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以火灭火 | Fight Fire with Fire

Work Text:

Aaron和社团朋友们一起用完晚餐,看完了电影。接近午夜时分,他感到很疲惫。从饼干中摄入的过多糖分让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Aaron现在只想一头倒在自己床上。

深更半夜,小组全员开车回家时刻。

今天是Andrew Jackson负责接送。这位司机仿佛随时都有着用不完的活力。红发男孩开启了汽车电台,一边摇晃一边跟着哼歌。

他们把昏昏欲睡的Van Ness送回了家。Burr和他的朋友挥手告别,然后一言不发地瞪着夜晚漆黑的建筑物发呆——Andrew早就知道他的住址了,完全无需导航。

……

“我仿佛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我变得只喜欢和朋友们待在一起,用各种社交活动填满我的日程。”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在用和朋友们相处的时间逃避另一些事?Burr先生,你或许应该勇敢去正视你想逃避的东西。”

……

“去兜风吗?”Andrew突然问。 

“为什么不?我们走!” 在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后,Aaron回答道。

开车的男孩高兴地叫嚷起来。

“尊敬的Aaron Burr先生,今夜,就让我——伟大的DJ AJ——为您服务!”  Andrew拿着手机,调出了他的“蹦迪歌单”。

他坏笑着转动汽车音响的按钮,把音量开到最大——是Aaron所不熟悉的电子音乐。密集的鼓点震着他们的耳膜和整辆二手车的窗户。

Aaron靠在座位上大笑起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开心。他只是忍不住发笑——驾驶座上的这个男孩总是有一种神奇的感染力。而Andrew歪过头,眯起眼睛,有些惊奇和欣喜地看着自己这位滴酒未沾、此刻却表现得如同喝醉了的朋友。

Aaron把不久前和心理咨询师的对话抛在了脑后——一把抓起来塞入贴着“暂不处理”标签的记忆抽屉。

 


 

Andrew打开了前排两侧的车窗,说这样声音就会被风吹散不会震得耳朵痛了。他解释得如此煞有其事,以至于他的朋友都不好意思索要科学依据了。

“我们会不会扰民啊?”开到学校中心时, Aaron看着街道两边的公寓楼,有些害怕地说。

“你管那么多呢!”

“可是我怕——”

“停!Aaron你总是担心这担心那,担心规则担心所有人。你就不能自私一次,只关心你自己的快乐吗?” 街灯把Andrew的皮衣照得发亮,蓝眼睛在黑暗的车子里闪着幽光。“就那么一次。”

深棕色的眼睛对上了锐利的蓝色。Aaron看着他的朋友。他说不出话来。

“不会有事的。我们又不是在开低音炮。那些飙车的摩托人比我们吵一百倍。”最终,Andrew拍了拍朋友的肩膀。

而Aaron用余光看到他打开了地图,往学校周边的郊区开去。

 


 

微弱的月光洒落在大片大片的农田。学校周边的郊区几乎没有路灯,他们全靠公路旁贴着的反光片照明。

“就是要声音大才刺激!”Andrew在驾驶座上手舞足蹈地科普着各种类型的电子乐,“你在耳机里听和你到音乐节现场去听DJ放的歌,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

Aaron从没去过音乐节。他也从没听过古典音乐之外的类别——他的祖父憎恨一切和“流行”沾上边的玩意。

车窗大开,略带潮湿的凉爽气流吹在Aaron的脸上。

他看向窗外。

夜晚的霓虹灯在Andrew有段时间没洗过的车窗玻璃上晕开。所有那些语气激烈的邮件、那些来自或熟悉或陌生号码的短信攻击、那些社交媒体上的点名指责、那些令他伤心难过的决裂……全都伴随着震动的鼓点消散在风中。

 


 

不过十首歌的功夫,Aaron的脑袋已经晃得有些晕了。他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任由清爽的晚风给因为兴奋而发烫的脸颊降温。

他们已经开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完了,Aaron开始怂了。正常版Aaron已上线。” Aaron缩起脖子,开起了玩笑,“我们不会迷路了吧?”

“正常版Andrew已下线,Andrew也怂了。”驾驶座上的男孩说,“Aaron版Andrew上线!”

