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瀚冰 你的快递

Chapter Text

砰砰砰……
“谁啊”季肖冰微红着脸从浴室出来,很明显,突然出现的敲门声坏了他的好事。
“快递。”
他抿了抿嘴裹又紧了浴袍,努力让自己都声音听起来正常些:“那个……你放门口就行,一会我拿。”
“需要本人签收。”
他纠结的转着手里的遥控器,他这样实在是不方便……
“我……没买东西啊。什么东西啊……?”他低沉的声音微微颤抖,这也太耽误事了。
“是一束花和一个小蛋糕,高先生让我送过来的。”季肖冰微微红了脸,两个大男人而且很快就要见面了,还搞这些有的没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想他的缘故,门外的快递员声音倒有些像他。
他想了想,把手里的遥控器随手丢在鞋柜上,把门开了一个小缝,伸出一只白嫩嫩的胳膊去拿东西,没想到外面的人猛的把门拉开,季肖冰失去重心直接往外面的快递员怀里扑,季肖冰一声闷哼,还好被眼疾手快的快递员一把捞起。
“没事吧?”季肖冰慌乱的连话都不准备答就往屋里钻,在门要关上的前一秒,门又被死死拉住:“您的东西还没拿。”
季肖冰想死的心都有了,刚刚那一摔把紧紧卡在身体里的跳蛋摔的更深了……他一把抓过东西就关上门,留下差点撞到鼻子的快递员暗暗恼火。
“您还有东西没有签收!”季肖冰现在杀了这个傻x快递员的心都有了,自己好不容易放下羞耻自己玩会新买的……玩具,这个不长眼的玩意偏偏来打扰不可。这特么哪家的快递员,一会问问高瀚宇必须给他个差评让他知道人间疾苦!季肖冰暗暗磨牙,气鼓鼓的大喊:“放门口!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说着就踩着拖鞋往浴室走去。

“大爷,你把你男朋友关门口了……”

听着门口幽怨的小奶音,坐在浴缸边边上晃着一只拖鞋的季肖冰的思绪还没飘过来便脱口而出:“你放屁,我没有男……卧槽……”

他来不及穿另一只拖鞋,赤着一只脚走到门口试探着打开门,门外哪是什么快递员,不过是压低了帽子的高瀚宇!
高瀚宇一脸哀怨,而季肖冰低着头一把把高瀚宇拽进屋里关上门,又从新打开门吃力的把硕大的行李箱拎进屋子。
高瀚宇随手摘了帽子丢在一边,搂过季肖冰就来了一个吻。
“你没有男朋友?嗯?那我是什么?”
季肖冰整个脸都红了一圈,一个字没说却像冲刺一样冲进浴室,几乎同时高瀚宇就听见了哗哗的水流声。
高瀚宇被孤零零的撇在外头摸不着头脑,委屈巴巴的开始换鞋脱外套。正在他准备把鞋放在鞋柜里的时候,鞋柜上一个粉粉的遥控器吸引了他的注意。“这啥啊,咋粉不拉几的。”他倒也没当回事,轻车熟路的把衣服挂上就往沙发上一倒,然后打开手机开始冲浪:“大爷,我这么久没回来,你不想我吗?”见里头的人不应答,他随手拿起遥控器:“大爷,你买啥了,咋还有个粉不拉几的遥控器啊。”
……
与此同时,浴室内水雾弥漫,当所谓的快递小哥来的时候,他刚好做完扩张用手指轻轻的把无线跳蛋推进去……
太上头了…男朋友提前回家正好撞见他自/慰,这怎么看怎么像欲求不满啊,而且就自家狼崽子的性格估计能拉着他做遍家里每一个角落吧…
季肖冰想想都觉得可怕,他腰能抗住自己扛不住啊。他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两只手指轻轻撑住穴口,另一只手轻轻往里探着想取出,但是因为不得要领无线跳蛋越来越里,甚至还擦到了内壁上凸起的一点是。一声甜的腻人的呻吟声破口而出,季肖冰急忙捂住嘴,脸上甚至还沾了一点乳白色的润滑剂都没发觉。
听着外面的人在外头乖乖的等着,季肖冰的心里更急了——他如果一会等急了冲进来自己保证明天起不来。就他那个小孩子脾气肯定会跟电动玩具吃醋,外加上小别胜新婚,自己的腰啊肾啊都不好说了。
想到这,季肖冰把腿再岔开一点点,伸进小穴的两只手指慢慢夹住一点点往外拿。好不容易离穴口越来越近,差一点点就出来了的时候,最大的变数出现了。
“大爷,你买啥了,咋还有个粉不拉几的遥控器啊。”
季肖冰暗道不好,怎么忘了把遥控器带进来了呢。最令人头大的是这小东西可以远程操控,最远十米都行……现在他除了祈祷他别进浴室还得祈祷他别瞎按上面的按钮……

