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圭雲)重逢

Work Text:

01

鐘雲坐在電腦前,手放在鍵盤上,卻不見他打出任何一個字,他聽著外面的雨聲,他討厭下雨,因為下雨會讓他聯想到那晚,毫無徵兆的爭吵,看不見盡頭的冷戰。

跟他一樣討厭下雨的人,還有他的特助東熙,一到下雨天,眼前的人總是會心不在焉的。

看著明顯又在神遊的人,他不禁把聲調提高八度,不!應該十六度不只,發出了大鵝般的聲音。
"金專務...金專務..."
尖銳的聲音直接鑽入大腦,鐘雲瞬間清醒。
"嗯...東熙,有什麼事嗎?"
東熙白了他一眼
"社長要我提醒你,今日下午會議記得要準時出席,會議上會介紹一位新就任的專務理事給大家認識。"
鐘雲點頭示意知道了,就讓東熙回位置了,自己則繼續方才未完成的工作。

 

會議室
有二個人站在他的前方說話,但鐘雲絲毫聽不進去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他現在正不斷地試圖催眠自己,眼前看到的景象是正常的、是正常的、是正常的。
站在社長身旁的是他剛分手不久的前男友。

嗯,正常,在人群之中偶然遇到,也是有可能的,對!是正常的。

如果忽略這裡是金氏本部的話。

他是公司新就任的專務理事。

咦?勉強算是正常,人各有志嘛,還好還好!

如果忽略他是國內三大氏族之一,曹氏直系長子的話。

這個男人現在正笑容可掬地在跟他問好,並伸出手等著他回握。

淦!這個絕對不正常,他沒忘記他們當初分手,分得有多難堪。

希澈站在中間,看著瀰漫著詭異氣息的二人,尷尬的咳了一聲。
"金專務,這位是曹圭賢專務,以後執掌業務及設計研發部門。"
"曹專務,這位是金鐘雲專務,職掌公關及客服部門。"
希澈逕自拉起鐘雲的手,讓他們互相握手致意。

02

他不知道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裡離開的,只知道最後是東熙來帶著他回位置上的。
坐在位子上,腦子飛快地思索著問題,卻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最後只得放棄。

 

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亮了,顯示有新信息,他拿起點開一看。
『希峰哥:今日19時、相約老地方、曹圭賢迎新、不見終不散。』
言簡易賅,卻是不容拒絕的語氣。

鐘雲是跟東熙一起來的,因為他怕若是隻身前來,自己會連踏進去的勇氣都沒有。
進到包廂內,此起彼落的歡鬧聲,已經將氣氛烘托得十分熱鬧。
希澈看著他們,招手讓他們過去。
"圭賢,你們以後業務基本上是分不開的,還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
他從一旁侍者的托盤上,取了三杯紅酒,分別給了鐘雲、圭賢與東熙,自己也拿了一杯。
四人一同碰杯、舉杯、一飲而盡。
酒喝完了,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正洙哥呢?我想找他說點事。"鐘雲逼不得已,只好拿自家另一位負責人資、財務的朴專務來擋擋了。
說罷,拉著東熙轉頭就走,以致沒有注意到身後一直盯著自己的視線。

"圭賢,我可以幫你製造機會,但抓不抓得住,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希澈哥,你放心吧,這次,我勢在必得,一定會抓住的,且不打算再鬆手了。"

整個晚上,即便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他也總是忍不住的注意著圭賢的一舉一動,圭賢總是人群圍繞的焦點。
看著這樣的圭賢,鐘雲不得不說圭賢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對象,年輕、帥氣又聰明,自帶一份貴公子的氣息,優雅又迷人,細心又體貼,總是為自己著想,往往在開口前,他卻早已了然於心。
只是縱然因這些,而開心滿懷,卻不堪他一次又一次的冷暴力。
是的,圭賢只要不高興就會冷處理,等著他去哄,幸得圭賢也是好哄的,但最後一次,卻是任憑他怎麼哄,都哄不好了。

想著想著,紅酒混著思緒也是一杯一杯的下肚。

金氏家規寫著,所以子孫不管資質如何,一律由基層做起,且在未進入本部任職之前,一律不得曝光。
他剛從EMBA畢業的那一年,父親讓他進入金氏旗下一間子公司,從業務部長開始做起,而這成為兩人認識的開端。
兩人從一開始只有業務上的往來,漸漸開始有了私下的來往,卻因一次在酒吧的意外,促成兩人的交往。

