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世界第一末恋

Work Text:

咚、咚、咚。
杨威利正坐在玻璃小几上,两脚伸进水盆,手上是破破烂烂一本平装书,厚实的书脊已经被折了很多道。他有些不解地看向门口,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有人敲门。
他决定自己听错了,因为空调机自从被发明出来就从未隆隆响得如此热烈,而他依旧热得头昏眼花。再说,谁会在这个时候去敲别人的家门。
咚、咚、咚、咚。
敲门声比刚才更大了。
不情不愿地把脚从水盆里拿出来,杨威利站起来去开门。门打开的一瞬间,令人不爽的炽热空气就争先恐后地涌进房间。
站在门外的男人满脸通红浑身淌汗,杨威利没有见过他:“您有什么事?”
“我就住对面,几天前刚搬过来,想着应该来问候一下邻居。”
“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不可以吗?”
“呃……”
杨威利眯着眼睛,越过男人看了看门外,空气被不寻常的温度扭曲成波浪,互相镶嵌着的车辆将路口堵死,数不清的人们奔跑在随时会被融化的街道上,汗水和泪水交融着浸湿他们的衣衫。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正绞尽脑汁想要战胜汹涌的人潮以从砖墙和翻倒的车辆中间狭小的间隔中穿过,那道窄门后的女人绝望地从人头之间张望丈夫和孩子的身影……不一会儿,他们都消失在了无数张慌张的面孔之后。
“按照天气预报,待会就要世界末日了欸。”
“嗯,你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适合联络感情的时刻吗?”
杨威利挠挠脑袋:“好吧,进来吧,门开着实在是太热了。”
他转身带着他的新邻居向客厅走去,这个时候,他走过来开门时留在地板上的水渍已经完全干透了。
杨威利拍拍小几:“在这儿坐吧,沙发上太热了。”
新邻居从善如流地坐下,杨威利也坐下来,把脚重新伸进水盆,意识到新邻居在看他:“希望你不介意,我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招待客人了,”他想了一会儿,“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应该可以找到另一个水盆。”
他的新邻居笑了,带着仍然在往下淌的汗:“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好像还没有介绍自己。华尔特·先寇布,你可以叫我华尔特。”
杨威利说:“杨威利。很高兴在这一天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在这一天认识你。”
静默在空调的噪音和街头人们的哭喊之间挤出一条小道。
直到杨威利开口:“华尔特,实话说,你家的空调坏掉了吧。”
“喂,就算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天做邻居,也是我们第一天认识吧。”
“好吧。”
“不过空调确实坏掉了,大部分空调都应该会坏掉吧。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牌子,质量很好。”
“奥贝斯坦电器。不过告诉你也没用了,来不及更换了。”
“嗯。不过不要误会,我来找你也不是因为空调坏掉了。”
“那是为什么?”
“嗯……实在有点难以启齿呢。”
“比在世界末日蹭别人家空调还要难以启齿吗?”
“确实如此。不过既然很快世界就要不存在了,我认为说出来也无妨。”
杨威利太起眼,似乎是很正式地转过半个身子:“你说吧。”
“不大好说。不过非要说的话,你可以认为我四天前接到了任务,需要杀掉你。”
“哇,这个年代了还有雇佣杀手啊!”
“我应该认为你在嘲笑的职业选择吗?”
“没有没有。不过四天前……世界末日将要到来的消息是在三天前发布的吧。”
“嗯。所以我就没有动手。毕竟任务完成了也没有人会付我报酬。”
“真没想到还会有人愿意雇人杀我。”
“我也没想到,搬过来当天我研究了你一个下午。任务看起来太简单了,我当天都没敢动手。不过,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掉你吗?”
“嗯,大概知道吧,总不就是我写的那些东西。你想看吗?”
“没有什么兴趣,就剩这么一点时间了,总得干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吧。”
“你是指坐在暗杀对象的茶几上和他进行社交对话吗?”
先寇布从茶几上站起来:“不然我就得一个人坐在出租房里沉浸在没有完成最后一单任务的遗憾里了,”他补充道:“我成功完成了在此之前的所有任务。”
杨威利抬起头,有些困惑地看他:“我还以为你现在不准备杀我了呢。”
先寇布挑起一边眉毛:“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我是说,如果我没能完成任务,能和任务对象交个朋友也很不错。”
“我的朋友都很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先寇布愣了一会儿:“那我看看?”
杨威利笑了起来:“开玩笑的。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可能原来也没有任何价值。”
“别这么说,要是它们没有任何价值,那么因此被雇佣来杀掉你的我不是也没有任何价值了吗?”
“嗯……”杨威利眨了两下眼睛,“倒也不是这个意思。价值这个东西,也只对自己有意义啦。”
窗外的人群依旧汹涌,所有人都在末日时分等待裁判被宣告,他们惊慌失措地奔跑,也许只是为了让烈火般燃烧着的空气蒸掉最后一点思考的余地。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在恐惧,都在害怕未知的到来的特别日子。
“哦!”杨威利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从水盆里走出来,“我还有一些饮用水。”
他走进厨房,冰箱门打开时没有灯亮起。他拿起两瓶水,一瓶递给先寇布,一瓶自己打开。
“谢谢。现在很难买到水了。”
“我知道。我有几个对我很不放心的朋友,预报发布没一会儿就给我来送水了。”杨威利第一次看上去有对全人类即将到来的命运应有的担忧,“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走后不久通讯基站就停止工作了。”
“真奇怪,电站却还在继续工作。”
先寇布话音刚落,一直咆哮着的空调机突然地安静了下来。
“噢,抱歉,我没有想到会这样。”
然后他们一起笑了起来,仿佛一场喜剧终于抛出了最大的笑点。
他们笑得简直停不下来。
闷热的空间开始变得滚烫。
笑声小了一些,有人说:
“不要笑了,要保存体力。”
“保存体力来干什么呢?”
他们又开始笑。人们总是会在无法颠覆的命运面前大笑的。
天又暗下来一点,电灯已经不再能工作了。杨威利问:“你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来呢?”
“什么?”
“你说你不想完成任务,想和暗杀对象交朋友,为什么不早两天来呢?今天已经是全世界的最后一天了。”
“我以为你会像其他人一样逃跑的。”
杨威利的眼睛是黑的,在逐渐黯淡的黄昏余晖里却亮得惊人:“从什么身边逃跑,又能逃向何处?人类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所以你还待在家里。”
“嗯,你来之前我在看一本书,很长很长的小说,已经看了很久很久,我本来以为在离开之前可以把它看完。不过没想到灯不亮了,现在再看书就很伤眼睛了。”
“啊,这也太不好意思了,要是我不来,你应该可以看完的。”
“不用抱歉,已经到了故事的末尾,主角的一生都已经差不多经历过了,不看完结局也没有什么要紧的。”
杨威利拧开纯净水瓶,水已经被空气蒸得很热。
“我倒是应该感谢你,本以为我会一个人面对结局的。现在我们可以一起面对整个人类的结局。”
“每个人还是会独自走向结束。”
“嗯,总是如此,不过在结束之前还能一起走一段。”
他们站在窗前,天越来越暗,人们还在无止无息地奔跑和吼叫。
先寇布突然转过身来:“我真的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我也是。”
“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想来个末日拥抱吗?”
杨威利也转过身来,他一边张开双臂一边抱怨道:“会很热的。”
这是一个很实在也很燥热的拥抱。
“我很抱歉你没有看到那本书的结局,它真的很厚。”
“没有关系,我真的看到了。”

轰。
世界就在这一刻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