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完

Work Text:

他们像疯了一样。

殷志源近乎撕扯着的力道让曺圭贤也不甘示弱的跟上,他们疯了似的拉扯又舍不得放松怀抱,於是他们只好越靠越近而失去控制的用夺取呼吸作为争论的手段——他们像真正失去控制的疯子那样,心脏快速跳动而无法自拔。
他和他又贴在了一起,这次是一抬手撕扯掉了衣物——如今他们就和猛兽没有两样,殷志源的忿忿不平和曺圭贤的不甘示弱又缠在了一起,他们接吻着还不忘在对方背上留下鲜红色的痕迹。

他们又同时松开了手。
他们松开了紧抱着的手,同时摔在床上再次重新用行动争论起彼此之间的关系——殷志源近乎癫狂的吻过对方胸口每一处伤疤,小心翼翼但无法自拔的挑起曺圭贤敏感的反应。而他们滚在了一起,中间夹杂着几句撒娇似的委屈,但最多是紊乱的呼吸和喘息。
他们有默契的举手投足间就调整成双方都舒适的环境,裸露的身子间靠着来回的磨蹭和喘息重建暖意——他们都爱负距离的亲密,身体的香气和柔软的内壁已不知何时变成殷志源梦里的渴求,挺动和占有间还不忘几句挑衅。

曺圭贤果然体力差了点。
他的弟弟嘴里已然吐不出完整言语,他的弟弟,他的丶他的丶他可爱的弟弟和恋人在他面前失了平时模样的此时此刻,殷志源终於放开自己恶劣的手转为更加激烈的上顶——那人很快的就射了出来,一片凌乱的扭腰又扎实的催促自己一次,在这件事上疼惜小孩的殷志源体谅似的就这麽顺了曺圭贤的意跟着终止第一回合的竞赛。

反正五分钟後他重新恢复力气总是会有第二回合的比拼,殷志源吻向那人脸上的痣时边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