03

在一片雜亂無序的客廳中,散落一地的相片,鐘雲跪坐在地上,抓著圭賢的手,求圭賢聽他解釋。
"圭賢,你聽我說,我跟赫宰真的沒有什麼,拜託你聽我說...圭賢...圭賢..."
圭賢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把他的手甩開,不顧鐘雲在後面崩潰地大聲哭喊,徑直走出大門。

鐘雲呆若木雞地坐在客廳沙發上,數著圭賢到底已經有幾天沒回家了,發現他竟然數不出來,他拿出手機打開他與圭賢的聊天介面,裡面有幾百條傳出卻未被讀取的信息。
圭賢有幾天沒有回家,鐘雲就有幾天沒有出門,他害怕一旦出門,若是跟圭賢錯過了,他就再也沒有解釋的機會了,眼淚流了又乾、乾了又流,反覆循環,直到現在,他已經流不出眼淚了。
在手機上按下最後幾行字後,就把自己在這裡存在過的痕跡,清理得一乾二淨。
『圭賢,我走了,你回來吧...』最後還附上了一個我愛你的貼圖。
鐘雲關上大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圭賢走在路上,看見一個很眼熟的人,手親暱地摟著另一個人,他想確認是不是他所想的那個人,於是加速上前,攔在那人的身前,他確定眼前的人是李赫宰,可身旁卻不是鐘雲。
圭賢怒急攻心地打了他一拳,赫宰被打到吃痛地跌倒在地。
"李赫宰,你若不是真心地對待鐘雲,為何還要來招惹他..."
赫宰聞言,只是抹了抹自己滲血的嘴角,淡然地說出令圭賢蹙悚的話。
"呀!你是不是瘋了,我跟鐘雲哥是表兄弟,他媽媽是我姨母,親姨母。"

 

圭賢想到那日鐘雲哭倒在地的模樣,心臟陣陣頓痛,痛到他幾乎無法呼吸,像是有人在擠壓他的胸腔,要將裡面的空氣排空,他從出生以來,從未如此感到心慌過。
圭賢拿起手機就想傳信息給鐘雲道歉,看著這幾天刻意不讀的信息,越看越害怕。
終於,他看到了最後一條信息和最後的一個貼圖。
『圭賢,我走了,你回來吧...』

 

04

圭賢在路上隨便攔了一輛計程車,請司機以最快的速度載他回家,在路上撥了鐘雲的電話,回應的卻是機械式的女聲,告知這個號碼已是空號,到家後,著急地用鑰匙開門,迎接他的,卻是一片寂靜,找遍屋內所有的角落,都看不到鐘雲的身影,甚至找不到鐘雲與他一起生活過的氣息。

冷靜過後,他撥了一通電話,然而,接起電話的人,卻不是他想的那個人。
"鄭允浩,您好。"
圭賢愣了一下,這是業務部部長專線,接電話的人,只會是部長本人或部長祕書了。
"您好,我找金鐘雲部長。"
"哦!若是您是要找金部長的話,他前幾日就已經從這裡離職了喔。"
"他去哪裡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耶,先生,還有其它需要幫忙的嗎?"
允浩沒有得到回應,電話就被掛斷了。

他又撥出了另一通電話
"永雲哥,幫我查一個人..."
"查誰?"
"金鐘雲..."