瘫在沙发上的高瀚宇正在两面摆弄着遥控器,再好奇心的驱使下就小心翼翼的点了最靠下的一个按钮。
随即,在浴室的季肖冰就感受到了跳蛋的剧烈震动。因为实在是太过突然和剧烈,季肖冰不免被吓了一跳,然后就是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大脑,眼角微微泛着生理性的泪水,殷红的嘴唇几乎被他咬的要冒出血来,从脸到脖子甚至胸膛都泛着情欲的粉色。即使死咬住嘴唇,几声呻吟也不免争先恐后的破唇而出。令人要命的是,在外头认真捅咕遥控器的高瀚宇又一次乱按了按钮。这次震动更剧烈了,被男朋友不知情控制着跳蛋的感觉刺激又羞耻,肠肉又紧紧的咬住跳蛋不肯松开,性器还又硬了几分……虽然跳蛋的震感还是蛮强烈,但是对于季肖冰这种食髓知味的人来说远远不够,他想破罐子破摔,直接喊来自己的小男朋友把自己操到爽,但是……想想禁欲了这么久的小男朋友的战斗力,季肖冰只敢想想——否则他的老腰可以不用要了。
季肖冰一边咬着手指,一边伸手去小穴企图拿出来那个在他后穴里作乱的小玩意儿,好不容易碰到了但是由于太过滑腻跳蛋又重重擦过g点,他就像脱水的鱼一样腰重重的挺起来又塌下去,后背和浴缸的亲密接触让季肖冰一个闷哼,手背也留下了一个不浅的牙印。
身体和浴缸的撞击发出的闷响传出让高瀚宇一下子就神经紧绷了起来,他迅速起身并大喊:“大爷!没事吧!?”
季肖冰立刻回应:“没……没事,我不小心碰了一下。”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季肖冰想把那玩意拿出来的心变得更焦灼了。
不料外面的高瀚宇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瞎按着遥控器,季肖冰在浴室里面不由得叫苦连天。花穴汩汩流出的液体连大腿内侧都打湿了,跳蛋越动越快,季肖冰喘的也愈发急促,连一直未得到抚慰的性器前端都流出了淡淡的液体。“唔……好难受……嗯……怎么会这样……”随着跳蛋的逐渐加速,季肖冰连呼吸都变了调,本来英气十足的声音喘的甜腻的吓人。随着跳蛋的一阵猛烈震动,后穴紧紧绞紧跳蛋,似乎往更深处划去,隐约顶到前列腺点,带来了似有似无的酥麻感。季肖冰原本分的开开的大腿也不由自主的夹紧,跳蛋不够大,似乎羽毛一样轻轻刮着痒部,越来越痒,轻飘飘的透着无力。
“好……好痒……好像要……唔……”他伸手去按压跳蛋,他现在只希望跳蛋跳的再狠一点,狠狠的贯穿自己比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好受的多。他调整了一下位置,用手指把跳蛋狠狠的按压在敏感点上。随着手指重重一按,花穴瞬间涌出大量清液,顺带着把一直作乱的小东西也冲了出来还发出来啵的一声。一直被冷落的性器也颤颤巍巍的喷出一大股白浊,季肖冰也紧绷着双腿,大张着嘴急促地喘息着,漂亮的眼睛水盈盈的眼角还泛着红。身体无力的瘫在浴缸里,腿间一片滑腻。
他稍微休息了一下就把一直空放着的花洒对准自己,然后开始清理“犯罪现场”。刚刚高潮过得后穴不免空虚,不过真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他披上浴袍就要出去。快开门的时候手里还在微微震动的跳蛋变成了烫手山芋,季肖冰怕高瀚宇一会洗澡发现就匆匆揣进兜里就就打开了浴室门。
高瀚宇听到动静把手机一丢像大狗狗一样板板正正的坐在沙发上。季肖冰干咳一声有点心虚的磨磨蹭蹭的走到高瀚宇身边。在亲亲抱抱举高高一系列之后,高瀚宇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大爷,你这浴袍我没记错的话是我的吧?你怎么拿出来穿上了?”还没等季肖冰反应过来高瀚宇伸手往季肖冰兜里摸:“兜里是啥啊,硌死人了……诶??怎么还会动?”季肖冰暗道不好死死捂住兜连退几步:“啥……啥都没有!”高瀚宇心中狐疑,就抓住季肖冰捂住口袋的双手按在墙上,开始掏他的兜。季肖冰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着“审判”的来临。
高瀚宇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掏季肖冰的兜,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把那玩意捏了出来。看清了手里的玩意之后高瀚宇一下就想通了——他家大爷为什么一见到他就慌里慌张的冲到浴室,为什么在里头折腾了那么久还听见当啷一声,为什么大白天的洗澡而且接快递只伸胳膊去拿……
高瀚宇翻了个白眼看着满脸堆笑的季肖冰:“大爷,你是不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怎……怎么会呢?”季肖冰一紧张就结巴的毛病这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高瀚宇冷着脸把浴巾扯开一点点,宽厚的大手从腰间往下探去,季肖冰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高瀚宇无奈的又翻了个白眼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放松……”季肖冰下意识的放松,高瀚宇也趁这个机会探到了已经被扩张的柔软滑腻的花穴。
“瀚宇……”平时低沉清冷的声音现在带了几分情欲和委屈“我错了嘛……”
“你错了?你错在哪了?”
