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wGulf】長期熱戀

Work Text:

──我似乎上輩子拯救了世界。

突然之間,這句話闖入Mew的腦海。

要不是這樣,他怎麼能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寶貝?

看著眼前乖巧熟睡的弟弟,Mew彎起了眼角,他撥開弟弟散落在前額的碎髮,輕柔的吻落在眉心,伸手摸了摸那柔軟的臉頰。

弟弟最近瘦了些,他有些心疼。

指尖手滑過濃密的眉,放鬆而微咧開的唇,新冒出的痘痘還有些紅,他點了點,然後忍不住失笑。

簡直快瘋了一樣,他想。

居然連弟弟長痘痘也覺得可愛。

在偏愛的人眼裡,果然一切都很盲目。

嗯……還是不能太放任他的寶貝,昨天又熬夜打電動了。

但是怎麼辦呢?只要他的小朋友一笑,一撒嬌,用著奶音喊著他的哥哥,討饒,他就找不著北的妥協了。

那種感覺很難形容。

心口處甜的快要滿溢出來,流淌在他的血液,侵入他的四肢百骸,穿透他的神經叢。

他像被丟進了黏稠甜膩的糖漿,一顆心都要化了,整個身軀似乎要被淹沒了,但他卻不想逃離,只想徜徉在這種感覺裡。

鼻尖蹭了蹭弟弟的頸窩,小朋友似乎被打擾了,微皺起眉,發出了有些不耐的低吟。

他好笑的想起,曾經的自己似乎因為這樣,而跟他的弟弟生悶氣。

那時候的他太過不安了,總是忍不住放大弟弟的任何言語及行動,只要弟弟表現出一點不高興的反應,他就忐忑的不行。

他必須承認,他並不算成熟。

可他不曾想,他的弟弟會完全接納他不成熟的那一面。

他和Gulf曾因一些雞毛蒜皮的事鬧脾氣,有時候弟弟甚至連他在生氣什麼都不知道,他知道弟弟並非對他不上心,有時卻還是忍不住覺得委屈。

他們相似卻又互補,一路上拌拌磕磕,卻也努力學習著,讓彼此變成更適合對方的人。

還沒在一起時,也曾試過有些壞心的試探。

IG、Twitter,打著營業的名義,若有似無的曖昧言語、若即若離,甚至故意和別人親近。

他想看看弟弟的反應,他想知道……弟弟的心裡有沒有他。

進退猶疑,他想靠近,卻又害怕失望,他不想失望,那種感覺實在太糟了,他害怕再一次經歷。

那時候的他,偶爾會感覺特別的寂寞。

他站在萬籟俱寂的島嶼,孤身一人遙望著天邊的星,妄求著他能再更靠近他的星星,再靠近一些。

他日夜祈求,卻不想,他的星星竟溫柔的墜入他的懷裡,親吻他的不安。

Mew揉開弟弟眉間的皺摺,吻了吻那閉起的眼。

他喜歡弟弟的眼睛,裡頭承載一片浩瀚的星空,是他嚮往的歸處,想在裡頭盡情暢遊。

他輕柔吻過高挺的鼻,最後流連在那粉色的唇,柔軟溫潤,他能想像的到,這雙唇笑起來的模樣,讓他想用世上最美好的詞語去形容,那是他最繽紛斑斕的夢境。

Gulf張開了眼,似乎被這動靜鬧醒了,一臉惺忪模樣,他抿抿嘴,似乎有些不高興和無奈。

Mew看著弟弟的表情,忍不住又在唇角落下一吻。

Gulf聲音帶點剛醒的沙啞,語氣軟糯,「Mew哥你好吵啊,我還沒睡飽吶。」

「抱歉吶。」

Mew伸手將Gulf摟進自己的懷裡,後者順從的回抱。

「你每次都這樣說,哥你根本不覺得抱歉吧。」

「嗯。」

「你還敢說。」Gulf伸手打了哥哥一下,「下次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好,我的錯。」Mew妥協的說,隨後揉揉弟弟睡得凌亂的髮,「還要睡嗎?」

