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光火

Work Text:

自那以后,你深陷在阿尔贝和亚历克斯为你设下的陷阱,无路可逃,终于你答应了亚历克斯的求婚,也与阿尔贝签订契约,承诺今后也会继续保持你们三人间的关系。
这些天,白日繁重的公务和夜里频繁的索取,精神和肉体上的疲倦使你忽视了身边一个人的变化。

一如既往,亚历克斯睡在的你身旁,阿尔贝仍旧坚守着他侍卫的职责,不曾留宿在你的卧室。
不同的是,今夜的你做着不同于以往的梦。
浑身赤裸的你仰躺在一块巨大的水晶上,下面有数不清的小蛇拖着水晶游走。如果不是周遭呼啸而过的风声和嘶嘶的蛇吐信子声,你或许都不会察觉。
也许这就是梦,细小的蛇扛着水晶床游动,荒诞而真实。
你沉浸在梦的真实感中,等你回过神来周遭悄然无声,静谧得可怕,只有光虫在身边飞舞。
不知名生物与地毯摩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借着周围光虫发出的微光,依稀可见那有一条粗大的泛着紫色光辉的魔蛇,直着上身向你游来。
只是几个呼吸的间隙,魔蛇就到达你的跟前。
“真是讨厌呢,公主身上的味道总是不能清洗干净。看来我研制的药剂还是不能对那几个人起效。”魔蛇直着身子出现在你面前,微张的蛇口吐着芯子在你的脖子周围试探着。
闻言,你侧过头往下看,才发现自己身上经久不消的欢爱痕迹都消失了。
亚历克斯固执地不肯用魔法治愈那些欢爱的痕迹。红痕每天都在不断添加覆盖的红痕,日渐布满你的全身。若不是你身为摄政公主还需要亲自出席安抚大臣,你不仅脖子也会满是红痕,每天还会被困在卧房的床上。
想来,这些时日,唯有温柔的阿尔贝在你身边,你才能喘上一口气。
“啊——”
魔蛇正用它有力的身躯一圈又一圈地绕上你的腰身,一下下、慢慢圈紧你的双腿和腹部。
逐渐加重的力道让你有些喘不过起来。
不仅如此,它的一举一动都不得不迫使你将整个身体的重心都放在它冰冷的蛇身上。
“有在下在身旁还想着其他男人吗?看来……在下应该让公主放松一下 ”说着,它侧着头吐着芯子舔过你的侧脸,随即却大张着嘴作势咬着你的颈部,不想片刻都没有一丝动静。但你还是吓得不敢动弹,双眼慌乱地搜寻着它的弱点。
“你还是喜欢勉强自己,我的公主……不怕我一口把你吞了吗?化作我身体的一部分,和我融为一体。”他暧昧不清的口吻,配合着冰凉的身躯缓慢滑过你的肩膀,鳞片之间凸起的微粒擦过你娇嫩的肌肤,引得你身心一阵颤栗。
砰砰砰——
知道自己逃过一劫,你才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
“我——”声音戛然而止。
长长的芯子色情地轻舔着你的唇珠,眨眼间又轻巧的钻进你的口中,勾弄着你的舌共舞。
你从未想自己会有和蛇接吻的一天,和猫科带着倒刺的舌头不同,它细长而灵活,时而深入你的喉咙深处,那是他们远不能达到的深度。
“唔——唔——”什么也没说出口,滑溜溜的蛇信子贪婪地卷席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像多年不曾进食的饿魔。
毒牙在你的脸颊擦过,下一秒就会被刺入的恐怖笼罩着你,口腔敏感点被熟练刺激的快感和臆想中疼痛都向你袭来。声带的每一个震动都变得小心翼翼,吐出的每一个字节都受着无形的阻碍。你只能睁着眼睛流着泪,无声抵抗。
许是你不断线的眼泪,它终于放开了你的舌。