“我……”季肖冰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难不成让他说不应该让跳蛋操?季肖冰抿了抿嘴,又舔了舔唇,紧张和不安全部藏在小细节里。
高瀚宇叹了口气,这男人虽然比自己大几岁但是不开窍啊!他真以为自己会和一个电动小玩具吃醋嘛?
他会。
“嘴巴怎么弄的?”
“啊???”
“我说,嘴巴怎么弄的?”高瀚宇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
季肖冰显然是没搞懂高瀚宇的脑回路,只是傻愣愣的回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那就今天好好补偿你……”
高瀚宇几乎看不见的笑了笑:“你说的?”“啊……卧槽高瀚宇你放我下来!”季肖冰被高瀚宇一把打横抱起:“这是你自己说的。”
“高!瀚!宇!你特么往哪走?”季肖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
“飘窗啊,你自己家你不认识啊?”
季肖冰被直接压在飘窗上,尝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压根拗不过高瀚宇,他只能顺着来。深呼吸了一次就开始闭着眼睛去圈高瀚宇的脖子,唇瓣紧紧相贴的时候季肖冰感觉整个人都不真实了起来。他伸手去解高瀚宇的腰带小声的嘟囔着:“像做梦一样……当时……”高瀚宇轻笑:“当时的季老师又多爱说自己是钢铁直男,现在就有多爱出水儿。”
季肖冰报复般的一口咬下去高瀚宇的肩膀,高瀚宇倒抽一口凉气:“属狗的啊下口这么狠!”季肖冰轻笑,心说粉丝说你是狗子来着跟我可没关系啊,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高瀚宇轻轻拉着季肖冰的手轻轻碰到被薄薄布料勾勒出巨大形状的滚烫的性器的时候,季肖冰就好像被烫到了一样迅速抽回手,连搂着高瀚宇的手都一下弹开,嘶的一声:“草,高瀚宇你是不是吃春药了?怎么还……还会变大的啊……”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连季肖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本来尺寸就可观的很,现在更是吓人的很了。高瀚宇一边脱衣服一般嗤的一声笑出来:“我看你就觉得我不行,大爷,你男人什么时候用过春药那种东西?”看着季肖冰别扭的别开视线,高瀚宇迅速的把衣物褪去嘴里还是不忘说着荤话:“自己玩的时候有没有想我?是玩具操的爽还是我操的爽? 嗯?季老师?”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季肖冰确确实实的起了反应,连后穴里都小嘴儿似乎都在控诉着他死要面子活受罪。季肖冰眼神飘来飘去,没有完全满足的小穴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叫嚣,但是理智还是没有完全被淹没,他清楚的记得这里是飘窗,外面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他抿了抿嘴,搂住高瀚宇吧唧一口亲在脸上:“咱们去屋里做好不好……”看着高瀚宇的脸瞬间垮了下去,比他还委屈的说:“大爷……我为了你我都禁欲了那么久,然后回到家里……你又不理我自己一个人去浴缸里面玩跳蛋……然后说补偿我……现在又这样……”看着肌肉猛1委屈巴巴的撒娇,季肖冰真的原地破防,他!犯!规!怎么可以撒娇卖萌啊……
季肖冰只能闭着眼睛认命般的点了点头,他的一世英名啊……全折高瀚宇身上了。
他主动拉过高瀚宇,搂着他就来了个法式热吻,高瀚宇从他手里拿过主动权却只是加深了这个吻。温热的舌头强势的顶入口腔,风卷残云般的在其中扫过。季肖冰被亲的唔的一声,两人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见面了,让季肖冰有着一股子不真实的感觉。不过他还是非常希望高瀚宇再做点啥的。
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隔靴搔痒般的自慰,季肖冰现在痛恨高瀚宇是一个只知道亲亲的木头。他抓着胸前薄薄一层的浴袍狠狠的摩擦了几下完全没有被碰到的乳头,不过和不断收缩希望被狠狠贯穿的空虚的小穴来说乳头的瘙痒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季肖冰微微的喘息着,胸前两颗红点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甚至连他的主人都在不自觉的拉扯着衣服甚至还夹紧双腿轻轻摩擦,试图缓解穴内的瘙痒和空虚。而高瀚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觉,还在细细的舔着他的耳朵。他本来就硬的跟小石子一样的乳头现在更是硬的发疼。
好痒,想被填满,想要……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行。
“想不想要?”高瀚宇伸手从飘窗垫子的缝里拽出一条避孕套,放在他眼前晃了晃。
“进屋……瀚宇……”季肖冰的声音充满了情欲,每一个字都勾人的很,尤其是喊高瀚宇名字的时候,直接喊的高瀚宇小腹一紧,低头猛的亲了上去,一时间啧啧的水声充满了整个房间。他猛的把季肖冰的唇瓣卷入口中,直到整个都又红又肿才微微放开转战脆弱敏感的耳垂。

