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敖】《疯狗》

Work Text:

【all敖】疯狗(1)
监狱故事/人物坏掉/慎入

从警察界的明日之星到疯狗需要多久?
四年?不,只用一秒钟。
当张崇邦说出“有”的那一刹那,邱刚敖就知道自己的人生从此陷入地狱。

冷,
深入骨髓的冷,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一直下着雨?
冰冷的雨水,顺着额头滑落,流入嘴里,为什么一股铁锈味?
“你这小子挺耐操的啊,这就又醒了”
原来梦境和现实是可以这样无缝衔接的吗?
哦不,原来疼晕过去还会做梦吗?
邱刚敖盯着还在不断喷水的花洒,茫然出神,如果忽略不计他身上的人的话。
“你小子给点反应呀”,一巴掌下去,不出意外嘴角见血。
“开苞的时候那么凶,几个人都按不住,现在倒学乖了”,掐着新旧伤交叠的躯体,一边冲撞一边笑骂。
“你快点爽完了换兄弟们上”,
“阿sir就是专门进来犒劳兄弟们的吧”
……
原来旁边还有其他人啊,
被卸了胳膊无法动弹的邱刚敖突然笑了,嘶哑凄厉又停不下来的笑声,像从地狱里爬出来寻仇的恶鬼,让人脊背发凉。疼到极致就感觉不到疼了,冷到极致就习惯了,当年一心想着把贼抓光就能天下太平,哪里会想到有一天这些贼会把自己按在身下凌辱。
“这不是疯了吧,真扫兴”,起身的时候一脚把那笑个不停的人踹到了墙壁上,招呼手下走了。废话,要是真把前警察逼疯了,怕也少不了事儿,就算有人拿钱让他们整这些警察还答应保他们,但毕竟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种话都知道听听而已,不能当真。大难临头各自飞,利益面前谁能保谁?

浴室的白炽灯碎了几个,光影斑驳,花洒的水幕下,有一个人蜷缩在角落,被卸掉的胳膊无力地垂在身侧,满身青紫穿插着几条被利器割出的伤疤,本应清俊的脸也破了相,血顺着额头一路向下和身上的血混到一起再被水流冲走。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他觉得自己从内到外已经分崩离析了。骨头是可以打碎的,兄弟是可以背叛的,自诩为救人的人也会深陷囹圄,竟然会希望有个人可以来救他。但是,什么都没有,可能明天,可能后天这样的暴行就会再次上演,他只能装得不在意,只能一遍又一遍幻想出狱后的复仇,只能一次又一次告诫自己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才能让自己有勇气活下去。什么警察界的明日之星,就是被组织被兄弟被爱人背叛的一只疯狗,只有发疯才能活下去。

“敖哥……对不起……”
淡漠地扫了一眼,示意他们帮自己把胳膊接上,“出去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邱刚敖擦去脸上的血水,扯出了一个冷笑。没有人注意到,血水里混着眼泪。

复仇要从哪里开始呢?
————————————————
看电影的时候我就觉得阿敖的左胳膊应该是有伤的,因为最后阿敖和阿邦对战的部分,阿敖好几次习惯性地揉了一下左胳膊。最后阿邦废了阿敖胳膊的时候,阿敖又笑又哭的癫狂的样子,感觉这个伤可以过分解读一下。如果是进监狱之前的伤,阿邦记着还最后废了阿敖的胳膊,太虐了。如果是阿敖在监狱里伤的,阿邦就是再次在阿敖伤口上撒盐。

我觉得阿敖等人在监狱里过得差,除了有他们之前抓紧去的贼之外,肯定也有那个警察上司和霍先生的授意,毕竟是他们理亏,要是这些人死在里面不是正好了。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些人从地狱爬出来还能再来复仇。

阿敖武力值很强,要是发狠打的话,估计没几个人能在他手下讨到便宜,所以他会低头被人这样整,肯定和兄弟还有兄弟的家人有关,因为这些要挟,阿敖不得不低头。阿敖本来一个正义青年,重感情重兄弟,所以一定会为了兄弟们忍下来。

