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圣诞快乐

Work Text:

*不上升真人

*最近写肉梗上瘾

*如有雷同我会删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又是一年圣诞了啊…”看完文件的千智赫揉了揉眉心,隐约听见了外面街道循环播放的圣诞歌曲,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这么迟了…回家吧…”

 

将文件锁入柜中,千智赫走向办公室角落的衣帽架,面对衣帽架可以看见落地窗外飘扬的雪花,楼下商业街被红色的霓虹灯装饰的像一个火红的长龙。

 

“嗤…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过洋节,不过就是一个圣诞而已…”一边小声的吐槽一边把围巾围上,外套扣好,转念一想,自己和天宇文在一起,不正是一年前的圣诞吗,现在这条围巾还是是天宇文送的,有着天宇文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去年的今天他们在一起了,天宇文只送了自己一条围巾,今年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个有着纪念意义的节日。

 

千智赫走出办公室,摁了往下的按钮,图标闪动,等电梯上来之后,千智赫觉得可以给早已下班的天宇文准备一份小小的礼物,商业街不乏花店与蛋糕店,在花店准备花束的时候,千智赫又去蛋糕店要求店员包装了一份提拉米苏,可可粉混合着巧克力酒,甜而不腻却又自有醉人的味道,就如同天宇文给他的感觉。

 

驱车回到家中,周围的区域都装饰上了圣诞树和彩色灯泡,自己的那一栋也不例外,门前没有脚印,看来自家爱人在下雪前就回到了屋子,可是屋内好像没有灯光,只有门前可爱的麋鹿头像正在一闪一闪。

 

千智赫将花束和蛋糕换到左手上拿着,右手掏出钥匙将门打开【果然客厅没有开灯啊…这个小家伙不会在卧室吧…难道这是圣诞surprise?…】伸手将灯打开,果然客厅里没有人,只是在电视机旁边放了一棵圣诞树,下面放着一个礼物盒子,千智赫凑过去一看,盒子上面写着【打开盒子】一边纳闷天宇文在玩什么把戏一边打开盒子,盒子里面只有一张卡片,写着【关上客厅的灯,去餐厅】无奈的千智赫好笑的摇了摇头,以为天宇文不过就是在餐厅准备了一顿烛光晚餐还要弄得如此神秘,不过,他有这个心就不错了。

 

伸手打开餐厅的门,“文文我…”话还没有说完,在看见天宇文的那一瞬间千智赫已经没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了,眼前的天宇文正穿着麋鹿的套装撅着屁股摆弄桌上的餐具,麋鹿套装的内裤后面有一个棕色的小球,而麋鹿耳朵正好夹在天宇文毛茸茸的脑袋上,为了准备食材天宇文在身前还围了一条棕色的围裙,围裙的绳子正好在天宇文纤细嫩白的后腰上系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正在欢快的哼着小曲准备食物的天宇文跟着节奏一蹦一蹦,小尾巴也随着节拍晃动,似乎没有料到千智赫会那么早回来,听见呼唤的一瞬间愣愣的回头看了一眼,脖颈的线条在烛光的映衬愈发诱人,奶白色的肌肤让人禁不住产生伸出舌头舔咬的

欲望,围裙堪堪遮住胸前的皮肤,一回头围裙往另一边滑落,一侧胸口的红豆似乎快要逃出遮挡的范围了,可扭身的动作已经停下。

 

“千智赫你怎么就回来了~我还没有…唔…”天宇文话还未说完便被千智赫拉入怀中抵在餐桌上亲吻,千智赫的吻急切而又霸道,不给天宇文任何喘息的机会,探入口中的舌头不断的翻搅刮擦天宇文的牙齿与上颚,时不时还试图伸向喉咙,天宇文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只能跟随着千智赫的节奏亲吻。

 

一吻结束室内的气氛已然暧昧到了极点,烛光忽闪忽闪,天宇文的面容忽明忽暗,千智赫原本凌厉的棱角也被光线糊出了柔和的味道,天宇文的双手搭在千智赫的肩上,稍稍拉开一点距离大口呼吸得之不易的氧气,抬手想要擦拭嘴角刚刚因为激吻而溢出的唾液,千智赫却以嘴代手轻轻舔舐嘴角的唾液,伸出舌头从嘴角一直舔到耳后,在耳廓附近轻轻问道:“还没有怎么?”“还、还没有准备好…”说完这句话的天宇文想扇自己一巴掌,在这种情况下说这样的话简直就像在邀请。

 

“是吗?”千智赫一边伸手向下一边用舌头在耳内模拟抽插的动作发出啧啧水声“可是他不这么认为哦…”千智赫隔着内裤抚摸天宇文已经微微抬头的欲望“不..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天宇文偏头试图躲过舌头的调戏,可是压着他的人偏偏不让他如愿“那就是这个?”在前面作乱的手又绕到了后面,右手在臀上似揉似摸,另一只手直接探入臀缝之中探索“哎,你怎么说话呢…啊!…”千智赫的手已经在后穴附近刮擦,听见自己的话之后猛的一下伸了进去。

