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暗里着迷》(原创攻&邱刚敖 一切为了HE)

Chapter Text

暗里着迷(3)【就要阿敖he结局】
预警:原创人物/三观不正

随着王琨和越南仔毒品交易时间的确定,邱刚敖复仇好戏拉开帷幕了。
叶志安和邱刚敖两个人默契地暂停了联系,这是邱刚敖对警局的复仇,在阿敖提出要求之前叶志安并不准备主动插手,但不插手不意味着不关注,当得知邱刚敖杀了姚sir的时候叶志安还是不由得挑了下眉,和警局打交道那么多年叶志安当然知道姚sir对邱刚敖和张崇邦意味着什么。
“毫不犹豫,直接就杀,阿敖当年是有多委屈啊”完全没有是非观的叶志安看着消息感慨道。
然后半夜在自家的酒吧里,难得的又遭遇了一次查牌。警局里谁不知道酒吧里面叶生的这家店是最干净的,毕竟经常有叶志安本人坐镇。“看来阿敖让警察们气得不轻”,靠在二楼栏杆上,叶志安睡眼惺忪地看着楼下忙忙碌碌的差人。

警察忙完了,酒吧关门了,叶志安也清醒了,
凌晨三点,坐在吧台前无所事事的叶志安看到了进店的邱刚敖。
“阿敖来喝酒吗?”
看到这个点还清醒的叶志安,邱刚敖表示有点意外,一般这个时候大佬不早都喝醉了吗。
“警察查牌,被迫清醒”好像知道阿敖想问什么,叶志安自己先回答了。
邱刚敖难得的发自内心的笑了“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想也知道是自己的行为惹怒了警察们,只能来查牌撒气,“大佬你每次都这么配合查牌吗?”
“也没有,还是闲散人士的时候,曾经从二楼把酒瓶砸到警察身上,被当成小混混吼了”丢人啊,叶志安本来就趴在桌子上说着忍不住低下头。邱刚敖听到了哭笑不得,眼前的这位曾经在口供室让自己哑口无言,怎么现在什么料都往外爆。陪阿敖喝了两杯酒的叶志安果断有了困意,看着天色渐亮,给阿敖交代了声冰箱里有吃的就回房睡觉了。

其实邱刚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叶志安的酒吧,他只是今天意外见到邦主后,心情非常乱,甚至连超负荷的体力训练都没法让他平静,出门散步竟然走到了这里。

其实叶志安在看到邱刚敖的那一刻就知道,复仇成功并没有让他开心,他还是深陷在入狱前的噩梦里,我要怎么才能让你忘记过去。

-----------------------------

邱刚敖计划中唯一的变数就是他没有想到公子又一次坏了他的事情。
行踪暴露,阿华被捕,听着公子的求饶声,邱刚敖竟然越来越愤怒。当年抓可乐要不是公子话多,他们可能就不会进监狱。监狱里兄弟们替他背了多少锅。上次那么危险的行动,耳麦竟然没有声音。这次,这次偷表,杀人,还让兄弟入狱,有没有可以救出阿华的方法,有,只有一个…….
一个不注意,邱刚敖咬断了指甲,他也做了决定。

“我已经说过了,谁要犯错,老天爷都不给面子”
一刀插中了公子的动脉,喷出的血液溅了一脸,杀了公子后,邱刚敖布置着后面的事情,虽然很想忽视,但他分明在两个兄弟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一丝畏惧。“如果是叶志安的话,他肯定不会这样”不知为何,邱刚敖突然想起了叶志安。

-----------------------------

和计划的一样,邱刚敖带着兄弟们大摇大摆地走进警队,报案。
看着眼前的人黑衣黑裤黑皮靴,将眼睛藏在墨镜之后,张崇邦突然意识到,邱刚敖竟同从前半分都不相似,看他的目光似是在看陌生人。
消极怠工地应付完了第一波审问,邱刚敖无聊到犯困,透过面前的单向玻璃盯着张崇邦,他知道张崇邦一定在那里看着他,他等着张崇邦来亲自审问他。

