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139】听说我弟弟和你弟弟在一起了

Work Text:

十三x老九

老九和十三早就搞在一起了这件事,八阿哥是从四阿哥口中隐晦地得知的。
四阿哥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表情出奇的尴尬,一点也不像他以往隐忍自持、教人读不懂心思的样子。
“想来九弟的性子,总是招人喜欢的。”四阿哥端起茶盏,右手捏着杯盖儿在茶面上轻轻刮了几下,把脸埋在了茶杯后头。
八阿哥愁得恨不得拿扇子挠自己的脑门儿,面上还要维持着得体的微笑:“谁说不是呢。咱们小十三的性子,也是极其可爱的。”
然后八阿哥和四阿哥僵硬地笑着喝茶,直到下人将不速之客九阿哥引至院内。
九阿哥拿眼尾扫了四阿哥一眼,倒还是恭恭敬敬地对自己的两个兄长见礼。“八哥,四哥。”
“快坐。”八阿哥笑得脸疼,“你怎么来了。”
“我出来见朋友,顺道看看八哥。”九阿哥端起婢女上的茶盏,刮了几下茶叶,阴阳怪气地说道。“想不到四阿哥好闲情,今儿个想起来八哥府里景色优美,过来赏花弄月品茶作对。”
老九早就看老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四阿哥早就习惯了,为了保持明面上的兄友弟恭,倒也没说什么。到了不过是自家弟弟闹脾气,双方虽然划分明确,可眼下还未正式决裂,兄弟情义还是存在的。
“我听说,九弟最近和小十三近来都喜欢去广福楼坐坐。是不是广福楼唱曲儿的姑娘,容貌脱俗叫人只一见便难以忘怀?”八阿哥开玩笑似的对九阿哥说道。
九阿哥听见这话,面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八阿哥和四阿哥也不催他,只端着茶神色飘忽地嘬饮着。
九阿哥扫了眼老四,又瞟了眼八哥,心里像火烧似的,坐立难安。
早就说不能去广福楼,现在好了,叫老四和八哥知道了,这可怎么解释!凭什么这种局面不是十三这混账面对,凭什么是我!
眼见着老九的神色愈发的难看,一半黑一半红,就快赶上过年炸完了落一地的炮仗了。八阿哥想到这个形容,没忍住把茶喷了出来。
“……”
“快快,伺候八阿哥更衣!”侍从慌忙而动,把八阿哥引去了屋中。
这下好了。
剩下四阿哥和九阿哥对坐在庭院中相顾无言。
尴尬不。
四阿哥甚至强烈怀疑八阿哥是故意的。
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
难不成特意留他跟老九互相尴尬吗。
是的。这么做没好处。
唯一的理由就是八阿哥确实不小心把茶水喷了自己一身。
四阿哥又瞟了九阿哥一眼。
脸黑得跟福晋画眉的脂粉似的,也不知道是福晋的鸦青色粉黛黑还是九弟的脸黑。
想来还是九弟更胜一筹,还真是三千粉黛无颜色。
四阿哥差点被桂花糕哽死,连忙呷了几口茶水咽下,起身说道:“我还有些要事,就先走一步了。”
九阿哥冷哼了一声,见四阿哥走了,八阿哥又迟迟不回,拂袖起身:“告诉八哥,我也有事,就不久留了。”
非得找十三算账不可!九阿哥恨恨地走了。
八阿哥站在窗边,透过缝隙看见老九离开的身影,松了口气。
老九和十三有私情这回事,他还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暂时是不能和老九见面了。
哪怕他有那么多衣服换,也经不起这么糟践的。

 

