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昊宝】Summer

Chapter Text

  现在应该是午后,大概。

  刘昊然其实也不是很确定,因为上一秒他刚洗完澡缩进柔软的被窝之中,拿出手机给宝强哥絮絮叨叨发了一段语音信息。

  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目前这个房间之中——即使工作忙到天昏地暗,他也很肯定他爬上床的时候是晚上十点,而这里的时间显然不是晚上。

  知了在远处拉长了嗓子叫个不停,狭窄昏暗的房间里又闷又热,窗帘紧紧地拉着,但仍有三两缕阳光从旧窗帘布边缘处的缝隙漏进来,这是室内唯一的光源。

  近在咫尺的床铺和床单看起来分外眼熟,床单上有着单调的扑克牌花纹,是刘昊然在《唐探》剧组里拍摄醉酒戏后睡觉的那张床。

  意思也就是说,这是唐仁的床,这里是唐仁的房间,他正在唐仁的床上,身下压着唐仁——

  不对,虽然身下的人有着一头蓬松的卷发,跟《唐探》里面的唐仁长得一模一样,但既然自己来到了这里,那身下的唐仁也大概率不是唐仁,而是宝强哥。

  刘昊然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压在宝强哥身上,而宝强哥的腿还搭在自己肩上这种事,让他大脑宕机了足足五秒。

  最旖旎最大胆最大逆不道的梦境也不过如此,何况他确定他不是在做梦。他的意识很清醒,没有浑浑噩噩也没有迷迷糊糊。理智的琴弦绷得很紧,迅速梳理完毕各种可能性之后,即使这件事看起来很离奇很不可思议,他也确认了一件事。

  他穿越了,很可能是穿越到了秦风和唐仁所在的那个世界,他变成了那个世界里面的秦风,而宝强哥变成了他身下的唐仁……

  王宝强在这个时刻也醒了,眼帘颤巍巍掀开,正对上了刘昊然幽黑的视线,眼前还有一片白花花光裸的胸膛,自己的腿甚至还搭在处于上方的年轻人的肩膀上,顿时吓得惊叫了出来。

  刘昊然俯身捂住了王宝强的嘴,又马上松开,小声地解释道,“宝强哥,你好像变成唐仁了,我现在好像是秦风……原来他们两个真的是这种关系,我一来我们就是现、现在这样。”

  两人的私密部位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他能感觉到宝强哥的小穴紧缚着他,对暗恋对象的性幻想一朝成真,让他又激动又兴奋。青年白净的脸蛋上泛着情欲的潮红,眼睛也亮晶晶的,像匍匐在夜色里觅食的狼一样闪闪发光。很亮,也很凶。

  欲望膨胀着在体内蠢蠢欲动,他很清楚他想要什么,这是他长久以来压抑的狂诞幻想。他想要狠狠侵犯他的宝强哥,想要撕掉“好弟弟”的面皮,想要尽情地对那人造次。

  王宝强早就察觉到了体内的东西,屁股里正夹着的那根肉棒又粗又硬,有着不容人忽视的存在感。昊然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他还没睡,刚打开手机点开微信消息他就来到了这里,然后直接面对了合作过多次的后辈的阴茎插在自己后穴里的场景……

  一阵头晕眼花附带嗡嗡耳鸣,王宝强恨不得自己立马晕过去。但他顽强地撑住了,推了推身上的年轻人,哑着嗓子吩咐道,“昊然,快出去。”

  向来乖巧可爱的后辈这次没有听话,刘昊然压低了身体,勃起的凶器在王宝强体内楔入得更深,惹来王宝强一声闷哼,“不要,我想和宝强哥做……反正已经这样了。”

  “昊然,听话!”王宝强提高了声音,加重了点语气——他几乎没用过这样严厉的口吻对刘昊然说话——但刘昊然这次似乎是铁了心要叛逆一回了,他牢牢搂住王宝强,还试探性地轻轻动了动腰。

  身下人随着他的动作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咬住唇瓣忍住了呻吟。刘昊然自己也有些气息紊乱,太舒服了,即便只是稍微动了动。