不过令季肖冰炸毛的是,高瀚宇依然还是浅浅的抽插,龟头浅浅的插入再拔出,任凭他怎么暗示都没用。季肖冰被他磨的暗吸一口凉气,真想把上面那个天天乱吃醋的男人踹下去,隔靴搔痒,还不如不做,肉穴也饥渴的要命,想要一个粗长的东西狠狠的操进去来缓解穴内又空虚又痒的状态。无奈,季肖冰只能自力更生,扭着身体开始努力的让小穴整个吞下肉棒。

肉穴里瘙痒的穴肉被粗大的肉棒一下碾过去,季肖冰爽的脸呻吟都变了调,又软又媚带着沙哑的味道,勾人的不行。他别扭的别过脸去,好像自己在恋人面前表现得太过于饥渴了...

而高瀚宇脑子里的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在看到小穴一点点吞下一半肉棒和听到那声变调的呻吟声的时候,就彻底断掉了。他一愣,低头看着别过脸的季肖冰,他的眉头紧紧锁着,脸上泛起诱人的红晕,就连眼尾都因为这一下的刺激有点泛红,总得来说就是一副强压着舒服的欠操样。

高瀚宇一把搂住他,把他狠狠的压在飘窗的玻璃上,狠狠的往里操了进去。后背的凉意外加上强烈的刺激让他整个小穴紧紧绞住,高瀚宇被吸的闷哼一声,轻轻揉着他的臀瓣:“季老师,放松,一会给你老公吸射了。”一边这么说一边抱起季肖冰,猛的往敏感点上顶,作乱的手从臀瓣转移到漂亮的肉棒上,大拇指轻轻的摩擦着铃口按揉了一阵子,逼出不少体液。在后穴和性器的不停刺激下,季肖冰忍不住小声呻吟,哑着嗓子小声抗议:“嗯……别闹了……瀚宇……深一点……”高瀚宇终于绷不住,狠狠的在后穴内疯狂抽插起来,就连季肖冰的呻吟也在强烈刺激下变得破碎而又淫荡。“唔……填满了……好深……嗯…慢点……啊……”季肖冰抱着他越抱越紧,双腿紧紧夹住,漂亮的肉棒在高瀚宇对后穴的一阵猛攻下,颤抖着射了出来。精液就这样华丽丽的打在了高瀚宇小麦色的小腹上,后穴也紧紧的吮吸着带来巨大快感的肉棒。后穴也分泌出大量的淫水甚至都洇湿了铺在飘窗上的床单。高瀚宇被夹的闷哼一声,报复般的用粗糙的指腹狠狠的碾压过季肖冰胸前硬的跟小石子一样的乳头。季肖冰则是被突如其来的高潮抽干了全部力气,被粗暴的对待乳头也只是小小的哼唧一声表达不满。高潮的冲击过后,季肖冰哼哼唧唧的想让身体里那个势头不减反增的东西退出去。