看着朋友脸上从玩笑过渡到货真价实的惊慌,Andrew哈哈大笑地一拍方向盘。“骗到你了!怎么可能?伟大AJ从不迷路!”

 


 

在疯狂的欢声笑语中,在Aaron不走心的阻拦和Andrew不嫌事大的怂恿下,他们路过了学校南边Thomas Jefferson所在的住宅区。

Andrew把车在草坪外一停,捏着嗓子就叫嚷起来:

“Tommy boy guess who’s here? HAHAHAHAHAHAHAH-”

(“汤米宝宝猜猜我们是谁呀?哈哈哈哈哈!”)

“嘿! Thomas!”被驾驶座上的人感染,Aaron也扯开嗓子喊起来:

“你知道吗,我早就想退学生会了。其实我恨它!我恨这些该死的校园政治!我退出了!!你再也不用看到我了!!但我还是会想你的,你呢?!!!”

玻璃窗户猛地升了上去,百叶帘被狂躁地扯开。Aaron亲眼看到上面有一个摇摇欲坠的叶片瞬间断裂了。

一个意想不到的黑脑袋从窗户里探了出来。

“What the heck are you guys doing?! It’s freaking one o'clock - normal people have to sleep - by the way who are you - you twats - what the HECK?!!!”

(“靠你们是不是有病——现在都他喵的一点钟了,正常人都要睡觉去了好吗——而且你们都是谁啊卧槽你们有毛病吗?!”)

老鹰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货真价实的怒火。以前当过他们讨论课助教的PhD研究生John Adams一把拉过之前躲在视觉死角里的红发人,“像是来找你的!怎么回事,Thomas?你在哪里认识的这些小混蛋?”

四目相对。

车里的两个人发出了比之前更加疯狂的爆炸式螺旋大笑。

Andrew狂笑着把车开离了校园南部公寓所在的街区,而Aaron在副驾上笑得直不起腰,他甚至无法回应玻璃窗后Jefferson惊恐的脸和Adams愤怒的大吼。两个男孩疯狂地笑着,气喘吁吁,不断锤击自己的牛仔裤,把自己的手和腿都打疼了。Aaron连转头高声告别南部公寓里被他们惊吓到人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Adams说脏话!”Andrew吹了声口哨,“而且你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了吗!我这辈子都值了!”

“你那是没在私下里多接触Adams先生,他说得可多了!” Aaron终于止住了笑,理智回到了他的脑海,“但是,为什么,三更半夜Adams会在Thomas家?自从Thomas退出了Adams带的研究项目组后他俩不是闹得很僵吗?所以现在算是和好了?”

“世事无常呗。” Andrew耸了耸肩膀, “我就不明白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太弯弯绕绕,纠结不死你们!”

 


 

Aaron突然发现街边的景色逐渐变得熟悉起来——那就是他公寓前的十字路口!

“什么,这就结束了?” 他意犹未尽,“歌单还没放完。”

Andrew在驾驶座上豪爽地大笑起来。晚风把他额头前细碎的红发吹到一边,然后是另一边。

“你真的被我带坏了,Aaron。” 终于笑够了,他说。

响亮的电子乐还在播放着,震得整个车子都摇晃起来。

Aaron被风吹得有些晕乎乎的,面前Andrew的笑容无限地扩散、扩散——扩散到他内心的每一个角落。毕业后他们就要各奔东西——字面意义上的各奔东西——Andrew要回到他的西部老家经商,而Aaron也会按计划去纽约发展。即使现代科技的社交网络让他们永远不会失联,但再也不会有这样疯狂的夜晚,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把他拉入各种各样新奇的体验。

Aaron最终也没有问Andrew毕业之后他是否会想念自己,也没有说他会想念Andrew——他不需要在红发男孩面前抛出这样的谈话——Andrew只会像之前的每次那样大喊大叫自己是铁直的,而这个时候Aaron绝对想揍他。

Andrew一直明白。于是Aaron也明白。

 


 

“你现在还能听到我车里的声音吗?” 临走前,开到车库的Andrew目送一段距离外的Aaron刷了门禁卡,大喊道。

“不能!” Aaron用同样的音量大吼,“这声音还真传不了多远!”

红发男孩笑着开走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