“是什么人目无法纪、冷血、连自己的兄弟都杀?”
“这些混蛋,全抓了就天下太平,你怎么看?”
曾经一起许下的天下太平的誓言好像离得那么远,曾经台球室里的打闹就如同从未发生过。你是高升了的警察,而我被你推入地狱永远都爬不出来,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你为什么不冲我来,那些死掉的兄弟是无辜的”
你同我说无辜?他们无辜那我算什么?我这一身伤疤,四年的凌辱算什么?
“你别在这里颠倒黑白”
颠倒黑白,在监狱里每天都有我亲手捉的犯人找我算账,这是黑还是白?你宁愿维护一个贼,都不帮你兄弟,这是黑还是白?

疯狂的争吵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邱刚敖一口气把这么多年想质问张崇邦的话都发泄了出来,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等待48h的结束。他本以为这些话说出来会好受一点,原来只会让自己更难过,张崇邦可能从来没有在意过。他不知道阿敖到底为什么会对犯人刑讯;他不知道阿敖在里面过得怎样的生活;他甚至都不敢去打听阿敖的消息。
看着张崇邦离开,阿敖自嘲地笑了,我为你做警察,我努力和你并肩,我将你视为我的目标,这样度过的十几年到底算什么?

48小时很快过去,看着警察们因证据不足被迫释放犯人的窝火样子,邱刚敖带着兄弟们笑着走出警局大门,出于意料地发现叶家的车队停在门口,为首的是叶志安的车,这排场甚至比当年接叶志安回家还要阔气。看到这一幕的阿敖,是发自真心的笑了出来。
警察们却不由得恼火,谁不知道叶志安是干什么的,谁不知道这人让警署吃了多少次闷亏,车队停在面前这不是示威吗。正要上前询问,就见叶志安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一身笔挺西装靠在车旁笑着说:“阿sir,我们接完人马上就走。”
接人?接谁?只能是接现在走出来的几位前警务人员。军火大佬和持枪悍匪的组合让警察们直皱眉,张崇邦上前询问二人的关系,毕竟邱刚敖的记录里没有显示被叶氏集团雇佣。
本就在警署里待得不爽的阿敖,听到这个问题,一时冲动直接捏住叶志安的下颌就吻了上去,唇齿相依的瞬间叶志安主动搂住他加深了这个吻。
不得不说,这一吻,惊呆了所有警员也惊呆了所有小弟们,甚至包括叶志安自己,但大佬毕竟是大佬,脑海中烟花爆炸的刹那就找回了自己,主动配合阿敖不让他半途而废。
一吻分开,邱刚敖没说话,瞥了张崇邦一眼就走向了车的驾驶室,叶志安舔了舔嘴唇,看着张崇邦“张sir,就是你看到的关系”。

警员们还没来得及消化面前的事情,就传来张崇邦妻子被绑架的消息,虽然很想给车里的人一拳,但忌惮靠在车旁的叶志安,张sir捏了捏拳头,还是放弃了。

“没想到不过是来接个人,竟然会让阿敖这么主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叶志安看邱刚敖车开得飞快,甩开一众小弟,不自觉地笑了“现在是害羞了吗?”当然这些话也只是想想而已,叶志安可没胆子调侃阿敖,老婆手上的蝴蝶刀多可怕啊~

 

暗里着迷(4)【就要阿敖he结局】
预警:简易车/原创人物/三观不正/

看着iPad里司徒杰的忏悔,
张崇邦,你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会后悔吗?
不会的,你只会觉得当年的审判没有错,邱刚敖果然变成了罪犯。
一路飙车到海边的邱刚敖,嗅着湿冷的海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露出快哭了一般的笑容。又在下一刻重新启动了炸弹,那张崇邦不如也让你尝一尝被逼无奈的痛苦,你会怎么选择。

站在邱刚敖旁边抽烟的叶志安,掐灭了香烟,转身抱住了邱刚敖,
“阿敖,真相其实不重要,人们只愿意相信他们眼中的事实”
“不重要,凭什么不重要”,被叶志安的话激怒的邱刚敖吼着推开了叶志安,“你没有经历过,凭什么说不重要”。叶志安叹息着摇头,但这个举动却直接让邱刚敖的怒气值达到顶峰,“叶志安,你个黑道大佬管这么多我的事情干什么?你要是想上我的话哪需要这么麻烦”。叶志安皱眉,邱刚敖又笑了,笑的好讽刺“你知道我在监狱里被多少人上过吗,呵,我都数不过来。大佬你有洁癖的,不嫌恶心吗?”