“爽完就跑?季老师不厚道啊,啊?”说着他一把拉过想悄悄逃走的季肖冰,他一个趔趄,只感觉体内的庞然大物戳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季肖冰被这一下子搞的似乎逼出眼泪来,本来就红红的眼角倒是泛起了一丝泪光。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胡乱的抹了抹眼角,强装镇定的呲了呲牙:“草!你干嘛!”

“哭了啊……”

“没有。”季肖冰回答的非常斩钉截铁,好歹也大好几岁呢,被操哭什么的……也太特么羞耻了吧。

“背对我。”说着就吧唧一口亲上去。

季肖冰被吧唧一口亲完有点懵,下意识的就调整了姿势面对着大大的玻璃窗撇开腿跪坐着。他起先被哄的迷迷糊糊根本没觉得怎样,反正是在家里而且是在床上……当他整个人都被身后的高瀚宇压在玻璃上的时候,有丝丝凉意的玻璃接触到毫无防备的滚烫肉体上,季肖冰一个机灵。他这才发现眼前的不是卧室内的陈设,而是他妈的玻璃外头的街景!!!

季肖冰还没反应过来后边的人直接再一次插了进去。本来就高潮过后的季肖冰穴内更是敏感,这一下就把季肖冰搞的大声的呜咽起来。虽然他们所在的楼层不高,但是季肖冰是有点恐高的,再加上随时能被外界发现的认真让他整个人都是紧崩的,自然身体的敏感度也会高很多,似乎所有感官都放大了好几倍。他能敏感的感觉到粗大的肉棒在他身体里进进出出,有意无意的擦过小穴深处的那一点点软肉。随时能被发现的认知让季肖冰害怕之中竟然带了一点点兴奋,更多的还是羞耻。他整个脸外加脖子都红透了,感觉耳朵也火烧火燎的,他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才会答应高瀚宇在飘窗胡闹。他紧闭着双眼,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眼角似乎还带着一点点水痕。他虽然闭了眼睛但是脑子里还是刚刚看到的外面的街景,傍晚来来回回的人很多,他似乎还能听见遛狗的大妈在和邻居交谈……

“怕什么,刚刚被我草到又哭又叫还让我别戴套的不是你?再说,你不是喜欢刺激吗?嗯?季老师?”性感而沙哑的声音本来应该应该念台词和唱歌,现在却在他耳边说着荤话……季肖冰不免小腹一紧,漂亮的肉棒微微抬头的,羞愤的扬手拍了高瀚宇胸肌一下。没想到高瀚宇直接握住了季肖冰的手,凑上去舔了舔他的指尖。季肖冰有点惊愕,甚至有点结巴:“你……你干嘛。”高瀚宇一脸无辜漏出小白牙:“当然是在干!你!啊!”一边说一遍用粗大的性器对准小穴内最敏感的那块软肉猛攻,和平时的偶尔擦过软肉完全不同,后入的姿势让这一块软肉被完美的顶撞。季肖冰被这一下子之间搞到失神,微微张着嘴巴低声呻吟:“瀚宇不要啊啊嗯啊啊受不了了!”高瀚宇轻轻掰过季肖冰的头把自己的一根手指和刚刚舔舐过的季肖冰的那根手指塞进去:“不可以不要哦……小猫咪不可以不乖的。”季肖冰本能的舔舐着两根手指,就像口交一样。场面太过香艳,高瀚宇脑子嗡的一下。他想让季肖冰开个真正的口活,季肖冰那么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在胯下张着红红的小嘴儿吞吐给他性器的样子。他慢慢抽出手指,拉着季肖冰的手就探向他殷红的乳头。高瀚宇用沾着点季肖冰口水的手指抹在了他的乳头上慢慢打圈,硬的更厉害的粉红的乳头泛着奢靡的水光。他拉着季肖冰的手一点点摸向季肖冰自己的乳头,早就渴望被触碰的乳头一碰就让季肖冰不由得惊呼一声:“嗯嘶啊……”