05

鐘雲是因為聽到水聲才起床的,他緩緩坐起看著明顯不是他房間的地方,但他卻認得這裡,於是他循著水聲向左看去,看到全身赤裸,正在洗澡的圭賢,他摸摸了自己,確認衣服都還完好的穿在自己身上,鬆了一口氣。
然而,輕鬆沒多久,又再度緊繃起來了,因為圭賢在浴室內,正透過玻璃看著他。
他想都沒多想,下床就準備要逃跑,就在快碰到門把的時候,一把被圭賢給抓住了,將他拽進浴室。
被困在牆壁跟圭賢中間,還被上方的花灑不斷流下的熱水給弄濕,濕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覺,實在是很不好受,因為熱水澆灌的關係,鐘雲白玉般的臉龐,抹上了片片紅雲。
這樣的鐘雲,看上去,性感卻又不低俗。
"鐘雲哥,我好想你..."
俯身吻上他日思夜想的唇瓣,發出了滿足的嘆息聲,用舌頭撬開了唇齒,肆意地舔弄著口腔內的每一寸肌膚,強迫他的舌頭與之交纏。
"唔...不要..."鐘雲推拒著圭賢,尚未褪去的酒精,在熱水的影響下,更是迅速地竄流全身,根本使不出多大的力氣,反倒給了圭賢欲拒還迎之感。
圭賢抓著抵在胸前的那雙手,分別壓在耳旁兩側,離開了他的唇,看著他迷濛的眼神,微張的唇瓣,嘴角邊的液體,不知是水,還是來不及嚥下的津液,看上去十分地誘人。
圭賢改用一隻手抓著鐘雲的手,高舉過頭,另一隻手撫上了敏感的腰側,用嘴挑逗著胸前的紅櫻,時而舔弄、時而輕輕啃咬。
"哈啊...唔嗯...圭...不要..."鐘雲雖然情慾儼然被挑起,但他還是記得,他們已不是能享受這場歡愉的關係了。
"為什麼不要,哥都硬了...哥也想要我吧..."圭賢用膝蓋抵住了鐘雲的性器,上下仔細地摩擦著,還在耳邊說著魅惑的話語。
"嗯啊...啊啊...不行...我們...不是..."鐘雲想說他們已經不是情侶了,但又說不出口,時至今日,胸口仍會隱隱作痛。
圭賢不理不顧鐘雲想說的,伸手就解開並拉下了他的褲頭,褪到了膝蓋關節處,露出了他挺立地性器,圭賢雙手扶著他腰蹲下,將之納入口中吸吮
"啊...圭賢...太刺激了..."鐘雲將手指插進圭賢的頭髮中,微微地拉扯,像是在抗拒,又像是在邀請著圭賢佔有他。
鐘雲原就因酒過三巡,理智本就渙散,現更因情慾的衝擊,潰不成軍。
他放棄抵抗了,沉溺在圭賢帶給他的情慾之中。
感受到鐘雲前後小幅度地擺動的腰肢,圭賢知道他快要了,將之退出,用手快速地套弄著。
"啊啊...嗯...要去了..."鐘雲去了,將白濁留在了圭賢的手上。
圭賢以手上的白濁,充當潤滑液,就著大量分泌的腸液,慢慢地替鐘雲擴張。
"鐘雲哥,放鬆...乖...真棒...有聽啪滋啪滋的聲音嗎...舒服嗎..."許是太久沒做了,鐘雲不太容易放鬆,圭賢也不急,配著dirty talk一指一指的等鐘雲慢慢適應,後穴終於可以放入三指了。
"唔嗯...哈...圭賢...進來..."鐘雲用手輕推著圭賢的手臂,讓手指離開後穴,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還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
圭賢起身,將鐘雲轉身把他壓在牆上,自己則貼著他的後背。
"啊...好冰...但是好舒服...圭賢...想要..."鐘雲現在只想要被圭賢填滿。
"哥真的是妖精..."圭賢扶著性器在穴口摩擦。
"哈啊...圭賢...快點進來..."鐘雲把頭轉向圭賢,咬著嘴唇哀求著圭賢,將他填滿。
圭賢一個頂身,性器完全沒入於後穴之中,不等後穴重新適應,便急於用力地進出。
"啊啊...後穴被圭賢塞滿了...好漲...好舒服..."鐘雲爽到生理淚水一直流。
這個姿勢,可以讓圭賢看到鐘雲因性器地進出,而被翻出的穴肉,穴口的周圍的肌膚,被性器撐開成白色,翻出的穴肉又是粉色,彷彿像是白色跟粉色的櫻花,交替綻放著。
"嗯啊...再快一點...要被圭賢操射了...啊啊...去了"鐘雲的背部彎出了一條完美的弧線,從腰部一路延伸到他引以為傲的天鵝頸。
圭賢見他高潮了,也加速抽插,射在了鐘雲的後穴裡。
"哈啊...好燙...圭賢的...全都射在裡面了..."
圭賢看著鐘雲一臉饜足的表情,剛才發洩過的慾望,又重新被點燃了。
浴室內,又開啟新一輪的活塞運動了

06

頭好痛,是鐘雲醒來的第一個想法,隨後而來的是,渾身酸楚及下身的腫脹,但真正讓他清醒卻是,湧上心頭的羞恥感。
想起昨夜的一切,自己居然承歡於前男友身下,鐘雲只覺得荒唐,不願再多想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只想離開這裡。
他是在飯店的袋子內,找到自己摺好的衣服,袋子旁還有兩套新衣服。
"哥...你要進公司的話,就穿這一套新的吧。"
鐘雲回頭看著出聲的那個人,正好整以暇的側躺在床上,用手撐著頭看著他。
圭賢下床脫下浴袍,就拿起了另一套換上,都換好了,只見鐘雲呆呆地站著。
"連續兩天都穿一樣的衣服,很難不讓人多想吧。"
「啊~原來如此,是不想被人家誤會呀...」
"那你為什麼還要對我做出這種事...我對你而言...到底算什麼...你排遣的對象嗎..." 他越說越激動,蜂擁而上的負面情緒,讓鐘雲越想越委屈。
圭賢知道他一定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一把將鐘雲抱進懷裡,在他耳邊輕聲安撫著"哥,怎麼會這樣想我,當然是因為我愛你,才會這麼著麼做的呀..."
一個人瑟縮在沙發上的回憶剎時湧入,他將圭賢大力地推開。
"你愛我...你說你愛我...轉身就走...把我一個人留在家...就是你愛我的方式嗎..."
"曹圭賢,你不要忘記了,我們已經分手了..." 原本不想哭的,最後還是不爭氣的哭了,放聲痛哭。
圭賢沒有上前制止,只是在一旁靜靜看著,他不是狠心,是因為他知道這是鐘雲宣洩的過程,而他所能做的,只有等,等著他平復。
唯有等鐘雲排空情緒,他才能冷靜地思考,不會誤解、扭曲他的意思。