被哽住的叶志安停顿了一下,“阿敖,那不是你的错。”
但邱刚敖的愤怒就像燃烧起来篝火,越燃越旺,“一直对我这么纵容,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眉梢眼底全是挑衅。看着叶志安的表情逐渐变冷,眼神变得晦暗不明,邱刚敖心道,对,就是这样,这才应该的叶志安原本的样子,然后带着毁灭一切的疯狂,又添了一把火,
“大佬,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不如帮我口,或者让我上啊。”

真正生气的时候,叶志安是十分平静的,平静到你甚至感觉不到他的气息波动。
叶志安没有说话,直接将邱刚敖拽上了车,飙车回叶家别墅,不再用笑意掩饰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是漠然和冷静,一如多年前监狱里那位旁观者给邱刚敖带来的如芒在背的不安。

关上门的那一刻,邱刚敖就被叶志安压在门上狠狠地吻了下去,唇舌纠缠不放过彼此口腔的任何细节。彼此喘息的时候,叶志安解开了邱刚敖的衣服,轻柔地抚摸着他身上一道道伤疤,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阿敖,你特别好”,声音温暖的竟然让阿敖有点想哭。趁着邱刚敖发怔的时候,叶志安吻上了邱刚敖脸颊的伤疤,用舌头仔细描摹。伤疤本就是邱刚敖最不想让人触碰的地方,叶志安的轻舔更让他条件反射般的把蝴蝶刀贴在了叶志安的大动脉上,只要他轻轻一划,叶志安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叶志安仿佛没感觉到颈侧的蝴蝶刀,又或者他完全不在意,顺着邱刚敖脸颊上的伤痕一路向下,吻过脖颈,吻过胸膛上的疤。邱刚敖盯着蝴蝶刀看了几秒,索性把它扔到了地上,伸手抱住了叶志安。

被难得的温暖冲晕了头脑,等反应过来时,邱刚敖已经被褪去了衣裤,躺在床上。解开了衣襟的叶志安细细亲吻邱刚敖身上的每一处伤疤,他吻得很轻,好像身下的人脆弱得像蝴蝶,好像生怕勾起这些伤疤之下的疼痛。邱刚敖的确和很多人做过,但都是报复和泄欲,哪曾在性事中被爱过。就算只有一次,也希望可以被温柔地对待,阿敖闭着眼睛放任身上的人用亲吻让自己早已麻木冰冷的心慢慢暖起来。

当叶志安的舌头舔过邱刚敖的腰腹还在向下蔓延的时候,邱刚敖的身体僵住了,叶志安发现了身下人的紧张,用手抚摸他的大腿内侧,褪去了阿敖的内裤,下一秒用嘴包裹住了阿敖的阴茎,舌头抵在马眼上细细舔弄。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阿敖睁开眼差点起身,然后不由分说被叶志安按住了。邱刚敖向下看去,叶志安轻吻着他曾经被多少人恶意对待的地方,眼眶有点泛红,叶志安好像知道邱刚敖在看他,直接来了个深喉,然后带着情欲的双眼看向了邱刚敖,毫不意外地发现阿敖浑身颤抖了一下。

在情感和欲望的双重交织下,邱刚敖在温暖中攀上了高潮,泄在了叶志安嘴里。叶志安没什么给人口的经验,吐出的时候慢了一些,直接被呛到咳嗽。所以刚刚从情欲中缓过来,眼眶微微泛红的邱刚敖,入眼看到的就是嘴角和脸上沾着他的精液的叶志安。叶志安在邱刚敖的唇畔轻轻一吻,“我可以继续吗,阿敖” 。

回应叶志安的是邱刚敖主动的回吻,其实被迫接受调教了这么多年,在叶志安温柔的对待下阿敖的后穴早已湿润了。邱刚敖解开了叶志安的裤子,果不其然看到已经饱满的欲望,以骑乘的方式让叶志安用最直接的方式进入了自己,然后开始主动地上下摆动。被阿敖的主动和火辣惊到的叶志安,脑中如同炸开了烟花,邱刚敖是毒药,早已流入了他的骨髓,这要他怎么戒?

