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高瀚宇季肖冰 瀚冰 草莓奶油夹心饼

Work Text:

季肖冰终于过上了醒来就有热乎乎的早饭一日三餐不用靠外卖的生活,因为他男朋友杀青回来了。唯一比较废命的就是……某方面实在是太和谐了……

 

“走啊大爷,家里菜没有了,正好去逛超市?”温暖的阳光浅浅的透过纱帘打在床上,季肖冰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手拉过被子蒙住头:“不要。”高瀚宇无奈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床边,轻轻俯下身子拉下他蒙住头的被子,吧唧一口亲了上去。“没……没刷牙呢……”“不会嫌弃你哒!”季肖冰听着过分熟悉的语调和句式,恼凶成怒,闭着眼随手抓了一个枕头飞了过去:“闭嘴!”

飞过去的枕头被高瀚宇一把接住并抱在了怀里:“大爷~咱们就去超市嘛~今天工作日诶,这个点也没什么人……而且你不觉得一起逛超市很浪漫吗?”说着还轻轻抓着季肖冰的手撒娇般的晃呀晃……

季肖冰无奈的抬起一只眼皮,叹了一口气懒洋洋的说“哪……浪漫了……”

看着高瀚宇一只手抱着枕头一只手拉着他的手晃呀晃还眨巴着眼睛一副可怜又委屈的样子,季肖冰默默地吧最后半句“无聊死了”咽了回去。看着高瀚宇可怜吧唧像只被遗弃了的大型犬的样子,季肖冰心一软:“嗯。”

“那说好了!粥在锅里你去洗脸刷牙我给你盛粥然后咱们去逛超市!”听着连珠炮般的一长串的话,季肖冰根本不用睁眼就能知道他有多开心,果然小孩子还是很好满足的。

既然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季肖冰似乎也没有了赖床的理由。他缓缓坐起身,抱着枕头愣了一会。黑色的真丝睡衣松松垮垮的套在他身上,领口开得大大的,堪堪遮住雪白的香肩。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高瀚宇推门进来,看到眼前香艳的一幕不免愣了一下然后脸有点发红:“大……大爷,饭好了出来吃吧!”最后的高瀚宇就跟按了加速键一样飞速说完还飞速的和逃一样关上门。季肖冰不免觉得好笑,至于吗?就跟平时的骚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他越是这样季肖冰越想逗逗他,还故意把松松垮垮挂在肩膀上的衣服往下扯了扯,趿拉着拖鞋就把门打开。在季肖冰意料之外的是,高瀚宇并没有在客厅摆着碗筷,而是在厨房。

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门口,探头探脑的看着高瀚宇穿着干净的围裙一点点把温热的白粥盛到精致的瓷碗里,忽然就感慨万千。

“瀚宇……”他轻轻倚着门槛,歪着头咬着嘴唇笑着说。

“大爷你起来了啊,正好粥煮好了,凉一凉就可以吃了,还有……”高瀚宇看见季肖冰倒抽一口凉气“嘶……呼……大爷!!!”

季肖冰看着炸毛的高瀚宇,由不得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学着高瀚宇早上的样子拽着高瀚宇的一只手臂晃啊晃:“瀚宇~”高瀚宇的眉心突突的跳,嗓音一下就有点哑:“别闹。”说着把勺子随意丢在锅台上,只听铛啷一声,季肖冰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他一把把季肖冰拉到身边,一步一步的逼近;季肖冰呢一步步后退直到后背贴在了墙上。

“唔……你干嘛?”季肖冰想萌混过关,毕竟他也不刚起来就厨房play…

高瀚宇撇了撇嘴:“你以为我要干嘛?”说着就把睡衣领子往上拽一拽,从下往上把他的扣子一颗颗系好:“你要是再勾引我,咱们今天就什么也干不了了。”季肖冰看着灵巧的手指把扣子飞快的系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点脸红心跳,脱口而出:“她们说你解扣子比系扣子快……”说完他就后悔了,他到底在说什么啊!!!高瀚宇无语的撇撇嘴,还顺便翻了个白眼:“她们?你说粉丝写的?你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解扣子快不快你不知道?嗯?”尾音拉的长长的,有些许暗示的意味。

季肖冰自知理亏,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咳咳……吃饭去。”高瀚宇无奈的撇了撇嘴把他拉进怀里轻轻抱了一下:“我以为你要让我吃你呢……”高瀚宇语气中略微带了点遗憾。

“好啦你去坐会儿,我给你把粥盛出来。”高瀚宇搂住季肖冰,轻轻的在他耳边说。

“嗯好。”

几个精致的小碟子小碗很快就端了上来,粥和咸菜还有牛奶面包煎蛋一应俱全,季肖冰不免有些惊讶:“怎么做了这么多?”“你昨晚说不知道吃什么,是粥和咸菜还是牛奶喝三明治……那就都做一点喽!”“啊……”

“吃吧,吃完去超市!”

……

时间一晃就过去,两人遮的严严实实来到超市,然后萦绕在季肖冰耳边的就是高瀚宇的n连问:“大爷,薯片吃不吃?果酱呢?吃不吃排骨?吃不吃小龙虾我给你做?给你买点零食?”季肖冰真的砍死这个二货的心都有了,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俩不对劲是吗……季肖冰一个眼刀飞过去,高瀚宇浑然不觉。无奈季肖冰一把拉下口罩,狠狠瞪着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闭嘴口型。高瀚宇瘪瘪嘴,小声嘟囔:“谈个恋爱怎么跟做贼一样……”季肖冰忍俊不禁,上手摸摸高瀚宇毛茸茸的头:“好啦……”

“那你要补偿我!”

“补偿个p!”

“那你上次就……”

“你还敢提上次?!”