  细密的汗水从额头上沁出,他垂下眼睫直视着王宝强,努力忍耐着身下疯狂叫嚣着的欲望,可怜巴巴地开口道,“秦风喜欢小唐,我也好喜欢宝哥啊。我想抱宝哥。”

  听到“喜欢”两个字,王宝强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刘昊然一直盯着他的脸,宝强哥的脸上没有错愕更没有慌乱,当然也没有厌恶和鄙视。相对于这个词语本该引起的情绪来说,实在太平静了。

  刘昊然低声问道,“我喜欢宝哥,宝哥是知道的,对吗?”

  怎么会不知道呢?王宝强心想。

  少年人的爱意很难掩饰得滴水不漏,那双时常追逐着他的炽热视线,一见到他就忍不住笑出来的可爱虎牙,台上台下总忍不住对着他叨咕叨的加倍话痨,让那段隐秘的心意在历尽沧海的王宝强面前近乎昭然若揭。

  但只要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刘昊然对于王宝强来说,就只是一个比较亲近,他也乐于顺手照顾的后辈而已。

  因为过去那段失败的婚姻,他早已经身心俱疲,很难再次对人动心,更别提交付出自己的真心了。

  昊然就像一团烫热的火焰,蓬勃地燃烧着,明亮耀眼到能够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他承认他也喜欢那灿烈的光芒和灼灼的温度,却只想与火焰保持着安全合适的距离,并不想随意跨越那道雷池。

  他们是关系挺好的前后辈,是私交不错的朋友,是合作默契愉快的同事,但也仅此而已。

  如今这小崽子是吃了豹子胆了,往日里乖巧贴心的后辈面具尽数剥落,暴露出来的原来是只跃跃欲试择人而噬的凶猛野兽。

  刘昊然手掌捉着王宝强的手,径自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隔着温润光滑的皮肤,在单薄均匀的肌肉层和肋骨之下,是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宝哥的武功好,如果真的不愿意和我做,那就冲我这里来一掌好了。一掌就可以打飞我。”

  掌下的心脏跳得很有力,隔着胸腔,王宝强感觉自己似乎穿过了血肉直接触摸到了刘昊然的心脏,他能感受到那舒张收缩着的器官因为他掌心的靠近而欢欣雀跃。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受,他能感受到心脏那头源源不断传过来的对他一刻不停述说着的,爱。

  真是狡猾的坏小子。

  就算此前他真的有点生气,也不可能真的把人打飞啊,更不可能在直接“触摸”到昊然毫不掩饰的爱意之后还一味简单粗暴地拒绝。

  于是王宝强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抬手环住了刘昊然的脖子,“拿你没办法了。”

  想了想又强调道,“只有这一次。”眼下这种情况,默许和配合也许并不是一个无法接受的选项,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刘昊然瞪大了眼睛,一秒从张牙舞爪的小野兽无缝切换回无辜无害的小奶狗,然后忙不迭低下头亲了一口王宝强的嘴巴。他装作没有听到王宝强说的那句“只有一次”的话,摁着身下人的腰就猛顶了起来。

  事实上,被绵密软韧的肉壁包裹着的性器早就已经忍到了极点,他甚至觉得再不动一动就硬得要爆炸了,所以在得到许可之后,立马凶悍地开动。

  “宝哥最好了。”他含含糊糊地咕哝着,啃咬着王宝强的唇瓣。那唇瓣软软的,像棉花糖,让他着迷,让他想要像这样亲吻宝哥亲一辈子。

  -tbc-

Chapter Text

  刘昊然掐着王宝强的腰,一下一下地往甬道里撞击,倾慕已久的心上人在他身下主动打开了身体,接纳了他鲁莽的进犯,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愉悦让他感觉自己像是飘在了云端。

  宝强哥的里面很湿,又湿又热又滑,吸得他的魂魄都要飞了。他一边喘息一边伏下身贴着王宝强的脖子舔吻,狗崽子吃到心怡的食物一样满足地哼哼唧唧,“唔…好热……好爽、好舒服……唔啊,宝哥好棒——”

