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朱白】疼痛(上)

Work Text:

白宇总觉得自己有点抖M,明明一开始是朱一龙的威胁才让他俩变成了这样畸形的关系,可从现在来看更享受这样疯狂的性爱的人是他自己。
他是朱一龙的老师,足足比正读高二的朱一龙大了十岁,一开始被威胁仅仅是因为他在学校自慰被朱一龙发现了。白宇想不通,高二的少年怎么能那么有压迫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黑乎乎的摄像头正对准他泛着红晕的脸,然后命令道:“玩给我看,上下都要照顾到。”
白宇是个双性人,因为体质特殊性欲总是很强,入职了一中这个全省数一数二的高中也是他努力得来的结果,如果被其他人发现高中讲师竟在课间偷偷躲在厕所自慰,白宇的工作就玩完了;再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他特殊的体质,他的一生说不定也玩完了。
双性人是发育畸形的怪物,白宇长期都生活在这个阴影之下,高中时代被校园暴力的日子,白宇不愿再回忆起来。所以他只能乖乖照做,满足朱一龙的所有要求。

白宇的左手撸动着自己的阴茎,右手手指慢慢戳刺肉根下的小缝,因为极度厌恶自己的身体,所以白宇每次自慰时总会刻意地绕过那个地方只抚慰证明他是男性的青芽。白宇对自己的爱抚做得不够多,下边儿虽然出了点水儿,但两根手指要进入还是有些困难,才戳入两个指节他就疼得受不了,眼眶里都有眼泪在打转了。
白宇知道自己想要的绝非是这样表演般的自慰,这样的自娱自乐只会让他感到羞耻,面对空洞的摄像头他也只会感到恐惧,他想要的是眼前人给他一场如狂风暴雨的性爱,最好将他玩得大汗淋漓,玩得无力反抗。
想到这,白宇有些口干舌燥。
高中生有钻石捷豹,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眼前的朱一龙身体强壮,稍微一点情色的刺激就会让他的裆部鼓起一个大包。一中的夏季校服裤又浅又薄,只要勃起就会特别明显,他连大腿都很结实,坐在上面肯定能让人很有安全感。
“拍……拍够了吧……我能走了吗?”
朱一龙也不说话,还是用那样审视的眼光盯着白宇,青春期的小男孩在想什么白宇根本就猜不透,年上者也不得不迎合孩子的捣蛋。
朱一龙看了半晌,将白宇抱了起来。重心一歪让白宇本能地要用双腿夹紧朱一龙的腰,坐到朱一龙的人大腿上时那结实的肌肉块硌得腿心的雌花又涌出一股春水来,濡湿了白宇的裤子。
“你喜欢这种?”
“不……不是,我只是……”白宇结巴了半天,却怎么都编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他的小批的确是很淫荡,稍微被磨一下就会湿得不行,在这样的铁证面前,白宇无论怎么狡辩都无济于事。
“来,像我刚才那样,自己试试看。”
朱一龙的话像是海妖塞壬的歌声,具有蛊惑能力,身体比脑子先反应过来,等到白宇因为从下腹涌上来的一股股热浪折磨得浑身发软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骑在学生的腿上,扶着朱一龙的肩膀借力前后扭起腰来。
他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无论怎么用力摩擦也有如隔靴搔痒,怎么都玩不到那个点上,这让他越蹭越急,整个人软在朱一龙的怀里,腰也塌了下去,下半身热得像要起火。
“你是真的很喜欢这种。”
这次不是疑问句了,而是非常肯定的语气,这句话犹如惊雷,吓得白宇一颤,夹紧了朱一龙的大腿,花心又涌出一股热浪来。