高瀚宇自知理亏,就噘着嘴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跟在季肖冰后面给季肖冰推着车。季肖冰在前面转转悠悠,也就拿了三两样随手丢在车里,而高瀚宇就不一样,循着记忆跟在季肖冰屁股后面把他曾经说过爱吃的好吃的零食几乎全都塞进购物车,又循着近期他提到过的想吃的买了点食材,盘算着今天晚上要做什么菜。

“高!瀚!宇!”已经走到收银台了,季肖冰才注意到满满一车的东西。他不禁扶额,压着嗓音压着脾气一字一顿的喊高瀚宇的名字。“怎么了大爷?”高瀚宇一脸懵的随手搂过季肖冰。季肖冰赶紧挣脱,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些会出现在我购物车里吗?”“不是需要嘛!再说了买回去又不是不吃……”“你……算了算了下次不许了。”“嗯嗯嗯。”高瀚宇从善如流的应着,反正下次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收银员小姐姐一直歪着头看着他俩的甜蜜互动,就算再迟钝也多少明明白点什么。她悄悄看向高瀚宇,对着他漏出了八卦的眼神,高瀚宇瘪了瘪嘴,轻轻的点了点头。那个姑娘一下子就变得雀跃而兴奋:“要袋子吗帅哥?”“嗯拿俩。”“好嘞!”

“咱们今天是满三百减三十,您还差十五块钱。”季肖冰就伸手拿了一包草莓味的口香糖递给收银员:“那再加个这个。”收银员接过口香糖,眼里的八卦之火又开始熊熊燃烧:“好……一共是二百九十三,怎么支付?”“微信吧。”结完账,收银员小姐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看着高瀚宇说:“帅哥你男朋友真帅!欢迎下次光临!”高瀚宇了然的微笑着抬抬下巴轻轻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说:“谢谢!”说完就一手拎着两大包东西一手搂着季肖冰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姨母笑的小姐姐内心疯狂刷弹幕:“好帅!好般配!磕到了!”

“人家喊你帅哥诶!”

“你吃醋了?”

“呸!”

“也不知道是谁天天抱着醋坛子吃飞醋……”

“高瀚宇你信不信你今天进不去屋!!!”

……

回到家,高瀚宇随手把两大兜东西都放在厨房门口玄关处的地上,季肖冰钻进卧室很快就换上了睡衣歪在沙发上玩手机。高瀚宇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把菜拿回厨房:“吃的在厨房门口这,你想吃自己拿啊大爷~我去洗碗了,早上的碗还没洗。”

“嗯好。”有个男朋友真好,有热乎的饭吃还不用刷碗。季肖冰听着厨房里哗啦哗啦的水声和洗碗的声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愈发美滋滋,嘴角眉梢都带上了丝丝笑意。他又一次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高瀚宇看到他在门口探头探脑,不禁笑了笑,笑容中不免带了点傻气:“大爷你来干嘛~”季肖冰只是默默的走到了高瀚宇的背后,只是从背后默默的抱着,也不做声。

但是很快,季肖冰的手就变得不老实了。作乱的手摸进衬衫,从腰线一点点往上探,疯狂东摸西摸,一会儿戳戳腹肌一会默默胸肌一会摸摸人鱼线……直到把高瀚宇撩的闷哼一声,只听咣当一声,手里刷着的碗都刺溜一下滑落到水池里。高瀚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作乱的手:“大爷,真的不能这么玩……除非……”

“没有除非!你洗碗吧!”季肖冰见状态不对立马抽出手溜之大吉。

高瀚宇也立马把手往围裙上一擦:“诶,大爷!你考虑考虑啊!厨房是……”“滚!!!”

上次飘窗上做过以后,高瀚宇就致力于做遍家里每一个角落。不过那次以后,高瀚宇每次上床都被踹下去,被赶去睡了两天的飘窗才作罢,所以只是想想,一直未能实现。实话说高瀚宇还是有点遗憾的,不过来日方长嘛,总会被他抓到机会的。

季肖冰溜的快,撩完就跑这事他做的轻车熟路。正在他美滋滋蹲在门口翻着两大兜零食的时候,一直在睡懒觉的柴犬happy一下就醒了,从窝里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委屈巴巴的坐在季肖冰的零食袋子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他。季肖冰对着嗨皮呲了呲牙,小声且霸道的说:“都是我的!吃你的狗粮去!”happy立马委屈的哼唧了一声,而厨房里的高瀚宇不由得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噗,大爷……你怎么还……诶……”

季肖冰恼羞成怒:“你诶个屁!你家狗子要抢我零食诶!”高瀚

宇不由觉得好笑,真是越谈恋爱越小孩子脾气了。

被无缘无故凶了一顿的happy立马用小爪子扒开厨房的推拉门,委屈巴巴在高瀚宇脚边哼哼唧唧的蹭来蹭去。高瀚宇撇了撇嘴,胡乱的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蹲下摸了摸狗子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是我不帮你,是你爹地家庭地位不行。你别不信,一会听他撕开零食我去要你看他给不给我不就完了吗?”他挑挑拣拣,一时间不知道吃什么好……突然想起来还有一盒口香糖,于是他就东翻西翻把口香糖找了出来。

 

[高happy:我现在特别后悔为什么不是个羊驼,至少在我爹地说这种屁话的时候可以喷他一脸口水。我爸地位高不是你自己宠的吗???呸!!!]

