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re's what i believe, and then there's you 但为君故 \ 原作: theappleppielifestyle

Work Text:

一开始他们没明白这装置是干什么的,但过了一会Tony粗声开口,“好吧,我想我现在清楚了,”而Steve望过去看见他表情,是那种意味着他狠狠吓坏了的平静神色。

Steve能感到自己也换上了同样神情,当他看到Tony手指不稳地解开衣襟露出弧反应堆,暗灭无光的样子他从没见过。

“还能坚持多久,”Steve问,而Tony僵硬地耸耸肩膀。

“ETD四分钟,”Tony说道,随即不稳地向侧边倾倒,Natasha接住了他。“算三分钟吧,”Tony说,已然面色苍白。

ETD——预计死亡时间(Estimated Time of Death)。“并不好笑,”Steve说,而Tony再次耸肩。Steve艰难从鼻间吸进一口气,然后猛然转头看向Thor,后者会意从九头蛇特工旁侧起身。

“我们困在这里了,”Steve对这名特工说,那人怒视着他。“我们接下来至少会继续困在这里三小时,直到我们的人来接走我们。这样我们就有多到恶心的时间来惩治你,如果Tony没能撑到舱门开启时候的话。”

他弯腰与被缚在椅子上的特工视线平齐。“告诉我们关掉那个装置的密码。”

那名特工目光闪烁掠过Tony,熄灭的反应堆,然后回到Steve脸上。他大汗淋漓,但没有开口。

Steve咬紧齿关。“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够施予你极大痛苦。如果你拒不服从——”

“九头蛇万岁,”那特工打断他,而Steve咬紧了下颌。他们没有时间,而在他身后Tony呼吸愈加粗粝。

他攥住九头蛇特工的手指,觉察到所有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告诉我密码,否则我就拧断你的指头。”

沉默,那人眼里闪过犹疑然后是警觉然后是痛楚,在Steve未从他脸上挪开视线就掰断了他的一根手指的时候。这人发出压抑的一声,狠命咬住舌头直到流血,整张脸因疼痛揪紧。

“说,”Steve出声,而这人喘息更甚,但没吐一个字。Steve吸了口气然后拗断了另一根手指,而这回那人嚎叫出声。

“队长,”布鲁斯开口,而Steve没有看向他,没有看向Tony,没有看向除了那人的脸以外的任何东西。

“说,”Steve再次开口,而那人继续沉默。Steve一次扭断了三根指头;他小指的一根骨头直戳出皮肤来。

那人尖叫起来。Steve连着所有断指攥紧了那只手,而这人抽搐扭动,尖叫更甚。

“告诉我密码,”Steve逼问,下颌绷紧。“Nat,他状况如何?”

“有反应。”停顿。“微弱。”

Steve瞥过他肩膀眼见Tony瘫在Natasha身上,眼帘阖至一条缝。恐慌击穿了他,而他转回去稳稳直视那名特工。“很多人都不知道,但继Hulk之后,我有着队伍中最严重的愤怒管理问题。我会发泄在你身上,完完全全地,如果你不说密码的话。”

胸膛起伏,那人摇头。

Steve感到一种病态的快感,当他这回卸了这人的肩膀,然后捏碎了他的手肘的时候。当这仍不起作用时,他击碎了他的锁骨。然后他砸断了他的肋骨。这一切都以快速,粗暴的动作完成,而他能感到他的队友自此而起的疑虑几乎可以凝成有声实体。这,他清楚,不是他们期所得见。坦白说,Steve继续开口时几乎都令自己惊讶。

“黑寡妇就在房间里,”Steve对那特工说,这人现下正在啜泣。“她知道如何让你感到比我对你造成的更甚痛苦。如果你害Tony没命,我会放她过来收拾你。清楚了吗?”

一声权充回应的呜咽,而Clint清了清嗓子。“Tony失去意识了,队长。”

“脉搏?”

