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obx刘昊然】杀劫(下)

Work Text:

一个男人抱着光溜溜的宋歌走到霍震霄面前,他用手沾着霍震霄花穴里的水,轻轻按压宋歌后庭,用力挤进去半个指节。

宋歌一下子哭出了声,他还年幼,又是自小锦衣玉食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少爷,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屁股上的疼痛让他感到恐慌,本能地挣扎反抗,却被围上来的男人们摁住,只能大睁着眼睛,泪水不停涌出来,冲霍震霄喊着:“哥哥我害怕。”

霍震霄不论怎么被折磨都没有想要屈服,可弟弟的声音一在耳边响起他鼻尖就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强忍住落泪的冲动,伸出一只手将宋歌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安抚道:“别,别害怕,有哥哥在呢。”

他分明知道今天他们两个都逃不脱。

他扭过头,用湿漉漉的下垂眼睨着黄先生,强忍着下身的难受,开口道:“你答应我的......放了他,我随你们玩”。

他虽然是雌雄同体可不见女相,甚至比年幼的宋歌更俊秀孤傲,声音也是清澈透亮富有磁性,可这凛冽的一眼就让男人无比兴奋,阴茎在裤子里箍的难受。

他拿起宋歌的手伸向霍震霄下面,把小男孩嫩葱般的手指按在霍震霄胀大的花蕊上。甫一接触宋歌就吓得大叫,而霍震霄全身血液直冲花蒂,可怜的蕊豆充血显得更大更红。

“妹妹,你现在完全没有资本跟我们谈条件。”

男人边说话边拿宋歌手指使劲戳弄小肉粒,直惹得霍震霄眼眶里的泪水簌簌掉落,嘴里的呻吟也抑制不住,叫的虽短促,男人听着却感觉无比婉转动人。

宋歌拼命想要缩回手,但被黄先生大掌箍着动弹不得,反而挣扎间指甲划到红肉上,让霍震霄狠狠疼了几下。

随着宋歌身体扭动,他身后的男人已经将两根手指插进他紧窄的后穴,四下戳弄找那个能让他兴奋起来的点。而霍震霄身旁,阿co摸着他柔软湿润的阴户,抽出深深插入的假阴茎和跳蛋,随意丢到一边,然后拿一个指节浅浅刺进花穴。因为有玩具的扩张和喷溅出的汁液做润滑,处子紧致的穴道顺利接纳了他的手指,他加大力度,一次塞进去两根指头,感受到霍震霄花穴如有生命般地挤压吮吸,他激动地狠狠拍了一下霍震霄饱满的屁股,血丝都爬上了眼睛。

霍震霄闷哼一声,感觉臀肉又胀又热,疼痛顺着被打到的地方蔓延至大脑。他已经没法思考了——有人吃奶一样吮吸着自己乳头,有人折磨自己的阴蒂,有人开拓花穴,有人进攻后穴,有人已经掏出鸡巴,用他柔嫩光滑的腋下挤压磨蹭,还有人已经冲着他撸了出来,浓稠的浊精射了他一脸,顺着高挺的眉弓和鼻梁滑进嘴里,又苦又涩。

而更让他无力的是,他最疼爱的弟弟被人压着轮奸,泪水沾湿了他的肩膀,而无助的尖叫和呻吟一声声传进耳朵。

霍震霄难过地想,他才十五岁,为什么要受这种无妄之灾。

全身上下的敏感点都被玩弄着,他没有力气反抗,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痛苦地闭上眼,脑中却有一个人影越来越清晰,不合时宜地浮现出来。

他永远记得楚良,那个温柔又性感的男人,他永恒的、唯一的爱人。

遇见楚良时他只和宋歌差不多大,第一次在成熟男人那里感受到汹涌的爱,第一次学着用爱回报别人,日日形影不离,甜蜜的耳语能说千千万万遍......可直到楚良为自己挡枪离世,霍震霄都没敢向他说明身体上的异样,楚良也愿意迁就自己,不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几年来一直保持柏拉图式的爱恋。

他痛苦地晃晃头,不愿想起他和从前的欢愉。

对于性爱他确实是没有经验。身后的男人已经抽出手指换上粗大的阴茎,一下子破开花穴时狭窄的小穴流出鲜血,霍震霄痛得头都垂下来,无力地倚到宋歌身上,紧紧闭上的双眼留下清泪,混着射到脸上的精液一颗颗滚落。

阿co沾了一下霍震霄下身流出的血,他激动地给黄先生展示,大喊着:“大哥,这小婊子还是个处!”

