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朱白】换新床

Work Text:

朱一龙的小木床有些年头了。
说起来那张小床还是他好几年前带回家的——前头亲戚盖新房请他帮忙,期间说要把旧东西都卖废品,朱一龙看着那木头床还挺好,不舍得扔,亲戚便给了个人情让他搬回去了。用湿抹布擦擦闲置时落的浮灰,再放太阳底下晒晒,用起来可不错呢。
到后来他们搬进了城里的小房子,朱一龙自个儿提桶把掉粉的墙又重刷了一遍,也把它带了过去,好省去买床的钱。
白宇给他搭把手的时候就喜欢踢了拖鞋在上面来回地走,边走还边夸道,这床挺结实诶,不像之前那个铁的,踩上去净响!

到如今,新家也成了旧的;他们的床于是就更旧了,木制的身子上被时间和小虫咬出来好些斑驳痕迹,床板子裂了两道,就连木腿也松动了,人一躺上去就嫌疼似的叫唤。

过惯了苦日子的两人当然也不嫌弃,睡得习惯了,平时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好。但等到他俩从厂里下班回家,吃罢晚饭裹被窝里亲亲我我的时候就显得有些尴尬——朱一龙掐着白宇的腰一下下地顶,小木床也跟着咿呀呀地晃,那声音听得朱一龙直脸红,不禁收敛了动作,却被白宇夹得又控制不住猛撞起来。

好几次白宇笑他,说怕哪天床被你摇塌了。

爱人是在开玩笑,却被他一字不落听进了脑袋里。朱一龙认认真真考虑了好几天,最后还是跟白宇商量,要不要换张新床。

怎么的,要结婚啦?白宇躺在他肚子上蹭着脑袋瓜,胳膊一抬,手指尖晃来晃去仿佛指点江山,要不咱直接来全套,换新床,换新被,还有新衣服,也不分什么新郎新娘子,就这样结成夫妻,可行?

不可行。朱一龙被他逗得笑,说,你怎么这么随便嘛,照这样说换套衣服就结次婚咯?

反正都是我们两个,也不是不行,多喜庆啊,还有好多结婚纪念日呢。

别闹,说正经的。这个床确实有些年头了,指不定哪天真的就晃……睡塌下了,可不安全。修也不值当修,倒不如换个新的。

噢~白宇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你还真担心会被咱搞塌了啊?

真的。你不也能听见?它每次叫唤得我都心慌,可是又停不下来,只能一边慌着一边收动作……

嘿嘿嘿,那也是,哥你太猛,别说床,那时候连我自己都感觉要散架了。
这么说,要真把人摔坏了才心疼呢。买个新的也好,过两天就去吧?咱俩一块儿,选个便宜还结实的。

选你喜欢的。

没错,白宇一本正经地接话,要跪起来不硌膝盖的。

那再买个床垫。

这就不用了,快到夏天要铺凉席,买个席子吧。

你不是说要不硌膝盖的?

那换个姿势不就好了!省得你做的时候还打我屁股!

盒盒盒盒盒……这么久了你还计较呢?那次是我没注意手重了,之后我都是轻轻拍的,你不是还很爽吗?

确实……哎来来来,你不计较是吧,让我拍拍你屁股!怎么的别躲啊哥,我又不用力!你屁股那么圆给我拍两下咋了?

我就不哈哈哈哈哈……哎我逮着你了!够不着了吧?

你怎么又欺负人——

 

哐!

 

……
……

愣头愣脑的两人坐在水泥地上面面相觑。

龙哥。

昂…

咱今儿下午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