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日常同人甜餅

Work Text:

若綿綿的雨絲纏綿悱惻起來,也是波濤洶湧的狂風。

"依雪,有你在聽我說話嘛?"
"不是吧,我說過那麼多次了,你連時間都搞不清楚"
沒有盡頭的雨,沁透了偽裝,透漏出心意。好像可以稍微的,再越線一點,再多佔有一點。一切的背德都會被雨沖刷淨化。
一直以來,說不清道不明的,酸甜晦澀的感覺。若有若無,若即若離。跟你保持距離,卻又密不可分,不論甚麼玩笑都能被原諒,數次的離去,最後依偎在你的懷中安眠,無數日日夜夜重複的劇情。

"甚麼嘛,明明是你自己沒有講清楚,一點到兩點那麼大的間隔,要怎麼配合啦"
在聊天的背景音下靠近,悄悄的拉近一點距離,衣角能夠相碰的距離,觸碰的瞬間心跳漏了一拍,衝上心頭滿溢的饜足。
這樣就夠了。

"林霏,你晚上就要回去了嘛?"
"太難過了,你居然連我的名字都叫錯"
不得不用些東西掩飾,沉迷的、瘋狂的、近乎癡迷的尋求,醉倒在一次一次的雪景,在擁有的前一刻乍然而止。必須費盡心思才能抑制,內心一角的貪婪叫囂著,渴求更多甜膩,嚮往徹底佔有征服。
即使你的理想是雪,永遠也追不到,連手心的溫度都嫌太炙熱的雪,追到的剎那,也會被低溫凍僵剝奪體溫失去生機。每次你的追逐失利,我心總是竊喜,因為你會回頭看向我,而我裝作不在意的保持厭惡的情節,實則猛烈的欣喜早已衝擊鼎沸的內心。

"好嘛好嘛,離霏,這不就不小心叫錯了,認識那麼久,怎麼可能連你的名字都叫不出來,不就是不小心叫錯了嘛~"
"那你要開車來車站接我嘛?"張揚的笑意順著電波傳出,試圖沖淡過於濃稠的氛圍。
一步一步放置陷阱,妄想捕獲隕星,終究是徒勞。與之共舞夙願以償,沉迷樂色失足,滾燙的雙頰殷切的目光,無不在期待更多的給予,卻失望的發現對方已將目光調開。
輕浮狂妄的語氣,對他就能毫無保留。

"我沒有駕照,沒有辦法開車去接你,要考到是很久之後的事了"無奈地回應,離霏明明知道我沒有駕照。
"沒關係啊,就一起死一死"灑脫的瞬間回復。
想跟你一起奔馳在夜色,失速的衝向七夕沒落盡的雨。彷彿,在最後一刻能坦然的真誠,至此時間凝滯在不會凋零的永恆,這樣,就永遠不會被遺忘吧。

風馳電掣的雨,柔膩繞指的雨。
呼嘯而過的狂,是對你的癡戀糾纏,此生只願與你共度,除此之外都是姑且。
羞赧生澀的意,是對你的無盡寬容,接納所有關於你的故事,剔除所有不純粹的雜質。
專心致志的,耗盡一生的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