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生贺】领航员的一次奔赴

Work Text:

“他或许是不幸运的船长,但你是偏向他的航向。”

几经多个时空的跳转,你掉落到一颗熟悉的星球。
这颗灰暗的星球正迎来它漫长的雨季。每到雨季,星球向外发射的信号就会被削弱。这些年来借着这颗星球的独特性,罗夏一众人隐匿到了帝国的视野之外,没有人还会想到他们就是在这群人中发现了新生的旅者。
雨水顺着帽檐流下,遮挡住你的视线,但长年的训练你依稀可见远处的建筑群落。短短几个小时的奔波,远不及你在帝国接受的训练量,却是你此生走过最遥远的距离。
走进,原本隐匿在别院角落暗暗观察的两个守卫出现,警戒地持枪指着你。
一个陌生而又美貌的女人,身着一身湿淋淋的蓝白军装,出现在大人物的私人住所,还在可疑地张望着,很难不让他们怀疑别有用心。
“什么人!站住!”
你站在原地笑了笑,不自知地沿用在帝国养成的惯例,脱下军帽,行礼示意说道:“我找罗斯切尔德先生,麻烦你帮我传个话,就说他的小画家在外面等他。”
“你那军部还培养画家?还先生的小画家?先生这些年一直都是独身,一直不曾跟军部过于来往。”一个守卫狐疑地审视着你。
“没准是真的。你不知道,最近我近身照顾先生的时候,先生梦里都在喊‘小画家’,最近还嘱咐我们看到特别的人要第一时间告诉他。再说了,你觉不觉得她长得很眼熟?” 一旁的同伴捅了捅他的胳膊,压低着声说道。
“啊!那……你先在门口等着别乱动,我进去通报。”他惊呼一声,扭过头来正声对着你叮嘱着,随即放下枪,径直消失在短暂开合的大门。

急匆匆的脚步声在院内响起,大门缓缓上升,开启。
门内罗夏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凌乱的金色发丝还在额间一颤颤着飘荡,他没有上前,只是顿在原地,红着眼眶怔怔地望着你。
“你知道吗,我抛了七次硬币,第七次还没来得及看。我想这次我不用再看了。”他扯了扯嘴角,像千百次的从前那样,扬起一个熟悉的弧度,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你。
听着曾经熟悉的语,望着他比之从前,饱经风霜,越发成熟的脸庞,你的心里泛起一阵酸意。
“罗夏,我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你扑了过去,说话间你强忍着的泪水也倾泄而出。这么多年来没能亲自陪伴你的罗夏身边,没人能劝住他,让他停下来休息片刻,当年匆匆一别,谁都不知道再见会是什么时候。
你们静静地相拥着,守卫们和秘书都识趣地避开了。

“轰隆隆——”天边闪过一道银色的光辉,转瞬即逝。随之,雨势愈演愈烈。
扰人的巨响震醒沉浸在喜悦中的人。此时,罗夏才回过神来,摸着怀里你身上冰凉的衣服,在你耳边轻轻地说:
“下次不许再冒着雨赶路了,你的罗夏不想你生病,不想你流泪。“
说完他一把横抱起你,大阔步穿过别院,来到一间卧室。
你双手环着罗夏的脖子,望了望四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房间的大小布局一如你当初离开的模样,但这些年哪怕你的意识依附于领航员小姐,也从未见过这间房间的内部。
他把你放在床边,想抽手放开你,却被你紧紧抓牢。
“浑身都湿透了,浴室有热水,你先洗个澡,别感冒了。” 他无奈地转过身,蹲下身,覆上你的手说道。
你倾身将头埋在他的脖子里,用行动无声地表示拒绝。日思夜想的罗夏,只会出现在旖旎的梦境里的,属于你的真实的,触手可及的的罗夏。
“可是这样你会生病的。“
“我不想放开你。这些年无法触碰你的生活我再也不想体会了。”
“我就在这里哪都不会走。这些年我也想你,爱你。每一天我都在想念我的小姑娘,想我的小姑娘有没有受什么委屈,想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
“你也淋湿了,不能生病感冒。既然这样,我们一起洗,像以前那样。”
“好了,听话,这样我先去放热水,你先坐在这里等我。“
或许他不会听从你的提议,但你总会想办法让他如你所愿。因为尽管他是为你好,你还是不舍地放下这样近在眼前的罗夏。

