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yger, Tyger

Work Text:

猛虎,猛虎,火焰似的烧红!

在深夜的莽丛

何等神明的巨眼或是手

能擘画你的骇人的雄厚?



杨威利其实很不习惯亲密关系。毕竟是仅次于亚典波罗的同盟升官最速传说却照样单身至今的男人,你还能指望他怎样?先寇布不知道他当初在期待什么。

搬入海尼森郊外的小别墅后,他们的同居生活终于开始了。一起吃饭、洗碗、晚上爬上同一张大床,此般甜蜜的二人世界足够引起任何蜜月期情侣的嫉妒。就算有帝国士兵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也可以苦中作乐地说这不过是全银河系最安全的物业而已。先寇布热衷于在驻守于他们家门口的两个可怜士兵面前热吻他的爱人,再告诉一脸惊慌的哨兵们这是同盟的标准见面礼。虽说偏远地区确实有类似的风俗,他还是一个月内就赶跑了不下两批思想保守的帝国人。向来讨厌公众示爱的杨默许他的动作。

雷内肯普见到这种影像恐怕会吓得不轻吧?当然,前提是他的下属愿意让他看到,”他对先寇布评价。

他们的住处周围布满了摄像头,有一个甚至被拙劣地伪装成了某种猛禽的样子。它毫无生机的玻璃眼珠时刻盯着房子背后的小花园,替他们赶走了不少小型鸟类。好在杨和先寇布都没有观鸟的兴趣,但是帝国人就不好说了。作为曾经的要塞防御指挥官,先寇布搬进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藏在每个房间角落的各种摄像头、探测器通通砸烂扔进垃圾堆。厕所里什么都没找到,先寇布在这种问题上本就持有“他们看就看吧,在显示屏后面估计一个个都馋得流口水”的开放态度。在杨的要求下他还是把整个卫生间翻了个底朝天,连水管都检查了一遍。

一切处理妥当后,他们的生活算是比较和睦的那种。杨喜欢一觉睡到中午、到傍晚才拿出书稿准备动笔,先寇布则一大早上就开始各种晨练健身。这是陆战部队应有的自觉,他有一天告诉躺在身边的人。杨慵懒地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后颈上新鲜的印记在黑发下若隐若现。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吧……,”他听见杨嘟囔,眼睛却离不开杨的背。杨作为军人而言体格稍有单薄、低空掠过军校体测及格线的那种。鲜有锻炼的肌肉正在退化中,称得上优美的腰估计早就酸得不行了。缺乏阳光照射的皮肤衬出了昨晚、以及很多其它夜晚产生的急性软组织创伤,有些地方的颜色已经逐渐变淡。看来有必要再添加一些。无所谓吧、无所谓吧、无所谓吧……先寇布的脑海里荡漾着杨说话声的尾音。于是那天杨威利少见地早起了一次,先寇布也翘掉了晨练(不过他下午还是去健身房了)。

现在他们正在沙发上看新闻。退役后,电视新闻成了他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帝国军在监视他们和同盟官方及第十三舰队旧识的所有通讯。先寇布不是没有他的杀手锏,但是现在还没到出动蔷薇骑士连的时候。

有请帝国驻海尼森领事官,雷内肯普提督发表演说…… ”

杨打了个哈欠,先寇布忍住没提醒他时间才下午四点。屏幕上留着小胡子的帝国军官读着无聊的演讲稿,一次又一次地向同盟人民宣示帝国的霸权。前帝国人转过头去,见杨的脸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不爽。

这时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应该没什么不妥。先寇布像以前对不少人做过的那样,躺下来将脑袋放到了对方的腿上。