“公主的味道那么甜美……我已经太久没有品尝过了。这次……公主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法在一开始喜欢这样的吻。不过没有关系,我会让公主爱上我给你的一切。”
他紫色幽深的竖瞳流露出爱意和癫狂,似曾相识的一切,隐隐冲撞你的心神。
熟悉的口吻……明明是素未某面的魔物……自己不明所以的感情波动,你只能垂下眼,为自己近日忽视了周遭的一切感到后悔。
“这里变得这么敏感,是他们的功劳吧……” 不知不觉间他粗大的蛇尾伸向你的腰间。
腰间的嫩肉在狮尾的调教下越发敏感,轻微的触碰就能引起肉体的过度反应。
恐惧褪去,敏感的嫩肉在粗糙鳞片一圈圈的摩擦中积压的快感也迸发而出。如肆意的电流在全身乱窜却又汇集至下腹深处,让你的身体瞬间失控,飞向高潮。
你能感受到探出包皮的阴蒂未经触碰,就陷入不能自制地抽搐中,体内积攒许久的精液也随着阴水被一股又一股带出。战栗的大腿因被死死圈锢着无法舒缓,唯有小腿能有限地如脱水的鱼儿般摆动。
“呵呵”,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随即摆动蛇尾攀上你胡乱颤动的小腿……
空中只剩你那无助的脚趾蜷缩着。眼泪自你的眼尾滑落,异族间的欢好总是如此卑鄙。
预感腿间堆积的黏稠要顺着你的股间沾湿你的臀,你喘着气,偷偷夹紧大腿想掩盖,却又被他强悍探入的蛇尾抓个正着。
“我总是不愿公主流泪,可公主每夜都在他们身下啜泣,动听的声音总在我的耳边环绕……今天,我终于又看到公主为我流泪了。”说着,他轻柔地舔舐着你的泪珠,连带泪痕也不放过,如同品尝珍馐一般不舍停下。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你脸上沾满他分泌的黏液,他终于停下了,附带着松开你的身体。
只是一刹的欢喜,他吐出一道冰刃,割断你的一束头发。散落的发丝飘落在冰凉的水晶上,落地的瞬间便化作一条条粉色的小蛇。
随着发丝的散落,你惊慌地感知这体内魔力慢慢地退散,但随着小蛇的出现又尽数在它们身上得以感知。
“我的公主,不要害怕,它们只是为了能在今夜给你带来更多的欢喜。”
蛇身一寸寸下滑游走,渐渐推开你的四肢。不仅如此,那些粉色的细蛇四散开来,各自游向你的四肢。它们体内流动的同源魔力让你的手腕和脚腕都屈从于它们的指令,你只能配合着更加大张着四肢。
重新落回比蛇还冰凉的水晶,你激得毛孔颤栗,企图环抱自身取暖,却又因蛇的牵制不能移动半分。
他见状,转动着魅惑的紫色竖瞳,状似疼惜地说道:“是在下疏忽了,我这就来为公主取暖。”
话音刚落,一个翻天覆地的旋转,你紧闭双眼,只觉得头晕目眩,还未恍过神,一个冰凉的身躯从背后覆上。
刺痛——
一对尖利的毒牙刺入你的皮肉,扎进你的血肉,贪婪地吸食你的血液。但疼痛并没有如预想那般持续,反倒是铺天盖地的快感涌上你的大脑,你的后背从来没有这么酥痒滚烫过。一次次的刺入、吸食,后背像被开发的初生性器,一点点触碰都能支配你紧绷的神经,纵容极致的快感遍布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从后背蔓延到四肢、十趾。
高耸的乳房上,两条小蛇模仿着他的动作,将稚嫩的毒牙刺入你的乳孔。敏感的上身被虏获,你扭动着下身,小腿在光滑的水晶上前伸,想要逃脱。
“嘶——嘶——”