高瀚宇撸完狗就完全无视哼哼唧唧的happy,哼着歌就开始继续洗碗:“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欧耶~”在最后一个碗洗完被丢到厨柜里之后,高瀚宇和嗨皮同时听到刺啦一声,高瀚宇努努嘴,不信你看——

他慢慢悠悠的把围裙挂上,蹑手蹑脚的走到玄关。季肖冰看见高瀚宇来了立马站起来惊慌失措的背过手。高瀚宇有点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好奇:“藏什么好吃的呢?我看看?”高瀚宇毕竟常年健身,没几下就抢了过来,看着季肖冰一脸光荣赴死的表情,无语道:“不至于吧……就吃你个口香糖,明天再给你买。”一边说随手拿出来一个叼在嘴里刺啦一下撕开,他瞬间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哪是什么口香糖……这特么是草莓味的套子……他捏着那个打开包装的套套,往季肖冰眼前晃了晃:“诶!”季肖冰嘴角不停抽搐,脸红透了,张了张嘴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让他妈的面子见鬼去吧!他霸道的拽着高瀚宇的衣领把高瀚宇整个拽过来,然后单手扣住高瀚宇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上去。

“满意了?”季肖冰抬了抬下巴抹了抹嘴故作深沉的说。

高瀚宇却是一脸一言难尽。看着季肖冰已经开始微微发红的眼尾,脸也红到脖子,耳朵都整个蒙上了一层情欲的绯红,和他逞强强吻自己的事情完全不匹配。高瀚宇摸了摸下巴——好像被强吻的感觉……还不错?高瀚宇舔了舔后槽牙,眼神逐渐变得危险,而季肖冰毫无察觉,依旧笑的得意且张扬。饿狼般的目光来回的扫着光洁的脖颈和轻轻滚动的喉结……想……他垂下眸子,遮住了眼睛里滚滚燃烧的欲火:“咳,吃草莓吗?今天不是还买了即食奶油?给你做甜点啊?”“好啊!”

高瀚宇随手把套塞进兜里,蹲下在袋子里翻翻找找,最后翻出来一盒草莓和两罐即食奶油:“草莓……奶油……”

“草莓夹奶油?”季肖冰憋着笑眨巴着眼睛看着高瀚宇。

高瀚宇立马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着:“我不能吃,要不然她们天天嘲笑我胸肌没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季肖冰就等着这一茬呢。

“你也笑!你跟她们是一伙的!”高瀚宇委委屈屈的拿着奶油和草莓就进了厨房,季肖冰也跟了进去。

“张嘴,啊~”即使高瀚宇有亿点点怨念但是也不忘洗草莓的途中投喂季肖冰。季肖冰笑的愈发灿烂:“好吃!还要!”说着还舔了舔嘴唇。高瀚宇不由得眼神一变,但是很快恢复:“啊~”一个大大草莓被喂进了季肖冰的嘴里,小嘴一下子就变得鼓鼓囊囊的,甚至还流了一点粉红的汁水流在嘴角。高瀚宇暗骂一句妖孽,也不顾还在哗哗出水的水龙头,搂过季肖冰的腰就吻了上去。

“唔……”灵巧的舌头很快就撬开了季肖冰的唇瓣,甜美的汁水和草莓果肉一下就被卷到高瀚宇自己的口腔里被悉数吞下。

“确实味道不错。”一吻毕,高瀚宇得意的抬抬下巴,也不知道说的是草莓还是人。而季肖冰脸颊通红,轻喘着粗气,倚着岛台默默的看着他洗草莓。

没多一会,季肖冰手一撑直接坐上了厨房岛台上,一边晃着脚脚一边看着高瀚宇忙碌的背影。

“你……真的不打算吃点奶油吗?”季肖冰一只手撑着下巴,歪着头坏笑着问。

“不!要!大爷你又想害我……”高瀚宇委屈巴巴的撅起嘴巴,却一直没停下手里的事。他取其中四四分之一的草莓去蒂、然后切成薄片、摆盘一气呵成。而坐在台子上的季肖冰拿着一瓶奶油正在研究用法。

“这玩意咋用啊?上面写着……应均匀摇动罐身,竖直倒转罐身,轻按喷嘴即可……好像也没那么难嘛……”季肖冰乖乖摇晃着罐子,仰着头张着嘴还紧张的眯起眼睛,轻轻按动喷头,只听呲的一声,一条乳白色的奶油应声而出。

由于不得要领,这一条奶油直接从鼻尖拉到下巴。季肖冰像小猫一样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舐喷嘴巴周围的奶油,就在这时,高瀚宇突然转身:“大爷,奶油……呢?”他一时间有点发愣,季肖冰鼻尖嘴角下巴都有没清理干净的乳白色奶油,色情的要死——至少高瀚宇是这么觉得的。

“这儿。”他指指自己的嘴角:“你真的不要吃……唔……”话还没说完季肖冰直接就被一个吻堵住了下面的话,自然,高瀚宇顺便也把他脸上的奶油舔舐的干干净净。

“唔……你不是说你不吃奶油吗?胸肌不要了?”季肖冰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边用指腹在高瀚宇的胸肌不断戳着一边笑着说。

“季老师,这样不太好吧……”高瀚宇嗓子发哑,舔了舔嘴唇,直勾勾的盯着季肖冰。“嗯嗯确实不太好。”季肖冰答应的从善如流,还点了点头,不过看起来……真诚度有待商榷。

高瀚宇无奈的瘪了瘪嘴:“大爷,你是不是笃定我不会在这做……”

“噗……没有。”

其实季肖冰想的是,这块既没有套子也没有润滑液,高瀚宇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强上,而去卧室也无所谓,所以很较肆无忌惮的疯狂撩火。

“大爷~亲亲~”哀怨的声音再次响起,看高瀚宇软趴趴的额发耷拉下来,垂在眼睑上方,显得整个人无辜无害还委屈。季肖冰手一撑从台子上跳下来,搂住委屈巴巴杵在那儿的高瀚宇,直接吻了上去。高瀚宇微微一怔,动作也逐渐变得强势——舌头窜进口腔大力的搅,像是要把季肖冰吞吃入腹,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感觉高瀚宇某个部位已经在顶着他的小腹……他自己也起了反应。有了这个认知,季肖冰耳根有点发红,他撩归撩,大白天做事情……还是在厨房……多少有点羞耻。季肖冰就轻轻推了推他,示意他结束这个吻,而高瀚宇自然不依,直接抱起季肖冰让季肖冰坐在厨房岛台上。厨房岛台并不高,

季肖冰心里一惊,不由得脱口而出:“你干嘛……别乱来啊我告诉你!”