胤禟怒气冲冲地杀向广福楼,他无需派人去请十三,反正在他走进广福楼之后的一盏茶的时间里,十三肯定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胤禟点了两个小菜一壶清酒不咸不淡地吃着,楼底下传来卖唱的悠悠小曲儿,心情却半点儿没见好转。
此时被胤禟在心里咒骂了半晌的胤祥推门而入,冲他笑笑,说:“九哥。”
胤禟哼了一声,拿眼尾瞧他的十三弟。
胤祥接到风声,说四阿哥去了八阿哥的府上,接着胤禟就急匆匆地赶来,没过多久四阿哥神色怪异地离开了,胤禟也怒气冲冲地离开八阿哥府邸前往了广福楼。
胤祥何等聪明,稍一思考便猜到,大约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情叫四哥知道了,告诉八哥以后,让他的九哥吃了瘪。这会儿胤禟大概是要拿他出气了。于是他看见胤禟对自己甩脸,也不恼,笑眯眯地问道:“我能坐下吗。”
“爱坐不坐。”胤禟横了他一眼。
胤祥这便在胤禟的身边坐下了,自觉地拿起酒壶给胤禟的杯子倒酒。酒壶的重量有些轻了,想来是胤禟刚才独自闷坐已经喝了不少。
“九哥怎么这样生气?”他明知故问。
“你不知道我生什么气吗?”胤禟端起酒杯一口闷了,说道。
“九哥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胤禟本来就在气头上,听见十三这么说,登时就气炸了:“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每次都要来广福楼,咱们两个之间的事儿能让老四知道吗!现在八哥看见我都没个好脸,我这脸都丢尽了!”
胤祥看他拍案而起,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按回椅子上:“九哥莫生气,这事儿横竖瞒是不过四哥和八哥的,你说呢?”
胤禟哼了一声没应他。胤禟心里也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早晚会给老四和八哥知道,怎么瞒也瞒不过去的。但他就是不高兴在八哥府上丢了那么大的脸。老四那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别提多气人了!
“这件事我也有些错处,若是早些告诉四哥,九哥你也不用被四哥和八哥看笑话……”胤祥适时安抚道。
“你知道就好。”胤禟听了十三的安抚,心里舒坦了不少,但还是对着十三没个好脸色。
“我当然是知道的……”胤祥给胤禟夹了一筷子菜,又说,“九哥还想吃些什么?就当做我给九哥赔罪了。”
“算了。看着你就气饱了。”胤禟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拣了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嚼着,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喝下了肚。
胤祥看着九哥,楼底下传来婉转的唱腔。胤禟消了气,听着小曲儿心思便飘到了楼下,耳朵里听着,嘴里不免跟着哼了两句。
胤禟随了他的额娘,本身就生了一副好样貌,眼下因着生气喝了不少闷酒,脸颊上浮起一层薄红,目光不如以往神色清明的时候锐利,却也好看得紧。
“总看着我做什么。”胤禟给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梗着脖子望着窗外。此时天色逐渐地暗了,外头亮堂的光线慢慢地弱了下去,映下一片淡色的橘红,胤禟的面容便随着天色暗淡,拢进了暗色里,却衬出了那一双沾染了酒气而泛了水光的眼睛。
胤祥笑笑,低声说:“九哥好看,我便多看看。”
胤禟瞥了他一眼。
“九哥。”胤祥又叫道。
胤禟觉着他烦得要命,终于吝惜回头拿正眼看他,嘴上却碰到了柔软的东西。他正要把十三一把推开,手腕就被攥住了,下唇被轻轻地咬了两下。
“你!”他刚一张嘴,柔软湿润的舌尖便顺势伸入了他的口中。
胤祥将他的胳膊圈在怀里,掌心按在他的背上,将他压向自己。
他的九哥脾气说不上好,偶尔不顺心了会同他闹脾气。胤祥早就摸熟了他的性子,也摸熟了哄劝他的路子。先说说好话,再承认错误,安抚两句之后再来点亲密接触,便能完全地消解掉九哥心里的火气。
不过喝了酒的胤禟好像更敏感些,被他捞进怀里亲吻撩拨了几下,就发出了两声闷哼。
