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源聲)喜喜

Work Text:

(源聲)喜喜

00

S.M. Entertainment官方聲明

本社所屬藝人,Super Junior金鐘雲、崔始源將定在2025/7/8於Ciudad de México登記結婚,並舉辦婚禮,希望每人都能誠心祝福他們,對於你們的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們表示由衷的感謝。

兩人於完婚後,將在當地進行為期15天的蜜月旅行,蜜月結束後,兩人會盡速歸隊,進行最新一季SJ Returns的拍攝,冀請眾家媒體及各位粉絲切勿打擾兩人,為其保留最大的私人空間及隱私。

兩人歷經一切風霜,終成正緣,這場婚禮是充滿喜悅的、是被祝福的。

於此,本司希望不要出現任何不堪、不實的言語,加諸於兩人身上。

李秀滿 親筆 2025/7/5

這封聲明是李秀滿老師親筆所寫的,宣示保護的意味很是濃厚。

01

飯店內

忙了一天的兩人,簡單的洗漱一下,就窩在了飯店的沙發上,始源坐在沙發上講電話,鐘雲則側躺在始源的腿上,就著始源講電話的聲音,舉起雙手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回憶著今天的婚禮。

老實說,他對於婚禮這件事,剛開始的時候,其實是沒有什麼實感的,畢竟這場婚禮從籌備、規劃...等,他都沒有參與到。

他只記得昨天晚上,在家裡跟小不點、melo玩得正開心的時候,就被突然來訪的赫宰與東海,一人架著一邊說著"鐘雲哥,我們該出發了喔!"

之後,他便糊裡糊塗地就坐在了飛機上,出了機場後,更是被眾人推著跑,提示他這裡該做什麼,那裡要怎麼做之下,到了婚禮現場。

現場佈置簡約大方,Dress code 為紅、白色,場佈則以橘、黃色為基調設計鮮花與綠葉搭配,還用了5000朵的紅玫瑰作為點綴。

婚禮賓客只邀請了雙方熟識的親友,沒有過多的賓客,讓這場婚禮顯得無比溫馨。

 

直到當父親牽著他的手,沿著走道走向對面的始源時,看著兩旁的親友及對面笑著迎接他的始源,他才對這場婚禮有了實感。

站定在始源身旁,父親拉著他的手對著始源說道。

"始源啊,我把我家鐘雲交給你了,不要再讓他受到任何委屈了,知道嗎?"

"爸...你放心,只要我崔始源還活著的一天,鐘雲哥必然可在我這肆無忌憚,我用我的一生做為保證。"

始源一手牽起他的右手,一手從赫宰手上接過一枚鑽戒,鑽戒戒台是由玫瑰金打造的,形狀是一朵綻放的玫瑰,裡面鑲著一個5克拉的鑽石,周圍的花瓣亦鑲嵌著無數的碎鑽,在光線的照射下,顯得光彩奪目。

"鐘雲哥...我欠你一個求婚..."始源說完,便單膝下跪,由下往上的望著他。

"金鐘雲...在這個空間裡,總共有5001朵玫瑰,其中一朵在我手上,你願意成為我那朵獨一無二的玫瑰嗎?"

"我會用我的一輩子證明我有多愛你,Will you marry me?"

他不記得有沒有說出我願意,只記得他是在潸然淚下的情況下,套進了那枚戒指。

始源起身幫他抹去了眼淚,示意牧師可以繼續接下來的證婚流程。

兩人省略了誓約這一環,畢竟始源也沒讓他有時間寫誓詞,直接進行對答。

在牧師唸完傳道的問題後,兩人回答"我願意",即在眾人面前立下神聖的婚姻誓約。

交換信物時,牧師拿著兩枚說著誓詞。

"戒指是將這兩者聯繫在一起的承諾的象徵,有兩個戒指,因為有兩個人,每個人都會為他人的生活和他們的新生活做出貢獻,讓我們祈禱:主啊,請賜予這些戒指,讓佩戴他們的人能夠一同住在你的平安裡,並在彼此的眼睛裡成長。"

他們望著彼此的雙眼,交換著信物,說著誓詞"我給你這個戒指,就像我親自給你的,帶著愛和感情,永遠戴著它。"

兩人在天父、牧師、親友的見證之下完成了婚禮。

02

"政民哥...那就麻煩你們多注意輿論的風向了..."

始源在跟公關室室長講電話時,就發現鐘雲看著自己的手在發呆了,掛了電話後,伸手就抓回鐘雲的雙手,放在了自己的下巴處磨蹭。

"哥...在想什麼?"

鐘雲把姿勢換成了仰躺,直視著他的雙眼"沒什麼...只是在想我們真的結婚了..."

鐘雲這個感嘆,著實令他感到有點無奈又覺得有點可愛,抓著鐘雲的手,張嘴就是一口。

"是啊!哥,你現在是我崔始源的崔夫人了。"

鐘雲眉頭一蹙,收回雙手"呀!狗嗎?而且為什麼是我是你的崔夫人,不是你是我的金夫人?"

他看著眼前的鐘雲,明明想表達自己在生氣,卻被臉上的紅霞給出賣了。

"是啊!我是哥的金夫人啊..."

"哥...夫這個字意指二人組成的家庭,夫人意為夫之人...我們都是丈夫、彼此的夫人..."