一夜纵欲的后果,竟然是叶志安第二天没有起来……
“大佬,你这样好像是我上你一样”
“滚!!!”

 

暗里着迷(5)【就要阿敖he结局】
预警:原创人物/三观不正

“一百亿现金可以十分钟内从保险库移走吗?”窝在沙发里等叶志安下班的邱刚敖突然问道。
“可以”,正在看文件的叶志安头也不抬地回答“去看《惊天魔盗团》,连五分钟都不需要”。
“.…..”邱刚敖表示不想说话。
“要是你准备打劫银行金库的话,或许我们可以计划做得再大一点”,半天没等到对方反应,终于批改完文件的叶志安抬起头看着邱刚敖认真建议道。

两辆疾驰但方向相反的车交错的一刹那,邱刚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张崇邦的运气为什么会这么好,邱刚敖怎么也没想到向飞虎队开枪的张崇邦竟然还能作为警察继续办案。前面设置障眼法的银行,拦住了警队的大部分警力,还是拦不住张崇邦,都是不按规矩办事儿,邦主你为什么可以安然无恙。规则呢?秩序呢?冷笑一声,邱刚敖松了松领带,解开笔挺西装的几颗扣子,招呼兄弟们立即拿枪准备开战,边战边退。

枪声喧嚣,怒火冲天,
两拨人疯狂到直接炸了尖沙咀,被警方前后夹击暂时避在几辆车之间的邱刚敖在耳机里听到了叶志安的声音“接应的人还有20秒到,七点钟方向”,几人交换了眼神,默契地在三秒钟后同时开枪,邱刚敖咬开手榴弹向张崇邦方向扔去,看到对方被爆炸的热浪掀起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快意。

烟雾弹散开,远程架枪掩护,三辆完全一样的车在接到人后立刻往不同方向驶去,特制的玻璃也让人看不到车内的情况。从废墟中爬起来的张崇邦来不及多想就随便找了辆车,朝距离最近的车追了过去,可能真的是孽缘,那辆车中坐着的正是邱刚敖。追逐的过程中,张崇邦还接到了警队的电话,“张sir,霍家人没报案,但有另一帮贼真的把汇通银行的运钞车抢了,兄弟们已经开战了。”

半天之内,两起大规模的持枪抢劫案,还有一起受害人没报案。
满腹疑问的张崇邦在赶去支援和抓住邱刚敖问清楚之间,咬牙选择了后者,他想知道邱刚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终于为邱刚敖破了自己的规矩,却毫无意义。
看着紧追不放的张崇邦,邱刚敖好想笑。邦主,别的贼犯事儿你还秉着公正去处理,你兄弟被人诬陷被你一句话逼去坐牢,现在你还想拉我回头吗?一个急转弯,邱刚敖索性踢开司机一把握住方向盘,扔掉了指示撤退路线的耳机。那就看看这次是你赢还是我赢。

从飙车竞逐,到车上枪战,再到教堂废墟中的打斗。
邱刚敖拿着张崇邦最讨厌的蝴蝶刀,角度刁钻,招招毒辣,发狠了想在对方身上留下和自己一样的伤疤。张崇邦也没有手下留情,他太了解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师弟,看着他从菜鸟变成优秀警察,又看着他入狱到现在自毁人生,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警察他只能履行自己的指责。
“邦主,你还想抓我回去坐牢啊。”
“你竟然没被免职,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说一套做一套?”
不知道是打斗造成的新伤,还是监狱里留下的旧伤,邱刚敖只觉得好痛,他只想将这种痛千倍百倍附加在张崇邦身上。但是啊,他和张崇邦之间的比赛好像自己都是输得多赢得少,从台球到乒乓球再到抓贼,本有机会在职衔上赢过张崇邦,哪能想到自己却入狱了。“邦主,如果那天你去追可乐,我们俩的命运会不会反过来?”靠在墙壁上,吐出一口血的间隙,邱刚敖勾起了嘴角。回答他的是张崇邦的沉默和毫不犹豫挥过来的警棍。