「算了,不睡了,都被哥吵醒了。」Gulf伸了伸懶腰,又倒回哥哥的懷中,像隻慵懶的貓的。

「那……已經中午了,餓了嗎?帶你去餐廳吃飯然後去在逛街,難得沒有行程……嗯?」

Gulf翻身壓在Mew了的身上,打斷了哥哥沒說完的話。

他雙手抵著柔軟的床墊,舔舔唇,小奶音說道,「我想吃你,Daddy.」

Mew怔了一下,反應過來後下意識的用手背碰碰自己的鼻子,似乎欲蓋彌彰的掩飾著什麼,又忍不住失笑。

Gulf伸手挑了一下哥哥的耳垂,「Mew哥,你的耳朵好紅。」

他笑的像隻狡猾的貓。

其實Gulf不太喜歡自己的耳朵,覺得男生耳朵太小,不太英氣,而且他害羞又容易紅耳朵,老是被調侃,但他喜歡他哥的──他張口啃了哥哥的耳根。

Mew將搗蛋小朋友的腦袋擁入自己的懷中。

真的是敗給你了,他想。

「不是跟灣仔說Daddy是爸爸的意思嗎,嗯?」Mew伸手拍了拍弟弟的屁股。

「嗯。」Gulf點點頭,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但哥你不是這樣說的,我知道你說是什麼。」

「嗯?什麼?」Mew似乎在裝傻。

「你說是Fan(情侶)。」

「是嗎?我說過嗎?」Mew戳戳弟弟氣鼓鼓的臉,隨後哈哈笑了出聲。

隨後開始哄小朋友,摸著弟弟背脊,安撫的說,「你說的對,是Fan.」

Gulf不買單他哥的安撫,張嘴啃了啃他哥的脖子,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小心留了個印。