杨的肌肉僵硬了一下,习惯先寇布的重量后又慢慢放松下来。

波布兰曾向先寇布炫耀过新构思出的把妹技巧:以看电影为由把她请到家里来,然后放上开头温馨后期惊悚的恐怖片。这个时候再偷偷把空调调到二十度以下,过一会儿你就会获得投送怀抱的美人。他对双方动作的生动演绎使众人发笑,先寇布则大开嘲讽:“你也只有靠阴谋诡计才能把人骗上床吗?不像我,在女士之间被称为‘长着腿的荷尔蒙’……”然后对波布兰回敬的讽刺表现得不以为然。他们两位“行走的伤风败俗”中谁更胜一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毕竟先寇布才是最后抱得美人归的那个。

话说回来,枕在耳侧的这双大腿真是肉得恰到好处,提督对体能锻炼的抵触这时反而变成了优点。

换个台吧,”他催促杨,“这家伙被嫌他演讲太长的群众抓起来游街只是时间问题。”

等一下,经济改革这段我还想听听。”

雷内肯普继续着关于强化市场管制的发言,先寇布抓着杨的腿拿脸蹭了蹭。要怪就怪提督的大腿实在太适合当枕头了,以杨在同盟人民中的人气看来商品化都不是不可能。日后先寇布会在伊谢尔伦对卡介伦提出这个建议,并遭到好脾气的后勤官的斥责:“根本没有人想知道你们在海尼森那两个月都干了什么!”

然后,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杨抬起放在遥控器上的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头顶。

在恋人的膝枕上,先寇布愣住了。杨的动作简直就像在说,乖,一会儿就结束了。敬爱的爷爷都没给过他的待遇他居然会在多年后的上司那里获得,真是怪事。这要是换个人来做肯定会引来先寇布的冷嘲热讽,因为动作中暗含着将先寇布当作阿猫阿狗使唤的高傲。不巧的是先寇布自己也是个高傲的人,敢这样骑到他头上的家伙一定会被他锤到地板里,即使是一夜情的对象也至少会奚落两句。

但是杨威利可以。杨让他戴着项圈在帝国军面前走一圈他都能接受,只要牌子上写着‘杨威利所属’…躺在杨的腿上,先寇布产生了奇怪的念头。不对、真这样搞还是不行,但他确实考虑过在某个部位纹上杨的名字。杨极力反对这个提议,最后他们用油性马克笔妥协了。字迹在一个星期后都没有消退,搞得伊谢尔伦传出‘先寇布居然从良了!’这样的谣言。至少他留在杨身上的痕迹同样影响到了司令官正常使用公共更衣室。

他现在以私人保镖的名义和杨同居,只有十三舰队的核心成员才对他们的真正关系有些头绪。不过,他可能是真的从良了。

演讲终于结束,电视切换到了同样无聊的广告。杨的手顺着先寇布的脸一路摸下来找到他的下巴,然后用指腹刮了刮。先寇布舒适地仰头,期待手抚上喉结的那一刻,指头却执着地摩挲他的胡茬,摸摸、蹭蹭、就是不往下移动。这块地方的手感难道很好吗?不会吧,早上刮的脸在傍晚的触感和砂纸无疑。杨从未展现过对疼痛的兴趣,虽然有的话先寇布很愿意在安全范围内满足他。

被挠了好一阵后,先寇布觉得下巴快被扣掉一层皮了。

提督。您是不是把我当成您的猫了?”

杨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嗯……你这么一说,元帅好像很喜欢这样。”那只黑白相间的肥猫被尤里安带走了,现在正享受着全宿舍少年兵的投喂。“它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若有所思地加上。

哦?”

很遗憾,先寇布没有呼噜呼噜的欲望。根据大量相关研究,猫的呼噜声源自人类缺失的发声器官,尤里安在的话一定会纠正杨的常识错误。“我想您应该很清楚人类和家猫之间的差异才对。”享受膝枕的骑士仰头看向杨,收获死亡角度美景一副。

杨有点不知所措。他已经形成了给猫挠下巴的肌肉记忆,现在凑过来的家伙有些地方也挺像猫的。或者是猛犬,总之一定是肉食。他尴尬地挠头。

你怎么想也不是家猫吧,至少是头狮子之类的。”

狮子不是那个金发小鬼的专利吗?再说狮子是群居动物,我不是。”

你在蔷薇骑士连的战友们听了会怎么想呢?”