“玩了这么多次怎么还这么粉的啊,季老师你自己摸一摸,舒服的。”

“闭嘴。”声音软软的,一点震慑力都没有。高瀚宇撇撇嘴,忍不住腹诽一句——口是心非。他随意蹭蹭季肖冰胸前的两个小红点,挑逗到他肉棒又一次完全抬头,高瀚宇凑到季肖冰耳边说:“又硬了呢季老师,今天被我干到射好不好?”半瘫在高瀚宇怀里的季肖冰轻声嘟囔一声,似乎默认了,他撒娇一样歪着头把头埋进高瀚宇的颈窝里,吮吸着属于他的味道。

高瀚宇揽住怀里累到似乎在打盹的小猫咪,轻轻的磨着牙说:“这种时候都能打盹啊……季老师你最近是不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季肖冰慢悠悠的抬起一只眼皮,薄唇微启:“累……卧槽高瀚宇你干什么!!!嘶……”高瀚宇把他以微妙的姿势压在了飘窗的玻璃上,胸前的小肉粒随着节奏被压的又爽又痛,伴随着大力抽插的水声,直接让季肖冰由哼哼唧唧变成了大声的变了调的呻吟。自然,漂亮的肉棒也抵在了有些许凉意的玻璃上,被剧烈的温变刺激到的小东西不免顶部渗出丝丝淫液。只听吱嘎一声,性器就在透亮的玻璃上留下了一条很明显的水痕。

他抽送的速度不快,但是每一次都狠狠贯穿到底,出来的时候也只有龟头在里面挡着,折腾的季肖冰欲罢不能,也逐渐爽的他叫不出来,喉咙处溢出几声微不可闻的呻吟。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巨大的性器在穴内用力操弄,汁水飞溅,被撑得开开的穴口甚至还翻出了一点粉红色的穴肉。

“楼下叔叔阿姨们可随时都能发现你呢……你现在这副样…”话音未落就被季肖冰直接打断:“你他妈……给我闭嘴……高瀚宇嗯嘶……嗯……你大爷的……”“那就闷声干大事了?你小名叫大事啊大爷?嘶,怎么这么多次还夹这么紧……”季肖冰本来就是容易脸红的体质,现在只感觉脸上烧的很,便别过头自欺欺人般的闭上眼小声的哼哼唧唧。

湿湿软软还在逐渐变热的后穴倒是比它的主人诚实的多,每次被狠狠的贯穿,穴内的软肉都依依不舍的紧紧缠住猛烈抽插的粗大性器。被撑的圆圆的穴口流出来的淫水已然变成淫荡的乳白色泡沫,再加上被撑圆的粉嫩的穴口,视觉上的冲击更加令人血脉喷张。看着怀里的人逐渐紧绷,手也一点点探向自己的肉棒,高瀚宇一把抓住季肖冰的手:“不要。”季肖冰急得要发疯,眼泪汪汪的抬头看着高瀚宇:“求你。”高瀚宇一下就心软了,一把握住季肖冰的性器用拇指轻轻的摩擦着着头部:“那一起射……”雪白的泡沫一点点浸湿飘窗的单子,穴口不断收缩着将男人的性器死死夹住。

“放松!我射在你里面你该不舒服了……”一向在这种事情上不紧不慢的高瀚宇此时的语气也听出来几分迫切。

“唔……嗯那就射在里面……大不了给你生个孩子啊哈……嘶……”听见这话,高瀚宇不仅眉头突突直跳——真特么妖孽。他不禁加大了几分操弄的力度,似乎要把身体整个都送进去一样。“啊……嗯……好深……要到了……”“那就一起射,嗯?”指腹轻轻摩擦着铃口,引得怀里的人一阵战栗。他抱起怀里的人,极速抽插几十下,滚烫而又浓稠的精液冲马眼喷出,滚烫的打在后穴的最深处。与此同时被高瀚宇轻轻握住的小肉棒也颤颤巍巍吐出一股精液,打在了飘窗的玻璃上。