白宇攀上了一次小高潮,肉批现在已经被磨得又热又软了,贪婪地想要吃下更多,肥嫩的瓣肉被挤得通红,微微地敞开着。
“老师,要忍住声音哦,现在咱们可是在学校的洗手间里做那档子事,被人发现你我都玩完了,懂吗?”朱一龙贴近白宇的耳朵小声地提醒道,他的动作极其暧昧,两人近得连朱一龙呼出的热气全都扑入了白宇的耳蜗里,耳朵是白宇的敏感点,细微的刺激也能让白宇微微一哆嗦。
白宇很乖,在朱一龙扶着他的阴茎闯进来时还会顺从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堵住喉间的娇吟,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从指缝里泄出来。肉批是第一次被人进入,白宇觉得有一股电从下腹直冲脑门,舒服得他连捂住嘴巴的手指都在颤抖。
疼痛夹杂着快感如潮水般袭来,白宇无处可逃只能受着。明明朱一龙才进入了一半,白宇就觉得肉批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了,那根凶器戳刺进来,快要将他撕成两半。
双性人底下的小缝会比正常女性要更窄更小一些,男人的体格骨盆也比女性窄了不少,而朱一龙呢?年仅十七岁下面就天赋异凛,裆部的巨物前端就像张牙舞爪的恶龙,凶狠地开疆拓土,里面的软肉紧紧地裹着朱一龙的分身,吮吸得朱一龙也差点丢抢弃械宣布投降。
白宇的腰身薄,下边儿的腔道也浅,朱一龙还没全部进入就觉得捅到底了,连带着给白宇薄薄的肚皮捅出一个隆起的弧度。朱一龙明明才十七岁,性爱的经验却比白宇这个二三十的更丰富,他知道现在两个人不该这么僵着,里面的水还是太少太干了,强硬着来也只会受伤,所以就算再不情愿朱一龙也得把白宇先伺候好了才能共享鱼水之欢。
朱一龙的手肉乎乎的,但手掌很大,一手正好讲白宇的分身握紧,上下撸动起来。无论哪个男人命根子被锁在手里都会产生快感的,所以即使白宇再不情愿,快感也被强制产生了。
面对面坐着的姿势对初学者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最顺利的姿势还是要靠后入,让白宇的连贴在冰冷的瓷砖上,再让朱一龙凶狠地往里拓,撞得白宇一耸一耸的。两人的交合处被磨出一汪腥甜的淫液来,为他们之间更深入的开拓,更野性的性爱做充分的滋润与准备。
朱一龙的下半身不断地冲刺,大腿结实的肌肉拍打在白宇柔软的臀肉上,打得白宇股间通红。左手握住了白宇的肉根一起双重刺激,右手又揉着白宇贫瘠的胸部,用两根手指夹着白宇胸前的小樱桃不断地打转。
全身所有的敏感点同时被刺激让白宇不得不投降,尾椎骨泛起来的酥痒太过于强烈,白宇只能用手指紧紧地扒住冰冷的墙面,连脚尖都微微绷紧,打着哆嗦将自己的精液全部都射上了瓷砖上。
同时朱一龙也摁住了白宇的腰身拼命往里撞,那架势恨不得连下面的两个囊袋也一起塞进去,他将自己的东西泡在温柔乡里,将自己的精液全部都灌进白宇的肚子里,又俯下身箍着白宇的脖颈,强迫他高高地昂起来头来与他唇舌缠绵。
呼吸也变得热了起来,此刻两人觉得像是在遭受太阳的炙烤,连血液也沸腾了起来,烧得他们只想更贴近一些,摸到对方后背的汗液也没关系,吻得唇干舌燥也没关系,他们总要靠这么一点两点甜来灌溉自己慢慢破土而出的爱。
一旦离开这个吻,无论是白宇还是朱一龙,都会枯萎的。
白宇,白宇。
朱一龙就那么深情地盯着他,将白宇的名字念得温柔又缱绻。白宇半软在怀里,乖巧地张开自己瘦长的腿,他哑着嗓子回应着朱一龙的呼唤,眼睛慵懒地半眯起来,倚靠在朱一龙的怀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