不幸的是,他们现在无法反驳我,”先寇布义正严词地说。他脱离杨的腿,趴在沙发上用胳膊撑起脑袋,肆意占据沙发大部分空间的姿势的确让杨想起了他的猫。元帅明明很小的一只、伸展开来却能填满杨的整张床,把床的主人赶到别的房间休息。

除了您之外,这个房子里没有任何人。所以– 我是您专属的老虎。”

自诩万兽之王的男人咧嘴露出微笑,处于灰色和棕色之间的双目盯着杨的每个反应。不知是嫌他太肉麻还是产生了自己面前真躺着匹骇人猛兽的幻觉,杨停顿了一下。

好吧,好吧。”

他像之前那样把手伸向对方下颚。他记得下巴和喉咙都是好球区,仅次于耳根和额头……适应了皮肤的触感之后,指腹传来的微微刺痛不再讨厌。他随意拨弄另一只手下方的卷发,就算精心打理的造型被他搞得一团糟先寇布也不会阻止他。能触及到恋人见不得人的一面也是一种乐趣,类比一下的话就好像骄傲的猫咪逐渐变得愿意为你露出肚皮一样。杨知道占据他双膝的男人不止一次被友军和敌人评为战场上眼睛冒火的猛虎,但他似乎也会像家猫一样伸展、呼噜。这就是猫科动物的妙处。

蔷薇骑士连的退役连长乖乖地被“奇迹的杨”像猫一样撸来撸去,负责监控的帝国人要是看到此等奇景肯定会在屏幕后面笑得死去活来。

先寇布则哭笑不得。现在不该直接亲上来吗?直接掏他裤裆都比这强啊,再这样下去他可真的要开始打呼噜了。受够了迷惑行为的大猫配合地眯起眼睛、嘴角逐渐上扬,杨有一瞬间以为他在享受这样的互动。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沙发上方占据地利,将他的提督猛地推到坐垫上。全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是此人是经验丰富的狩猎者。

被唐突推倒的退役提督黑眸里流淌着笑意。

你准备要吃了我吗,老虎先生?”

看来您很清楚您的处境,”先寇布故意强调每个字的吐音,杨却照样笑眯眯地躺在靠垫上。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能让这个懒散的家伙明白先寇布可没有宠物好打发。

提督,丑话说在前头。您对‘恋人之间的互动’有很大的误解,”他见杨扬起眉毛,“好在我华尔特冯先寇布乐意为您提供一对一的专业辅导。”

从杨的神情看来,他的思绪正疾驰于遥远的星系或原始的热带丛林,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身上。先寇布礼貌地停顿了。

我在想:豹子、猞猁都很适合你,为什么一定是老虎?”

好吧,算是和他的存在沾边。要是杨冒出一句对刚才雷内肯普演讲的辣评,他可能会采取一些过激手段让杨接下来几个小时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没法儿想。

还用问吗?老虎的单体作战能力是最强的猫科动物,”他压在前司令官身上得意洋洋地说。

前司令官的脸上闪过一丝困惑。杨比较早熟,从未考虑过‘狮子和老虎谁比较强’这个困扰先寇布整个小学生涯的问题。

科普就到此为止吧,我必须教给您对待恋人的正确方法。”

他捧着对方后脑勺吻了下去,事态发展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他的手指插入蓬松丝滑的黑发,杨也学着抚弄他刚才被揉得不成样子的发丝。的确和猫毛的手感有点相似,先寇布想。杨顶多是只普通黑猫、偶尔象征性地追追苍蝇的那种,但他同样只愿意被喜欢的人抚摸,这也是猫科动物的妙处。在这段历史上少有的和平中他们暂时忘记流血的宇宙,享受海尼森傍晚的宁静和对方嘴唇的柔软。