老實說,看著哭到抽蓄的鐘雲,圭賢其實是竊喜的,因為他對自己不是全然無感的,代表自己還有機會挽回他。

07

當圭賢查到鐘雲是金氏二兒子後,他就想到透過業務合作,再次見到鐘雲。
他迅速地簽訂尚在議談的合約,在不讓曹氏虧損的前提下,對金氏做出最大的讓利,只為了得到一個籌碼。
所以,當他以慶功宴的名義邀請金氏社長時,希澈欣然赴約。
孰不知這是一場鴻門宴,爭奪的對象還是自己的親弟弟。
當日在餐桌上,圭賢提出了兩點要求。
一是希望讓鐘雲回金氏本部,二是讓自己進入金氏本部上班。
關於第一點,希澈自是沒問題,左不過鐘雲是一定會回本部,早些晚點的問題罷了。
第二點嘛,希澈一開始是不答應的,光憑他是曹氏下一任當家這一點,就得考慮他進金氏的動機了。
圭賢並非蠢人,他知道對方在考慮什麼。
希澈更不是笨蛋,曹氏、崔氏和金氏並列三大氏族,而當中崔氏與金氏向來交好,若對金氏出手,等同向崔氏宣戰,以穩健聞名的曹氏,想來並不會這麼做,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是為了鐘雲嗎?"
"我是為了鐘雲哥。"
二人幾乎同時開口,希澈不意外他的目的是為了接近鐘雲,但也意外他為何如此執著於鐘雲?
席間,希澈聽著圭賢說著二人的故事,說不生氣是騙人的,圭賢口中的彼氏是他的親弟弟,他怎能不生氣,但更多的是感慨,感慨他們深愛,卻差點錯過了彼此。
當初,鐘雲為了逃避現實,不惜違抗父令,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過著幾乎足不出戶的生活。
現下,圭賢為了一個機會,不顧公司利益,簽下不利於己的合約,只求能有一個接近鐘雲的機會。
希澈答應圭賢了,以易子而教的概念,說服雙方當家,讓圭賢進入金氏,讓厲旭進入曹氏。
於是,才有的曹圭賢專務。

08

"哥,好一點了嗎?"
圭賢扶著他坐到了床上,自己則蹲在他身前,用手包住他的手疊放在他的膝上,由下往上對著他的視線。
"對不起,我為我的魯莽,所造成的傷害,向你道歉,哥,能原諒我嗎?"
"還有...我們沒有分手,當初你、我口中都不曾出現分手二字,就算是我被哥單方面分手好了,那哥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把你追回來嗎?"
鐘雲看著眼前真摯的圭賢,心中無比的心動,但是,被傷害的傷口還沒癒合,仍舊隱痛,沒有辦法馬上回答圭賢,卻也沒有拒絕他。

 

然而,手機卻在這個時候,不合時宜的無情響起,還一次兩支一起響。

 

鐘雲看電話是東熙打來的,就接了起來
"金專務,公司出了一點狀況,需要請您馬上進公司商討一下對策。"
另一邊,圭賢接到的是希澈的來電。
"鐘雲哥,公司出事了,我們的事一會再說,我們先回公司。"