胤禟被十三拨乱了呼吸,不自禁地回应起他的亲吻,舌尖互相勾引,连呼吸都纠缠在一块儿不甚通畅,脑子都有些犯糊涂。
酒劲儿有些上头了,但没醉。胤禟感觉到身上腾起一阵燥热,脑子迷迷瞪瞪的有些理不清楚思绪。十三身上的温度好像要比自己低些,他靠了上去,打消了本想推开胤祥的念头。他抬手解开胤祥衣襟上的第一个盘扣,露出底下白色的亵衣来,又去解亵衣的扣子。
他咬上胤祥的喉结,下口有些没轻没重的,犬齿陷入肉里。胤祥皱了眉,捏住他的后颈令他抬起头。
“怎么?”胤禟不满地看着他。
“流血了,九哥。”胤祥说道。
“流了么?”胤禟低头去看胤祥的脖子,伸出舌尖舔舐刚才咬过的地方,没有尝到丝毫的血腥味。
胤祥趁着他舔自己的脖子,解开了他的盘扣,手从衣服底下伸进去摸他的九哥的身体。
“嗯……”胤禟颤抖了一下,他的身体在酒后会变得敏感些,而且在他和胤祥数次的情爱中,身体的某些部位在胤祥的撩拨下也变得更加的敏感。
胤祥的手指从小腹摸到胸口,捏住了乳尖轻轻地揉捻几下,又抚摸他的胸膛和脊背。
胤禟低声地哼了起来,倾身压过去,半个身子压在了胤祥的身上。
胤祥将他拖过来,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他一手托着胤禟的屁股搂着他,另一只手掀开衣服。“九哥,帮我提着。”胤祥笑着向胤禟提要求。
胤禟看他的十三弟笑得人畜无害的,呶了呶嘴,不知怎的说不出个反驳的话,只好把衣服揪住提了起来。“嗯……”他攥着衣服的手用了力气,乳尖被胤祥含进了嘴里,柔软的嘴唇将其包裹着吸吮,舌尖偶尔拂过,粗糙的舌苔带起一阵战栗。另一边的乳尖因着酥软也站立起来,摩擦着亵衣光滑的布料,腾起一股不同于左半边身体的快感,连带着下身也起了反应,将亵裤撑起一块鼓胀。
胤禟第一次和胤祥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被胤祥压在床上干进身体里时还咬着胤祥的肩膀,硬生生咬出了一圈齿痕。后来干舒服了才松了口,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哼出声来,又满脸情欲的模样让胤祥忍不住想多折腾他几次,偏偏怎么顶弄胤禟都一声不吭,最多哼两声,弄得胤祥没了脾气。
直到现在胤禟和他做这事儿都还摆出一副死鸭子脖子硬的模样。
不过今天的九哥比以往好相与得多。胤祥咬了几下口中的乳首,手伸进了亵裤里头。
头顶传来一阵抽气的声音。胤祥抚弄了两下手中硬挺的性器,那声抽气立刻收回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透着隐忍之意的喘息。
胤祥一手抚弄着胤禟的性器,另一只手揉捏着他的臀部。
胤禟只觉着舒服,抱着胤祥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按。亵裤被揉进了股缝里,摩擦着里头的嫩肉和穴口,令他想起来前不久被胤祥插入体内顶弄的舒爽,变得有些难耐了起来。
“快点儿!”他哼道,伸手隔着衣裤按揉底下的性器。他用的力气大了点儿,胤祥倒抽了一口凉气,抿了抿下唇把桌上的碟子拂开,空出一片位置,然后把他的九哥抱上了桌。
胤祥一手扯掉了胤禟的亵裤,露出底下的一双腿和勃起的性器。
“呃……”胤禟呻吟了一声。他的性器被胤祥含在口中吸吮,顶端流出的粘液被舌尖舔去,铃口被舌尖反复地撩拨着,柱身被手指上下抚弄,连同底下的囊袋都得到了轻抚慰藉,快感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脑袋和躯体,后穴渴求着阴茎的顶弄肏干,透出些麻痒之意来。
胤祥自然是看出他的欲求了,将他的双腿压向他的胸口,敞开身后的私密之处。
以往胤禟觉着这样的姿势羞耻至极,是决计不可能允许胤祥将自己摆出这样的姿势的,眼下却没有丝毫的抗拒,反倒因着这个羞耻的姿势而情欲大增,身体颤抖了一下,铃口吐出一股浊液,被胤祥吞下了肚。
胤祥将口中的性器吐出来,亲了亲胤禟的大腿内侧,唇上的粘液也沾附在了那片柔嫩的皮肤上。
他原本给府里的女人们买了些冬天搽手的膏霜,现在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花的小瓷瓶,揭开盖子从中擓出一团奶白的膏霜来。那是上好的油脂炼成的,涂抹在身上便能很好地保护好暴露在外的皮肤。因着是给女眷使用的,里头还添了些香料,闻上去带了些甜味儿。
