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obx刘昊然】杀劫(上)

Work Text:

一盆冷水猛地泼到霍震霄脸上,他费力睁开眼,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反手绑在椅子上,双腿和两根凳腿绑一起,被打到的后脑勺突突胀痛。而对面,他可怜的弟弟宋歌被禁锢在一个男人怀里,正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惊恐地看向自己,似乎马上要落下泪来。

泼水的人把盆递到旁边,粗暴地掐上霍震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仰视自己,嘿嘿一笑:“大少爷,好久不见。”

有水珠顺着发丝流进霍震霄眼睛里,他不适地把眼闭上,淡淡开口:“我把钱给你带来了,放了宋歌。”

“大少爷娇生惯养,不知道社会险恶,就是单纯,让你自己来还真自己来,这么怕你弟弟被欺负?可惜,抓你弟弟的不是我,是我朋友,放不放人我也管不着,我想要的只有你。”

“介绍一下,我姓黄,你可以叫我黄先生,旁边这几位是路哥,小文,阿co,奇仔,你弟弟那边就不给你介绍了。”他猥琐地贴近霍震霄,脸颊都要凑到一块儿:“现在不认识我们不要紧,一会儿就都熟悉了。”

周围的人起哄着,发出一阵阵怪笑。

霍震霄厌恶地躲了一下,又被掐着下巴拽了回来。他对上黄先生色眯眯的眼睛,这让他感到不适。

他忍住上涌的恶心感:“滚开,让我看到宋歌。”

男人来回抚摸着霍震霄被自己掐红的下巴,轻哼一声,大方地让开位置。

霍震霄努力睁开眼,看到宋歌坐在一个男人腿上,试图将自己蜷成一团躲避男人们恶意逗弄的手。他身下的人用裹在裤子里的阴茎向上顶弄,周围也有几个男人把手伸进他衣服里乱摸,在他惊恐的尖叫声中大笑。

宋歌只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从小被父母和哥哥宠爱着,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一直不停地哭喊,发觉霍震霄看向自己,他剧烈挣扎起来,大声哭叫着:“哥哥,哥哥救救我,我害怕。”

霍震霄怒火攻心,目呲欲裂,他拼命挣动着大喊:“都他妈给我住手!”

可如今他不是说一不二的青帮大少爷,而是落在别人手中的可怜囚犯。男人们根本不听他的话,自顾自挑逗宋歌,只有黄先生凑过来,抚摸着他的脸颊:

“别害怕宝贝儿,等他们玩够了会住手,不会玩死你弟弟,放心。”

霍震霄气的呼吸急促,脸颊通红,他试图偷偷解开绑缚他的绳子,却被周围的人发现,摁住四肢动弹不得。他愤怒地盯着黄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不管什么我都会给你,先放了宋歌。”

黄先生暧昧地抚摸霍震霄额顶和眉眼,淫笑的唇都要贴上他的脸颊:“大少爷还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很久了。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记得你,每次你穿着西装走过我身边,我都想当场把你压着肏了,让你哭你就哭,让你笑你就笑,只能听我的话。你越不可一世,我越想让你卑微下贱,只能当我的小母狗——”

“呸!”

霍震霄气急了,往男人脸上吐了口口水,眼神发着狠,直勾勾的,仿佛能将眼前人千刀万剐。

黄先生怒极反笑,他越看霍震霄越像生气时呲牙的小狗,没什么攻击性,连愤怒的举动都像向自己撒娇,可爱的很。他伸手将脸上的津液抹去,又将手指伸进嘴里,像对待什么宝贝一样色情地吮吸着,直把霍震霄恶心得不行。

他缓慢解开霍震霄衬衫扣子,每解开一个都要在原来扣子扣住的地方落下一个吻。

霍震霄急火攻心,拼命反抗,胸膛起伏得厉害,但是身体被男人禁锢,他挣脱不开,竟产生一种可悲的无助感:头一次不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只求霍天洪早点儿找完乐子能发现自己两个儿子都失踪了,赶紧派人救出他们。

昂贵的衬衣扣子全部被解开,露出大片白皙的软肉,雪白的胸膛上两颗粉嫩的果实暴露在空气中,颤颤巍巍起立,被围上来的两个人一左一右狠狠吸一口,霍震霄身体过电般颤抖了一下。他咬着牙,目光灼灼,硬生生承受屈辱。

黄先生的手还在继续向下摸索,他隔着裤子挑逗霍震霄的性器,看霍震霄有些得了趣又狠狠捏一下脆弱的囊袋。

霍震霄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光洁的额头上冷汗直流。

他继续向后,手指一点点挑逗着移动,边动作边看霍震霄强撑着的表情,越看他伪装出来的坚强越兴奋。

这种兴奋在他摸到一条怪异柔软的缝时到了极致。

他隔着裤子,不住地摩挲霍震霄的花穴,手指在柔软如蚌肉的阴户上来回抚摸,试图隔着硬挺的面料掰开紧紧闭合的花瓣。他凑近霍震霄,盯着他通红的眼睛:

“宝贝儿,这是什么?”