“罗夏——这个扣子被头发缠住了,我解不开。罗夏——快来帮我嘛。”
浴室里传来你的喊叫。
隔着沾满朦胧的玻璃,褪去的外套七零八散地散落着,他原本只是想先帮你一起褪去厚重的军装,但指尖下火热的肌肤无一不传达着诱人的信号。配合着他的节奏,狭小的隔间回荡着你故作娇媚的喘息。渐渐,随着衣裳尽落,他的阴茎也隔着薄薄的西裤抵上你的腰。
这也是你等待已久的渴望。分离前夕你们才学会一起做大人该做的事,一场场战后的相依,珍惜当下每一次的肌肤相触。在帝国的那些年,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你总会忆起他从身后环抱着你,仿佛他毛茸茸的脑袋还埋在你的脖子,还在你耳边轻声低语,在你身旁休憩。
沉重的呼吸洒在你的侧脸,尽管是你提出的共浴,但你还是烧红了脸颊。你害羞而又急切地转过身,几下抽出罗夏黑色的衬衣,生疏地解开他的皮扣。随着西裤的滑落,他紧实的大腿显露,衬衣下若隐若现的人鱼线随着视线隐没在黑色的平角裤中。隔着内裤,你不禁一手抚上他饱满的腹肌,一手伸进了他的内裤中握着他的阴茎,连同呼吸的热浪吞没在他的下身。扯下他的内裤,跳动的粉色阴茎拍打在你绯红的脸上。
“哼嗯………一会再来,至少洗了澡。”
沙哑低沉的声音在你的头顶传来,你抬起头望着他。他微微垂下的碧色眸子流露着浓烈的欲望,滚动的喉结不自知地吞咽着唾沫,大手却扣着你的肩,侧过头拒绝你进一步的暗示。
“好吧。”一瞬,失落涌上你的心头。

顶端花洒倾泄的水流,落在彼此滚烫的身躯,掩盖住你们彼此的暗涌。
“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他抱着你闷闷地问道,尽管知道你被入侵者带走会遭遇不好的事,但后背那道刺目的伤口还是让他难以平静。
“是上次试验留下的,但只要拿到试验第一我就能回来,回到你身边。”原来他是在心疼我的伤口。
“那疼不疼?”没等你的答复,他碧眸黯淡了几分,又转正脸,兀自补上一句,“一定很疼。”
“我的罗夏也很疼,培养液修复了大大小小的伤疤,但是我都知道,这里都是伤。“迫于此时体位的限制,你只是吻上他起伏的心口,那里有一道道隐形的伤。
唇下柔软的触感化作酥麻的电流直通彼此的心,他箍着你腰肢的手随着你或浅或深的吻张紧。
“今天就让我来,好不好,我的小姑娘。“
湿漉漉的金发贴在他的额前,说完他将你抵到墙边,低下头吻上你微启的双唇,起初是蜻蜓点水的细啄,继而舌尖撬开你贝齿,带着他独特的气味在你的口腔肆虐。你迷离睁着双目看着近在咫尺的罗夏,双手颤栗着攀附上他的脖颈,一起陷入动人的情欲。

