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新婚

Work Text:

今天是总裁罗夏和他的小新娘的新婚之日,本该是罗夏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然而,一切都被骚扰不断的电话中断,他被迫转机飞往了z国。
罗夏坐在会议室试图冷静地看着在座的合作伙伴——就是这群人,用紧急电话把新婚的他call了回国,如今落地又告诉他搞错了,事情可以通过视频会议解决。得知这一切后他本想搭乘私人飞机前去找她,但因天气原因,航线有限,最终他不得不在此留宿一晚。事到如今,造成这种局面他自己也有责任,至少他因为沉浸在即将结婚的喜悦中忘了交代这部分的工作,才惹来这场麻烦,罗夏听着底下的汇报失神地想着。
“嗡嗡——”
桌上的手机接通电源刚开机,就收到了一张图。入目, 是他刚成婚的小新娘一小时前发来的自拍,照片里你正侧躺在婚床上,鼓着腮帮子盯着拥在怀里的结婚照。他划拉手指,想放大细看你气鼓鼓的小脸,但屏幕沾着的水渍却让画面失控,一下跳到了别墅主卧的监控视角。
监控里——他的小新娘显然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罗夏看着监控里的你背靠着床栏,大张着双腿,本是普通的姿势,但一只本该紧握画笔的手此时正握住一根高速震动的粉色按摩棒,在自慰。
在这种场合下,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小新娘取悦她自己,他有些羞郝地想移开眼,却又瞥见你肌肤在水红的被绸映衬下透着暧昧的粉色。不,这应该是你刚洗完澡的状态。他回想起前几天在家不小心撞见的春色——包裹着妙曼酮体的浴巾堪堪到大腿根。你起身向他走来,坐在他大腿上,没有布料覆盖,私处细软的芳草还沾着点点水珠,不像方才汁水横流,一副饱受蹂躏阴水横流的模样……不行……他企图再次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喉结却不听话得兀自滑动,下身也支起一个还在不断膨大的帐篷。
再看一眼……对,看看她这会在说什么。
画面中你撅起诱人的粉唇,嘟囔着什么,还没等他辨清,只见被绸下的脚一个使劲,腿上盖着的丝质被绸滑落,显露出一个巨大相框的冰山一角——是你们的合照。只见你起身跪坐“罗夏”的上方,硬质的水晶让你的膝盖微微泛红,他还来不及疼惜,你插在腿间高频震动的按摩棒就因承受不住重力,滑落在“罗夏”的脸上,黏连着的透明阴水也沿着小穴一股股吐出,浇得 “罗夏”都湿透了,就连他粉色的唇瓣也……湿透了。
“呼。”他舔动着干渴的嘴唇,频繁得似乎嘴唇上能搜刮到一丝丝滴落的体液。他扯动颈间领结,只是刚触摸到指尖下的顺滑……大脑都擅自得出判断,这细滑的手感定远不及你肌肤的一分,尤其是那天你们相拥时感受到的大腿内侧的白嫩的……
“罗切斯尔德先生,怎么了吗?” 罗夏的视线迟迟停留在手机,引起了秘书的疑惑。
“啊?没什么,我看这个季度的报表大家表现得很好。不过这么晚了,讨论了这么久,大家也饿了吧,不如先去吃个夜宵。”
“只要罗斯切尔德先生不介意,我们也乐得如此……”毕竟失误把新郎请来,在座的大家也都想早点解决此事。
“如今也不急于一时。小林,你到楼下给大家买点夜宵。”也正好借着这个理由,罗夏支开了坐在一旁的秘书。等秘书一起身离开,他的左手就急不可耐地探入桌下,拉开裤链,掏出被裹得发疼的阴茎。此时如果有人低下身子向他身下瞥去,就会发现一根粉色的阴茎紧挨着上腹挺立着,硕大饱满的龟头渗出的体液沾湿他的手心。有心人再定睛一眼还会看到,本该干净整洁的深色西装裤裆部和浅色衬衫还被浸润出一块块明显的深色水痕。