  “昊嗯啊、然……你…别这么、嗯叫……”王宝强听得面红耳赤,一句话被顶得断断续续的才说完整。到底被操的人是谁啊,怎么就能叫得这么投入这么荡漾的。

  “哈啊、可是我…啊…想让宝哥知道……唔嗯…和宝哥做…我好开心、好兴奋啊……宝哥的小穴好软好热…哈、哈啊…我要化在里面了……”

  “…我知道了……嗯啊啊……嗯啊、你快……呃啊,闭嘴吧。”王宝强臊得不行,连胸膛带肩膀都蔓延上了一层绯色。他伸手捂住了刘昊然做爱时都停不下来嘚吧嘚的嘴巴,结果就被某只发情的大狗狗兴奋地舔了手心。

  “唔啊,我…也想听、宝哥喊我的名字。”

  “嗯…嗯哈……?”

  “呼……呼……比如昊然好棒…啊、昊然好厉害之类的。”大狗狗期待地看着王宝强,眼睛里面都是亮闪闪的星星。

  “……”王宝强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刘小狗不光是台上台下话痨,在床上也是一样的话痨,而且不光他自己话痨,他还喜欢拉着床伴一起话痨。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插进身体里的巨物宛如打桩机,怼着他的后穴一顿猛冲,他无心挑剔初次开荤的雏儿的床技,本也只是打算和昊然做过这次就罢,以后还是回归前后辈的相处模式。但是,厉不厉害这种问题,刘小狗你自己真的没数吗……

  大概是表情泄露了心情,太过兴奋而蛮横冲撞了小半天的刘昊然总算注意到了王宝强的不适,他停下了狂猛无序的动作,没两秒钟又忍不住小幅度地挺腰,在王宝强体内轻轻律动,他咬了咬王宝强的嘴角,有些愧疚地小声问道,“宝哥觉得…唔啊、不太舒服对么?”

  “还好。”王宝强微微蹙着眉,不适是有的,但还没到觉得痛的程度。昊然的技术说实话确实很一般,没有章法,经验生疏,只会凭着本能横冲直撞地乱插一气,节奏太快太猛,过于猛了。

  他当了三十多年的直男,没有做bottom的天赋,实在很难从被男性操屁股这件事上获得多少快感。他只觉得体内塞着一根又粗又大又硬的肉棒,烧火棍似的滚烫,在自己肚子里反反复复地捅来捅去,顶进抽出。不是很舒服,但可以忍耐。

  也许因为对他做这种事的那个人是昊然,他觉得他的容忍程度高了很多。王宝强抬手摸了摸身上人柔软的发丝,将汗湿的额发撩了上去露出青年光洁的额头,温声安慰道,“唔嗯…没事的…嗯、嗯啊……你继续做吧。”

  “啊,唔听说、后入的姿势…嗯、更容易…啊、顶到前列腺……宝哥,要不我们、嗯…换个姿势吧?”

  “啊!啊啊嗯!…嗯、唔啊…嗯嗯呃啊——”王宝强被逐渐再次密集起来的骤雨一般的进攻肏得说不出话,无法回答昊然的提议,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好么,宝哥?”刘昊然讨好地舔了舔他的唇瓣,泛着春色的脸庞艳丽得如同桃花,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王宝强说不出拒绝的话,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

  直到被翻过身摆弄成四肢着地类似野兽交媾的姿势,那人从身后压上来重新将肉棒插进穴里,王宝强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大概好像,是被小狗崽子套路了。

  在这样的时刻,王宝强却突然想起了之前某次不慎撞见某小孩儿偷摸看成人小视频的场景,视频里似乎也是后入的姿势……所以这是昊然的偏好?王宝强心不在焉地发散着无绪的思维,神游天外地想些有的没的,接着就被大肉棒猝不及防地狠顶了。