霍震霄脸颊涨红,隐瞒了十几年的秘密一朝被发现,他垂着眼,死死咬着嘴唇,不给对方一点反应。

“嘿,别玩小子了,给你们看个好玩的。”

黄先生看霍震霄不愿理自己,他冲对面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便解开捆住霍震霄双腿的绳子,慢条斯理地脱下他的裤子,双手分开两条莹润白皙的长腿,软垂的阴茎下面,一道粉嫩柔软的缝隙赫然出现。

除了霍震霄和宋歌,全场男人们惊呼起来,他们哈哈大笑着,污言秽语充斥了狭小的屋子,小文和奇仔凑到霍震霄下体前,一个摆弄阴茎,一个掰开花穴,好奇地抚摸他的两套性器官,猥琐地笑着:“大哥,这小婊子是个双性人,还没毛!”

奇仔手指轻轻摁住花心,打着转揉搓着,又拿两根指头夹住小小的肉粒,挤压拉扯,弹起又放下,不一会儿可怜的阴蒂就充血胀大起来。

霍震霄止不住颤抖,两条腿拼命蹬踹着想要合拢但被轻易制止,死死咬住的嘴唇流了血,可还是有抑制不住的呻吟溢出。

“小宝贝儿怎么不动弹了?看你哥的逼看呆了?”

宋歌睁大眼睛呆愣愣地看着哥哥,他从来不知道一起生活十几年的最亲密的哥哥和自己不一样。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经历了被绑架,被猥亵,哥哥为了救自己也被别人欺负,甚至哥哥的秘密都被暴露了出来,他单纯的脑袋处理不了这么多东西,又惊又怕,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哥哥。

“啊......宋歌,别看......”霍震霄仰起头痛苦地呻吟着,下身的快感浪潮般席卷他的大脑,又爽又痛又恨,他只能让弟弟不要盯着他怪异的下半身,保留自己最后一点尊严。

宋歌吓坏了,他乖乖地听哥哥的话,紧紧把眼睛闭上。

“小宝贝儿闭眼干什么,不看看你哥哥的小逼?哦不对,应该是你姐姐了。”

男人们哄笑着撕扯宋歌的衣服,喊着要验验小少爷是不是也是个小女孩,两三下把宋歌的衣服扒光了,遗憾地发现幼嫩的小芽下没有他们想看到的肉花。

霍震霄的蕊心被人折磨着,虽然不愿意,但他抵抗不了身体本能,下身流出水来,湿润的牝户翕张,狭小的雌穴开开合合。

“大少爷可真骚啊,”黄先生推开奇仔,也用手拨动勃发的花蒂,激得霍震霄又一阵颤抖,小穴吐出一大股水来。

他用两根手指捏住胀红的小肉粒,眼睛里闪着疯狂的光:“真想在这儿给你穿个环,你要是不听话,拉着环就只能张开腿给人肏,要是想逃跑,嘿嘿,只要一走路就疼得流水,想跑也跑不了。”

他揉捏着这一小团软肉,玩了一会儿后收回手,盯着霍震霄带刺的眼神,擦了擦手上的淫液,不知从哪儿拿出两个跳蛋和两根狰狞的假阴茎。他把其中一份递给控制宋歌的人,另一份摆到霍震霄面前:“宝贝,自己玩自己。听话,不用在你身上,就等着用到你弟弟身上吧。”

霍震霄潮红的脸颊瞬间变得惨白,他死死咬着牙,眼神像刀子一样恶狠狠瞪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大少爷不愿意?”他转过头用眼神示意对面男人,那人把假阴茎抵到宋歌狭窄的洞口,略一用力硅胶肉棒的头部就浅浅戳进了宋歌体内。小男孩吓得大哭,细瘦的长腿在空中胡乱蹬着又被轻易地按住。

黄先生拿肉棒拍拍霍震霄的脸颊,脸上挂着志在必得的微笑。

霍震霄粗喘着气,咬碎一口银牙。对面男人又往宋歌小穴里戳进去一分,霍震霄直勾勾盯着男人动作,看他故意瞟自己几眼后更用力折磨宋歌,最终还是泄了气,闭上眼,声音都在打颤:“给我。”