“怎么就乱来了?不是季老师勾引我的吗?嗯?”高瀚宇尾音拉得长长的,带着几分蛊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顺便舔了舔嘴唇,更显出几分色气,顺便随手解开了白衬衫的上面的几颗扣子。季肖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赤裸裸的色诱啊!

“咳,别闹,这是厨房……”

“可是季老师今天不就是在厨房一直勾引我的吗?嗯?”l

季肖冰错开他小狗般热切的目光,他怕他在和高瀚宇对视一会就要答应在厨房岛台上做爱了。

“不要。你要是想做那就回屋做。”说着就要跳下台子。

高瀚宇听见这话脸一下就垮了下去,又见季肖冰要跳下台子,就半蹲着一把搂住季肖冰的腰,把头深深的埋在季肖冰的怀里,闷闷的说:“我想要……就在这……”季肖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这……这谁受得了啊……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其实也……

高瀚宇见季肖冰不吭声,默默的把头埋得更深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把头往下埋了埋,直接在季肖冰的小腹上用毛茸茸的脑袋蹭啊蹭的。本来就有些反应的季肖冰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明显的感觉到睡裤已经被顶出一个小小的凸起,而高瀚宇却似乎并没有发现,还在不停的蹭着已经紧绷的小腹和微微挺立的性器。季肖冰甚至能感觉到高瀚宇粗重的呼吸浅浅打在藏在睡裤下的性器上……乳头也被下体的刺激弄得微微挺立,将胸前的衣服撑得有些凸起。

“嘶……瀚宇你……你起来。”

“唔……”毛茸茸的脑袋还是在怀里胡乱的蹭来蹭去。突然,高瀚宇的脑门儿猛的压过胸前挺立已久的乳头……季肖冰忍不住闷哼一声,而高瀚宇闷闷的嘟囔了一句:“你是不是出奶了……”季肖冰一瞬间一堆问候的话都都在嘴边,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好声好气的说:“你起来好不好?你要是想要我们回屋……别在这……”“这怎么就不行了?”高瀚宇微微抬头,伸出一根手指在季肖冰的乳头周围画着圈圈。“季老师还是身体比较诚实,都硬了诶……”季肖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那只作乱的手拍掉,只是轻轻捧着高瀚宇的脸,睫毛微微颤抖,慢慢的低头亲了上去,用自己的唇瓣去封上他的嘴。

一吻毕,高瀚宇满意的舔舔嘴唇,而季肖冰脸颊通红,强装镇定:“满意了?”怀里的大狗狗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带着几分侵略性:“没有。”季肖冰一愣,语气柔和了很多,甚至带了几分恳求:“回房间……回房间好不好……这…什么也没有。”他用食指轻轻戳了戳高瀚宇的脸,却被他一口叼住手指。柔软湿热的口腔瞬间包裹手指,调皮的舌尖轻舔舐指尖,指尖传来的痒意就像小猫爪一样一点点挠着季肖冰的心。季肖冰见高瀚宇乖乖的趴在自己怀里,微微抬着头轻轻舔舐、吞吐手指,眼睛湿漉漉的直勾勾盯着自己,眼神里有着大大的四个字:欲求不满。季肖冰嘴巴不禁有点发干,他抽出被舔舐的手指,看着委屈巴巴的高瀚宇不由得轻笑:“瀚宇……回屋不好吗?非得在这做。”他手一点点向下探,到鼓鼓囊囊一大片那儿随手揉了一把,假装惊呼:“哇好硬,你是不是快忍到头了?那就回屋嘛~”

高瀚宇忍不住翻一个白眼:“季老师你好假!到底是谁快出水儿了……”

“咳……我无所谓,就是感觉你可能忍不了了……”季肖冰颇有深意的舔舔嘴巴,又得意的扬了扬眉毛,他料定既没有套子也没有润滑剂高瀚宇不可能强上的。看着高瀚宇有点吃瘪,他觉得如果他不爽大概率会被搞死在床上,轻咳一声假装妥协:“这要是有套子和润滑剂,那就在这做,如果没有那就是天不遂人愿喽!”反正他不相信他会像飘窗那次一样从哪个犄角旮旯拽出一条套套。就算有套套,也没有润滑啊!他想到这不免沾沾自喜,事情是怎么做到这么完美无缺的呢~

“这……这……好吧。”高瀚宇的声音显得有些低落。

“呵呵呵呵~说话算话哦瀚宇~”

“大爷……你答应的不会反悔吧。”

季肖冰一愣,他以为说是回房间的事情,就轻笑着微微点头。小孩子果然好哄,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高瀚宇看着季肖冰得意到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默默的又问了一句:“大爷,你说真的?”

“真的啊!我还真不太介意呢!”季肖冰得意的盘起腿坐在台子上。“可惜你什么也没有,那就不怪我了。”说罢,还摊摊手,对着高瀚宇邪魅的勾了勾嘴角,还挑了挑眉。

“噗……”高瀚宇忍不住笑出声:“大爷……你可别后悔喔……”

季肖冰听见这句话笑容立马僵在了脸上,暗道不妙,手一撑桌子就要跳下台子跑路,却被高瀚宇一把扶住肩膀:“跑什么?”

“咳……没有。”季肖冰转念一想,说不定是高瀚宇有意诈他,就又坐回去晃着脚歪着头看着高瀚宇:“不是说好了没有东西就回去吗?”