突如其来的枪声和炸弹让二人一惊,快速向教堂两侧散开寻找掩体,被枪炮炸起的烟雾中,一身西装的叶志安走了进来,在二人愣神的间隙,招呼抢手快速把麻醉剂注射到了张崇邦和邱刚敖体内,示意小弟先把阿敖抬上车,然后走到张崇邦身边,蹲了下来,“刚刚那个问题,是不敢回答吗”,叶志安顿了一下,目露嘲讽,“如果那天你去追可乐,阿敖一定不会让你入狱。”

用集装箱转移,邱刚敖觉得自己原来的想象力真的太局限了。
他和叶志安坐在车上,车在集装箱里,集装箱正被大货车拉走,集装箱外是呼啸而过的警笛声。叶志安握住邱刚敖的手腕,取下藏在手表里面的追踪器,放到阿敖手上,打开了广播。
“霍氏银行总裁霍兆堂今日意外猝死,叶氏集团在刚刚已完成对霍氏银行的收购”
“抢劫汇通银行运钞车的劫匪,据悉是茶果岭毒贩残党,已被警方一网打尽”
“汇通银行运钞车中部分钞票是假币,警方已介入调查”
听到新闻,邱刚敖就反应了过来,原来自己只是整盘棋局中的一颗棋。
“你用我做饵?”邱刚敖的声音不自觉带上了冷意,他知道叶志安没有告诉他计划的全局,但他没想到叶志安用他的复仇做筹码和警方谈判。
叶志安没做声,表示默认,他的确用阿敖做饵,吞了霍氏银行,故意放出汇通银行的运钞路线,送了警方清除茶果岭的机会,顺便把政府高层砸在手上的假钞祸水东引了。
“嚣张了那么久,总要给警方高层和议员们卖点人情。”叶志安轻描淡写一句带过。
沉默在二者之间蔓延,趁着麻醉剂药效还没过,叶志安吻上了邱刚敖的唇角,“好好睡一觉,过几天见”说完将安眠药注射到了邱刚敖体内,看着他昏睡过去,离开了。

-----------------

无聊地躺在甲板上晒太阳,听着海浪的声音,
那日醒来后邱刚敖就发现自己在叶志安的游轮上,身上的伤口早被处理好了。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甚至不知道这艘游轮的目的地是哪里,邱刚敖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养伤,或者躺在甲板上看星星看月亮。明明应该是人生中最悠闲的时光,邱刚敖却不自觉地开始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忆和叶志安认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心惊,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被他引导着,落入了他的局,只是他身在其中不自知。

所以当邱刚敖再次见到叶志安的时候,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愤怒。
尤其看到叶志安穿着精致的西装坐在书桌前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看文件。
“在墨西哥感觉怎么样?我决定把军工厂从马来搬过来。”
“阿华全家搬到台湾,爆珠和阿荃移民新加坡……”
话还没说完就被邱刚敖砸在桌子上的拳头打断了,叶志安抬眼就看到邱刚敖眼中的愤怒和冷酷,
“是不是觉得自己安排得特别好?”
“利用我的复仇帮你扩张生意?”
“拿我做饵?让我与世隔绝再把我兄弟都支走?”
“叶志安,你真当我不会杀你吗?”
声音突然拔高的邱刚敖拽住叶志安的领带把他拉向自己,撞到桌子边缘的叶志安闷哼一声,慢条斯理地纠正“是帮你复仇的同时,顺便做了一点生意”,伸手打掉阿敖拽着自己领带的手,向后重新靠在了椅子上,下颌抬起,看着面前的人笑着说,
“邱刚敖,杀了我,你舍不得”

——————END——————

来自作者的吐槽:叶志安,一朵盛世黑莲花。
成功把邱刚敖身边的人都弄走了,成功由最开始害怕美人手上的蝴蝶刀,变成了根本不担心老婆会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