一条小蛇吐着信子,嗅着你腿间汩汩流出的阴水沿着你的小腿向上爬,但很快停在你的腿间一动不动。小蛇垂涎地望着眼前两瓣肥厚诱人的的阴唇和冒出一角的阴蒂,犹豫不决。没待它想明白,冰刃袭来,眨眼间化作三条一模一样的小蛇,它们欣喜地各自分工行动起来。
全身的敏感点被攻陷,你只能用纤长的十指抓着他的大腿,留下一道又一道红痕,继续堕入无尽的云端中。似梦似醒的,耳边又好像在遥远的异国传来靡靡的天籁,透过极乐云端微弱的光火,霎那间记忆深处涌上你曾忘记的、痛苦的、愉悦的片段,没等你看清,又在下一秒退散。
“我的女神……我的公主……我的爱人……”饱含痛苦却又深情的呼唤在耳畔回荡,你飘然的五感寻到归所,重回被禁锢的身躯。
察觉到后背嵌入的毒牙消失,你绷直的身体才肉眼可见放松下来。
“我的公主还是这么可口。”他冰凉的手指按压你的伤口,摩挲着手掌下光洁的肌肤,“如今也才有这肉体会为了在下欢欣雀跃。”不知何时他悄无声息地化作人身。
“很累吧,一直被这些东西束缚着……不能冲破枷锁,只能被封印在血肉之中。”又是说着什么听不懂的话,你昏昏沉沉地想着。身心上的满足,你合上双眼欲意沉沉睡去,他却又用那冰凉而细长的舌头滑过你遍及咬痕的肩胛,逼迫你重温起刚退散的美妙。
“嗯啊……”
娇媚的呻吟自你口中吐出。你分明在他的怀里发抖,被吸血后异样敏感的身体却又引发了过度反应。渐渐地,他不知满足地又伸出毒牙沿着你的脊椎骨一寸寸打圈啃啮。你失措地发现你的身体在渴求他的再次刺入。
“呃嗯……”
毒牙再次刺破肉体,这次他在你的肩胛骨缓缓注入不知名的物质,是毒液吧,你失神地想到。身体早已脱离的你管控,又兀自攀上高峰。颤栗着,你挣脱他的束缚,向着远处那团光火伸出双手,这次你抓出了一块闪过的片段。
“维吉尔.F.特尔塔罗斯。”
身后的人一顿,接着又持续向你体内注入。只是原本你以为早已消失的粉色细蛇又缠上你的四肢,为它牵引舒展成“大”字。
“维吉尔……”
他扭过你的头,轻轻地吻上你的唇瓣,你便忘记了一切,着迷地追寻着他灵巧的信子,沉醉于他双唇潜藏的熟悉气味,丧失全身的气力。淫靡的深吻持续不断地刺激你的感官,这一次没有抗拒,你甘愿沉沦。
他牵引着你的手来到自己隐秘的腿心。他熟练地拨开湿濡的阴唇,拉着你纤长的手指一同深入阴道深处快速抽插几下又抽出。
“呜嗯……别走……“
“呵呵,我的公主真贪吃。别急,这里有更好吃的来满足你。”
他掀开暗色的袍子,露出紧贴上腹的两根长满狰狞倒刺的粗大阴茎,挺身齐根刺入你粘腻水润地阴道。
“呃……唔嗯……嗯呃——”
一声声娇喘被他交缠的双唇吞没,你的身体早在先前一次次绝顶的高潮中得以扩张,在注入的毒素作用被悄然改造。蛇茎上遍布的倒刺随着他缓慢的插入,刺入你抽搐的壁肉,又随着蛇茎的抽离,拉扯壁肉,带来不同于以往的入骨酥麻……攀升不止的快感吞没最后的一丝理智,你主动摆动发麻的腰肢迎合他的侵入,渴求更深入的奖赏。

夜的尽头,光虫围绕着水晶上缠绵的身影,最后纷纷汇聚在昏睡女人背部化作洁白的双翼。
封印的双翅终于如他所愿挣脱了肉体的束缚,自由地舒展开来。
“我的公主,你只能属于我。”
黑暗中维吉尔带着祭祀面具,在女人的身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

窗外蝉鸣叫嚣,你在昏暗的卧室醒来,这次没有骑士早早为你拉开窗帘,侍女们在门外低声讨论着要是公主错过了成人礼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