“谁说没有东西?”

季肖冰一怔,随后笑着说:“你不会真的把…把…把这些玩意儿一直……带在身上吧。”

高瀚宇撇了撇嘴,从兜里摸出一把套子丢在台子上,努努嘴:“你买的那个。”季肖冰一惊,他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呢?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漂亮的喉结也随之滚了滚。高瀚宇顿时有些口干舌燥,拽住季肖冰就一口含住他的喉结。

“啊……哈……你…你干嘛……”季肖冰一下整个人都软的半瘫在台子上,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眼尾也开始微微发红,连头发丝儿都沾了情欲的味道。

湿软的舌尖不停的在颈部游走,喉结自然被重点照顾。舔舐,吸吮,甚至用牙齿轻轻啃咬,每一次被“照顾”,季肖冰都有点微微发抖,喉咙深处时不时还溢出几声闷哼和几乎轻到听不到的、甜腻的呻吟。

“没……没有润滑液……瀚宇……回……回屋…… ”他用全部的理智压住了呻吟,艰难的挤出这句话。高瀚宇充耳不闻,伸出粉嫩的舌头一点点挑逗着漂亮的喉结,手也探进松松垮垮的睡裤开始捏着他腰间的软肉。“呃啊……哈……嗯……瀚…瀚宇,这儿……不行……啊!你特么要硬来一个月都特么别碰我!”虎牙轻轻的磕了一下暴露在空气中脆弱的脖颈,惹得季肖冰一阵惊呼,白嫩嫩的手一下就揪住了高瀚宇的一角,像是揪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不放。

“诶……大爷……放松点啊!我怎么会硬来呢…”看着他没打算硬来,抓着他衣角的手也慢慢松开,神情也慢慢恢复:“唔……抱……回屋……难受……”他身体被挑逗的软的不得了,慢慢滑下台子刚堪堪站住就伸手要抱抱。

高瀚宇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把他抱起,又轻轻放到了台子上。季肖冰微微撇撇嘴:“回屋啊!愿赌服输的诶!”高瀚宇不由得轻笑:“不是你说的有套就在这做吗?你看这还是你买的呢!”说着就扒拉了一下散落一桌子的避孕套。季肖冰无语的用手轻轻推他一下,抬了抬下巴:“润滑剂呢?没有就乖乖回屋,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高瀚宇瘪瘪嘴,伸手拿了一瓶即食奶油,在季肖冰面前晃了晃,然后用牙齿轻轻咬住呲的一下撕开了外面的塑料膜。季肖冰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低声爆了一句粗:“操……高瀚宇你特么的……哪特么看的乱七八糟的……”而高瀚宇此时却耍起了无赖:“说好的有就可以!大爷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嗯?”他一边说一边上前一步压住季肖冰,轻轻勾了勾唇,一手揽住季肖冰,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衫扣子。一颗…两颗…直到漏出大片结实的小麦色胸肌。季肖冰不禁咽了咽口水,好……犯规……他别开视线,内心暗暗懊恼,这花痴也太不合时宜了…容!易!失!身!啊!虽然也不差这一回了……正在季肖冰头脑风暴的时候,高瀚宇正上下晃着奶油瓶子,对着季肖冰抿的紧紧的唇就挤了一些上去。季肖冰第一反应就是用舌头舔进嘴里,却被高瀚宇贴上来用舌头把季肖冰口中的奶油和氧气尽数掠去,还顺便逗弄了一下调皮的小舌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季肖冰被亲的气喘吁吁,泛着层层红晕的脸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的一把揪住高瀚宇的衣服领:“高瀚宇,你有完没完!”高瀚宇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完了,把媳妇儿惹生气了。

季肖冰气呼呼的拿起另一罐奶油,用牙叼住撕开了密封的塑料薄膜,随手摇了摇,就对着高瀚宇的嘴巴、鼻尖和脖颈甚至胸肌乱喷一通。高瀚宇怕再惹毛了季肖冰就眯起眼一动不动乖乖让季肖冰对他一顿猛喷。喷好后,季肖冰勾勾手指头:“过来。”高瀚宇顺从的向前一步,抿着嘴等着审判。季肖冰看他低眉顺耳的乖巧样子不由得想笑,明明下身已经支棱的跟个帐篷一样,可还是不敢动。他噗嗤一笑,用一根手指刮了一下高瀚宇的下巴,手指自然无法避免的蹭上了奶油,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舔完还盯着高瀚宇勾勾唇笑了一下。

“咕嘟。”一声不大不小的咽口水声响起,好死不死在两人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氛围中显得愈发响亮。“噗……”季肖冰没忍住笑出了声,他伸手把高瀚宇拽的更近了点,一声不吭的去解高瀚宇的卫裤。季肖冰一边解着卫裤的抽绳,手还不停的在鼓鼓囊囊那一片上下游走。高瀚宇被弄得到抽一口凉气,而季肖冰还在不停的逗弄着,还一脸单纯的看着高瀚宇:“难受啊?”语气中满满的笑意。高瀚宇一把抓住他的手,眼巴巴的看着他:“大爷……我难受……不要闹了……”