“仍有,但好景不长——”

Steve攫住那人膝盖攥紧直到它在掌下碎裂。“告诉,”他字句迸出齿缝,然后继续收紧手指直到那人哭嚎出声,尖促啜泣响在四众震惊的沉寂里。


Steve出拳击向那人的脸打碎了他的牙,留意没有弄断下颌这样他仍能自如开口。他折断了他的前臂。他在他腿上造成八处骨折,将椅子掼在墙上,这样那人的伤处会在瞬时痛至巅峰。他扭断了他的手腕,拗断了另一只手的全部手指,然后两手一起攥紧。

整个过程中,那人一直尖叫,而无人阻拦Steve。

“如果他的心跳停止,你也一样,”他听见自己开口,几乎辨认不出自己的声音,不关心那人的哭喊,不关心除他还没有吐出能够拯救Tony的密码之外的一切事情。

Natasha出现在视野里,弯腰将嘴唇凑近那人耳朵。仅是一阵急促的低语,因此Steve猜测其他人没有听见。

“如果Tony没命,我会废了你。但我仍会让你能够感知痛苦,你只是没法再动一下。你不可能动作,与此同时我们将令你疼痛无极。我会让Steve晚一点杀掉你,就因为这样你就能受到人体所能承受的痛楚之极。而相信我,那会比你能够想象的多得多。”

她手指陷进那人碎裂的膝盖,嘶嘶出声,“告诉我们密码,现在,”而那人啜泣着直到用他血肉模糊的唇齿吐出呜咽求饶,然后是那些数字,Clint匆匆将它们输入装置。

Steve整个人跪倒在Tony身侧,一手压在颈侧脉搏,另一手覆在熄灭的反应堆上。他那只手关节流血,很可能是由于当时磕在了他击中的那特工的牙齿上。Steve几乎没感觉到。

“Clint?”

“好了,我好了,”Clint脱口而出,然后装置哔哔一声,而Steve熬过了砰铿作响的两秒钟,随即弧反应堆闪烁亮起而至稳定,发出蓝光,这光芒在大部分夜晚抚慰Steve进入梦乡。

他叫Tony的名字,但Tony双眼紧闭。Steve安慰自己他仍有脉搏,浅但真切存在,而他第二次准备叫Tony名字时Tony惊喘起来,整个人战栗着向上弹起,抬手要搡开Steve,尖音溢出喉间。

“是我,没事了,”Steve说,稳住Tony,直到他意识点滴重回驱散恐慌,呻吟渐息转为粗哑呼吸。他一手摩挲Tony头发。“你没事了,我在这里(I gotcha)。”

他准备将手挪离Tony的反应堆,但Tony抓住他的手按在原地,就像他有时噩梦后会做的那样。他们交缠的指缝间透出令人心慰的光芒。

“操,”Tony粗声喘息,坐起时畏缩了一下。“怎么——”

他目光瞥见啜泣,抽搐的九头蛇特工,Bruce现下正为他治伤,然后滞住。他张嘴又合上,瞪视了几秒钟。“哈。”

“我有点不受控制。”Steve承认,而Tony看向他。“抱歉。”

“别,”Tony开口,站起身时拉住Steve手臂,Steve同他一道站起。“我只是——难道不是你几个月前说的,你认为刑求是丑恶,可鄙,不可靠的么?”

“是我。”

Tony对他挑眉,而Steve耸肩。“有时丑恶,可鄙,不可靠是仅剩的选择。我没法——”

他吞咽一下,活动叠在反应堆与Tony手掌之间的那只手。“我没法,”他重又开口,而Tony攥紧了他的手。

Steve将脸埋进Tony发间闭上眼睛,任反应堆仿若脉搏的轻微声响尽力平息翻涌的肾上腺素。“我在意你更甚憎恶刑求,”他将喃语吐进Tony发里,Tony僵住,而后转头在Steve颈上印下一个吻。

“我分不出这是贴心还是丧病,”Tony承认,而Steve在他发间哼声释出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