移回视线——
画面中你已然换了个更勾人心魄的姿势。只见你的腿间隐隐可见俩根白色的电线出没,高高翘起的臀部露出一根更加粗硕的粉色按摩棒的一角,热情地对着虚空的床头摆动,小嘴也不断张合,明显在喊着什么。他认真辨别那一翕一合唇瓣,终于想起被搁置的上衣口袋的蓝牙耳机。
罗夏故作正经地抬头,望眼座下都在和项目经理讨论,他抿了抿嘴,冲着大家点了点头,以示赞同,又矜持地把左手伸进西装口袋,戴上耳机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右手状似漫不经心地滑动,却精确地让监控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罗夏……嗯啊——罗夏、快一点……”
“罗夏、再深一点……”
耳机里播着愈演愈烈的娇喘,他调低音量,抬了抬头,生怕有人察觉。所幸,一切安好。
连绵不断引得人面红耳赤的呻吟从耳机里传来,他的小新娘在热切的呼唤着他。那么……那款款扭动的腰肢和随之在空中舞动的而激起臀浪的饱满的屁股也……显而易见是在幻想、邀请他在深入。
“咕噜——“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吞咽声在脑内回荡。
他的手套弄着涨得发疼的阴茎,眼睛发直地看着陷入情欲的你,忍着小腹的渴望,遗憾不能暗自发力配合着你的摆动,仿佛他在你的身后。这本该是你们的新婚之夜,由他亲自应和你的邀请,满足你激昂的欲望,亲耳听见你在他耳边娇吟低喘。
只听耳机里传来一阵阵高昂的泣音:“啊——呜唔……哈……啊……罗夏,你在哪里……” 你抖着臀肉,向上大幅地挺腰,又重重落下。你的大腿颤栗着,虚置在水红色被绸的臀肉间飞溅起一股股间断喷涌的阴水。罗夏隐忍地咬着牙槽,终于忍不住俯身暗自加速手上的套弄,追随着镜头下的你,隔空共赴云海。
许是不舒服的姿势,罗夏看着画面中摊在床上久不动弹的你翻过身。随着你的动作,一直插在小穴内低速震动的粉丝按摩棒滑出。此时他终于看清你身下的全貌,碰撞后的阴阜显得格外深红湿濡,向外袒露的唇肉下,甬道的壁肉露出,向上红肿的阴蒂探出包皮,随着呼吸一颤颤地收缩。
会议室里,下属远远望注意到角落里的罗斯切尔德先生一直低着头,垂落在晕红脸颊的金发下依稀可见透着不断滑落的汗珠。
“罗斯切尔德先生,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没事,只是有点热。今天过来可能穿厚了,你们继续,我没事,一会就好了。”不同于内心掀起的惊涛骇浪,他故作镇静地微微颔首答复,用不同于以往的速度脱下他的西装外套,也拒绝另一侧合作伙伴友好伸过的手,把外套搭在腿间掩盖身下的一片狼藉。脱去外套,薄薄的汗水贴在他紧实的肌肉上被一览无遗,但身下有外套的遮掩,再没人可能有机会看到腹前的凌乱,尤其是浅色衬衣上沾染的点点白浊。
虚惊一场后的身体迎来更放肆的索求。美色近在眼前,仅靠自慰获得的满足带来更多的是空虚。
抬头就是会议室一众关切地望着他,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刚想说什么缓解气氛,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小林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带回夜宵的喜讯让大家的注意力瞬间转移,不一会,大家就陆续走了出去。
只是这里——
“罗斯切尔德先生,您要不要也来点?里面有您爱吃的那家……”
“是啊是啊,为了这件事让罗斯切尔德先生从德国飞过来,我们也深感歉意。虽然您不计较这些,但……“
