬆...我的小豬...”抽出手指,扶著自己的性器猝不及防的插了後穴,豪不猶豫地頂到了最深處。

“哈啊...”他喜歡這樣被突如其來地插入,始源也知道這一點,興奮到後穴不斷咬著埋在體內的肉棒。

“小豬的後穴緊緊地咬著我不放...這麼興奮嗎...”待鐘雲完全適應後,始源才開始抽插了起來。

鐘雲被操得連眼神都無法聚焦了,也不知道做了多久,換了多少姿勢,就連已經在床上了,他也不知道了。

“嗯啊...哈啊...好舒服...”他已經只能順著本能回應著始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