二人火速趕回公司,鐘雲在路上看著東熙剛剛傳來的報告,初步了解為一位名為姜姓職員於今日早上在SNS上發表貼文後就消失不見了,貼文上自述她遭一位組內張姓職員精神壓迫,而林姓組長對此充耳不聞,實在是受不了想逃離,請大家不要找她,此則貼文被人迅速轉發,公司內部尚在調查這則貼文的真實性。
二人到了公司,門口早已被大批記者堵得水泄不通了,記者緊追不放的問著他們問題。
"尚在調查中,無可奉告。"鐘雲只給了一句,拉著圭賢就準備進公司。
"你把我女兒還來..."一陣尖銳的女聲,突然從後方傳來,作勢要攻擊鐘雲,卻被圭賢眼明手快的擋了下來
,雖說是擋了下來,到底只是沒傷到鐘雲。
傷人的女子,很快就被制伏了。
"圭賢,你的手..."
"我沒事,等一下讓尹護士來包紮一下就好,我們先上去。"
會議室內,所有主管齊聚商討著,公司卻有一位名為姜姓女職員,但她是實習生,除了這一點不合理外,其他基本上是都對得上的,主管也好、同仁也罷,但是,這二位的長官又以自己的名聲來擔保他們決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她本人今日亦未進公司,加之警衛來報,剛剛樓下那名女子,根本不是姜姓實習生的媽媽,所有矛頭都直指姜姓實習生造謠。

事情很快就有了結果,金氏緊急在公司大廳召開記者會說明一切。

姜姓實習生因忌妒同仁,以致造謠毀謗,對於損害金氏公司名譽一事,我司將保有一切法律追訴權。

事情本該這樣就結案的,但是,記者會後,圭賢卻堅持要將這四名員工一起開除。

鐘雲覺得開除姜姓實習生實可理解,為何連同無端受牽連的人都要一起開除呢?

圭賢解釋說,或許姜姓實習生處理的方式不對,但他們三個根本不是無端的受害者,他手上拿著他們組內其他人的自述書,大部分的人都有提到林姓組長與張姓職員之間的關係,且都頗為不滿,姑且不論雙方尚有家室,就單單以私事影響公事這一點,就斷不能容忍,而他們的長官明明知情,卻隱匿不報、視為縱容,這些人還能留嗎?
那樓下的那一位女性是?
她根本就是一名患者,圭賢認得她,所以他也不打算究責。
在他還沒進公司之前,他為了偷看鐘雲,幾乎天天坐在對面的咖啡廳,一開始看著她反常的行為,會想去幫忙,但卻被路人阻止,說他一直都這樣,不必太予以理會,但鑒於他今日這樣傷人,還是需要通知相關單位來處理的。

事件至此,正式結案。

09

二人還是回到飯店內,剛剛急忙跑出去,根本還沒退房,直至飯店人員打電話詢問圭賢是否要續住,他才想起來。
一進到房間內,圭賢就從背後抱住鐘雲。
"哥...現在公司的事情解決的,我們可以來解決我們的事情了嗎?"
"......"
鐘雲在剛剛看著圭賢為保護他而受傷時,的確很緊張,也很害怕,幸好傷得是手,如果是要害呢?他是不是就會失去他?
想到這裡,鐘雲就轉身回抱著圭賢,把頭埋在圭賢的胸膛。
"確實,你每次的冷暴力,讓我很害怕,但我更怕會失去你。"
圭賢縮緊雙臂,將鐘雲牢牢擁抱在懷中"哥...以後都不會了,再也不會傷害你了。"
"哥...我為了得到你,差點把曹氏賣了,怎麼可能還會放手..."
鐘雲疑惑地望向他。
"這一點壞習慣,我會改的...我保證以後都不會讓你受傷的...身心都是..."

 

"不過,哥都不記得這裡嗎?"
霎時,紅暈爬滿了鐘雲的臉龐。
怎麼可能不記得,他們的第一次就是在這裡。
那天,二人在酒吧看到有人在飲料裡作手腳,鐘雲直接上手把那一杯直接搶來,圭賢都還來不及出手阻止,他一口就喝下去了。
幾分鐘後,慾望被聳然挑起,二人在這裡進行人類最原始的活動。
圭賢從衣櫃裡,將原本是計畫昨晚就要用的玫瑰與戒指拿出來,單膝跪地,執起鐘雲的左手。
"金鐘雲,你願意與我結婚嗎?"
鐘雲激動到說不出話,只能流著淚不斷點頭。
看著左手無名指圭賢套上的戒指,鐘雲主動吻上了圭賢,圭賢也熱烈地回應著,兩人陷入黏呼呼的深吻,汲取著對方腔內的空氣。
"圭賢...不行...你的手..."注意到圭賢在自己身上亂竄的手,不想他傷口裂開,想要及時喊停。
"哥...別怕...沒關係的..."圭賢順勢把鐘雲壓倒在床上

"哥...如果怕的話,你也是可以在上面..."

"呀!曹圭賢...唔..."來不及說的話,被扼殺在兩人交纏的唇瓣裡。

10

馬始:所以~這集我只有姓氏出場嗎?

厲旭: Hallo?有人記得我還在曹氏嗎?

正洙:有人記得我其實出場過嗎?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