有两个人抬过来一个皮质沙发,小文解开绑着他的绳子,把他放到沙发上,黄先生把跳蛋和假阴茎塞进他手里,看到他颤抖的手缓缓收紧。

男人凑上来:“宝贝儿,别耍什么花招,你逃不了。”

霍震霄垂着脑袋,微微点了下头。

“开始吧,把头抬起来。”

霍震霄慢慢张开腿踩在坐垫上,露出娇嫩柔软的雌穴,黄先生拿着他的手摁在阴蒂上,他抖了一下,想要抽回手却被大力制止住。

“自己摸,摸到高潮。”

霍震霄仰头看他,下垂的眼睛里聚起了水光。他咬住嘴唇,扭过头,轻轻抚摸着嫣红的小肉粒,每一下身体都会过电一般颤栗。

男人不满意他的表现,强硬地伸出一只手,大力抠弄几下花蒂,惹得他尖叫起来,腿都支撑不住胡乱蹬动。

“妹妹怎么不敢用劲?不使劲怎么爽?快点!别磨磨唧唧!五分钟给我射出来,不然把你俩一块儿送国外去卖逼。”说完他甚至打开手机倒计时。

霍震霄闻言咬了下嘴唇,加大力度,手指青涩地上下摆弄,一下下戳到充血肿胀的花蒂,双腿不自觉收拢,牙缝里露出小动物一般的呜咽。

他自慰了几分钟,着实不得要领,快感堆积着但总是达不到极点,甚至被啃的不太整齐的指甲戳到脆弱的软肉还会疼得他牝户剧烈收缩。

“还有一分钟,妹妹。”

恶魔的低语在耳畔响起,他加快戳弄的速度,手都累到酸痛,不自觉摇着头,喘息声愈加明显。

男人欣赏了一会儿平日里高傲的大少爷罕有的软弱,阴阴笑着握住他的手。他半干的头发又被汗水打湿,还没缓过气,胸膛起伏着,一滴泪从眼里流下来。

黄先生将大拇指和中指弯成环,趁他不注意,在脆弱的花蒂上重重弹了一下。

“啊!”

一瞬间的疼痛卷胁了霍震霄,他仰着头,嘴巴微微张着,尖叫着流下眼泪,雌穴喷出一股清液打湿男人的手,前端高高翘起的阴茎也冒出白浊。

男人将手伸到霍震霄嘴边,看他漂亮的脸上满是淫靡的神色,自觉十分满足,淫猥地笑起来:“舔干净。”

霍震霄顺从地伸出红润的舌尖,一点点将自己的浊液舔净。男人满意地摸着他的发顶,吻一下他潮红的脸颊:“做得好。”

他拿过跳蛋,顺利地塞进霍震霄潮湿红腻的花穴,把假阴茎塞到霍震霄手里,拿着他无力的手将阴茎往穴里捅弄。

霍震霄抬起眼,看到对面宋歌紧紧闭着眼睛承受几个男人的吮吸亲吻,他握住玩具根部,乖顺地一点点插进穴里,抬起头对上男人的视线:“放了......呃啊......宋歌......”

男人拍拍手让对面的人止住动作。

霍震霄将阴茎全部吃了进去,然后不再动体内的道具,双手撑住沙发喘息着,翘起腿给男人们看自己被撑开的红艳肉花。

“可以......放过我们了吗......”

他自觉已经受过毁灭般的折辱。

“你还真是妹妹,前面是射不出来吗,怎么只能潮喷?”黄先生弹弹霍震霄翘起的阴茎,摩挲着涨红的龟头和铃口,不一会儿又拿手掌拍了拍霍震霄暴露在空气中的赤红阴户。

“一边插自己一边撸出来。”

霍震霄忍着疼乖顺地动作,边流泪边生涩地抚慰性器,拿假阳具捅自己已经有些麻木的下半身,可他不得要领,自慰的快感始终不上不下,偶尔不小心攥到阳物还会疼得尖叫出声。

黄先生用手掌包住霍震霄自渎的手,带着他撸动性器,推开包皮,抠弄铃口,另一只手也领着他的手抽插,戳到某一处霍震霄的呻吟声都变了腔调,是不曾有过的婉转甜腻。男人拿住他的手使劲进攻这一点,同时熟练地照顾性器。

霍震霄虽然感到耻辱,但在男人有经验的挑逗下还是爽的不行,快感顺着脊柱攀升至混沌的脑袋,他眼前白光一闪,大脑宕机着射了出来。

男人将指尖的白浊抹到霍震霄脸颊上,看着他恍惚失神,朝对面男人们挥了挥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