阿敖身上总带着癫狂的感觉,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癫狂,只有疯狂才能活下去,只有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去撕咬才能找到活着的意义。他这一生,从入狱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退路了,他的信念崩塌了……

 

【all敖】疯狗(2)
简易车/人物坏掉/慎入

狭小的天空,霉湿的浴室,逼仄的格子间,尝不出味道的饭菜……
在成为警察的十几年里,邱刚敖曾无数次地来这里,将贼人关到最适合他们的地方,然后目送他们消失在铁门里,幻想他们未来可以改邪归正,幻想社会可以变得更加安全,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被人关进监狱。

“什么警察的明日之星,还把疑犯打死了,这就是警察之耻”,
“我让你查出霍先生的下落,又没有让你杀人”,
“虽然你救了我,但是杀人就是你不对了”,
“你杀了人,我帮不了你”,
“阿敖,我们分手吧”,
“他们有打人吗?有……”

无数个夜晚身上痛到发晕,但只要一闭上眼睛,大脑就开始自动播放这些将他推入深渊的审判词。一个个都是道貌岸然的正义,一个个都没有做错,做错的只有我,那么拼命抓贼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众叛亲离,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太相信你们了……大脑里的喧嚣停不下来,邱刚敖只能用头砸墙期待疼痛可以让他暂时听不到这些话语,能稍微睡一会儿。疯了,能不疯吗,睡觉都只做噩梦的人,怎么可能还是正常人?

“起床,放风”
随着警棍敲击铁门的声音响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今天好像有点特殊的把戏,邱刚敖被单独带走了,看着四个押着他走,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的狱警,不禁冷笑“我都带着手铐了,还这么忌惮,至于吗?”狱警们不敢说话,甚至都不敢看他,谁能想到在监狱被折磨了两年多的邱刚敖不仅没有变得唯唯诺诺胆小如鼠,反倒浑身上下透着癫狂的魅力,让人移不开眼,但没有人敢和他直视。为什么?因为上次有个狱警盯着邱刚敖骂婊子,直接被他剜了眼睛,但他却没被追责,毕竟爬上了监狱长的床,这点面子狱长还是愿意给自己的“情人”的。不过,要是邱刚敖知道这些狱警用“狱长的情人”这个词来形容他,怕不是要笑死了,什么情人,不过是免费的又能玩得开的婊子,在监狱中找条能活下去的路罢了。

带到屋里的时候,阿敖的眼睛已经被蒙上了,他随意地跨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等待今天的好戏开场。
“各位,这可是警队之星,今天可是赚到了”
“这身体素质肯定好,玩儿点刺激的也没事儿”
“狱长,你这调教人真有本事啊”
“大家随意,我先出去了,阿敖招呼好几位大佬”
闻声,邱刚敖抬起了头,笑容在唇边绽开,头微微向左侧倾斜好像认真在思考问题“请问三位大佬,要一起来还是分开来?”说完还用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意犹未尽又主动诱惑。站着的三个人直接感到一股热浪向下腹涌去,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撕开了阿敖的衣裤,放肆地把他压在椅子上亲吻,急不可耐地直奔主题。

“呵,用点劲儿啊,谁能把我操射了,今天算谁赢怎么样?”
身体被死死钉在男人胯下,唇边却擒着笑意,嘴里依旧吐着戏谑的言辞。本来旁观的另一人直接没忍住将自己的东西塞入了阿敖的嘴里,直捅入喉,毫不意外阿敖被呛了一下,但随之而来的喉部紧缩让那人浑身颤抖差点缴械投降。没有人知道阿敖费了多大的毅力才忍住没把嘴里的东西咬断,被蒙上的双眼也遮住了阿敖眼中的寒光和恨意。阿敖知道迟早要报仇的,但不是现在。
太多性事的后果就是身体的反应远远比精神敏感,就算理智再控制也阻止不了身上爽到了的事实,阿敖索性不再反抗随着感官沉溺,他可不想再被下药了,不过光靠后面就能高朝,自己怕不是真的成婊子了,设精的余韵里,阿敖出神地想到。

