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关于萧勉he怎么可以没有车

Work Text:

得知今晚萧勉出差结束要回来,你匆忙卸下公务拿起手边的钥匙,披上外套,不顾方才才让秘书去重新加热粥,冒着小雨毫不犹豫地选择踏入能更快回家的深红小巷。
穿过小巷,蒙蒙细雨中,透过敞开的窗户,依稀可见双层别墅的客厅内还亮着暖黄的灯光。
待你走近,纵使隔窗窥视,你也忍不住驻足欣赏萧勉那秀色可餐的脸。客厅暖色的灯光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粉红的薄唇紧抿,泛着诱人的春色,很是吸引人。
许是打量得太过于放肆,你踮着脚,趴在窗口的身姿被萧勉抓了个正着。
“怎么?回来了也不舍得进来?”
既然已经暴露,你索性利索地爬上窗,坐在窗边,大张着双手冲着他撒娇道:“我要你抱我进来。”
“整天听人说你已经长大,变得成熟稳重,变得越来越像那个人……”萧勉讥讽的声音说着说着越来越小。只见他放下手上的公文,起身径直向你走来。
那个人?
“他们都是外人,我就爱撒娇,只爱对你撒娇。”
他环抱过你的双腿,本想给你一个公主抱,你见着直摇头。
“不要,我要勾着你的腰,不是,我也要抱着你。”
“你一回来脑袋就在想什么?你现在可家门都还没进来!”
“我的脑袋里想的可都是你,半个月不见不联系我,怎么也让我要解一解相思之苦。”
“这次说不过你。”他认输般地抱起你。你窝在他的怀里,抬起头只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别乱摸。再这样下去,我可不保证你明天能起得来。”他单手抓过你在背后撩拨了一路的手,将你放在沙发上。
你轻笑着,双腿紧紧锁着他的腰,凑到他的耳边说:“我不放,何况今晚到明天一天我都是你的。”没等他反应过来,你咬住他的耳朵,贝齿厮磨着,接着含糊叹慰道,“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想亲你多少次了。”
萧勉刻意维持的平静被打破,他挑起眉毛,暗着眸子看着你染着红晕的侧脸。望着你羞涩而又大胆的挑逗,他敏感的耳朵被你的口舌捕捉,发热不止,耳边也尽是被放大的粘腻舔舐声。
几个呼吸间,他沉下身,松开你的手,喑哑着声道:“这可是你说的,别想让我放过你。”

欲火自此难消,几个绵长的亲吻下,你们彼此衣裳尽褪,散落在单人沙发四周,在凌乱铺散的制服遮掩下还能看见被随手丢弃的窗帘遥控开关。
你们火热的呼吸交换间,难分难舍的唇舌间,黏连的暧昧银丝在彼此勾连不断。身下萧勉用他修长的手指在你动情濡湿的私处四处勾画。随着他的动作,你的下腹不断起伏,小穴饥渴地吐出一阵阵甜腻的阴水。
“这里,我的手掌都湿透了。” 他的眉眼间流露着对你的渴求和克制,但他不知道他的一嗔一怒,不,是他本身就是你的春药。只需亲亲的吻你的身体就唤起对他的思念,贪婪得想要他的一切,想要他的阴茎填满你的身体。
“我想要你,萧勉。”
你启唇吐露,声音出乎自己预料的沙哑,也低得像要消散在风中般微弱,却被他轻易捕捉。
“我想要看着你。”
分离前你们还在就着过去的事争辩,渴望被久久压抑,这一刻你害怕拒绝。
只见他揽起你的腰肢,你配合着支着身子,转而蹲坐在他饱满而又紧实的腹肌上。你低头亲吻上他温柔的眼睛,这双眼睛也只有在看向你的时候会袒露心底珍藏多年的爱。
翕合的小穴渴望深吻他的腹肌,一念,欲望占了上风,你哆嗦着臀肉在他双手的协助下,一路下滑顺利地“吻”至他的股间,遗憾地只留下一道道透明的水光。
你胡乱地扭动着,阴茎怎么都得门不入,双手只能拉扯过他屹然不动的手臂,委屈自心头涌上,你只能求饶地喊道“萧勉……”,他才欺身重重挺入。
“月璃,这是对你忘了我的惩罚。”

小穴一点点被撑开、填满,彼此终于结合,你们紧紧相拥着,发出长长的叹慰。
萧勉望着你绯红的脸颊,明明眼尾含着泪却直勾勾地着他,一如最初那样固执地不放过他,最后却狠心地说忘就忘,说走就走……想到这里,他先前的自制全抛到了脑后,大掌压着你的大腿,迫使你更大程度地打开,胯部也用力地上顶,一下又一下撞击你的阴阜,捣入、碾磨你的阴道深处。
“啪——啪——”
“嗯…啊啊……萧…萧勉…我错了……嗯啊……。”
过度被填满的快感顺着腿根、抽搐的阴唇、壁肉在深处积攒就要爆发……你一颤颤地挺着腰企图逃离,双手迷糊着寻求支点,一个重心不稳仰撑在他的大腿上,身体违背你的意志让他的阴茎侵入到从未到达的深处。
“哦啊——不要——呜啊……”
你的十指死死抓住他的大腿,留下一道道抓痕,嘴里可怜地叫唤着,颤抖的小腹高频地起伏,娇软无力的下身却死死被他扣住,和他的阴茎契合,与他一起攀上今晚的第一个巅峰。