「啊──留痕跡了……」他伸手點了點他哥脖子上新鮮的紅印子。

Mew嘆氣,「又要上遮瑕了。」

「嗯,你這次色號不要選那麼白了,」Gulf咧開了唇,咯咯笑了,「你上次塗的遮瑕被灣仔笑死了。」

「嗯。」Mew無奈的點點頭,

隨後他拍拍的Gulf屁股,示意弟弟從他身上起來,「該起來了。」

Gulf沒理會哥哥的話,反而用大腿蹭了蹭哥哥的腿間,他笑的純真又壞心,「Daddy你是不是不行啊?」

Mew動手將弟弟從身上翻下來,傾身壓在弟弟身上,輕鬆奪得掌控權。他對他的小朋友挑眉,「行不行試試,嗯?」

濕熱的吻落在修長的脖頸間,Mew的手沿著睡衣的縫隙,摸上了那纖細光滑的腰際。

Mew笑了笑,「看來今天我們不用出門了。」

隨後他吻上了Gulf的唇,繾綣的吻柔軟而甜膩,他的舌掃過齒列,吮著滑膩的舌頭,鼻尖相抵。

不知何時敞開的睡衣,細碎的吻,沿著柔韌的肌理,一點點的往下,含住了乳尖,加重吸吮的力度,用舌頭頂了頂,像在模仿性交的動作。

Gulf似乎被哥哥的這個的動作弄得有些羞恥,忍不住用雙腿夾緊了身前人的腰。

Mew笑了笑,「害羞了?」

他聽見弟弟低低的嗯了一聲,像在討饒。

「更害羞的不是都做過了。」

「那不一樣!」弟弟的聲音悶悶的,像在遮掩他的無措。

那罪惡的手輕鬆褪去寬鬆的睡褲,並握住了弟弟的性器,手法熟練的套弄起來。

Mew知道弟弟所有的敏感處,知道怎樣的觸碰,會讓他的小朋友更舒服,甚至是不受控的喊出他喜歡的聲音。

他是舔不知恥的樂手,悄悄撥弄著缪斯女神的豎琴,那傾瀉而出的樂音,占領了他,讓他變得瘋狂。

他的手若有似無的滑過敏感的繫帶,指尖勾弄著頂端的孔洞。

Gulf低低的喘息著,「Mew哥,你這樣弄我會忍不住……」

弟弟的雙眼濕潤,眼角被刺激的有些發紅,耳根也紅通通的。

「那就不要忍。」

略帶沙啞的奶音輕聲說,「不要……一起。」

鼓脹的陰莖,抵上了他的,不屬於自己的熱度燙的Gulf一顫,他的手被哥哥拉著環著兩人的性器,上下撫弄。

他將鼻尖抵上哥哥的脖子,小貓撒嬌似的蹭了蹭。

Mew愛憐的吻了吻Gulf的頭髮,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性器頂端流出的前列腺液,弄濕了倆人的手。

空氣中也若有似無的被染上了情慾的黏膩潮氣,隱晦的呼吸聲散落在安靜的房間裡。

「哈──」Gulf弓起了背,漂亮的肩胛骨聳起,如欲振翅的蝶。

白濁的體液滴落在他的小腹,點點白星襯在烏黑的恥毛上,看著有些旖旎與淫靡。

Gulf神情有些渙散,Mew親親他的臉頰,吻去他鼻尖的汗珠。

他發呆了一小會兒,見到似乎準備站起身的哥哥,才回過神,順而拉住對方的手,「去哪?」

「浴室。」

Gulf似乎有些不解「哥你還沒解決呢,不做嗎?」

Mew對弟弟眨眨眼,壞笑的說,「寶貝,你今天真的不打算出門了?」

「我也可以幫你弄,幹嘛去浴室。」Gulf狀似不滿的說。

他將哥哥拉回床上,舔了舔唇,在他哥有些怔愣的片刻,吻上那勃發脹紅的陰莖。

「呵──」Mew忍不住發出了喘息。

被弟弟口交的視覺衝擊力似乎非常的大,他的手穿過弟弟頭髮的縫隙,表情隱忍,但終是沒忍住挺腰將陰莖,送入了那濕燙的口腔。

漂亮的嘴被塞得滿滿的,Gulf雙頰潮紅,他控制著角度,吞吐,吸吮,一雙眼睛起了生理性的水霧。

他盡可能的學著哥哥經常對他做的那樣,雖然他的跟他哥比,可能還是不太熟練,但不妨礙他努力,他也希望看到哥哥滿足樣子。

他弄得嘴都痠了,還是沒等到哥哥釋放,最後他上手把弄那股脹發燙囊袋,才終於讓對方射在他嘴裡。

只是……他一不小心吞下去了,他哥好像有些嚇到,歉疚的摸摸他的臉,最後他被哥哥拉去漱口。

Gulf邊漱口邊想,他哥哥似乎真的把他當成寶寶了。

嗯……大概是個甜蜜的煩惱吧?