“不让我看一下是谁赢的吗?”
“这,把眼罩摘下来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的,还怕他不成”
眼罩被摘下来的这一刻,邱刚敖把这三个人的长相狠狠烙印在了记忆中,好了,复仇名单上再加三个人。不过阿敖带着情欲的双眼,扫视三个人的时候,那三个人发现自己的欲望好像又上来了。
“三位大佬,时间不早了,感兴趣的话下次再继续怎么样?上次谈的事情……”
监狱长适时地出现,打破了再来一轮的机会,三人应承着离开。不过看着监狱长的眼神,阿敖就知道一时半会儿是歇不了。

有谁能不为这样的阿敖心动呢?
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皮肤上被留下一道道红痕,从嘴角到小腹再到大腿都沾上了精夜,被手铐磨破的手腕渗出血迹,站起来的时候好像还能看见红白相间的液体顺着腿根流下,最让人放不下的更是那双眼睛,被情欲沾染却丝毫不见狼狈,反而蛊惑人心。

“监狱长,我可以教训一下那几个欺负我兄弟的家伙吗?”
“没,没问题……”
——————————————————————
阿敖的坐姿,请参考电影里审讯室里的坐姿,张开的双腿,太诱人了!!!
私设是有人要整阿敖他们,阿敖发现与其正面和狱警还有其他犯人刚,不如拉狱警做靠山,先把那些犯人处理了再说。

 

【all敖】疯狗(3)
“蝴蝶刀这种武器太阴狠了”,邱刚敖还记得在警校听课讲到武器时张崇邦如是说,“果然还是警棍最适合警察”。

“敖哥,你最近怎么开始练蝴蝶刀了?”
“闲的。”是啊,监狱里什么最多——时间。

监狱的生活一成不变无聊透顶,熬过了刚进来时的炼狱生活,傍上了监狱长,料理了那些挑事儿的犯人,邱刚敖一身的骨头硬生生地被打碎重组了一次。那个带着无度数眼镜,一脸学生气,满腔正义感的年轻警察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癫狂狠辣人性淡漠的潜在通缉犯。为什么是潜在通缉犯呢,因为敖sir进来之前是正直好青年啊,出狱了才能成为真正的通缉犯。

日复一日的复仇计划,从最开始被想象的复仇手段激动到颤抖,到现在冷漠地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演练,与其说是复仇,不如说是出狱后要完成的任务。监狱怎么可能让人改邪归正嘛,只会让人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罢了,当年的自己怎么那么天真,刚刚和猛鬼聊完出去后计划的邱刚敖无聊得想到。

他,更冷静了。
张崇邦升职结婚了。这不是很正常吗,恭喜他。
霍先生的公司美国上市了,他被评为杰出商人了。恩,无商不奸,能走到这一步也是应该的。
阿晴结婚了,都有孩子了。也对,等我这种废人干嘛。
司徒杰光荣退休了。在那个位置光荣退休,不容易啊。
面无表情,云淡风轻的回答,只有他自己知道是指甲把手掌扎得血肉模糊,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真是不正常了,竟然习惯了疼痛,邱刚敖一边给手上撒药一边想到。

最后几个月的监狱生活对邱刚敖来说真是平静到不行。
近来风声比较紧,狱长可能怕惹事儿也不找他了。那些狱中的犯人见到邱刚敖也早都躲着走了。为什么?亲眼看到狱中一霸被砸碎了头盖骨,拉进了抢救室,还有谁敢上前惹活阎王。邱刚敖看着那些人畏惧的目光,他知道自己变了很多,情绪越来越不稳定,越来越容易暴怒,可能上一秒还在笑着和人说闲话,下一秒就用筷子捅穿了对方的手掌心,再瞬间平静下来,重拿一双筷子,继续吃饭。看着阿荃阿华有时候震惊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样子,邱刚敖心里自嘲,果然,监狱就是把人变成鬼的地方。