黄先生放开折磨霍震霄花蒂的手,那花蒂已经胀得如花生一般大,不自觉突突颤抖着,呈现出熟透了的娇艳欲滴的艳红色。他拍一下阿co的头:“便宜你这混小子了。赶紧操,操完换老子来。”

阿co得了令,快速在霍震霄花穴里抽插起来,皮肉拍打的啪啪声响彻整个屋子。一开始进出还比较困难,虽然扩张了一会儿,可霍震霄毕竟没有经验还是被迫接受侵犯,整个人紧绷着,就连穴肉都收缴得死死的,阿co被霍震霄夹得又爽又疼,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大力抽插几十下才让穴肉被迫软下来接受男人的进攻。

再看宋歌,他可怜的小屁股里也插着一根大肉棒,身后的男人挺着精壮的腰大力抽动,紫红的狰狞性器在他白嫩的屁股里进进出出。宋歌再年幼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尤其哥哥在身边抽搐着,呼出的一口口热气,一声声甜腻的呻吟都灌进耳朵里,他更明白了自己和哥哥糟糕的处境。更可怕的是,一个男人拿着哥哥的手握住自己前面,只简单的接触就让他浑身一抖,喊到沙哑的嗓子不自觉发出喘息,更别说哥哥的手推开包皮,从龟头摩挲到根部,用手指堵住铃口......巨大的刺激让他崩溃。

黄先生抽出一根烟来,得意地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微微笑着和握着霍震霄的手给宋歌撸管的男人说:“路哥,兄弟乱伦?挺会玩。”

路哥哈哈大笑:“这算什么,啥都还没开始。”

小文拍拍阿co肩膀:“哥们快点,老子等不了了。”

他掰着霍震霄下巴,手指直直伸进喉口,模仿性交的动作大力抽插搅动,弄得霍震霄不住干呕,津液流出唇角,给饱满的唇瓣挂上一层晶亮的淫靡水光。

霍震霄试图咬他的手指,但是着实没有力气,只留下几个浅浅的牙印,可这轻微的反抗也激怒了男人。小文两根手指夹着霍震霄舌头往外拽,瞪着眼睛威胁道:“婊子敢咬我,等着老子把你舌头割了。”

阿co被霍震霄干呕时紧缩的肠道夹的差点精关失守,他拧着眉头,用把霍震霄钉死在肉棒上的力度恶狠狠地抽插几十下,几十下之后就从他艳红外翻的花穴里抽出,大力撸动着射到他腰窝上,汇成浅浅一摊浓白浊精。

他刚抽出来小文就大力插入,他的鸡巴比上一个人细一些,但是更长,甫一插入便戳到霍震霄深处的敏感点,霍震霄花穴又猛地收缩起来,连前方无人抚慰的男根都微微翘起,一滴一滴流出前液。

奇仔本在扩张霍震霄后穴,刚刚为了给另外两个人让位置去一旁和黄先生要了根烟看其他人艹宋歌,不一会儿看这儿有了空他又绕了回来,一手拿着抽了一半的烟一手抓霍震霄白软的臀肉,一使劲将大鸡巴的一半都挤进霍震霄紧缩的后穴中。

霍震霄疼得腿都在抖,刚有些翘起的前端也软了下来。小文笑着锤了奇仔一下,说:“看见了吗,大少爷觉得你技术不行。”

奇仔握着霍震霄性器胡乱撸两下,猛一挺身将性器尽根没入。

霍震霄体内两根灼热的肉棒只隔着薄薄一层肉壁,仿佛能接触对方,无师自通般一会儿一前一后,一会儿同时进出,偶尔戳弄到敏感点还都不给他痛快。奇仔快活地掐着霍震霄蜜桃一样粉嘟嘟的屁股,不自觉在他曲线流畅的脊背上弹了下烟灰。

快感吊在半空不上不下,霍震霄艳红色被水渍浸得晶莹的唇不能合拢,亮晶晶的津液落到锁骨上,泪水也流了满脸。突然被落下的烟灰烫到,他颤抖着尖叫出声。

黄先生吸完最后一口烟,他走过来,抚摸着宋歌毛茸茸的脑袋,亲切地问他:“小宝贝儿,你喜不喜欢哥哥啊?”