您已经比当初强多了,”先寇布夸赞。杨本来是个相当被动的选手,现在却能有模有样地在他的唇齿之间转动舌尖。“看来是本人教导有方。现在,请……”

他抓住杨的手,让对方的手掌贴上自己衬衫下面的皮肤。教学的目的是让杨不再吝啬于带有暗示意味的动作,这样下去他就会拥有更主动、更有效利用他们相处时间的提督,哪天被他成功说服夺权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此时正想办法单手捂脸的杨也很可爱就是了。

如果是三只狮子对两只老虎,狮子的团体行动力会不会更胜一筹?”杨冷不丁地问。

这又是什么鬼问题?杨的脸半掩在胳膊肘下,先寇布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他很想即答五只狮子才可能有胜算,又转念一想–眼下要发生啥杨心里肯定一清二楚,挑着这个时候转移话题也太突兀了,简直不像以聪明的头脑闻名宇宙的杨威利干得出来的事。这魔术师狡猾地嗅出了他与老虎绑定的自尊心,企图利用人性的弱点回避欲望,先寇布还差点上当了。他停下动作,发现杨没遮住的耳朵已经红彤彤的。

您不如直接给狮子配上外骨骼和激光枪吧,”他俯下身、安抚地凑到对方脸边,真的就像只发觉玩伴状态不大对劲的猫咪一样。“要是不喜欢这样的展开,请您务必告诉我。”

把奇怪的play放到一边吧,恋人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主动的攻势的确不符合杨的个性,他早该想到才对。

我还没适应这样的相处模式,中将”,杨最后说。

旧军衔里的疏离感引起先寇布的注意。他们以前会在无人的走廊里偷偷拥抱、在杨的房间里醉醺醺地交换唾液、更多是在舰桥上以上下级的身份投入星系间的战场。拿着酒瓶前往对方房间的是先寇布,怂恿对方采用激进手段的也是先寇布。他知道杨并不讨厌–应该说相当喜欢他的侵略性,但杨自己身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类似的倾向。杨在战场上被动、在情场上含蓄、不抗拒过先寇布猛如虎的攻势,但教唆他采用同样的战术还为时过早。先寇布能看见他脸上试图用胳膊肘掩盖的红晕。

虽说如此,杨威利也不是会束手待毙的人。他拉过先寇布的肩膀,在鼻尖留下蜻蜓点水的吻。

这不学得有模有样的吗?”先寇布轻笑。

你有一手,我也有一手,”杨答。

他这一手可比不过对方接下来的一顿撕咬,但是至少他在努力了。



晚些时间,杨在凌乱的床单间梦见了一片不存在于海尼森的热带雨林。在这里他遇到一头双目如炬的白虎。

请问我能吃了您吗?”白虎彬彬有礼地问。

杨有点难堪。他不想被吃掉,但白虎都这么顾及他的感受了,他总得委婉点吧。

那样我会有点伤脑筋。你愿意先陪我走一段路吗?”

白虎像个帝国绅士一样鞠躬。

他们一起在茂密的植物间行走,白虎用厚重的脚步为他在无从下脚的植被中开路。丛林的夜晚是宁静的,没有扛着激光枪的狮子来打扰他们。睡眼惺忪的鹦鹉和巨蟒向他们点头示意,一只颜色鲜艳的箭毒蛙友好地吐了吐舌头。

到了林间少有的空地,杨和白虎仰望树叶间露出的一小片繁星。白虎炙热的身躯仿佛在他身旁熊熊燃烧。

夜色真美,”杨不禁感叹。他从小就见惯了满宇宙的星星,却忍不住为眼前这片星域驻足。

是啊,月色真美,”白虎回应。

回到海尼森,酣睡于杨身边的先寇布翻了个身。他在做一个很棒的梦,有只向来性情冷淡的黑猫趁他不注意时偷偷用尾巴拂过了他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