出狱后,凭借狱中的威名,他们顺利转行雇佣兵,杀人放火走私截货,只要给钱通通没问题,当然如果能借着工作的时候公报私仇把原来的仇人解决掉就更好了。
“……紧急播报,赤柱监狱走水,所有狱警和服刑人员困在其中,等待救援……”
“赤柱监狱典狱长因贪污谋私畏罪自杀……”
“.…..著名富商W先生被爆在家中浴室猝死,据悉是和情人玩性窒息游戏……”
“Z姓议员因丑闻退出选举,在家中离奇死亡……”
躺在沙发上,喝着酒,看着电视里滚动播放的新闻,手上还不忘耍着蝴蝶刀。
他们都死了,为什么我还会做噩梦呢?

出狱后邱刚敖去看过阿晴。他幻想过很多次见面的场景,阿晴会哭着说对不起他,会问他在监狱里受了很多苦吧。他没想到阿晴见到他,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魔鬼,一声尖叫后开始大喊:
“你怎么有脸来见我,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是警队之耻我被多少人嘲笑?”
“你的东西我都送走了,你干嘛还来找我?”
“你能不能不要来干扰我的人生了?”
邱刚敖想伸出手让阿晴别那么激动,阿晴却被他脸上的伤疤和身上的戾气吓得连连后退,“离我远点,不要碰我”,然后转身就跑。阿敖还没来得及追上去,就听到一声坠地的闷响。
阿晴失足从楼梯上摔下,当场毙命。
其实,邱刚敖只是想看看阿晴过得好不好……

“阿晴啊,我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她”,邱刚敖对着张崇邦如是说。
————————————————
阿敖的本质还是重视感情的,所以我倒不相信他会仅仅因为阿晴没等他就要杀了她。

 

【all敖】疯狗(4)
昏暗的房间,潮湿的空气,老化线路的电流声,整宿整宿地彻夜难眠。
只能靠锻炼,近乎折磨自己得锻炼,才能让他感受到一点点疲惫,一点点活着的感觉。
就算侥幸睡着,半夜还是会不断惊醒,原来烙入骨血的噩梦不是监狱中遭受的非人的待遇,而是那个被抛弃被背叛的雨夜。
“如果去追可乐的是你,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面对面交手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会毫不犹豫地杀死我吗?”
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中,另一侧脸颊上可怖的刀伤在光影中显得那么突兀,硬生生撕毁了清俊的面容。那双平日里被墨镜遮住的冷漠残忍的双眼,此刻却是少有的茫然和无措,略显急促的喘息暴露了他波动的情绪。四年了,为什么那一幕不仅没有淡忘,反而越来越清晰?

“敖哥!”
“谁犯了错,老天爷都不救他。”

终于可以见面了,看到我杀了王琨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你的运气还是这么好,这种危险会丧命的行动总是轮不到你头上。
姚sir,当年为什么不站出来替我们说句话呢?
阿邦,我把姚sir杀了你会难过吗?
人不人,鬼不鬼?呵,被你们逼的啊。
枪声四起,风带血腥,这样的惨状才配得上我们这四年受的苦,不是吗?

送花,你有什么资格祭拜标哥,一辈子尽忠职守因为你一句话变成了警队之耻惨死街头。
恭喜你事业有成家庭美满马上要当爸爸了,我的一生早就毁了,你怎么不懂呢?
为什么不见你,让你在探监的时候看到路都走不稳的婊子吗?
想抓贼,那些贼也在等你什么时候会抓住他们。
祝你好运。