胤祥一手掰开那瓣臀肉,将沾了膏霜的手指探进胤禟的股缝中,手指按在穴口轻轻摩擦。
胤禟发出一声呻吟,半躺在桌上的身体扭动了两下,穴口张合,竟将胤祥的指尖吞进去了一些。
胤祥慢慢地把手指插进了穴内,微凉的手指被滚烫的内壁包裹挤压,膏霜在体内化开,变得粘腻湿润。他的后穴吞下了一根手指,穴口仍在不自觉地张合,挤压着胤祥的手指,发出湿哒哒的轻微水声。
“难受吗?”胤祥将手指抽出来一些,插进去时按着肠壁,直按过胤禟体内的敏感处。
“废什么话。”胤禟咕哝着,“动作快些……嗯!”
胤祥笑了起来,手指在胤禟的体内抽动着。今天的胤禟很配合,手指的进出也没有遭到太大的阻碍,三根手指很快就全部探进了他的体内。胤祥抽出手指,涂了不少膏霜在自己的性器之上,随后将性器插进胤禟的股缝,握住他的腰肢用力往里一挺。
敏感处被性器用力顶弄的强烈快感令胤禟呻吟出声。胤祥忍耐已久,此时性器终于进入到胤禟的身体里便接连抽插了数次,照着胤禟的敏感处用力顶去。
胤禟的左手扣住了桌沿,他的腿便顺势挂在了胤祥的胳膊上。他被刺激得反而清醒了几分,瞥见摆在自己旁边的酒菜,觉得自己似乎也如同桌上的饭菜供他的十三弟享用。
他的下身被胤祥搭下来的长衫下摆遮盖,只能看见他的性器将布料顶起,透出一小片薄薄的水色,看不见胤禟正如何肏弄着他的后穴。
他听见胤祥粗重的喘息和粘腻响亮的水声,下意识地想象起被衣摆遮掩的景象,大抵是水色与肉体交缠,艳色的穴口张合吞咽下粗大暗色的阳物,二人的毛发相贴摩挲。
脑海中的景象淫靡至极,他想淫叫出声又觉羞耻,咬住了自己的右手指关节,实在忍不住了才哼叫两声。
胤禟自是不知道自己忍耐着情欲的模样落在胤祥眼中是何等激荡,窗外投进窗内的一方橙黄的光芒刚好印在他的胸腹上,面容被按下去的夜色笼罩,一半暴露在光线里,一半淹没在黑暗中。胤祥抿了抿嘴,将胤禟拉下来,就这身体相连的姿势翻了个身,让他趴在桌面上,抬高了屁股迎接他的肏干。
这个姿势令夕阳仅剩的光芒投射在了胤禟的脸上,在他的半张面容上印下起伏深浅的光影,印衬着他上勾的嘴角与挺直的鼻梁,汗水被折射出浅浅的光来,沿着额角流向下颌。
胤祥的手指陷入他的臀肉里,掰开臀肉,性器深深地插进去,埋进深处。
“唔……”胤禟咬紧了下唇,身体因着快感而颤抖,双腿被他的十三肏得发软,汗水从他的大腿淌下去,流过膝窝和小腿被靴子束缚在小腿肚上的亵裤吸干。
胤祥俯身下去,手指撬开胤禟的唇齿插入口中撩拨他的舌头,唾液吞咽不及便从嘴角往下流,滴在桌面上汇成一小滩水渍。
“九哥……”胤祥贴在胤禟的耳边低声唤了一声,热气拂进他的耳朵里,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性器。
耳朵里的麻痒一下传遍全身,胤禟咬住口中的手指,哆嗦着泻了满地,后穴跟着紧缩抽搐。
胤祥下身一紧,便跟着泻在了胤禟的体内。
胤祥俯在胤禟的身上,看着他因着高潮而失神的面孔,喘匀了气后才将已经萎靡下来从甬道内滑出的性器收回裤内。
他倒是立马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胤禟的衣服却在欢好的时候被他扯得七零八落,股缝中淌下浊白的稠液,滴了几滴在地上。
胤祥伸手摸了几下胤禟的后穴,手指插入仍然张开的穴内将里头残余的浊液带出来,掏出手帕帮胤禟擦干净下身,帮着他穿上衣裤。
胤禟喘着气,拿他被情欲刺激得泛了红的眼睛凶狠地瞪了胤祥一眼,把衣服从胤祥手中抽走,自己系上了盘扣。
胤祥也不恼,熟门熟路地从屋内摸出火石点燃烛火,轻轻地环住胤禟的腰:“九哥想吃些什么?我吩咐下人去买来。”
胤禟又瞪了他一眼,这回却毫不客气地报出了一串菜名。
胤祥笑笑,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夜深了。
四阿哥接到属下抄送的密信,看完后陷入了沉思。
我的宝贝弟弟怎么就跟老九勾搭上了呢。
这短短两页纸描述得真是活色生香。
四阿哥支着额头头痛了半晌,反思自己怎么没有早点看出老九和十三之间的异样。
另外,他是不是该把这个撰文的属下调去写话本啊。
不行,赶明儿得跟老八絮叨絮叨。

“明日起,四阿哥来访便说我身体抱恙不便见客。”八阿哥在家里冷静了半天,最终对下人安排道。
“是。”

自此,八阿哥与四阿哥兄弟不和的消息传遍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