今天也沒有做完全程。

其實他們實際進入的次數真的不算太多,行程太多很忙碌,再加上哥哥太疼他,捨不得他做那些事前準備,覺得太辛苦,又怕他不適。

更多時候,他們見面只是彼此親吻擁抱,像無法分開的連體嬰一樣,或是像現在這樣單純觸碰對方但不進入。

一晃眼就是一天,明明沒做什麼,卻覺得很開心滿足。

畢竟他們現在能相處的時間不算太多。

他們也曾被戲笑說擁有不會結束的熱戀情。

如果可以他想把這份熱烈拉得更慢長一些。

他哥曾說過希望早晨一睜眼就能見到他,他何嘗不是希望每天都能在對方懷中入眠。

他也曾懷疑過哥哥是不是對他沒性趣,為此煩惱了好一陣子。

直至有次似乎真的太久沒做,那天不小心做狠了,隔天他腰差點都直不起來。

那時候他哥邊幫他按摩,邊心疼的親吻他,他才後知後覺意識到,原來他哥不是沒有欲望,只是因為擔心他啊。

嗯……晚上還是把他哥吃了吧,Gulf心想。

就這樣,午餐變成了午晚餐,他們吃了飯逛完商場,一回到家就賴在沙發上,Gulf被哥哥抱在懷裡。

Gulf盯著播映到一半的電影出神。

他哥哥是不是粉絲就是講的肌膚飢渴症?沒事就喜歡拉他過來親親摸摸捏捏抱抱。

還喜歡揉他的肚子,不過也讓他找到了心安理得不鍛鍊理由,雖然其實他也很享受其中啦。

Gulf扳開環繞在他腰間的手,站起身,「我要去洗澡。」

「一起洗?」

「不要。」Gulf回答得很快。

Mew不高興了,「為什麼?」

「因為Mew哥要幫我削水果,我洗完澡要吃。」

「洗完我在幫你削。」

「不要,」Gulf搖頭,恃寵而驕的說道,「我洗完就要吃到。」

被寵愛的人總是有恃無恐。

對峙了一下,Mew妥協了,沒辦法,誰讓是他的寶貝,他也只能寵著了。

他親親弟弟的臉,「行吧,你去洗。」

Gulf洗了澡後在浴室做了清理和擴張。

沒注意到時間,似乎弄有些久了,他哥還跑來敲門,嚇了他一跳,只慶幸還好他有記得鎖上門,「親愛的,你洗太久了,沒事嗎?」

「我泡澡。」

他的Daddy Fan在門外叮囑,「別泡太久,等等頭暈。」

「我好了。」

他推開門,出了浴室,他哥站在浴室外還沒走。

「怎麼穿浴袍,你睡衣呢?」Mew似乎有些不解。

「今天不穿睡衣。」Gulf對他哥挑了挑眉,「這個脫著比較方便。」

「什麼?」Mew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Gulf拉著哥哥的手,探入浴袍的下擺,光裸滑膩的肌膚像燙著了Mew的掌心。