  控制欲跟秦风如出一辙的昊·小野兽·然,俯身贴住了王宝强的背,牙齿叼住王宝强的耳垂轻轻啃了啃,语气里有撒娇也有一丝丝幽怨,“…我的技术、嗯唔……真就这么差劲么……唔啊,让宝哥时不时、就走神……”

  一边说着可怜兮兮的话语,下身的凶器一边毫不容情地劈开紧裹着他的肠道,一路捅进最深处,逼得王宝强逸出一连串破碎得不成句子的呻吟。

  或许这个姿势真的更容易撞到前列腺……

  被毫无准备地撞到那要命的一点时,王宝强浑身过电般地抖了一下,溢出了更加甜腻的呻吟,那一刻他还在分心想昊然哄他换姿势时说的话,再然后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迫被席卷全身的快感夺回了。

  狡猾的狼崽子敏锐地觉察到了让他失态的地方藏在哪里,每次插进来的时候都会用圆钝硕大的龟头抵着那里狠狠地碾磨。依然不会控制性器深插浅插的节奏,也依然不会什么特别的花样,就认准了那一点使劲折腾,简单,但很有效。

  王宝强真心觉得自己要被昊然这崽子插死在床上了,敏感点被连续不间断地刺激着,累积起来的快感已经要超过承受的阈值。

  他腰软得撑不住,无力地趴了下去,接下来就被昊然掐着胯提了起来,紧贴着昊然的下身。饱满的两个囊袋啪啪啪啪地拍在王宝强的臀上,像是要跟肉棒一起挤进他的穴里。

  自尾椎点燃的情欲如同焚身之火,将他的理智和无绪的思维都燃烧殆尽化作飞灰。他已经感受不到其他外物了,只有昊然。

  紧贴着他身体的皮肤是灼热的,刺进他身体深处行凶的肉刃是滚烫的,他像一团初春的雪,被昊然的热度融化成一汪温热的水。

  王宝强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有那么多敏感点,俯身压住他的青年舔着他后颈处的皮肤,时不时用尖牙轻轻咬一下。被濡湿的舌尖亲昵触碰的皮肤又痒又酥又麻,细细的电流在上面汇聚,配合着身下一刻不停地迅猛抽插,太要命了。

  “哈啊、哈…嗯嗯嗯嗯呃……啊…昊、啊然……慢、慢一点…唔啊、啊…别这么、呜……快……”

  溺水一样让人无法呼吸的快感让王宝强除了呻吟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拼命喘息来给肺叶输送足够的空气,生理性的泪水自他的眼角滚滚落下,口涎也抑制不住地在他张嘴呻吟喘息的时候溢到下巴上来。

  王宝强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十分狼狈,就算意识到了他也顾不上。已经操上头的年轻人喘息声像奔跑的豹子,听到王宝强好不容易从拼命舒张的胸腔里挤出来的话时,理所当然地没有慢下来,而是更加加快了下身顶弄的速度。

  刘昊然胸腔贴着王宝强的脊背,伸手掰过身下人的下巴接吻。他啃咬着那红肿的唇瓣,将唇角的口涎一一舔掉,又将舌尖伸进口腔里肆意搅动,湿漉漉黏糊糊地与对方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一吻完毕,他吐了一口气,在王宝强耳边压低了声音开口,“宝哥你知道吗?嗯唔…你撞见、啊我看GV的那次……你走了之后嗯、我一边想着你…哈啊一边打了手枪……我想着宝哥也像现在这样…唔、被我压在身下贯穿…发出好听的声音、嗯呃……用肉穴绞着我的阴茎……嘶,就像这样…呃啊啊、像这样夹得我几乎动不了…嘶,宝哥你太紧了……”

  脸颊和身体上的热意因为昊然的荤话而寸寸蔓延开,狂乱的快感裹挟着他将他推到了巅峰,他浑身痉挛着在昊然的身下高潮了。

  意识飘飘悠悠回笼时,他听到昊然带着点得意的小抱怨,“呃啊…差点就被宝哥夹射了,幸好我忍住了。”