“萧勉,我一直都爱你。如今蛊已经解开了,我们再也不会分开。”高潮的余韵尚未过去,你回过神来侧躺着他的身上说道,手指不安分地在他的腰腹上画着圈。
“真的要算这账,怕是三天三夜都算不完。”他的声音带着事后的沙哑,手轻轻爱抚着你还颤栗的臀肉。
“我有一辈子让你慢慢算。”你轻笑着,仰着头亲着萧勉的下巴,沿途他修长的脖颈,停留在上他突自滑动而又突出的喉结,用舌头细细舔舐。
“你、别乱动。”萧勉微眯着双眼,一只手却情难自制地环过你的背握住你的一侧胸肉。
“谁乱动了,这是我的。”说完你轻摇地咬着他的喉结,用贝齿细细撕磨,又沿途在他的锁骨、胸肌落下一个个粉色的草莓, “这里、这里都是我的。”
萧勉的胸肌上还附着透明的薄汗,诱人的粉色乳头挺立着。你忍不住握住自己的乳肉,用同样坚硬的乳头逗弄它。
“嗯……哼啊……你去哪学来的……”萧勉仰着头靠在沙发上,咬着牙问着。你柔软的双峰轮番挤压着他的乳头,款款摆动的下身也用阴唇含着他的茎身上下吮吸,小穴时不时吞吃他龟头。
“这也是我对你想离开我的惩罚。”
“我不会离开你,只要你别让我离开你。”或许是此刻的缠绵,萧勉难得说出了你未曾想到能亲耳听到的话,心口酸意涌上。下一秒他的大手却不知何时掐住你的腰肢。他加速耸动下身,用粗大的茎身粗暴地剐蹭你的阴唇,龟头有技巧地顶弄你的阴蒂。
“噗嗤、噗嗤。”
“啊啊……不要、不要了…萧、萧勉………太快了…我不行了……”
突然高速摩擦带来的快感从阴蒂通往阴道深处,你浑身痉挛不止,瞬间瘫倒在他的身上,双手垂落,颤抖的手指无力地抓住沙发上的抱枕,又落空,只能在空中无助地随着他摆动。
“月璃……”他的声音暴露了卸下伪装的脆弱,他一只手背扣过你纤细的手腕,继续挺动腰身,阴茎瞄准你的小穴猛地插入。
“啊啊啊——太深了……啊——要到了、不可以……萧勉——”
龟头擦过你的敏感点,茎身上凸起的青筋也寸寸碾磨过,高频率的捣弄,你的脚胡乱在地板蹬着,绷直继而蜷缩又张开。
他还没有射。

“滴滴。”
职业驭骨人的警觉使你们从情欲中分出一丝心神。
他漫不经心地扫视一眼,阴茎还在缓慢地抽动着,一只手满足地抚摸着你背部披散的长发,另一只手按着你正欲张望的脑袋说道:“乖,是空调开关。我们回房间做,这里凉。”说完抱起你直起身,茎身也随着动作一点点抽离。
你的双手无力地攀附上他的肩,高潮的余韵还未退散。你望着他的脸,汗珠自他的额角流下,微湿的白发挡住了他精致的眉眼,但对于恢复部分记忆的你,此时他的心思你再能猜透不过。
“就这样上去,你在我里面,不要分开。”你的大腿紧扣这他的腰,艰难地扭动着腰肢将滑落到穴口的龟头重新一点点地吞吐进去。
“怎么变得这么黏人。”笑意自萧勉眼中流露,多日不见的不安自眉眼间褪去。虽然蛊已解,但前日听说那个家伙来看你,他还是暗自担心往事重演。
走动间,萧勉陪合着挺动下身直至你们完全贴合。到楼梯口,他单手托着你的臀,另一只手抱着你的肩,试图稳住重心,但阴茎还是随着重力一颠一颠地在你的体内重重捣入。
一步又一步,只是走了一半的台阶,你的壁肉就受不住开始急剧地收缩抽搐着,一股股阴水堆积在深处渴望宣泄而出。
你娇喘着咬上他肩膀鼓起的肌肉,用饱含情欲的含糊黏腻嗓音地对着他撒娇道:“萧勉…再快一点。”
“你真是一刻都等不得。”他咬牙切齿地回道。
萧勉紧绷着手臂拢过你的大腿根,加快脚步,阴茎在你的体内大开大合地讨伐,睾丸重重拍打着你湿热熟红的阴阜。
两步三步,在楼梯转角,你倚着扶梯,在他的冲刺中,他的臂弯中再度颤栗地攀上高峰。
这次萧勉没有听任你的撒娇,而是抽出挺直的粗大阴茎抱着你快步走向卧室深处。

日升日落,一直到第三天你的秘书才等到你匆匆赶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