「哥你趕快去洗澡吧,我不想等太久。」Gulf輕聲說,他的眉眼彎彎的,笑得純真。

明明是個小壞蛋,但笑起來卻那麼可愛。

Mew心猿意馬的洗了個快速澡,實在有些違背他潔癖,喜歡慢條斯理洗澡的習慣。

Gulf正在吃他剛準備的水果,看見哥哥從浴室出來,他挑起盤中的櫻桃作惡的舔了舔,曖昧的咬了一口。

汁水染紅了他的唇,他將整個櫻桃放入嘴裡,艷紅的舌仿若毒蛇的信,危險又充滿誘惑,他吐舌展示著他剛剛吃淨的櫻桃籽。

Mew取下弟弟舌上的櫻桃籽,傾身吮去對方唇上的殘留的汁液。

嘖嘖的溼吻聲迴盪,Gulf手攀附在Mew的身後,剛出浴的背脊還有些溼潤,他哥只圍浴巾就出來了。

「寶貝今天是櫻桃味的。」

Mew將懷裡的小朋友抱起,後者似乎很習慣的模樣,沒有一絲的反抗,突然間被公主抱起,也沒有一點驚慌。

小朋友被放在柔軟的床面,嘴裡使壞的說,「我以為在廚房裡做。」

Mew咬了咬他的唇,「寶貝,Daddy是怕你累。」

Gulf一瞬間紅了臉,他調戲哥哥是一回事,但……從哥哥嘴裡說出來,又是另一番感覺了。

他的哥哥可真是一點虧也不吃啊。

「害羞了?」Mew吻了吻弟弟熟透的耳根,有些好笑的說,「今天不是你先叫的嗎?」

Gulf知道自己鬥嘴鬥不過他哥,於用嘴堵對方的嘴,不讓人說話。

柔軟的唇相互的追逐著彼此,傾訴著那些他們不能公開宣之於口的情意。

似乎有人說過,如果經常說我愛你的話,那麼這句話就不珍貴了。

所以他們選擇拚命的用行動告訴對方,他們是彼此心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那個人。

Mew解開了Gulf的浴袍,輕撫著弟弟柔韌的肚子,另一手探入弟弟的雙腿間,經過擴張過的後穴,毫不費力的吞入了他的手指。

濕熱緊緻的觸感沿著指尖刺激著Mew的感官,叫囂著讓他狠狠的占有。

「直接進來。」Gulf低聲說。

Mew扳開的腿,安撫的用另一手拍拍弟弟的大腿,一臉認真的說道,「不行,我看看擴張好了沒,不然會受傷。」

Gulf看著他哥鼻尖的汗,明顯隱忍的模樣,他哥總是這樣,即使自己忍的很難受,但還是把他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他的Mew哥果然是Daddy呀,他心想。

於是他抬頭吻去對方鼻子上的汗水,順從的配合張開了腿。

指骨分明的手指抵上他體內的敏感點,讓Gulf忍不住瑟縮了一下,發出了小聲的嗚咿。

他喜歡他哥的手,掌心寬大手指修長,他的手大上許多,被牽住的時候很有安全感。

他也喜歡他哥那青筋分明手臂,看起來有種莫名的欲感。

但那雙手卻也曾放肆摸遍他的全身,讓他沒忍住哭出來,讓他開口討饒。

現在就是那種情況。

他哥肯定是故意的,他分明聽見了哥哥偷笑的聲音。

只能說他哥是個有點壞心的Daddy.

不安份的手指在他體內攪弄,抽出手指的那刻,帶出了濕漉漉的水光。

Gulf搶先一步的抓住了他哥哥的手,「別舔!」

上回他哥哥就是像這樣,吃了他體內流出的水,讓他羞恥的差點沒想原地去世。

但是他Mew哥好像就是喜歡逗他,看他到羞憤欲死的樣子,性致反而會更加高昂。

就知道他腹黑的哥哥會在整一回。

「你髒不髒!你不是有潔癖嗎?」Gulf急的提高了音量。

「不髒,你不是洗過了嗎?」Mew湊近弟弟的耳邊,拖了個長音,聽起來特別的心,「而且……很甜。」

血色瞬間染滿了Gulf的全身,連腳踝的透著紅粉色。

Mew作勢要舔,Gulf瞪了他一眼,搶著用剛脫下的浴袍給他哥哥擦手,Mew見狀笑了笑,任由弟弟給他擦手。

挺入的那刻,Gulf覺得被他哥撐得滿滿的,有些脹但不痛。

他哥總是很照顧他的感受,基本上每次的進入,只有些許的不適感,他幾乎很少感覺到疼痛。

除了他們的第一回,他有些忘了詳細的過程,那天緊張得暈乎乎的,在做的過程中他好像喊疼了,好相嚇著他哥了,之後他哥好像就背著他偷偷鑽研了很久。

他哥說沒有過和男性的經驗,所以不熟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勉強相信他哥一回吧,他心想。

開始抽動的那剎那,兩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嘆息,並且纏綿的親吻著對方。

他的哥哥是親吻魔人,逮著機會就是親,他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被放過。

粗硬的陰莖在他的股間抽插,恥毛被流淌出的水打濕,磨擦著他的會陰,但過大的刺激,已經讓他感受不到那微小的觸感。

Gulf張著嘴喘氣,桃色的眼角滴落了滴淚珠,似乎在訴說著他承受不住這樣激烈的侵略。

交合處發出了靡靡的水聲,咕啾咕啾的,聽的讓人有些耳熱。

因為快速的抽插,穴口打出了細白的沫。

Gulf被他Mew哥從床上抱坐起,這樣的姿勢似乎讓體內的性器,埋進了更深處的位置,他沒忍住聲音,低低的叫了起來。

他似乎真的被他哥擺弄成了一件樂器,他哥總是故意讓他發出聲音。

他想起戲中Tharn說過的話,他不由得的有些好奇,他是不是他哥最喜歡的樂器?