他吻上你的双乳,你的小腹,一路向下进攻。他的双手也像施了魔法四处撩拨,最后连同唇舌来到你湿润的阴唇。
泛滥的阴水顺着大腿滑落,他低头截获,又顺着流过的痕迹一点点向上舔舐啃咬。密密麻麻的快感铺天盖地向你席卷而来,被撑开的双腿酥麻,你无力地倚靠在光滑的墙壁闭上眼,不住喘息。
“嗯啊……”
他灵活粗粝的手指拨开你的包皮,勾出你敏感的阴蒂不断拨弄揉搓,不时用带着厚茧的拇指按压碾过。娇嫩的阴蒂在他的五指下不住抖动,同时他的舌头也刺入你的阴道。
快感堆叠到极致,你独自奔赴极乐。
一股股阴水在体内卷席,直待喷射而出,他却倾数将它们堵在阴道口用唇舌承接,指甲也随着你的节奏刮弄勃起的阴唇,延长你的快感。
“嗯……啊……够了……罗夏,停下。已经足够湿了,进来爱我,爱我。”你的十指难耐得在他的背脊落下一道道白痕,扭动着下身渴望进一步的接触。
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在花洒洒落的水流声中依然清晰可闻,他充耳不闻地继续爱抚你下身的每一个角落,漫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久到你弓起背,垂身紧紧地抱着他的头,颤栗地即将攀上第二个高潮,他才停下。
“哼嗯……呜呜呜……罗夏、罗夏……给我……”
“看来我的小姑娘真的等不及了。”
他拉过你的手吻上指尖,饱含情欲地吞吐舔舐,随后起身吻去你双角因情爱滑落的泪珠,堵住你娇吟的双唇。
“唔唔——“
他挺身而入,龟头一寸寸插入阴道深处,饱胀而满足。
“不要手指了,不要。“
察觉到他的手指意图攻向你的阴蒂,你闪躲着下身,又无处可逃,只能提前告饶。他确实依你所言不再用手指进攻,却抱着你一边浅浅抽动着,一边取下悬挂的花洒头,让你握着它将猛烈的水流对准阴蒂。
“啊啊……“
水流的急速冲击,配合他捉摸不透的进攻节奏,你呜咽着在他的钳制下,双腿勾锁着他的腰,随之摆动,哆嗦着被拍打上高潮。
他还没有射。他感受着手掌下你抽搐的小腹,含情脉脉地含咬着你通红的鼻尖,慢慢沿着你精致的鼻梁再度吻上你因陷入情欲而紧闭的双眼。

浴室的水声持续了很久,久别重逢的恋人谁也不忍错过彼此的每一秒,你们从浴室奋战到卧室。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小屋里留下彼此交缠的气味。
远远望去,一缕缕粘稠的精液顺着激战身影身上甩落到床单,你湿漉漉的长发与他绚烂的金发在摆动间交缠着。
待你再次从高潮中缓过劲来,你正瘫倒在他的身上。手下浸湿的床单带来的触感和浑身的粘腻让你有些不自在,但身下罗夏满足的神情,睁着温柔的碧眸望着你的模样,透着一派宁静而美好,又让你想永远停留在此刻。
“好了,累了吧?快睡吧,知道你不喜欢黏黏的感觉,我一会给你洗干净,再换个房间。 “说罢。只见你微张的迷离眼睛又满意地合上,他拱了拱你的下巴,又熟练地给你调整到更舒服的姿势。

次日,阳光洒满大地,这颗星球的雨季迎来了少有的晴空。
End

 

 

番外:
你留在千之帝国的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尽管先前你已经预见到自己终会与千之帝国交手,但与异星那端的罗夏几十年不得相见,是你没料到的。他在那端做出的努力,他的变化你都看在眼里。
你为了能早日回到他的身边,一边假装被洗脑一边学习他们的技术,终于在一天你定位到了罗夏的时空。起初为了不被帝国发现,你只能将自己的一缕意识依附于不同的AI探寻他的信息。直到领航员小姐的诞生,你才固定隐藏在她芯片的一隅,默默地陪着他渡过一场场艰难的战斗,见证者他的成长。
说是依附,与AI不同的是,你的目光所及没有他们称之为“新乐土”的世界,只有罗夏在一次次被迫沉睡后还凭着本能只身在太空中战斗,一次次打破他们口中所描述的“新乐土”编织的美梦,一次次邀请领航员小姐出逃。
帝国与罗夏所处的时空时间流逝并不相同,帝国的十数年相当于异星的一年,连接也不稳定,起初往往要等上几个月你才能潜入一次,来偷偷看望他。到后来随着自己接触权限的提高,旅者能力的提升,你终于能稳定地连接到罗夏所在的那端,却仅能维持短暂的交流。在相隔数月前,你向他传达自己要回来的信息以后,你就因为帝国的最后试验被迫断了和那端的连接。
这场试验等了数十年过去,终于到来。多年来的静心准备,你以优异的表现博得了帝国高层对你的信赖,帝国终于撤下了对你的大部分监视,你终于有权作为旅者独立完成任务。这么多年你早已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一言一行,你按耐住心中的躁动,脸上挂着那些影像中“新生”初次独自踏入异时空的欣喜,顺利逃离了帝国的监管,踏上了罗夏所在的时空。
如今,你们终于能再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