 

“啧…心口不一…”“唔…你…放开,还…还要吃饭呢…”呵,还吃饭?听见天宇文的请求,千智赫只想回答,吃你就够了,不过既然宇文要吃,那就给他吃。千智赫把人从桌面拉入身侧,走向旁边的座椅,直接让人跨坐在自己身上。

 

“宝贝我们先吃点甜点吧”说完便把提拉米苏打开,用小勺盛了一口送入天宇文的口中,天宇文刚把奶油含入嘴中,千智赫的勺子便在他的口中前后chou动但是不完全拿出来,带着性暗示的动作在一遍遍重复,饶是天宇文也没法专心吃蛋糕了,反正今天存了把自己当礼物的心思,当下也就不再别扭,用手挥开勺子便凑过去亲吻。千智赫也没有闲着,隔着围裙摩挲着天宇文胸前的敏感点,粗糙的布料摩擦着娇嫩的乳头,别样的刺激让天宇文忍不住喉头发紧,伸手就去解千智赫的皮带。

 

咔哒一声,皮带松开,千智赫不禁轻笑出声“小家伙,就这么忍不住了吗”“废话那么多!”“可是你说的要吃饭…小家伙我对你可是言听计从”天宇文不禁语塞,刚想翻身下来却被人直接把裤子往下一拉往腰间一扣,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千智赫灼热的欲望,天宇文忍不住回嘴“也不知道是谁忍不住了”看着怀里的天宇文有更加嚣张的趋势,千智赫觉得不治治他是不行了,得重振夫纲,如何重振?很简单,千智赫回答,就一个字,做。

手边还有吃剩的提拉米苏,直接把上层的奶油往手里一捞,就往天宇文的后穴伸去,前戏已经让天宇文的后穴不住的收缩,被扒下裤子的时候,内裤上的小尾巴好死不死的正好蹭在臀缝中,被撩得一缩一缩的后穴不一会就被奶油和手指充分的扩张好了。千智赫身上的天宇文已经被逗弄得只剩下喘息,想要瞪一眼罪魁祸首,愣是瞪出了媚眼如丝的感觉,千智赫感觉自己不太好,玩得太过火了自己要把持不住了。“文文…”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天宇文下意识的回答“啊?…啊!千智赫你乘人之危!”就在天宇文回答千智赫的呼唤时,千智赫把人腰一抬直接对着自己热得发硬的挺立按了下去,坐着的姿势让千智赫的欲望一插就进入了深处,天宇文觉得不适哭着想要退出来一些可是因为双脚不着力根本没法后退,反倒是因为屁股胡乱扭动将千智赫已经进入体内的柱体磨得似乎又大了一圈,“唔…不要…”一边喘息着呻吟一边推挠将自己死死扣住的人。

 

“小家伙,这就受不了了?”千智赫嘴上虽然说着调戏的话,实际上也并没有比天宇文好到哪里去,紧抿的嘴唇绷成一条线,忍耐着立马想将人做哭的动作,慢慢的控制着自己缓缓的在天宇文的体内磨动,奶油的滑腻让进出变得十分顺畅,一不小心就滑入深处,感受着天宇文紧紧夹住自己的感觉。“小家伙…想要吗?”“走开…你…”“哦?是吗?”说完就往后一撤,“呃?…”突如其来的退出让天宇文不知所措,想要贴近却听见千智赫说“自己动”无奈已经到了情欲释放的边缘,天宇文也顾不上什么害羞,对准就往下一坐,这一进一出的刺激让两人都不禁战栗了一下。

 

天宇文毕竟不如千智赫体力那么好,动了没多久便觉得腰酸,闹着不肯动,千智赫便将人架在身上开始猛力的抽插,早就想这么做的人自然是没有丝毫的克制,天宇文的前端在千智赫结实有力的腹肌上摩擦,身下的奶油快要被体内的热度融化了,后穴不断的流出白色的液体。“Jackson…给我…快…”天宇文的后穴被不断的玩弄,每一次戳到深处都让他的前端兴奋的想要射出,但是千智赫似乎并不想让天宇文释放,每次戳到之后就缓缓退出,只在附近磨蹭却不给敏感点持续的刺激,天宇文想要自己解决,但是手一旦往下胸前就会被咬,他的手只能是插入千智赫的发中摩挲。

 

蜡烛快要燃烧完了,烛光一点一点的在变暗,房间内只听见千智赫低声的调笑和天宇文动情的喘息,呼吸渐渐急促,千智赫的声音也不如之前那么清冷了,而是带着无尽的欲望,在天宇文的耳边说着下流的话,天宇文早已经被弄得七荤八素,只想快点结束,偏生那人体力太好了,看着怀里已经快要被自己玩坏了的天宇文,千智赫对着天宇文的敏感点用力的抽插之后,天宇文射在了自己的小腹处。

 

“宝贝…长夜漫漫,还要继续吗?”

 

烛光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