高瀚宇轻轻揽着季肖冰,凑近他说:“大爷,你看楼下好多人都见证你被我草射诶……”季肖冰不愿面对这样的现实,把头埋在高瀚宇的肩膀上:“真的没脸见人了……”看着怀里的人情绪有些低落,高瀚宇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笑着说:“好啦,逗你的,半年前咱家所有窗户都被我贴上了单向膜了,外面看不到里头。”季肖冰一口老血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的,但是他实在是被折腾的要散架了,就头也不抬闷闷的说了一句:“服了……今天是被你算计了?”高瀚宇呲着白牙嘿嘿一笑:“有备无患嘛,今天不是挺爽的吗?我看见有粉丝写……草你属狗的啊!嘶……”“我真应该给你踹地上去……你特么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脑子里天天想的都是你,不过是怎么……”“闭嘴,洗澡去,洗澡的时候再说这种话给你禁欲你信不信高瀚宇!!!”

话音刚落,季肖冰就被高瀚宇一把抗到了肩膀上。

“草!你干嘛!”

“洗澡啊!”

“那你去啊!你把我放下!”

“鸳鸯浴啊!咱家浴缸够大!我当时还特意挑了个大的!”理直气壮.jpg

“你滚啊!”

“别闹,精/液要流出来了!”高瀚宇轻轻拍了拍他柔软的臀瓣还上手捏了捏。

“滚蛋!”季肖冰的脸一下就又红又烫,脑子里回荡的全是当时自己随口说出来的荤话,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

最后在季肖冰的强烈反抗之下,季肖冰一个人在浴缸泡澡,而高瀚宇被撵到淋浴间冲澡,中间的帘子被无情的哗啦一下拉上。高瀚宇现在无比懊悔当时听季肖冰的话给中间加装了一个无痕滑轨……这下好了,严严实实啥也看不见了……

而季肖冰这边,毫无忌惮的大开双腿,用手指轻轻的一点点挖出穴内的精液……

“嘶……他到底搞了多少在里头……”

终于把里面的东西清理个七七八八,季肖冰也喘的不行。即使再小心谨慎,也是会碰到敏感点和穴内的软肉,生理反应在所难免。他舒舒服服的泡着热水澡眯着眼睛随意揉捏着硬到发疼的乳尖。季肖冰的身体原先就比较敏感,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自然会更敏感些。就在他咬着嘴唇哼哼唧唧的揉着胸前的胸前的小肉粒的时候,高瀚宇悄悄拉开帘子……只见季肖冰双腿大开,粉红的穴口一张一合好像在把水吞进去,双手轻轻的揉捏胸前的两个小肉粒,下嘴唇被咬的发白可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

高瀚宇脑子嗡的一下,季肖冰看见他拉开帘子进来立马把调整姿势由瘫改坐,双腿并拢,手上的动作也僵住,一时间竟不知道手该放哪。

 

“我……”

高瀚宇一把把季肖冰拉站起来拽到怀里,掐着他的下巴就亲了上去。舌头霸道的顶进季肖冰的口腔,占有欲很强的认真扫过口腔内所有角落,又缠住对方的舌头久久不肯分开。直到把季肖冰亲的快缺氧,又在他嘴唇上用尖牙一硌,还从嘴巴里牵出了一道细细的银丝。

“嘶,疼!”

“你还知道疼!怎么又咬嘴巴!?”

“啊?”季肖冰懵了,他那一瞬间想过很多高瀚宇可能出现的反应,比如踏进浴缸给他拉起来再做一次,比如……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是这句话,而且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呢?

他脑子又一次嗡一下……

“所以说你那会没吃醋?只是觉得我把自己嘴巴咬破了你心疼???”

“不然你真以为你老公会和一个电动玩具吃醋?你以为我是你呢?”高瀚宇看着眼前才反应过来的人默默翻了个白眼……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

“你都说要了扩张润滑也做好了我解释个屁啊……”

“我……所以你给我一顿折腾威逼利诱又去飘窗……你没吃醋啊???那你一副吃了醋的表情……”

“大爷,我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好歹是个演员啊……而且不是你自己说的要补偿我的嘛?”高瀚宇又一次翻了个白眼。

季肖冰突然有点心梗……确实人家什么也没说,是他自己底气不足自己挖坑自己跳……

“好啦你要是喜欢玩我多给你买点咱们一起玩!别生气啦!”高瀚宇眼睛圆圆的呲着一口白牙人畜无害的说。

“高瀚宇你特么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