季肖冰撇撇嘴,学着他那样充耳不闻,凑近他的鼻尖,小猫一样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舐着他鼻尖的奶油。高瀚宇呼吸一滞,一下就把季肖冰压在了厨房岛台上。季肖冰半躺在台子上,双腿松松垮垮的盘在高瀚宇的身上,继续用舌尖继续慢悠悠的舔着高瀚宇喉结上的奶油。他明显感觉高瀚宇那玩意越来越硬,可还是用刚刚挤在高瀚宇胸肌上半化不化的奶油做润滑不停的在他胸肌和腹肌上面不停的捏捏戳戳还不停打圈。高瀚宇被挑逗的整个人都要炸了,可还是怕媳妇儿生气,只敢委屈巴巴的看着还不时蹭蹭,像极了被欺负的大型犬。季肖冰越看越觉得好笑,随手拿过了高瀚宇切好的草莓薄片贴在唇上,卷进嘴里,轻轻附上高瀚宇的唇瓣,把嘴里的草莓汁水全部送进他嘴里。高瀚宇吃完嘴里格外香甜的草莓,诧异的问:“大爷……你……你没生气啊?”季肖冰好气又好笑:“我生哪门子气啊?你觉得我不讲理吗?”高瀚宇自知此题无解,就委屈巴巴的去啃他的锁骨——自从知道他锁骨上有颗痣之后,高瀚宇每次都要“特殊”照顾一下。好巧不巧锁骨正是他的敏感部位,被认真“照顾”以后,锁骨的主人也瘫在了厨台子上,整个人散发着欲求不满的气息。

“要……”季肖冰眼尾又一次微微发红,说话也带了点鼻音。

“你跟谁讲话呢宝贝?”高瀚宇坏笑着啃咬他的下巴。

“唔老……老公……”这次和上次不同,季肖冰整个人清醒的很,又是大下午的,难免更羞耻些。这个称呼一出来,季肖冰的脸到胸口都红成一片,整个人水蜜桃一样粉里透着红,往高瀚宇的怀里拱了拱,甚至连脚趾都羞耻到紧紧蜷缩。高瀚宇的喉结下意识滚了滚,略微有些犹豫。季肖冰轻笑,伸手从盘子里拿出一个草莓,丢进嘴里,然后轻轻环住高瀚宇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没多久,厨房里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衣服。高瀚宇在季肖冰的脖颈处不停舔咬,湿热而粗重的鼻息不停打在季肖冰身上,性器也轻轻抵在他大腿内侧,磨得有些发红。他随手挤了些奶油在季肖冰的大腿内侧和粉嫩的肉棒上,自然也没有放过粉嫩的小穴。

因为常年健身显得略微有些粗糙的大手轻车熟路的探向了柔软的后穴,沾满奶油手指轻轻插入小穴的一瞬间,紧咬着嘴唇的季肖冰就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叮咛:“唔……”手指进入的瞬间无可避免的带进了一些奶油,刺激的穴口开始微微收缩,淫荡的像是多么欲求不满一样。

其实用奶油做润滑并没有季肖冰想的那么干涩,奶油并不比润滑剂差多少,高瀚宇也真是什么鬼点子都能想得出来。季肖冰在心里默默吐槽。

“这才半指……而且你的小嘴儿可已经在吸我了。”高瀚宇忍不住扶额轻笑,还顺便捏了捏季肖冰腰间的软肉。“呃啊……你特么……能做就做,不能做我找别……人……嗯啊!!”火光电石之间,高瀚宇惩罚般的直接送进去了整根手指:“你说啊季老师,要找谁呢?”说着把手指慢慢模仿着性器缓缓抽动,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咕叽咕叽的水声。季肖冰别扭的别过头去,好像这样就听不见那令人羞愤不已的声音。高瀚宇见他害羞也不再逗他,只是用手指不断扩张扣弄着小穴。不时还挤上些奶油做润滑。

不一会,柔软的小穴已经扩展到可以容纳三根手指,季肖冰也被极具经验的手指挑逗的欲罢不能,死死咬着嘴唇压抑着低喘。手指缓慢的在紧致的穴肉包裹中旋转按压,直到凭直觉按到内壁上某个点,季肖冰整个人突然抖了抖,发出一阵难耐的长吟,双腿也下意识的盘住了高瀚宇的腰,希望他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高瀚宇也快憋炸了,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也加快了扩张。

终于他感觉已经扩张的七七八八,余光瞄到了盘子里洗干净的草莓。高瀚宇一下就动了歪心思,伸手去拿草莓,在季肖冰诧异的目光下他顽劣的把草莓顶在了刚被扩张好的穴口。季肖冰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阻拦,一整个的草莓就穴口没入了穴内。冰凉粗糙的表面猛的一下狠狠擦过柔嫩的内壁,把整个小穴缓缓撑开, 季肖冰整个人猛的抖了一下,生理性泪水一下就落了下来:“呃啊…我去你妈高瀚宇!!!你特么!!!拿出来!!!”他胡乱的抹了抹眼泪,故作镇定的恶狠狠的瞪着这事的始作俑者,可惜他满脸春色,脸几乎红到能滴出血来,压根就没什么威慑力,就像一只小奶猫在对你呲牙一样。

话音未落,一根手指轻轻的压在了薄唇上:“嘘,你叫的再大声一点,整个楼道都知道你下面塞了个草莓了……”高瀚宇一脸顽劣,笑着又低头咬了个草莓强硬的送到了季肖冰的嘴里。

“唔……你他妈……给我闭……嘴,快点拿出来……嘶呃……嗯啊……”修长的手指不仅没有把塞在穴口的草莓拿出来,反而顽劣的推到了更深的地方。冰凉的草莓被穴肉紧紧吸住,粗糙的表皮在慢慢摩擦柔软的内壁,带来克制的快感。穴肉慢慢将草莓绞紧,盘在腰上的双腿也欲求不满的紧紧夹住:“唔……好难受……好冰……”穴内的草莓也被夹烂,草莓混着淫水汩汩的往外滴,挺立的肉棒顶端也渗出了一点液体,而高瀚宇还在不停抠挖着小穴,但是偏偏避开最敏感的那点。季肖冰被逼的整个眼睛都发红,咬着嘴唇一只手胡乱的去摸高瀚宇的胸肌,另一只手努力的去搂高瀚宇的脖子,照着高瀚宇的脸就又亲又啃又舔。高瀚宇好不容易才按住身下一顿折腾的人,直勾勾的盯着他,玩味的说:“干嘛季老师?”“唔……要做……瀚宇…帮我……”声音既蛊惑又充满情欲的沙哑,湿漉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高瀚宇,把高瀚宇盯的小腹一紧。他别开视线,抿了抿嘴:“套呢?”季肖冰伸手拽住高瀚宇的衣服领子一把把他拽到脸贴脸的地步,小声的在高瀚宇耳边说:“要套……还是要我?”说完伸出舌尖逗弄了一下他的耳垂。