  王宝强扭过脸含羞带愤地瞪了狼崽子一眼,但此刻眼圈红通通,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的他毫无杀伤力,反而被兴奋的猛兽崽崽凑上前狎昵地用鼻子蹭了蹭侧脸。

  “宝哥,不应期可能会稍微有点难受……可我忍不了了,我要继续动了……”昊然的嗓音很低,低沉又沙哑,他的黑眸专注地看着王宝强,里面漾着无边爱意。

  王宝强什么也没说,只偏头吻了吻凑到面前来的猛兽崽子的下巴,给出允许的暗示。

  猛兽被允许出笼。

  一切都失控了,情潮与爱意交织在一起涌动,刘昊然直起身,跪在王宝强身后,抓着那两瓣被撞得通红的屁股毫不保留地使力。

  他盯着吞吃进他性器的那个地方,眼睛越来越红,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靡红的小口紧紧地裹着他,随着他抽插顶撞的动作往外吐着淫水,宝哥的臀缝间被打湿得一塌糊涂,水光淋漓,平添了无数让人血脉贲张失去理智的色气。

  他陷在宝强哥高热湿滑的内部,像陷入了吞食男人精气的艳鬼精心布置的沼泽,他得极力忍着才能不在那无意识吞咽收缩的甬道里马上泄出来。

  宝哥本来就嫌弃他的技术,要是觉得他早泄就更不妙了……

  刘昊然忍耐过一阵阵让他眩晕的想要射精的冲动,在那湿软的谷地里戳刺穿凿,攻城掠地。那里面被他插得淫水越流越多,他和宝哥的交合处除了囊袋撞击臀部时发出的啪啪声,还有淫水流出肉穴的汩汩声,淫靡至极。

  他越动越快,越插越深,身下人哀婉的呻吟是最好的催情剂,让他简直恨不得真的化在宝哥身上。

  他的眼睛在暗室里熠熠生辉,亮如星辰,他想,他能这样放肆地占有宝哥,是因为宝哥的允许和纵容。

  所以,他是不是能够期待宝哥也是喜欢他的?

  想到这里的刘昊然再也压抑不住早已濒临阈值的快感,俯身抱住了王宝强的腰,他吻着宝哥红通通分外可口的耳朵,提出请求,“唔嗯、我想射在里面……可以吗,宝哥?”

  “嗯、嗯啊……这种,嗯……事情,不要问、嗯我……”

  又被默许了。

  宝哥果然是喜欢他的。

  刘昊然弯起眼睛,胸臆中的畅快如长风鼓荡,精关一松,炽热的精水就全部灌进了王宝强的穴里。

  他抱着王宝强躺倒在了唐仁那张狭窄的小床上,两人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平复着彼此紊乱的呼吸。宝哥在他射的时候又射了一次,现在前面淌着宝哥自己射出的精液,后面淌着淫水和他射出的精液,下身一片湿黏泥泞。

  他傻笑着用手摸了摸流着他精液的小穴,看着那里无力地张合着,羞怯地含进他的指尖。

  宝哥的瞪视依然毫无威慑力,反而让他又有了感觉。他挨挨蹭蹭地挤上去箍住王宝强的腰,咬着王宝强的肩膀,“宝哥,再来一次吧。我们换个姿势。”

  “呜…混蛋小子。”

  总之,新一轮的折腾又开始了。

 

  王宝强从自家大床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唐仁的屋子里了。身边也没有和他翻云覆雨滚了一天床单的刘昊然。

  他捂着脸呻吟了一声,把凉被拉高埋住了自己。

  和昊然的情事历历在目,毕竟片刻之前昊然刚把他在唐仁的床上操到失禁……

  天啊他简直不敢想象唐仁和秦风发现被尿了的床单会是什么脸色,他现在已经羞耻得恨不得明天再也不要来了,就让他这样缩在被子里再也不要起来,尤其不要再面对昊然那个臭小子。

  这是梦吧这一定是梦吧肯定是梦。秦风和唐仁只是他和昊然扮演的电影角色,并没有那样一个真实存在的唐探世界。他没有和昊然在唐仁的床上做爱,更没有把唐仁的床弄脏。总之那一切必不可能是真的。

  但是接下来昊然打来的电话打碎了王宝强的所有幻想。

  “不是梦,宝哥真的和我做了。”

  “……”

  “我会好好对宝哥负责的。”

  王宝强张了张口,很想说谢谢你了不需要你负责。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对面又接着道,“我也需要宝哥对我负责。这是我第一次跟人发生关系。所以我现在是宝哥板上钉钉的男朋友了吧?”