邱刚敖想和张崇邦说的很多,邱刚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直到审讯室里,真正撕破脸,摔断台球杆,
“你知道每天晚上那些我亲手抓进去的犯人怎样找我算账吗?”
摘下墨镜,毫不隐藏地露出脸上的道道狰狞的伤疤,
“你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邱刚敖好久没像个活人一样有这么真实的情绪波动了,他把自己心里的伤口重新撕裂开给张崇邦看,刀刀入骨,鲜血淋漓。

张崇邦不知道吗?可能他是不敢知道。
知道的话,信念就崩塌了,信念崩塌了会是什么样子,阿敖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给自己强调这些人是冷血无情目无法纪残忍无度的暴徒,他要捉住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至于当年的真相,司徒杰到底有没有让下属严刑逼供,霍先生到底有没有说真话,这些人都已经成为通缉犯了,真相还重要吗?

圣洁的教堂里,蝴蝶刀对警棍,昔日的挚友以命相搏。
打碎的彩绘玻璃,敲碎的圣母像,被震裂的钢琴,还有生命马上就要燃烧殆尽的阿敖。
阿敖没有等来一句道歉,
阿敖失去了所有兄弟,
阿敖又被卸掉了胳膊,
阿敖被十几条红外线指着,目送张崇邦头也不回地离开。
再一次,你推我入地狱。

“我认输,但不认命”

原来死在圣母的怀中,一点也不温暖啊……

————————————————
不行了,自己写完把自己伤到了…….太狠了,阿敖最后什么都没有了,死得那么惨烈。

 

【all敖】疯狗(后记)
真的很久没有被一个角色蛊到激情产粮了,看完第一场国语版的之后那一天都沉浸在小谢的美貌当中不可自拔,第二天直接去看粤语版,看完回家的路上因为太兴奋还把地铁坐反了……

为什么叫《疯狗》呢?
因为阿敖一直给人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那种不信任你想把你咬碎撕裂,又在内心深处渴望陪伴渴望温暖,就像疯狗一样。他没有归处,也没有去处,他牵挂的眷恋的都离开了他,他只能努力撑着活下去,用复仇作为精神支柱让自己活下去,残忍而果决地燃烧自己的生命。哪有什么路,不过是退无可退而已。
可以想象原来的他是天之骄子,追求正义,一心希望可以天下太平,所以跟着邦主走上了警察的道路。他也的确很争气,作为警察界的明日之星,破案和升职都是一流的,但是命运总是这么戏剧性,一次圆满完成了的任务把他送进了监狱。那么可爱的乖乖仔,第一次审讯犯人的时候甚至会怕到胃疼,是怎么在监狱里被折磨了四年艰难活下来的啊,还是保护着兄弟们一起活下来。
监狱里的片段在电影中被删掉了,但是看阿敖性情大变也能猜到那是怎样的四年,硬生生将他的一身傲骨打碎重组了一次。坐在审讯室里的时候,镜头从下向上拍,竟然让我看出了一种内里已经支离破碎却还是强撑着的美感。残忍狠辣决绝配上阿敖的经历,直接组成了致命的性张力和吸引力。嘲讽地看着别人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疤,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却在对方松懈的时候,一口咬破对方的喉咙。

阿敖这个角色,太完美了。
一条路走到黑,复仇面前兄弟也杀的毫不迟疑,谈不拢的大佬直接杀,背叛自己的人一个都不放过,甚至结尾处毫不犹豫地果断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世人抛弃了我,我对这世界也毫无眷恋。输了而已,我从来不认命。赘述一句,为什么不戴眼镜了,因为不需要看清这个世界了。

会自己动手写这篇文的主要原因是感觉大家下手刀的都还不够狠,所以自己写了一篇成功刀到了自己。

已经在构思一篇he的文了。不会写敖邦或者邦敖。我觉得邦主已经抛弃了阿敖,而且邦主过分强的规则感,肯定不会让阿敖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走下去。但是呢,这样阴险毒辣带着绝望的美感的阿敖完完全全戳中了我的xp,所以很大可能会原创一位角色,或者拉郎。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着癫狂的阿敖,一直走下去,不是我们疯了,是世界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