高瀚宇忍不住闷哼一声,小腹绷得紧紧的,伸手拿过一个草莓胡乱的挤上一堆奶油再次塞入了他的后穴。穴口已经被扩张的很柔软了,再加上有草莓汁液淫水和奶油的润滑,几乎毫不费力的吃了一整个草莓。冰凉的草莓和奶油让穴口不由得一阵瑟缩,大部分的奶油留在了穴外,甚至沾了好多在敏感的大腿内侧。季肖冰微微拧眉,穴内就像有无数张小嘴在不停吸吮草莓,异样的快感让季肖冰的羞耻感更甚,感觉好像被草莓操了一样……草莓汁水和淫水被草莓堵在里面,而草莓又刚好不上不下的死死卡在离那一点最进的地方。而高瀚宇却没有再往里推,而是不停的戳着草莓。季肖冰难耐的扭了扭腰,却被高瀚宇一把捏住腰间的软肉:“季老师不太乖哦……”季肖冰却几乎让这不上不下的感觉逼疯,被触碰敏感地带的他不由得一声惊呼:“啊!嗯……哈……瀚宇……别…别闹了……进来……”他胡乱的去抓高瀚宇的衣服,修剪圆滑的指甲猛的划过结实的胸肌,瞬间出现三条浅浅的血痕。高瀚宇不由得吃痛:“嘶……真是猫啊……”季肖冰猛的揪住高瀚宇的衣领,嘴巴猛的撞了上去,粉嫩湿滑的舌头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瞬间发出啧啧的水声。

“要……老高……嗯……难受……”说着他盘在高瀚宇腰上的腿,难耐的夹了夹,又暗示性的舔了舔唇。

“叫我什么?”高瀚宇漫不经心的握住了他的性器,用指甲有意无意的划过铃口,引得季肖冰一阵战栗。

“唔……啊!老……老公……要。”

“嗯……这才对。那我进来了?”

“嗯……”季肖冰哑声应着。

高瀚宇低头亲了亲身下人的额头,随后握住他的白嫩的脚踝放到自己的肩膀上,一个挺身滚烫硕大的性器就挤入了他的体内。“喔……不要……不要这个姿势……瀚宇……”眼角的生理性泪水在被插入的瞬间滑落。高瀚宇低头轻轻吻掉泪水:“乖……”

粗大的肉棒瞬间把冰凉的草莓和半化的奶油瞬间顶到深处,惹得季肖冰一阵惊呼:“哦啊!”小穴里的媚肉欢喜的吞吐这个庞然大物,自然也吸的让高瀚宇闷哼一声。他拧着眉无奈的捏了捏季肖冰的大腿内侧:“放松宝贝儿,不然一会该受伤了。”季肖冰被弄得的小声叮咛一声,就咬着唇慢慢尝试放松。

“啊……唔……哈……哈……”季肖冰刚有点适应,就被一波疯狂的抽送顶撞把呻吟都撞的支离破碎。塞在穴内的草莓和奶油已经被捣碎,混着淫水往外淌。疯狂的抽送让混着融化奶油的草莓汁四处飞溅,甚至有些溅到了几乎被季肖冰扯碎的白色衬衫上。粗大到有些许狰狞的肉棒整根没入,软肉层层叠叠,吸吮着龟头,龟头丝毫不留情面的拔出,发出“啵~”的一声又再次整根没入。早就被穴内温度烫到融化的奶油和被捣碎的草莓一起挤在里面,肉棒裹挟着剩余星星点点的草莓果肉猛的撞向肠口,几乎要把肠道整个操开。季肖冰整个人好像要被操穿一样,整个人不断的发出本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声线的娇喘:“嗯……嗯啊……瀚宇……老公……太深了……”这个姿势让季肖冰的身体根本吃不住劲儿,重心都放在两人的交合之处。“啊……慢点……嗯……啊……受不了了……”他的呻吟一声比一声高亢,高瀚宇也抓他的住敏感点用性器疯狂研磨操弄,不一会季肖冰就要到达了欲望的最顶峰:“啊……要到了……唔停下……我要到了啊!!!瀚宇!!”季肖冰一只手死死抓住高瀚宇的衬衫,一只手疯狂的蹂躏着自己的乳头:“要被操怀孕了啊啊啊啊啊啊!!!”

“真骚啊季老师。”他伸手一根一根掰开季肖冰疯狂蹂躏自己乳头的手,伸出舌轻轻尖轻轻舔弄一下已经被摧残的肿了一圈的乳头。“啧,大了一圈呢。”说着就用舌头把肿成小葡萄的乳尖卷进了嘴里,用牙齿轻轻叼住又舔又吸,季肖冰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的快要哭出来:“嗯哈……别呜……吸……受不……了啊……”接着就被人吮开了奶缝儿敏感的直颤。季肖冰抬起胳膊要推他,没成想他压根没松口,叼着奶尖儿狠狠的扯了一下。“唔……到了……啊!!!呜……”脆弱的性器抖了一下,颤颤巍巍的喷出一大股精液打在了高瀚宇的腹肌上。后穴也一瞬间死死绞紧还分泌出大量淫水,直接把高瀚宇刺激的闷哼一声。他面色满是情欲的潮红,突如其来的高潮把他刺激的有些失神,眼里的水光凝成了一滴泪缓缓从眼角滑落。“唔……瀚宇……”高瀚宇低头吻掉了他眼角的泪:“我在。”