宋歌身后已经换了好几个人,他被射了满身,整个人像是泡在精液里,已经有些恍惚了,听到男人提起哥哥,他乖乖点了下头,还没反应过来说了什么话,突然被箍住下颌,头拽到霍震霄胸前,嘴唇贴上高高鼓起的乳头。男人笑着,一只手摁着宋歌的头,另一只手摸上霍震霄凸起的下腹,那里包容着两根紫红的狰狞阴茎:“乖孩子,吸吸哥哥的奶。看看,哥哥肚子大不大?那是你的小侄子。”

宋歌恍惚着伸出舌头舔舔凸起的小肉粒,又轻轻吸了一下,霍震霄浑身一抖,一股电流似是从乳尖传出。

黄先生吻了吻霍震霄的脸颊,抚摸着霍震霄被两根肉棒顶起的小腹:“真想让你生下我的孩子。”

霍震霄强忍着浑身的不适,指甲对着掌心狠狠掐一下才回了神,通红着眼瞥过男人,咬碎一口银牙,在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你、做、梦!”

听到他的话黄先生不耐烦地拍了拍小文,对方默契地退了出去,来到霍震霄面前用力撸了几下就射到他脸上,然后半跪下来,一只手向外拉扯霍震霄的乳头,另一只手夹住他的花心抠弄。

黄先生随便撸了几下,半硬了便捅进霍震霄潮湿的花穴。承纳过几个人的穴道依旧紧致,他被夹得十分舒爽,痛快地大力操干小穴,有几次都抵上了宫口。他从背后贴近霍震霄的耳朵:“你想不想生我说了算。当然,大少爷这么金贵,你的话我也没有不停的道理,你求求我,说点好听的,说不定我大发善心就放过你了。”

他舔舐着霍震霄通红的耳垂,朝他耳道里呼着热气:“你弟弟这么漂亮可爱,真可惜,留不了我的种。”

霍震霄几处敏感点一齐被攻击,本就意识模糊,不甚清醒,可他接受不了宋歌和自己这么被折辱,他咬破了嘴唇,用全力转过头睨他一眼:

“你......他妈的......做梦!”

“啊!”

黄先生本被美人泪光盈盈扭头望向自己似乎马上要屈服的样子刺激得不行,可美人实在不听话,他也不必再怜香惜玉,鸡巴一捅破开了狭小的宫口。

他疯狂地掐着霍震霄的细腰,每次都整根抽出又尽数没入,硕大的龟头次次闯进宫口,全力冲刺几百下后,一泡浓精射进了狭小的子宫。

霍震霄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爽也无一处不痛,胸乳,花蕊,前列腺,宫口,几处一并被进攻着,霍震霄耐不住,尖叫着潮喷出来,灼热的淫液浇到龟头上,淅淅沥沥流出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花穴。他整个人都红彤彤得冒着热气,精神涣散,泪腺失禁,浑身散发着精液和香烟的气味。他已经看不清肏他的人的样子,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人们淫笑着的勾起的嘴唇。

霍震霄身后的男人们都撤了出去,没人支撑他一下子跪倒在地。

“哥哥,别害怕.....”宋歌被轮奸着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但看到哥哥痛苦地微张着嘴,眼神迷离看向地面,他抹了下眼泪,学着霍震霄之前的样子将他揽到怀里,把他恍惚的头放到自己肩膀上轻轻抚摸着。

霍震霄倚在宋歌身上,布满指痕的身体止不住颤抖。

不一会儿他抬起头,通红的眼眶中,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在男人们手指间烟雾缭绕里——

亮如寒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