鐘雲聞言起身,就往他的懷裡鑽,頭靠在了頸窩處。

"始源啊...你為什麼會選這一天..."

他騰出了鐘雲未靠著的那隻手,輕撫著鐘雲的臉。

"因為不想讓哥對7月8號這一天,只有哀傷的回憶。"

誰都不知道在當時,聽著正洙哥說鐘雲是因為太想弟弟們,而哭泣的時候,他的想法是什麼?

是心疼嗎? 不是。

是心痛嗎? 也不是。

更多的是自責...

自責於在鐘雲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他卻無法陪伴在他身旁。

他永遠忘不了那日在SMT舞臺上,梨花帶雨的鐘雲,真的很美,他卻怎麼都不願意再見到了。

"始源啊..."

03

"始源啊..."鐘雲雙手環上了始源的脖子,用鼻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挑弄著始源的臉頰,像極了撒嬌的小貓似的,像是怕始源會消失一樣,他越摟越緊...

始源伸出手圈住他,深邃的眼眸裡閃著絲絲光亮,湊到他耳邊親暱地喊著屬於兩人的愛稱"寶寶阿...Daddy想要你..."

"你..."還未來得及開口,始源溫熱地唇已覆了上來,兩舌在腔間纏繞著,他忘了思考,亦不想思考,只是本能性地想抱住始源,緊緊地...再更緊一些...

 

這個暱稱源自於某位E.L.F.的腦洞,E.L.F.對於他們的互動模式,賦予了很多註解,像是霸道總裁與黑道嬌妻、大金毛與小貓咪之類的,不過,他覺得把他們形容成父子的,這個設定最為新奇。

他試驗性地在一次床第間,低聲地在始源耳邊輕喚著"Daddy..."

嗯...可能是這個設定,對始源而言,也過於新奇了吧,當晚他被始源要了很多次,從臥房到浴室、甚至連餐桌上都留下了情慾的痕跡,兩人纏綿到了天亮,始源還是沒有要停下來地意思。

自此之後,這個暱稱便成了他們情動的暗號,即便他很反抗,但他始終沒有辦法拒絕始源。

他面對著始源跨坐在他的腿上,低頭看著始源緩緩解開他身上的浴袍,先是蝴蝶結,接著是衣襟,厚實的手撫過胸膛,還在經過紅櫻時,蓄意以掌搓揉著,惹得他嬌喘出聲。

浴袍從身上滑落時,始源驚喜地發現一件事"寶寶...你怎麼沒穿小內內...這麼想要嗎..."手指壞心地在下身皺褶處流連。

"唔嗯...才不是...他們沒有給我時間買新的...所以才...啊啊..."

解釋被始源突然湧入後穴的手指給打斷了,始源手指微曲,不斷在穴內變換角度幫他擴張,時而在他的敏感點上,忽輕忽重地輾過。

"寶寶...裡面好濕喔...剛剛在洗澡的時候...自己擴張過了吧..." 始源的聲音原本就低沉,平常就很令他心動了,如今沾染上了情慾,更顯蠱惑。

"嗯啊...我沒有..."潮紅由內而外漲滿了全身,像是一隻熟透地蝦子般。

"嗯哼...寶寶說沒有就沒有...那寶寶幫幫Daddy...好嗎..."始源在耳邊賣乖似的安撫著臉皮本就薄的鐘雲,拉著他的小手,隔著浴袍,撫上了自己早已硬到發紫的性器。

他幫始源解開了浴袍,挺起身將自己貼上了始源的性器,用手勉強攏著,上下摩挲著。

始源比起被鐘雲用手完整包覆著,更喜歡像這樣緊貼著,感受著他身下的炙熱。

手指在後穴持續地開疆拓土,一指...二指...三指...隨著後穴不停分泌的腸液,進出的更為順暢。

"嗯哈... Daddy...想要..."他現在只想不顧一切地被始源填滿、用力貫穿。

"寶寶想要什麼...Daddy都給你..."始源扶著自己的性器在入口處徘徊,卻又不進去,就算進去了,也只是頂進前端而已。

"嗯哈...唔嗯...給我...拜託...啊啊啊......"他被情慾折磨到哭了出來,始源卻遲遲不給他,他扶著始源的肩膀,直接放鬆就坐了下去,輕輕地擺動自己的腰肢,伸手想撫慰自己,卻被始源一把抓住。

"寶寶...不乖喔...怎麼可以自己來呢..."突如其來的包覆,讓始源舒服到差點就去了。

始源將性器退出他的後穴,雙手托著他渾圓的臀瓣,走向了床邊,將之放置於床上,褪下了浴袍,再度欺身而上,肆力地頂入已灼熱酥軟的後穴中,加快了頻率,抽出了一點點,就更用力地往深處撞。

他只能無助的用雙腳環著始源的腰際,在始源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抓痕,來紓解這場性事帶給他的過度歡愉,始源俯身吻住了他的唇,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連結的下身、交纏的雙唇、不斷升溫的情慾,將兩人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高潮過後,鐘雲渾身脫力地躺在始源懷裡輕輕喘息,但始源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淺淺的覆在鐘雲的耳邊"寶寶...現在就休息不會太早了嗎...今晚可是新婚夜耶..."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