不過他現在說不出話,打消了想開口的念頭。

他全身發燙,也覺得腦袋有些發熱,身體叫囂著強烈的快感,層層疊疊像他侵襲而來。

「哥,我要射了……」Gulf大口喘息著,顫抖著聲音。

「嗯……一起。」Mew的聲音很沙啞,似乎也到了某個臨界點。

Gulf攀著Mew結實的後背,手指不自覺得撓出了幾條淡淡的紅痕。

肉體碰撞的聲音環繞在他耳際。

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倆人,他被引領著進入了只有他和Mew的世界,他的感受完全放在他哥的身上,他好像在也感受不到其他,剎那間萬籟俱寂。

倆人一起攀上了頂峰。

Gulf被Mew攬著躺回床上,他哥將腦袋貼上了他的胸口,像在聆聽他過於快的過於不正常的心跳聲。

其實他哥是個很愛撒嬌的人,雖然平時好像有點兇的樣子。

但他認為自己沒有像他哥愛撒嬌,也不擅長撒嬌,但他哥老覺得他的一舉一動都像在撒嬌。

他想他更擅長的是接受和順從,也曾經懵懂接受一些感情。

他有自己小世界,能接受他人的給予,但卻不輕易讓別人進入他的世界,他的心有一面連他自己都不自知,讀不透的高牆。

他也可以獨自一人,習慣獨處,但仍會覺得有些寂寞,在陌生的環境會因為感覺格格不入,變得更加內向安靜。

而他哥卻看懂他,包覆在堅實外殼下懦弱柔軟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捧起,一步一步,溫柔而強勢的走進了他的世界,至此,他不再感到寂寞。

他原先一直沒有感覺自己有哪裡可愛,比起可愛他更喜歡帥氣這個詞放在自己身上。

但他想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應該是因為他Mew哥吧,是他哥用著無限的溫柔把他寵成了現在的這個模樣。

Gulf感覺Mew的髮絲在自己胸口蹭動著,後者似乎是緩過來,所以開始不安份在他身上親吻,留下了細碎的輕吻聲,甚至在大腿根落下了枚吻痕。

因為工作的關係,Mew總會克制自己盡量不在顯眼的地方留下痕跡,雖然有時後還是會不小心失敗。

隨後,他看向弟弟纖細的腳踝,將唇印貼在上方。

Gulf瑟縮了一下腿,似乎想到了什麼咯咯的笑了。

Mew何嘗不懂他?

他握著弟弟的腳踝,笑問,「想到拍戲了?」

Gulf回憶起那時候為了照顧他哥的潔癖,只得他拿濕紙巾一直擦腳,

他哥為了不讓他下地,還背著他去另一個拍攝點,但現在他哥的潔癖似乎被他磨到已經快要沒了。

但他不知道,其實他哥那些不斷放低再放低的底限,僅僅限於他自己而已。

「有點懷念拍戲的時候。」Gulf嘟了嘟嘴,看起來特別乖巧。

雖然累,但是可以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Mew認同的點點頭。

他們沒有問對方理由,但似乎已經明白對方心理所想的。

雖然現在會辛苦一點,但是他們的未來還很長,即使不能每天朝夕相處,他們也相信他們對彼此的愛,可以支撐他們到更遠的地方。

Mew將他的寶貝摟進懷裡,輕聲說,「累不累?」

「嗯。」Gulf眨眨眼,打了個哈欠。

他的確有些累了。

Mew溫柔的拍著弟弟的背,親了親弟弟的額頭,他的185小朋友。

「哥在這,睡吧。」

晚安,我的寶貝。

我知道,明天的我,永遠會比今天的我更愛你。

一輩子很長,但此刻他卻希望在過的慢一點,在慢一些……

如果問他把愛訂一個期限,他想不知道答案。

但他希望可以的話……是直至無法再睜開雙眼,直至不再呼吸的最後一秒。

Mew看著弟弟的睡臉,數著弟弟眼睫毛,心底一片柔軟。

今晚的月色依然很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