看着季肖冰还在眯着眼享受高潮的余韵,甚至嫌弃高瀚宇那玩意在里头不舒服,扭扭腰想把那玩意赶出去。高瀚宇精准的捕捉到他的小动作,委屈的撇撇嘴:“你是爽了,可是我还没射……爽完就想跑啊……”说着就又开始快速抽动,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随着一次又一次猛烈的顶弄,循着记忆找肉穴里那块软肉缓缓的顶弄按压。

“唔……不行了,别……嗯……哈……不要了……累……”

“不爽吗……嗯?”高瀚宇因为情欲哑掉的声音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魅惑。他挑了挑眉,又一次用性器抵在那块不断收缩的软肉上猛的冲刺按压,每一次研磨按压那块软肉都溢出一点点水液。

“唔……啊!啊!!太里……面了……别顶……”快感急速升腾,弄得季肖冰像尾脱水了的鱼,腰挺上去又一下塌下来,被操开了的柔软肉穴像触电一样疯狂收紧,甚至吸的高瀚宇都有点头皮发麻。“好会吸啊季老师……粉丝知道你在家这样吗?”“唔……别……”“别什么?别说吗?可是不说他们就不知道季老师是小骚猫了……”语气中带着淡淡的遗憾,身下却是狠狠一顶,顶的季肖冰整个人感觉好像要被操穿了一样:“嗯……哈……受不了……轻点阿……呜……玩……坏了……”被抗到肩上的双腿失控的滑落,被高瀚宇一把捞住轻轻盘在腰上:“原来季老师喜欢这个姿势啊……”一边说一边轻轻捏起他微微发肿的乳尖。敏感地带被玩弄,季肖冰本就雾蒙蒙的眼睛里又结了一层水雾,他克制的小声呻吟求饶:“呜……小宇……别动那儿……”

“别动哪儿?”他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依旧没有停下身下的动作。硬挺的龟菱狠狠擦过那块敏感的软肉,惹得他薄唇微张,仰着头失控的叫出声来…“嗯……哈……啊哈……啊!”“这么快就又硬了?冰冰?”他轻轻握住一直没有得到抚慰的肉棒,用指腹轻轻摩擦铃口,不一会肉棒就大了一圈,顶部也渗出丝丝淫液。“噢……别弄……”快感让他性感声线都有些颤抖。高瀚宇撇了撇嘴,低头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耳垂,然后恶劣的对着他的耳朵呼了口热气:“小骗子。”季肖冰下意识的要反驳,却被高瀚宇轻轻捏住下巴,霸道的吻了上去。灵巧的舌头在口中乱钻,不由得发出啧啧的水声,淫荡的要命。即使是舌吻,高瀚宇的手也轻轻箍箍住他的性器,让季肖冰无限濒临高潮却射不出来,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他难耐的扭扭腰,推了推高瀚宇想让这个吻结束……然后把手松开。果然高瀚宇心领神会,结束了这个吻。叹了一口气,又在季肖冰的唇上小啄一下,委屈巴巴的说:“不喜欢吗?”季肖冰一时语塞,这都哪跟哪啊?他叹了口气轻轻亲了一下高瀚宇的下巴:“唔……让我射……求你。”高瀚宇一直在缓缓抽送,不时的刮过那一点点软肉,磨得季肖冰心痒难耐。见高瀚宇无动于衷,他心生一计。他扭了扭腰,把那玩意吃了又深了几分,肠肉紧紧绞住粗大的性器。“噢……好深,好会吸啊冰冰……真快被你吸射了呢~”看着季肖冰被伺候的眯起眼享受性爱的快感,又因为被控制高潮微微拧眉的魅惑样子,顶弄的愈发凶了起来。又是一波猛烈的冲刺,季肖冰被撞的紧紧搂住高瀚宇,头死死埋在他的颈窝里,温热的鼻息重重打在高瀚宇身上,不时发出了几声压抑的闷哼。他讨好的用毛茸茸的头蹭了蹭高瀚宇,又侧过头亲了亲他的喉结:“唔……小宇……你松手让我射好不好……”高瀚宇勾了勾嘴角,松开了那只禁锢着欲望的手,但是手依旧不老实,指腹轻轻的在铃口蹭啊蹭的。

“一起射好不好……冰冰……”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季肖冰的耳垂。“唔……嗯……要……”季肖冰快被他逼疯了,这时候只要能射,让他做什么都行。他胡乱的答应着,手一点点的攀上高瀚宇的脖子,一直被冷落的性器抵在高瀚宇硬邦邦的腹肌上蹭着,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挂在高瀚宇身上。

性器快速的在他体内抽插,龟头毫不留情的狠狠擦过敏感点,让季肖冰抑制不住的大声呻吟,手也失控的乱抓。伴随着最后一阵猛烈的抽插,两人即将到达高潮。就在这时,季肖冰突然抓住高瀚宇的手臂:“唔……射……射在里面……”高瀚宇一怔,随后愈发快速又大力的操弄起来。操弄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大力操干了几十次以后,见季肖冰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哑着嗓子问身下被快感冲击到泫然欲泣的人:“一起到……好不好?”“啊……嗯啊……嗯……唔……”季肖冰胡乱的应着。终于在最后的几十秒冲刺过后,一道白浊浅浅打在了高瀚宇的小腹上,高瀚宇也发出一声哑哑的闷哼,射在了肠道深处。

高潮过后的季肖冰整个人都是软软的,他半倚在厨房的岛台上,媚眼如丝。半晌,他张开双臂:“抱……”高瀚宇撇了撇嘴,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草!流出来了!”

“一会给你洗。”

“地谁擦?”

“我擦地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