“不用了,我是用了餐过来的。等了这么久,想必你们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您看接下来……”
“照你的安排下去办就行。”
“是,罗斯切尔德先生。”

会议室终于只剩罗夏一人。这时他才又能将视线转回监控。短暂的对话中,耳机里只有时不时传来的“嗡嗡“声,他不禁猜想你可能已经睡了过去。
监控里你闭着双眼,仰躺在柔软的床上,雪白的肌肤陷入水红的床褥,披散的黑色长发下饱满的乳肉若隐若现。镜头下移,与他的猜想截然不同,你放在小腹上的手灵活地按动遥控器,操纵着腿间玩具的频率。
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微弱呻吟,他的手再次附上他的硬挺,上下撸动,但失真的声音再不能满足他,他忍不住拨打你床头的电话。
“晚上好,我的小新娘。”
电话里,声音不出他自己所料的沙哑,他却早已渐渐没有掩盖的心思。他看着监控里你接过电话,倚靠在床头语气慵懒地和你交谈,但下身交织的隐秘地带,你的双手还紧握着一根崭新而又粗大的按摩棒。说话间它还在不规律的震动,你又从被绸下翻出一个跳蛋在阴蒂附近打转。单单看它与你腰间纠缠的电线就知道它已经陪了你好一会。
他一直知道你很大胆,但没想到在这方面你也如此。眼见又一个粉色的小玩具被你湿濡的阴唇吸吮、吞没,继而又震动着掉落让你不得不分出两根手指把持着。
愈发加重的呼吸和起伏的胸膛,他的一只手加速套弄外套下肿涨的阴茎,另一只手隔着屏幕摩挲着你嫣红的脸,粗大的拇指在屏幕里你昳丽的脸庞上游走,幻想撬开你殷红的双唇间,让你暴露出极力压抑的呻吟,下一秒又试图让你那水盈盈的双眸望向他。
“我很想你……唔……我的罗夏……明明、明明我们才分开了几个小时。”
他确实感受到你对他的思念,不止于言语。每当他说出“小新娘”这样的字眼,你都会格外敏感,显然在幻想着什么。想到这里,他眯起眼睛,“我想……听你再叫我的名字,怎样都好,我的小新娘。”
这次,你迟迟没有答复,他的耳机里只有不断加大的”嗡嗡’声。
寥寥几句,画面里你又落入濒临的高潮之中,只见你弓起着脚背,小腿紧紧勾缠着凌乱的被绸,胡乱拱起又颤抖的腰肢不断在空中画着淫乱的弧线。
看着这次你因为电话的的缘故,徘徊在边缘,不敢更进一步,他不禁开口引导你。
“让我猜猜我的小新娘在做什么?是不是把脸埋进枕头偷偷哭着想我,又不肯告诉你的罗夏?“
“呜……呃……是埋进枕头里……呜嗯……罗夏、罗夏。”‘听了罗夏的话,你终于放过紧咬着的手指,把脸埋进一旁的被绸里,再次吐出零星他期盼的呜咽、呻吟。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嗡嗡“的声音,难道海边也有蜜蜂吗?”
“是啊,海、海边也有,还越来越大声了。”
似乎是找到了由头,他看着你再次调高挡位,不过几秒,兴许是冒着随时会暴露的危险和长久堆积的快感,你再次攀上了高潮。
“罗夏——”
“不要怕,我的小新娘,怎样都可以。“他看着你沉醉在情潮中迷乱的神情,也加快手上的套弄。下身手指加重刮捻敏感的冠首,上身笔直地坐着,抬首瞄过门外走动的人,他挪动屏幕放到身下,最后重重刮过阴茎的敏感点,向”你“射出一股股白浊,洒遍在余韵中颤抖的“你”的全身。
连续的高潮让你筋疲力尽,电话里只有床单上孤独跳动的小玩具发出的震动声和彼此的或轻或重喘息。等到他抑住张紧的粗喘,张口再说些什么,就见你迟迟不再回应,沉沉睡去。
挂断电话,他一边擦拭屏幕上的白浊,一边低声自语道:“我以为我的小新娘还小,没想到我的小新娘已经长大了。”
傻瓜,想要我告诉我就好了,不用一个人苦苦忍耐。不是说过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