  “……”敢情这是事后讨要名分来了……但是说起来,不是你坚持要做的吗???王宝强在心里咆哮着,感觉自己被碰瓷了。

  “喂?宝哥,你在听吗?怎么不说话啊。”

  “……在。”你一个人嘚吧嘚吧把话讲完了,让我说什么……

  “宝哥,再有一周我们就收工了,在家里等我可以吗?到时候不要不给我开门。”

  “……我最近也有工作,不在家。”王宝强慢吞吞地开口。

  “这段时间宝哥行程应该不太忙吧。不要骗我,工作室有我的人。”

  “你的工作室?”王宝强问出口后才突然反应了过来,又不可思议地追问了一句,“等下……我的,工作室?……有你的,人?”

  “嗯,我给开了第二份工资。主要工作就是偶尔见缝插针地发发我俩的物料,还有帮我注意宝哥你的行程安排之类的。”青年厚颜无耻地直接承认了,完全没有想要掩饰的想法,理直气壮得让王宝强血压升高想要打人。

  “反正现在宝哥都是我的男朋友了,所以我觉得就算宝哥知道也没关系了。”对面的家伙继续补刀,语气竟然有一点点自得和骄傲。

  “……”刘源你知道“挨打”一共有几种写法吗?

  “我知道宝哥现在很生气,很想打人。等我回来了就上门让宝哥打,只要宝哥给我开门。”

  “闭嘴,小兔崽子。”王宝强终于忍不住开口骂道。

  “宝强哥,这是你第一次骂我兔崽子诶。”手机那头传来昊然快活的笑声,隔着电波和空气,他都能够想象到那人笑起来时胸腔的震动,还有咧出来的尖尖虎牙。被骂了还这么开心。臭小子。

  其实王宝强确实是有些恼火的,尤其是知道自己的团队不知何时被人安插进了“间谍”。但更多的却是平静放松和坦然。这很奇怪,但是似乎又在意料之中。

  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排斥和昊然的新关系,也许是因为那个人是昊然,也许是因为,他可能也早就喜欢上了那个年轻人,只是不愿意承认,也不想正视。

  昊然笑够之后,顿了顿又开口,“宝哥,我爱你。很早以前就是了。”

  轻柔的嗓音,让这句告白温柔得像月光,像薄雾,像蝴蝶的翅膀,像一切美好又脆弱的东西。

  耳边只有双方安静的呼吸声,王宝强沉默了很长时间,电话一直没有挂断,他知道对面那人在等待他的回答。

  最终,他听到自己开口了,没有回避,也没有谎言和遮掩。

  “我也是。”他说。

  他一直都站在原地,像只地缚灵困于前一段感情带来的伤痛和挫败之中,而那人为了爱他向他跋涉了九十九步,从未放弃和退却过。无论如何,他都有义务向那人至少主动迈出一步的,他想。

  于是就这样在一起了。波澜不惊,平平静静,又顺理成章。

  他们认识了很多年,也互相陪伴了彼此很久很久。他们一起走过很多的路,一起看过很多的风景,一直从工作上的同事发展成私下的好友,再发展到如今的恋人。

  他想其实他真的也很爱他,早就是这样了。以至于当那个已经长成男人的大男孩郑重地向他告白,并且要求他给出回应的时候,他没怎么挣扎就顺从了那人,也顺应了自己的心意。

  这是个很好的夏天,繁花葳蕤,草木疯长,属于两人的爱情也在疯长。

  他们会有很多很多个这样的夏天,一直到天荒地老。

 

  -fin-